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57.間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57.間操字體大小: A+
     

    致晉-江正版讀者:本章為防-盜-章-節,排除網審等不可抗因素,會盡量於晚上七點前替換回正文。替換后正文字數會比原來多,請放心吧~

    致盜-版讀者:《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支持原創,謝謝。

    ————————————————————

    《徐賢妃唐宮日常》文/容默

    第一話

    春深綠凈,柳色如新。

    將作監丞徐孝德選了個好日子,攜家人出城遊玩。

    生於人傑地靈的江南水鄉,徐孝德這幾個兒女都十分聰明早慧。尤其是他的長女徐慧,五個月大就開始說話,四歲熟讀《論語》,八歲會做文章。

    東海徐氏乃是有名的書香世家,徐孝德亦是文雅之士,喜好吟詩作對,常與兒女們探討。

    他突發奇想,指定題目為擬《離騷》,要求子女們作詩。他本並未抱有太大期待,畢竟孩子們尚且年幼。不想長女徐慧思索未幾,便仿漢代淮南小山《招隱士》作詩一首,名曰《擬小山篇》。技巧嫻熟,境界清雅,意境深遠,實在難以想象,竟是出自一個八歲女童之手。

    詩成之後,徐孝德大驚,認為女兒才華驚人,不應被掩蓋,從此徐慧的作品便逐漸流傳出去,名聲之大,甚至傳入太宗皇帝耳中。

    「仰幽岩而流盼,撫桂枝以凝想。將千齡兮此遇,荃何為兮獨往。」

    王德見太宗對著這首小詩出神,含笑上前,將這徐慧的出身、品貌、經歷、才華向太宗娓娓道來,顯然是早已做足了功課。

    「她今年多大了?」太宗不咸不淡地問了一句。

    王德一聽有門兒,忙道:「今年夏天便十一了。」

    太宗頷首道:「便將她封為才人罷。」畢竟徐慧年紀還小,父親官位又不高,資質如何,且入宮后再瞧。

    自打去歲長孫皇後去后,太宗便時有悲色。除了曾提過立齊王妃楊氏為後之外,對後宮其餘女子並無殊寵。便是有寵如齊王妃,自打魏徵諫言后,太宗對她的心思也淡了不少。

    可眼瞧著又是新一批御妻入宮,又有誰知曉,後宮的格局會不會就此改變呢?

    能在入宮前就被皇帝念叨過的,這徐慧,自然是被大總管王德記在了心中。

    千里之外的徐府,徐慧的母親姜氏正在為女兒打點行裝。姜氏不叫女兒插手,徐慧就聽話地在一旁瞧著。見母親事無巨細地收拾行李,不由叫徐慧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感動。

    她含笑開口,溫柔如水,「母親不必如此操勞,宮中想必是什麼都有的,母親無須為女兒擔憂。」

    姜氏抬眼看向眉眼間猶然帶著稚氣的大女兒,長長地嘆了口氣,「我從未想到,你會這麼小便嫁人。你打小便是我和你父親的掌上明珠,也不知宮中規矩森然,你年紀尚幼,能否過的習慣……」

    時時女子雖早婚,但趕在及笄禮之前、十三、四嫁人的亦不在少數。徐慧今年不過十一,尚未有月事來潮,恐怕進宮之後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侍寢的機會。宮中之人向來捧高踩低,姜氏生怕捧在手心長大的女兒受人欺負,在這分別之際,如何能不憂愁。

    「母親放心,女兒一定會照顧好自己。」徐慧將眼底的淚意生生逼了回去,笑吟吟地承諾道。

    姜氏又是欣慰,又是心酸地看著乖巧懂事的女兒,點頭道:「我知你素來有分寸,但宮中不比家裡,你年紀尚小,又只是五品才人,切記萬事小心謹慎,不可疏忽大意。」

    在家裡馬虎一次,可能只是略受小懲。可若在宮裡走錯一步,不僅可能丟了自己的性命,還有可能牽連無辜。

    徐慧微笑應下,「女兒謹記母親教誨。」

    出發那日,徐孝德領著一家人跪在府門口,恭送徐慧上京進宮。徐慧並不習慣家人向自己跪拜,但想起父母的囑託,自己從今以後便是御妻了,一言一行都在別人眼中,不敢有絲毫大意,只得生生受了親人之禮。

