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91.第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91.第一字體大小: A+
     

    第九十一章

    在經過剛才葉蓁蓁的全場最高分后,大家都覺得不會再爆出什麼更高的分數了,所以對這個小個子女生都沒有什麼期待,甚至還有人在於思彤開始演講后還在底下竊竊私語。

    本來於思彤見在她前面的葉蓁蓁講得那麼好,心裡就已經有幾分慌了。現在被底下的觀眾一干擾,她更是頭重腳輕起來,好像自己的嘴巴已經不受大腦控制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

    說著說著,她就說不下去了……

    于思彤並不是第一個忘詞的選手,但她比較倒霉,恰好是最後一個參賽的。

    大家急於知道最後的名次,然後好出去吃午飯,都沒有耐心等她。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不滿地對台上的于思彤大喊一聲:「忘了就趕緊下來!別耽誤大家的時間!」

    「就是就是!」有人附和道。

    說話的都是些小男生。

    這個年紀的男孩子基本都是小惡魔,像江宇昂那種會為別人考慮的男生是很少的。

    于思彤慌亂之中,不知道為什麼看向了葉蓁蓁。

    她以為葉蓁蓁一定在看她的笑話。

    可出乎于思彤意料的是,葉蓁蓁根本沒看她。

    葉蓁蓁竟然!趴!在!桌!子!上!睡!覺!

    于思彤感覺自己受到了極大的侮辱。

    這是來自對手赤-裸-裸的蔑視!

    于思彤顫抖著拿出自己的稿子,好不容易找到剛才斷了的地方,看了幾眼后終於順利地講完了她的故事。

    但最終評委給她的分數很低,只有94.5分。

    大家都沒覺得這個分數有什麼不對勁,可于思彤一聽主持人說完均分就不樂意了:「評委老師,我認為我的發音比有些人好多了,為什麼分數比他們還低?就因為我忘了一下詞么?」

    這還是比賽進行到現在,第一次有人正面質疑評委。

    原本都有些昏昏欲睡的評委還有下面的選手都立馬精神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於思彤身上。

    葉蓁蓁也被陸蘭琪叫了起來。

    其實她根本就沒睡,雖說早上起得早,她的確有些困了,但這裡這麼吵,葉蓁蓁根本睡不著。

    她只是不想看于思彤的笑話罷了。

    雖說看到自己的敵人倒霉應該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但剛剛才得到高分的葉蓁蓁想攢一點人品,少干點小說里惡毒女配才會幹的事兒。

    沒想到于思彤還嫌丟人丟得不夠,竟然敢當眾質疑評委。

    很快,于思彤就被主持人拉到了一邊,收走了她手中的麥克,讓她和評委們單獨說話。

    底下的選手們見自己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立馬就急了,質疑比賽的公平性。

    好在主持人很快就回到台上說:「剛才50號選手想要申請再重新講一遍,被評審組拒絕了。根據比賽規則,每個人只有一次表演機會。這位同學,你既然相信自己的實力,歡迎你明年繼續報名參賽。」

