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62.搬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62.搬家字體大小: A+
     

    致晉-江正版讀者:本章為防-盜-章-節,排除網審等不可抗因素,會盡量於晚上七點前替換回正文。替換后正文字數會比原來多,請放心吧~

    致盜-版讀者:《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支持原創,謝謝。

    ————————————————————

    《閉閉閉嘴》文/容默

    第一章

    春日,雨後初霽。

    被雨水洗過的竹林彷彿燙了層金,在陽光下發出細碎的光輝。一道小溪蜿蜒而過,好似流金碎玉。

    遺珠站在門邊,替父親和皇後娘娘放風。

    隔著一道老舊的木門,皇后溫柔的聲音徐徐傳來:「先生當真不肯答應同我入宮么?」

    步行雲捋了捋根本沒有長須的下巴,一臉深沉地嘆道:「唉,草民年紀大了,不中用了……」

    遺珠還待再聽,卻見面前一道紅影閃過,竟是皇后已經走了出來。遺珠連忙避開,只聽得皇后一聲無奈的嘆息。沒過多久,四周便再次恢復靜謐。

    遺珠走進木屋,只見一室凌亂。步行雲正慌亂地收拾行李,見她來了便道:「快收拾一下,咱們現在就走!」

    「這樣急?」遺珠不明白,「難道皇后還會對您用強?」

    步行雲剛要回答,只聽「哐當」一聲,竹窗之中鑽出兩條黑影,瞬時打破了幽篁里原本的寧靜。

    「快跑!」步行雲大吼一聲,一邊拉著遺珠逃跑,一邊回頭罵道:「有門不走,偏要從窗戶飛進來,裝什麼武林高手!」

    人家還真不是裝,一眨眼的功夫,殺手刺客便越過他們,堵在遺珠父女面前,手握長刀,殺氣逼人。

    步行雲立馬換上一副笑臉:「兩位大俠一路上辛苦了!這位小哥,我看你赤脈侵睛,乃是大凶之兆啊!臨死之前要不要老夫替你把把脈?」

    殺手不言,回答他的,是一道凌厲的寒光。

    步行雲撇撇嘴表示自己沒有辦法,隨後拔出背後長劍,與兩人鬥了十幾個回合。

    看著眼前兩個年輕的男孩子緩緩倒下,步行雲委屈道:「是你們逼我的……」

    「行了爹,快走吧!」遺珠看不下去地扯他的袖子,「後面又有人追來了。」

    「媽呀!」步行雲回頭一看,不遠處竟有烏泱泱一大片黑衣人。「嚇死老子了!」縱是他武功蓋世,有遺珠在旁他也對付不了這麼多人。

    他趕忙架起遺珠,施展輕功,在竹林中靈活地鑽來鑽去。遺珠察覺到他似乎並不急著逃出竹林,而是在尋找什麼。她還未來得及問,就見步行雲眼前一亮,好像見到生身父母一樣激動地大聲喊道:「皇後娘娘!」

    皇后聞聲轉過身來,面帶微笑地看著他問:「步先生怎麼了?」

    步行雲不要臉地拉著遺珠湊到皇後身邊,自有大內高手替他解決身後那些討人厭的跟屁蟲。

    「皇後娘娘,草民願意進宮給二皇子殿下治病!」

    「哦?」皇后眉梢微挑,非常通情達理地說:「您不是說自己年紀大了么?本宮不會勉強先生的。」

    「我想我還可以堅持一下!」步行雲撫著自己余驚未平的小心臟,一雙烏黑的眼睛亮晶晶地看著皇后,好像一隻搖尾乞憐的小狗,「求皇後娘娘收留!」

    皇后又是一笑,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只是瞟了不遠處的廝殺一眼,徐徐問道:「步先生可知,是何人在追殺你?」

    「不知道啊,可能又是哪個喪心病狂的病人家屬吧!您也知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草民就是醫術天下第一,也沒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啊。」

    遺珠在心裡默默翻了個白眼,步行雲醫術是還不錯,不過要號稱天下第一……也忒不要臉。

    可皇后似乎是病急亂投醫,她爹這種看起來就不靠譜兒的大夫,皇后竟然真的把他帶進了皇宮。

    還連帶著她這個拖油瓶姑娘一起。

    傍晚,日頭偏西。

    遺珠坐在馬車裡,掀簾眺望著在眼前逐漸放大的魯國皇宮。

    她頗有些失望地說:「就算比不上趙國和燕國,魯國好歹也算中原第三大國了吧,怎麼宮門竟然如此寒酸?」

    「犯傻了吧!」步行雲嘴裡叼著個蘋果,含糊不清地說:「除了王侯將相,庶民和奴婢進宮都要走後門,這都不記得了?」

    「庶民,奴婢……」遺珠嘴裡輕聲念叨著這兩個詞。

    步行雲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許諾道:「放心吧,以你爹我的本事,肯定很快就能加官進爵、走上青雲之路,為你迎娶一位身份高貴的後娘。」

    遺珠「哦」了一聲,拆他的台,「和以前一樣,靠坑蒙拐騙?」

    「別說的這麼難聽嘛,那是技巧,技巧你懂不懂?」步行雲話音剛落,馬車突然停了下來。早有皇後派來的宮人等在宮門底下,替他們引路。

    步行雲被請去鳳儀宮與皇后議事,遺珠則徑直往二皇子所居的俢仁宮去。

    夕陽似火,霞光萬丈。

    火海之下,一座宮殿肅然而立,古樸而肅重。

    遺珠依皇后的年齡來推斷,這二皇子應該比自己大不了幾歲,不知怎麼會住在這種像是老頭子所居的寢宮裡。

    莫不是他的怪病,竟是未老先衰?