    臨別前徐孝德猶不放心,再三囑託女兒小心行事,不要得罪了貴人,不要急著出風頭。先韜光養晦,在宮中穩住腳跟要緊。徐慧一一應下,含淚拜別父母。

    經過多日日夜兼程的趕路,全國各地的新晉御妻終於被送入皇宮。說是御妻,大多是一群年紀輕輕的小姑娘。年紀都輕,聚在一起免不了四相打量旁人的容貌和衣著,以此衡量她們的家世和競爭力。有的人打聽出什麼蕭氏出身高貴,武氏容貌冶艷,很快就有幾個顯眼的人被姑娘們找了出來,一個個的都盯著她們瞧,伺機巴結上去。

    徐慧其實也是非常特別的一個,倒不是說容貌和打扮。她五官尚未完全長開,只見清麗可愛,若說勾男人心魂,那便好笑了。說起打扮,徐慧向來妝容素凈,放在人群中並不出挑。她的特別之處,就在於她的年紀還太小了,一看就是個小孩子。

    這群新晉的御妻中,野心勃勃者、八面玲瓏者不計其數,早有人預先打聽出了徐慧的底細。要知道貞觀十一年被選入宮的新人雖多,可被太宗皇帝親自指明選進宮的女子可是寥寥無幾,這徐慧就是其中一個。

    不過這些人的目光在徐慧身上掃了一圈,便略過了她。實在是徐慧看起來太溫和、太沒有存在感了。與她身邊嬌媚如銀狐般的武才人相比,徐慧就好像一隻溫馴的小鹿,毫無攻擊力、競爭力可言。

    可她們卻不知,這恰恰是徐慧想要的。徐慧謹記父母臨行前的教導,與那些聚在一起后便四處打量旁人、交頭接耳的御妻相比,徐慧始終靜默不語,目不斜視,落落大方的樣子,如一枝空谷幽蘭。她並不喧囂、並不吵鬧,只是在一旁靜靜綻放,吐納幽香,卻亦有一種別樣的氣質。

    這也是武才人主動接近她的原因。

    今年十四歲的武照與徐慧相同,都是被封為才人。才人是二十七世婦中最末一級,可武照對這個起點並沒有什麼不滿意。因為進宮的女子多如過江之鯽,後宮里沒有封號的女子比比皆是。只要她有才有貌,不愁得不到聖寵,晉位封妃。

    與徐慧這般奉詔入宮的不同,武照對於進宮侍君一事,盼望已久。她父親早死,家中境況複雜,所擁有的就只有這一副動人的容貌,還有敏銳的心思。以她的處境,嫁與貴族做正妻太難。既然都是做妾,倒不如做天子的妾室,他日指不定便能飛黃騰達,翻雲覆雨。

    結交一些有用的人,便是武照走向輝煌人生的第一步。

    那些跑過來巴結她的碌碌之輩,大多是姿色平平,出身一般,甚至還不如她,成不了什麼大氣候。她只要笑臉迎人,不在一開始輕易得罪人便是了。可徐慧這樣的人,卻是她要主動接近的對象。

    可讓武才人有些意外的是,她主動站在了徐慧的身邊,徐慧的臉上沒有出現絲毫詫異或者歡喜的表情,只是極其淺淡地對她一笑。

    武才人不想這小女孩年紀輕輕,竟然如此沉穩,更是生出了與她交好的念頭,開口道:「你就是陛下親自下旨納入宮中的徐慧吧?我是武……」

    誰知她話未說完,管事的宦官忽然開始整頓秩序,要領她們進宮。

    武才人只好噤聲,臉上頗有些掃興的意思。可是再看比她小三歲的徐慧,仍然是那副波瀾不驚的表情。見自己看她,徐慧還朝她淡淡一笑。

    武照回以笑容,邁過宮門的那一剎,武照心想,來日方長,她們一定會成為好姐妹的。

    第二話

    這一日是個難得的好天氣,萬里無雲,陽光直直瀉入宮中,映在琉璃瓦上,光華璀璨。

    數十名妙齡少女列隊徐徐而入,偶有少年不經事者,禁不住東張西望,四處打量,不知遭了管事公公多少白眼,卻也不好輕易責罰。畢竟這些女子的位分雖不高,卻也是主子。不過在皇宮這地方,教習公公、姑姑們看誰不順眼,根本用不著特意去使壞,只要由著她們自己作死,沒幾天就會丟掉小命。

    新晉御妻們甫一進宮,就先被領去拜見後宮四妃。自打去歲文德皇后病逝之後,後宮便由身為正一品夫人的四妃把持,其中又以貴妃韋氏為尊。

    韋氏出身高貴,正所謂「帝城之南,少陵之陌,青青長松,韋氏之宅」,其家族顯赫,可見一斑。更有俚語云:「城南韋、杜,去天尺五。」故而韋貴妃雖是再嫁之身,卻十分得太宗倚重。此外她還有一個堂姐妹在宮中,亦為再嫁,被太宗封為昭容。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