    于思彤氣憤至極,冷哼一聲,甩手就往外走。

    主持人面露尷尬,幾個評委也是連連搖頭。

    這個不愉快的小插曲結束之後,終於到了宣讀名次的時候了。

    葉蓁蓁毫無懸念地得了第一名。

    陸蘭琪次之,和另一個外校的學生得了並列第二。第四名江宇昂,第五名之後葉蓁蓁就都不認識了。

    比賽結果宣讀完畢后,葉蓁蓁上台領了一個小獎狀,和頒獎嘉賓握了握手,然後就和陸蘭琪一起下了樓。

    她沒拿到什麼特別的獎品,因為拿到區第一,還並不是這次英語競賽的終點。

    本次比賽取區前十名,之後還要到市裡面繼續參加比賽。

    他們L區在D市的教育水平屬於中下,到了市裡面競爭才大呢。

    所以就算是得了第一,葉蓁蓁也只是小雀躍了一下,之後就和平時一樣了。

    可她們才一出門,陸蘭琪就說:「蓁蓁你得了第一,咱們得出去吃頓好的慶祝一下!」

    葉蓁蓁一聽就笑了:「這只是區里的比賽啦,說不定到了市裡一下子就被淘汰了。」

    「那也得吃!走吧,我想吃世德四樓新開的牛排。」

    葉蓁蓁一臉識破她的表情說:「你就直說你想吃牛排就得了唄!走吧,我請客。」

    陸蘭琪聽了調侃她說:「喲,葉老闆最近發財啦?」

    葉蓁蓁比陸蘭琪要矮半個頭,但她還是一把摟住了陸蘭琪的脖子,裝出很攻的樣子來:「沒錯,今兒就請你吃頓好的!」

    買完手機之後,她的壓歲錢還剩一些。加上稿費和媽媽每個月給的一百塊,葉蓁蓁現在也算是小學生里的小富婆了。

    到了西餐店門口,葉蓁蓁發現自己記得這家店。前世初中的時候她和同學來過幾次,那時候零用錢不多,覺得這裡的西餐簡直貴爆了。而且牛排竟然是半生不熟的,太難吃了!

    不光如此,她當時分不清到底是左手拿刀,還是右手拿刀,不小心拿反了,還鬧了笑話,被服務員笑。

    這些不愉快的經歷,讓她很長一段時間都有些排斥吃西餐。

    現在嘛,葉蓁蓁當然一點都不打怵了。

    見她熟門熟路地進了門,陸蘭琪好奇地問她:「蓁蓁,這家店上星期才開的耶,你來過?」

    「沒有啊。」葉蓁蓁拿起菜單掃了幾眼,漫不經心地答道。

    陸蘭琪也沒多問,拿起菜單研究起來。

    因為L區這個小城不時興吃西餐的緣故,店裡的客人不多。

    服務員在旁邊站著,耐心地等著她們點餐。

    按說她們這個年紀的小孩兒,服務員難免會有幾分輕慢,覺得她們頂多點一份冰淇淋分著吃就了不得了。

    但葉蓁蓁和陸蘭琪不一樣。先不說她們的個人氣質如何吧,因為今天有比賽的緣故,兩人都穿了一身得體的連衣裙。

    陸蘭琪背的包是小眾品牌的,看不出牌子。葉蓁蓁背的卻是陸蘭琪送她的那個,服務員雖然看不出來真假,但從兩人的神態和做派上來看,應該是真的。

    這個世界不是人人都這麼勢利,但勢利眼的確存在。

    所以有的時候打扮得「貴一點」還是蠻重要的。

    葉蓁蓁和陸蘭琪各點了一份牛排,陸蘭琪要五分熟的,葉蓁蓁猶豫著要了七分。

    見自己點完后陸蘭琪朝著自己笑,葉蓁蓁趕忙搶先道:「你可別說我土啊,其實我更想要全熟的。我是真不懂為啥會有人說welldone就是糟蹋了牛肉,明明熟的很好吃呀!」

    陸蘭琪笑著說:「我不笑你,你就是要全熟的也行。」

    「不了不了,七分熟我還是可以忍受的。」

    葉蓁蓁說完又點了兩碗羅宋湯,一份海鮮意麵,一份洋蔥圈魷魚圈拼盤,一份蔬菜沙拉,兩個彩虹冰激凌。

    見她還要再點披薩,陸蘭琪連忙攔住她說:「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有錢也不是你這個吃法兒。」