    遺珠很快就否認了自己的想法,因為她見到了二皇子本尊。

    起初只是一個側影。幾步之外,青年男子負手而立,出神地眺望著遠方的落日。他皮膚極白,甚至是帶著點蒼白、病弱的白,此時卻連同一身白袍一起,被染上一層溫暖的紅暈。

    聽到聲響,他微微側首望過來,只此一眼,遺珠竟有一種一眼萬年,恍若隔世的感覺。

    她突然讀懂了那句「一顧傾人城」,沒什麼別的原因,只因為面前這個男人的相貌實在太過出挑。面如冠玉,玉樹臨風這樣的詞語,都不足以形容他清冷的雙眸、動人的眉眼。他就像是畫中的仙君,有著完美的輪廓,超凡的氣韻。

    在此之前,遺珠見過最好看的男子是她的親弟弟,只是那孩子長得太過妖氣,過於女相,而面前的二皇子花御一卻是麗而不妖,清越脫俗,如同一支挺拔的青蓮,只可遠觀,不敢褻玩。

    當然,以花御一尊貴的身份,也沒人敢褻玩他。不僅如此,如遺珠這般平民女子,還得給他行大禮問安。

    「民女步遺珠,拜見二皇子殿下。」她落落大方地行禮,與旁人別無二致的動作,偏生叫她做得行雲流水,頗有些淡定從容的意味。

    花御一淡淡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遺珠有些尷尬,以為二皇子沒聽清,於是揚聲又說了一遍:「民女步遺珠,拜見二皇子殿下!」

    這回花御一明顯有了反應,他皺了皺眉毛,好像不大高興的樣子。

    遺珠卻是恍然大悟,看來二皇子並不是個聾子。那就是——啞巴?

    嘖嘖嘖,長得這麼好看,可惜了。

    既然是個啞巴,遺珠就不能指望他叫自己起身。於是她自行站了起來,走到花御一面前來,露出一個自認為非常溫柔可人的微笑,「殿下放心,既然不聾,只是啞的話,那就還有希望。」

    花御一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他胸口起伏,十分憤怒地說:「閉、閉、閉、嘴!誰、誰、誰是啞、啞巴?!」

    遺珠:「……」

    原來是個暴躁的結巴……

    「你,你,吵、吵死了!」花御一瞪起眼睛,指向門外,示意遺珠走人。

    遺珠心中那個美好的謫仙一樣的男子,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長得非常好看但是脾氣無比暴躁的口吃皇子。

    遺珠正為難間,她的救兵及時趕到。隨著一聲「皇後娘娘駕到」,花御一沿階而下。走過她身邊時,他看都沒看她一眼,徑自去往門口迎接皇后。

    遺珠突然懷疑,除了結巴之外,花御一是不是還瞎。

    都說長得好看的人世界都會對她溫柔以待,遺珠就是這樣。從小到大除了那些殺手,誰見了她第一面不是一口一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地誇?

    偏生這個花御一,粗暴無禮至極,還赤-裸裸地無視她……

    不過這個二皇子還真是奇怪,就算是給皇后請安時,他也是一聲不吭的,只是默默地行禮。他又不是真的啞巴,有必要這樣么?

    遺珠頗有幾分不以為然。

    「御一,」只聽皇后慈愛地道:「快起來。這位就是母后先前同你提過的步先生。」

    花御一:「步……」

    見兒子開口,皇后欣喜地點頭:「對,就是步先生。」

    「不要!」花御一終於說完了他想說的話。

    皇后:「……」

    步行云:「……」

    遺珠:「……」

    「聽話,不要任性。」有外人在場,皇后頗有幾分下不來台,只得低聲勸道:「過幾日就是你的冠禮了,你還不趕緊治病,是想叫儷襄宮的人看我們母子的笑話么?」

    聞言,花御一還是繃緊了一張俊臉,不肯配合。

    他早已不是小孩子了,內心其實非常不喜歡母親擅自為他安排的這些事情。

    「兒、兒、兒……」

    「嗯?」皇后微微挑眉。

    「兒臣沒病!」花御一指著遺珠說:「讓、讓他們……」

    等了半天都沒有下文,遺珠實在忍不住插嘴:「先住下?」

    「歌……」

    「啊?」

    「舞……」

    遺珠一頭霧水:「歌舞?這個,殿下突然叫我表演歌舞,我也沒有準備呀。」

    「歌舞恩——滾!」

    遺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