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7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78.□□字體大小: A+
     

    致晉-江正版讀者:本章為防-盜-章-節,排除網審等不可抗因素,會盡量於當天晚上七點前替換回正文。替換后正文字數會比原來多,請放心吧~如果替換延遲,作者君會在微博(容默mo)通知。

    致盜-版讀者:《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支持原創,謝謝。

    ————————————————————

    《閉閉閉嘴》文/容默

    第一章

    春日,雨後初霽。

    被雨水洗過的竹林彷彿燙了層金,在陽光下發出細碎的光輝。一道小溪蜿蜒而過,好似流金碎玉。

    遺珠站在門邊,替父親和皇後娘娘放風。

    隔著一道老舊的木門,皇后溫柔的聲音徐徐傳來:「先生當真不肯答應同我入宮么?」

    步行雲捋了捋根本沒有長須的下巴,一臉深沉地嘆道:「唉,草民年紀大了,不中用了……」

    遺珠還待再聽,卻見面前一道紅影閃過,竟是皇后已經走了出來。遺珠連忙避開,只聽得皇后一聲無奈的嘆息。沒過多久,四周便再次恢復靜謐。

    遺珠走進木屋,只見一室凌亂。步行雲正慌亂地收拾行李,見她來了便道:「快收拾一下,咱們現在就走!」

    「這樣急?」遺珠不明白,「難道皇后還會對您用強?」

    步行雲剛要回答,只聽「哐當」一聲,竹窗之中鑽出兩條黑影,瞬時打破了幽篁里原本的寧靜。

    「快跑!」步行雲大吼一聲,一邊拉著遺珠逃跑,一邊回頭罵道:「有門不走,偏要從窗戶飛進來,裝什麼武林高手!」

    人家還真不是裝,一眨眼的功夫,殺手刺客便越過他們,堵在遺珠父女面前,手握長刀,殺氣逼人。

    步行雲立馬換上一副笑臉:「兩位大俠一路上辛苦了!這位小哥,我看你赤脈侵睛,乃是大凶之兆啊!臨死之前要不要老夫替你把把脈?」

    殺手不言,回答他的,是一道凌厲的寒光。

    步行雲撇撇嘴表示自己沒有辦法,隨後拔出背後長劍,與兩人鬥了十幾個回合。

    看著眼前兩個年輕的男孩子緩緩倒下,步行雲委屈道:「是你們逼我的……」

    「行了爹,快走吧!」遺珠看不下去地扯他的袖子,「後面又有人追來了。」

    「媽呀!」步行雲回頭一看,不遠處竟有烏泱泱一大片黑衣人。「嚇死老子了!」縱是他武功蓋世,有遺珠在旁他也對付不了這麼多人。

    他趕忙架起遺珠,施展輕功,在竹林中靈活地鑽來鑽去。遺珠察覺到他似乎並不急著逃出竹林,而是在尋找什麼。她還未來得及問,就見步行雲眼前一亮,好像見到生身父母一樣激動地大聲喊道:「皇後娘娘!」

    皇后聞聲轉過身來,面帶微笑地看著他問:「步先生怎麼了?」

    步行雲不要臉地拉著遺珠湊到皇後身邊,自有大內高手替他解決身後那些討人厭的跟屁蟲。

    「皇後娘娘,草民願意進宮給二皇子殿下治病!」

    「哦?」皇后眉梢微挑,非常通情達理地說:「您不是說自己年紀大了么?本宮不會勉強先生的。」

    「我想我還可以堅持一下!」步行雲撫著自己余驚未平的小心臟,一雙烏黑的眼睛亮晶晶地看著皇后,好像一隻搖尾乞憐的小狗,「求皇後娘娘收留!」

    皇后又是一笑,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只是瞟了不遠處的廝殺一眼,徐徐問道:「步先生可知,是何人在追殺你?」

    「不知道啊,可能又是哪個喪心病狂的病人家屬吧!您也知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草民就是醫術天下第一,也沒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啊。」

    遺珠在心裡默默翻了個白眼,步行雲醫術是還不錯,不過要號稱天下第一……也忒不要臉。

    可皇后似乎是病急亂投醫,她爹這種看起來就不靠譜兒的大夫,皇后竟然真的把他帶進了皇宮。

    還連帶著她這個拖油瓶姑娘一起。

    傍晚,日頭偏西。

    遺珠坐在馬車裡,掀簾眺望著在眼前逐漸放大的魯國皇宮。

    她頗有些失望地說:「就算比不上趙國和燕國,魯國好歹也算中原第三大國了吧,怎麼宮門竟然如此寒酸?」

    「犯傻了吧!」步行雲嘴裡叼著個蘋果,含糊不清地說:「除了王侯將相,庶民和奴婢進宮都要走後門,這都不記得了?」

    「庶民,奴婢……」遺珠嘴裡輕聲念叨著這兩個詞。

    步行雲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許諾道:「放心吧,以你爹我的本事,肯定很快就能加官進爵、走上青雲之路,為你迎娶一位身份高貴的後娘。」