    「嘿嘿,沒辦法,你也知道我現在基本天天都在關心班吃飯,就算再好吃也吃膩了,偶爾就想放縱一下自己嘛。」說著她聽從陸蘭琪的建議,合上了菜單,沒有再點。

    服務員報了一遍她們點的食物,又問了一句:「請問要喝點什麼么?」

    「哦,對了,忘了點飲料了。你要喝什麼?」葉蓁蓁問。

    「嗯……檸檬水吧。」

    「幹啥,給我省錢吶?」葉蓁蓁笑了笑,有點不好意思地對服務員說:「那就麻煩你給我們上一壺檸檬水吧。」

    檸檬水是西餐店免費供應的。

    服務員說好,「一共一百四十四元。」

    「現在就結啊?」葉蓁蓁現在有點習慣了飯後結賬了,冷不丁還沒吃就結,有點不舒服呢,但還是痛快地拿出了錢包結賬。

    陸蘭琪在旁邊看得有點不好意思,「我說讓你請只是開玩笑的……」

    「沒事,下頓你請,以後你還能再不和我吃飯了?」

    「哈哈,也是哦。那等我們下次從市區比完賽回來,我請你吃飯好了。」

    葉蓁蓁笑道:「那我可得留著肚子,等那天好好敲你一筆。」

    兩人吃飽喝足出來,葉蓁蓁拿著打包的魷魚圈回了輔導學校。

    現在比起家,她更喜歡往輔導學校跑。畢竟她自己的房間太小了,輔導學校卻很寬敞。而且只要前台姐姐不用電腦,她就能借過來碼一會兒字,比在家裡面舒服多了。

    她和陸蘭琪分別得了全區第一、第二的事,早在她回來之前就在學校里傳遍了,前台姐姐和老師們見了她都是一頓誇,連聲恭喜。

    今天是周六,趙秋月也在這裡。人前她還盡量保持矜持的微笑,等母女倆來到閣樓上后,趙秋月就忍不住咧起了嘴,笑得滿臉都是牙,「我家寶寶怎麼這麼厲害呀!稀罕死媽媽了!」

    「媽媽,您先別高興得太早了,我覺得市區肯定很多英語好的同學呢。」葉蓁蓁提前給媽媽打好預防針。

    「不礙事,有你和蘭琪這個區第一、第二名在,足夠咱們輔導學校做宣傳了。接下來的比賽你就當是去玩兒的,別有什麼心理負擔。」

    葉蓁蓁這才覺得輕鬆了不少,後知後覺地開始為自己的成功高興起來。

    市英語競賽就在13天後了,可葉蓁蓁周一上學時發現,她恐怕又有一件事情要忙。

    晨會上,班主任告訴大家,六一兒童節之前,學校大隊部的大隊委要進行換屆選舉。有意向競選的同學,周三報名后,先由全班同學投票,然後選出兩個人到學校去參加競選。

    現在他們班已經有一個大隊委了。小姑娘叫鄭無雙,個子不高,貌不驚人的,是他們當地電視台台長的女兒,現在在大隊部擔任副大隊長的職務。

    有的同學曾經在背後悄悄議論,說鄭無雙能當上大隊委,純粹是因為她有後台的緣故,對她頗有敵意。

    不過葉蓁蓁倒覺得,人家有背景,你酸也沒用啊,畢竟投胎也是個技術活不是。更何況鄭無雙人還不錯,本身實力還是有的,就算沒有她爸爸的原因,當一個學生幹部也是夠格的。

    只是三年級下學期就能當上副大隊長,鄭無雙還真是他們學校頭一個。

    另一個在去年競選大隊委的是彭雨彤,不過她不幸落敗了,沒選上。

    今年彭雨彤似乎打算捲土重來。

    這個消息,葉蓁蓁是通過江宇昂知道的。

    他們兩個平時在班級里其實是不怎麼說話的,因為葉蓁蓁每天都和自己的小團體形影不離。

    只有在車站等車的時候,葉蓁蓁才會偶爾和江宇昂遇到。

    等車無聊啊,江宇昂就問她今年打不打算參選。

    昨晚葉蓁蓁已經通過自己的日記本回想起來,去年她曾經試圖報名參選大隊委。結果她比彭雨彤還丟人,在班級投票的時候就落敗了。

    想想看也真是夠丟人的了,還選大隊委呢,同學們都不支持她,人緣真夠差的。

    「選吧。」

    雖然有點嫌麻煩,但想想當上大隊委之後的好處,葉蓁蓁決定再競選一回。

    前世在四年級下學期的時候她也競選了大隊委,不知道是她本身實力上來了,還是借了媽媽的光,最終葉蓁蓁當上了學習部部長,光榮的三道杠,走在路上腰桿都不自覺地挺直了。

    要說起當大隊委的好處嘛,那可多了去了。一是光榮,可以裝逼,可以炫耀,二是學校的值周生是由大隊委組成的,只要當上了三道杠,葉蓁蓁以後就可以去別人班級檢查衛生、扣別人班級的分了,還不用擔心自己會被不小心扣分,多爽!