    遺珠「哦」了一聲,拆他的台,「和以前一樣,靠坑蒙拐騙?」

    「別說的這麼難聽嘛,那是技巧,技巧你懂不懂?」步行雲話音剛落,馬車突然停了下來。早有皇後派來的宮人等在宮門底下,替他們引路。

    步行雲被請去鳳儀宮與皇后議事,遺珠則徑直往二皇子所居的俢仁宮去。

    夕陽似火,霞光萬丈。

    火海之下,一座宮殿肅然而立,古樸而肅重。

    遺珠依皇后的年齡來推斷,這二皇子應該比自己大不了幾歲,不知怎麼會住在這種像是老頭子所居的寢宮裡。

    莫不是他的怪病,竟是未老先衰?

    遺珠很快就否認了自己的想法,因為她見到了二皇子本尊。

    起初只是一個側影。幾步之外,青年男子負手而立,出神地眺望著遠方的落日。他皮膚極白,甚至是帶著點蒼白、病弱的白,此時卻連同一身白袍一起,被染上一層溫暖的紅暈。

    聽到聲響,他微微側首望過來,只此一眼,遺珠竟有一種一眼萬年,恍若隔世的感覺。

    她突然讀懂了那句「一顧傾人城」,沒什麼別的原因,只因為面前這個男人的相貌實在太過出挑。面如冠玉,玉樹臨風這樣的詞語,都不足以形容他清冷的雙眸、動人的眉眼。他就像是畫中的仙君,有著完美的輪廓,超凡的氣韻。

    在此之前,遺珠見過最好看的男子是她的親弟弟,只是那孩子長得太過妖氣,過於女相,而面前的二皇子花御一卻是麗而不妖,清越脫俗,如同一支挺拔的青蓮,只可遠觀,不敢褻玩。

    當然,以花御一尊貴的身份,也沒人敢褻玩他。不僅如此,如遺珠這般平民女子,還得給他行大禮問安。

    「民女步遺珠,拜見二皇子殿下。」她落落大方地行禮,與旁人別無二致的動作,偏生叫她做得行雲流水,頗有些淡定從容的意味。

    花御一淡淡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遺珠有些尷尬,以為二皇子沒聽清,於是揚聲又說了一遍:「民女步遺珠,拜見二皇子殿下!」

    這回花御一明顯有了反應,他皺了皺眉毛,好像不大高興的樣子。

    遺珠卻是恍然大悟,看來二皇子並不是個聾子。那就是——啞巴?

    嘖嘖嘖,長得這麼好看,可惜了。

    既然是個啞巴,遺珠就不能指望他叫自己起身。於是她自行站了起來,走到花御一面前來,露出一個自認為非常溫柔可人的微笑,「殿下放心,既然不聾,只是啞的話,那就還有希望。」

    花御一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他胸口起伏,十分憤怒地說:「閉、閉、閉、嘴!誰、誰、誰是啞、啞巴?!」

    遺珠:「……」

    原來是個暴躁的結巴……

    「你,你,吵、吵死了!」花御一瞪起眼睛,指向門外,示意遺珠走人。

    遺珠心中那個美好的謫仙一樣的男子,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長得非常好看但是脾氣無比暴躁的口吃皇子。

    遺珠正為難間,她的救兵及時趕到。隨著一聲「皇後娘娘駕到」,花御一沿階而下。走過她身邊時,他看都沒看她一眼,徑自去往門口迎接皇后。

    遺珠突然懷疑,除了結巴之外,花御一是不是還瞎。

    都說長得好看的人世界都會對她溫柔以待,遺珠就是這樣。從小到大除了那些殺手,誰見了她第一面不是一口一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地誇?

    偏生這個花御一,粗暴無禮至極,還赤-裸裸地無視她……

    不過這個二皇子還真是奇怪,就算是給皇后請安時,他也是一聲不吭的,只是默默地行禮。他又不是真的啞巴,有必要這樣么?

    遺珠頗有幾分不以為然。

    「御一,」只聽皇后慈愛地道:「快起來。這位就是母后先前同你提過的步先生。」

    花御一:「步……」

    見兒子開口,皇后欣喜地點頭:「對,就是步先生。」

    「不要!」花御一終於說完了他想說的話。

    皇后:「……」

    步行云:「……」

    遺珠:「……」

    「聽話,不要任性。」有外人在場,皇后頗有幾分下不來台,只得低聲勸道:「過幾日就是你的冠禮了,你還不趕緊治病,是想叫儷襄宮的人看我們母子的笑話么?」

    聞言,花御一還是繃緊了一張俊臉,不肯配合。

    他早已不是小孩子了,內心其實非常不喜歡母親擅自為他安排的這些事情。

    「兒、兒、兒……」

    「嗯?」皇后微微挑眉。

    「兒臣沒病!」花御一指著遺珠說:「讓、讓他們……」

    等了半天都沒有下文,遺珠實在忍不住插嘴:「先住下?」

    「歌……」

    「啊?」

    「舞……」

    遺珠一頭霧水:「歌舞?這個,殿下突然叫我表演歌舞,我也沒有準備呀。」

    「歌舞恩——滾!」

    遺珠:「……」

    《我要成名》文\\\\\\\\容默

    第1章Chapter1

    雖然這是我活了二十二年來第一次擠胸,但不得不承認效果還真是不錯。明明只有B的尺碼,愣被我整出了C罩杯的效果來。童童姐應該不會再埋怨我胸小不夠搶鏡了吧?

    我對著鏡子笑了。

    但沒多久我的笑容就僵在了嘴角。因為不知何時紀少爺已經潛伏到了我的身後,並且此刻他的手正在我的胸前或輕或重地流連。我隨著他的動作倒吸了一口冷氣,下意識地便顫聲問:「你,干,幹什麼……?」

    你要問我為什麼不怕他會立馬脫下褲子對我大行禽獸之事,原因很簡單,一是因為這裡是宴會的休息室,隨時都可能會有人進來。他雖然是個超級大色魔,但是特別愛惜羽毛……

    二是因為,雖然我是個守身如玉到二十二歲的小處女,但是從我答應做紀家謙的情人開始,我就已經做好了獻身的覺悟。

    因為,我要成名,我一定要成名!

    拜託先別急著鄙視我。我知道,如果我向外界聲稱我是為了「追求夢想」才答應紀家謙的,一定會被掛牆頭罵個狗血噴頭。但我真的有我的理由,一個我不得不向現實低頭,投入紀家謙懷抱的理由……

    何況,身後這個要「潛」了我的男人是萬千少女垂涎的鑽石王老五。他擁有出眾的外表和顯赫的家世,面對這樣一個男人如果我還拒絕的話就未免太矯情了些。

    被這樣一個出色的男人看上,我並不吃虧,是吧?

    這幾天我都是用這樣的話來寬慰自己的,儘管無論怎麼說我的選擇都有違課本上的人生價值觀。

    我咽了口唾沫,忍住狠狠朝他命根踹一腳的衝動,堆起一臉的笑意轉身投入他的懷抱。

    紀家謙微微一怔,顯然是沒想到我會投懷送抱,不自覺地便放鬆了對我的鉗制。我怕自己會激發他做出更不純潔的舉動,所以並不敢抱得太緊。

    我本能般地吸了吸他胸前的氣息,那是Burberry香水的味道。老實說我特別喜歡這種香氣,很清甜。但不得不說這款香水和紀家謙一點都不相配。原因之一是這個牌子的產品雖然好聞但並不昂貴,大概只有幾百塊人民幣的樣子,一點都不符合紀少爺資本家的身份。其二便是這個味道適合的是少女,而不是他這種色叔叔。

    所以我便懷疑,是他暗戀的某個女人喜歡這個牌子的香水。

    但我一點都不覺得嫉妒。我只是希望他在泡到那個女人之前,先幫我拿下前幾天去試鏡的那個角色。要知道對一個演藝新人來說,擔任一部由金牌導演重金製作電影的女主角意味著什麼。

    他可以給我最好最高的起點,所以我絕不能在沒爬到那個位子的時候就跌下來。

    「紀少爺……」我抬頭看他,目光楚楚可憐,「童童姐剛囑咐我要擠好事業線免得一會兒丟人現眼,你就配合人家一下嘛?嗯?」

    童童姐是紀家謙剛剛安排給我的經紀人,據說是星輝娛樂公司資格最老、關係最硬的經紀人。當年紀家謙當演員的時候,就是童童姐輔助他登上了影帝的寶座。

    沒錯,六年前,年僅二十一歲的紀家謙就已經是紅遍全亞洲的影帝,成名作《帝國玫瑰》不知讓他俘獲了多少少女大媽大娘的芳心。但聽說他出身於豪門世家,母上大人不喜歡他從事演員的行業。於是他便退而求其次,開了這家星輝娛樂公司,培養出一眾明星……