    可以說只要她不犯什麼原則性的錯誤,基本當上了大隊委,就可以在學生裡面過得很舒服、很有地位了。

    不就是兩次競選的事情么?上!

    江宇昂聽了點點頭說:「挺好的,我支持你,到時候一定給你投票。」

    「啊?」葉蓁蓁有些意外,「你還是不參選么?」

    去年江宇昂就沒有參選,葉蓁蓁不知道為什麼。但她覺得江宇昂這麼熱情大方會處事,應該很適合當大隊委才對。

    「不了,我覺得當體委挺好的。體育部部長什麼的聽著風光,實際沒什麼用,也就是運動會的時候幫幫學校的忙。我更想為咱們班級同學服務。」

    葉蓁蓁忍不住在心中冒出一句「卧槽」,「你也太偉大了!」

    「偉大談不上,只是選擇比較舒服的生活方式而已嘛。」江宇昂說著,捅了捅葉蓁蓁的胳膊,「你的車來了。」

    第二天葉蓁蓁就向班主任老師報了名。

    趙老師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周五下午最後一節課,在例行的班會上,趙老師在黑板上寫下了幾個報名的參選人的名字。

    王可萱、葉蓁蓁、彭雨彤、蔣興凡、曲瑞智。

    依次寫完后,老師讓大家每人拿出一張小紙條,寫出其中兩個人的名字。

    曲瑞智這個時候舉手提問,站起來說:「老師,可以寫自己的名字么?」

    班主任怔了一下說「可以」,底下的同學紛紛捂嘴偷笑。

    這曲瑞智也太傻了吧!她想投自己,偷偷投不就行了,還非得說出來!唱票的同學又一定認識她的字!

    不過蔣興凡等其他候選人倒是挺感激她的,因為曲瑞智問出了他們不好意思問出來的問題。

    投票期間,幾個候選人都很緊張,包括已經知道自己一定會被選上的葉蓁蓁。

    她覺得自己現在的人緣挺一般的,和女同學還好,和男生基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她沒信心同學們會選她。

    她在自己的紙上寫上了王可萱和葉蓁蓁兩個名字。

    葉蓁蓁不覺得自己選自己有啥可恥的,既然程序允許,她又想被選上,那就可以這麼做。

    誰讓另外幾個候選人她都不怎麼喜歡呢。

    大概三五分鐘過後,老師讓同學們把小紙條折起來,讓坐在最後一排的同學起來收。

    收完票,就該唱票了。公平起見,趙老師讓不參選的江宇昂唱票,鄭無雙記票。

    大家都期待地看向黑板。

    鄭無雙隨手拿出第一個紙條,念出「王可萱,葉蓁蓁」的名字,然後丟到一邊的袋子里。

    葉蓁蓁怔了一下,本能地懷疑這張票是自己投出來的。

    嗯,這樣也好,起碼有了一票墊底,無論結果怎麼樣都不會尷尬了。

    雖說她是重生來的,但事事都有可能會變化,身臨其境的時候,葉蓁蓁該沒把握還是會覺得沒把握。

    讓葉蓁蓁意外的是,接下來的好幾票都是投給她和彭雨彤的。

    在投她和彭雨彤的票數之中,偶爾會夾雜一個「彭雨彤王可萱」、「彭雨彤蔣興凡」。

    葉蓁蓁感覺除了她的好朋友田文香、邵佳敏她們,幾乎班裡所有的人都投了彭雨彤一票。

    葉蓁蓁次之,然後是王可萱、蔣興凡、曲瑞智。

    曲瑞智特別可憐,只有她自己投的一票。

    早知道她就不該站出來問老師那個問題,這樣起碼大家還不會認定那一票是她自己投的。

    對於這個結果,葉蓁蓁感覺挺意外的。直到老師宣布這次由她和彭雨彤一起去學校競選大隊委,葉蓁蓁還覺得跟做夢一樣。

    她想不明白為啥自己會越過王可萱被選中。

    放學往車站走的時候,她忍不住向好友問出這個問題來。

    邵佳敏不假思索地說:「這還用問么,你和老王學習都好,可是老王是班長,平時幹了太多得罪人的事兒了。你一個小組長,頂多得罪得罪你們組的人,其他組的同學不想選老王,不想選曲弱智,也不想選蔣興凡,只能選你了。」