    但事實上,公司雖然造出了不少大牌明星,但沒有一個人能紅過他當年。

    話說回來,今天是星輝娛樂公司給新人舉辦歡迎會的日子,我剛剛就是在為了一會兒的晚會而擠胸。

    紀家謙聞言便微微眯起了細長的眼睛,盯著我輕聲問:「我還不夠配合嗎?」

    我笑而不答,因為我看到他眼中的慾望已經散去。說實話,紀家謙的自控能力還是很強的,前幾次他都是撥弄我兩下就放開我了。他是個懂得適可而止的男人。而且面對別的女人的時候,他始終溫和如春風,卻隱約透著距離感,這讓我隱隱覺得心安。

    果然,沒過多久他便已鬆開了我,轉身朝門口走去。

    我盯著他的黑色褲腳,歡快地數著他的腳步,計算著他到門的距離還剩多少。正當這時,他忽然轉過身來,極其淡定地說了一句森森地震撼到我的話:「擠畢竟不是長久之計。來日方長,我會幫你的。」

    我看著他的背影,驚悚地愣在原地。他……這是什麼意思?是要親手給我塞硅膠,還是要幫助我二次發育?

    無論哪一種可能似乎都很可怕。

    哦買雷得嘎嘎,原來這是一個比硅膠還好用的男人啊。

    我重新擠好胸出門的時候,童童姐臉色有異,湊過來低聲問:「你剛才見到BOSS了嗎?」

    紀家謙一開始就囑咐過我,為了我的事業和他的清凈一定不能告訴別人我和他的關係。於是我淺淺一笑,略顯茫然地答道:「沒有啊,我在休息室里看到的人都是有胸的。」

    童童姐聞言頗不以為意地垂眸看了我的事業線一眼,毫不留情地撇撇嘴道:「要是那麼說的話,你就不是人了……說起來我們公司沒到C罩杯的女演員真的不常見。」

    我強自按捺住心中打算狂奔的那隻草泥馬,招牌式地笑了笑:「胸比我大的人都沒我漂亮,比我漂亮的人都……」

    「得了吧,」童童姐繼續打擊我,「你看那邊那個也是新來的周睿雨,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也是相當的棒。」

    好吧,我不得不承認,童童姐說的還真有那麼幾分道理。不過我並沒有嫉妒或是喪氣,只是突然覺得很納悶。在這個美女如雲的圈子裡,紀家謙明明可以搞到更好的女人,他為什麼會選擇我?

    我不會自戀地以為他對我一見鍾情了。我只是猜想他會不會是……同時搞好幾個?

    於是我握拳決定今晚要嗅遍公司所有的女藝人,看看她們誰的身上有Burberry的味道。

    咳,我當然不是要去抓小三的,因為我壓根算不上是紀家謙的正牌女友,不過是個地下情人罷了。我只是想打聽一下,紀家謙在床上是不是很禽獸。還有,變態如他是不是男女通吃啊,對非人類也有興趣什麼的。

    我的計劃很快就擱淺了。因為星輝娛樂公司的明星陣容真的很強大,不僅有實力派的天王天後,還有好幾個人氣超高的偶像團體……你可以想象的到,這一切在初入娛樂圈的我的眼中是怎樣的神奇和不可思議。

    因為我穿著晚禮服童童姐沒辦法拉袖子,她就趁著別人不注意的時候掐我的胳膊。她用眼神警告著我,低聲道:「別這麼丟人,你的眼珠子瞪得都快掉進乳.溝里了!」

    ……

    咳,其實娛樂圈的這些大牌明星們都挺和氣的,起碼看起來是這樣。或許是因為覺得我們這些無名小卒都還不值得畏懼?還是他們更擅長長袖善舞不著痕迹地整人?總之公司的老人們沒有在第一時間打壓我們這幾個新人就是了。

    但新人與新人之間就不一樣了。我們三個從試鏡處拉來的新人是直接的競爭對手,每個人對女一號的位子都有著強烈的渴求。於是話語上你來我往的便難免有幾分火藥味。

    就比如那個周睿雨說是要給我敬酒,祝酒詞卻說的是:「雖然我們都是新人,但陌涵姐比我年長四五歲,是我的長輩呀,我該好好敬陌涵姐一杯才行。」

    我真不明白她諷刺我比她大幾歲有什麼意義。她今年十九,我二十二,不過三歲的差距而已,她至於嗎?因為我大學念的是編導系,畢業之後才想要殺進娛樂圈的,所以我的確不是在最好的時機進入演藝圈的,但也並不算太晚啊。

    我飲盡杯中酒,笑靨如花:「我也是剛剛進公司,哪裡懂什麼啊,還是得跟童童姐請教不是?」我特意頓了一頓,才搖頭繼續道:「哎,瞧我,我忘了你的經濟人是小麥姐了,要請教也是要跟小麥姐。」

    我滿意地看著周睿雨色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