    葉蓁蓁汗顏道:「你的意思是,我是大家用排除法選出來的咯?如果候選人只有一個,就沒人選我了唄?」

    「不不不,我和老田她們還是會選你的。」

    邵佳敏看了一旁的田文香一眼,後者配合地點點頭說:「老葉,這次還多虧咱班老師說了必須選兩個不同的候選人投票才有效。你看還有那種傻子寫的『彭雨彤,彭雨彤』呢,也不知道是哪個白痴男生乾的。幸好咱班老師英明,把這一票作廢了。」

    葉蓁蓁真不知道自己是該為撿漏而慶幸,還是該為自己只是「買一送一」的那個贈品而難過。

    似乎是看出葉蓁蓁情緒不高,邵佳敏安慰她說:「老葉啊,你別放在心上,我相信你只要上了學校的競選,大隊輔導員肯定會把你選上去。那個彭雨彤就不一定了,她去年就沒選上,嘿嘿嘿……」

    「你怎麼笑得這麼猥瑣呢。」葉蓁蓁嫌棄地說。

    「其實我更想哭呢,這個彭浴桶還有和她關係好的那個牧雨馨,這倆人真是太討厭了,就知道聯合男生,操控選票!」

    今年三月份開學的時候,他們班級里進行了班幹部換屆選舉,結果一個人都沒換成。

    本來邵佳敏她們還以為牧雨馨身為副班長,去年什麼都不幹、白領獎品,是肯定會被同學們投下來的。結果牧雨馨和彭雨彤兩個人一起搞了個什麼「小雨組合」,倆人現在整天形影不離的。男同學們看在彭雨彤的面子上,繼續選了牧雨馨做副班長。

    可憐王可萱這個班長,一個人干兩個人的活不說,還因為不善言辭而被同學們記恨。

    趙秋月得知女兒通過班級的投票,要到校裡面競選大隊委之後的第二天,她就著手幫葉蓁蓁準備競選稿子了。

    這正是葉蓁蓁求之不得的,雖然她擅長寫小說、寫散文,但對競選稿沒什麼信心。媽媽在學校工作多年,寫這種稿子是她的長項。

    果然,葉蓁蓁拿到稿子后很滿意,只改了幾句話就拿過來開始背了。

    「成功的花兒,人們只驚羨她現時的明艷。然而當初她的芽兒,浸透了奮鬥的淚泉……咦?媽媽,」葉蓁蓁感到不對勁地說:「這幾句話是選自冰心的詩《成功的花》吧?我記得這後面還有一句『灑遍了犧牲的血雨』吧,為什麼你沒有寫上去呢?」

    媽媽解釋道:「因為我覺得不合適啊,你一個小孩兒,參加一個大隊委選舉而已,哪裡來的什麼犧牲的血雨,太悲壯了。」

    「哈哈哈,也是哦。」葉蓁蓁表示贊同。

    第二天是周日,上完二胡課下課,葉蓁蓁約陸蘭琪一起去商場買化妝品。

    沒錯,就是買化妝品。

    雖說她們現在還小,平時不能化妝,但像是表演節目啦、演講比賽啦這種場合,還是可以化妝、甚至是大濃妝的。

    葉蓁蓁打算下周去市區比賽的時候就化一點淡妝,正好陸蘭琪也正有此意,兩個人就相約一起去逛。

    葉蓁蓁不明白的是,和她那個不講究的媽媽比起來,陸媽媽應該有很多大牌化妝品才對呀?不知道陸蘭琪為什麼還要單獨買。

    聽她這麼問,陸蘭琪就笑了,偷偷告訴她說:「媽媽的是媽媽的,我的是我的。下學期開學我就上初一了,有時候出去玩兒的時候,我也想化一點妝,可是媽媽一定不會每次都同意借我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