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54.召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54.召集字體大小: A+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

    出宮的時候,她與裴子揚並肩而行,微微低著頭,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突然間,緋心手上一暖。寬大的袖擺下,有一隻溫暖的手緊緊地握住了她。

    她心中一甜,如同情竇初開的少女般,抬眸嬌羞地看他。

    卻見裴子揚目視前方,若無其事地前行著,好像什麼小動作都沒有做過。

    緋心跟在裴子揚身後,像個傻子一樣甜甜地笑。她就是喜歡他,這麼的霸道又溫柔。

    回府之後,緋心提心弔膽地等了好些天,也沒等到靖武帝給葉熙賜婚的消息。倒是安二和穆聆風等人,終於從江浙回來了。

    江浙一行人除裴子揚之外,各有封賞。安仁被晉為正三品驍騎參領,穆聆風得封正四品副護軍參領。安二少不走仕途,只得了些於他來說毫無用處的金銀珠寶。

    三皇子一回京就進了工部歷練,至於二皇子和二公主,由於他們一直跟在裴子揚身邊,沒顯出什麼功績來,就也只得了些尋常的賞賜。

    緋心聽說了這個結果,不禁打抱不平,「江浙一行,你負責花天酒地,聆風他們負責累死累活,出生入死。結果怎麼到了最後,得了好處最多的卻是你裴子揚呢?」

    裴子揚倚在床柱邊,低眸看她,似笑非笑,「聆風年紀輕輕,已是位列正四品,可謂官運亨通。這樣的晉陞之勢,不亞於你父親當年,怎的還有人為他叫屈?」

    「那子琅呢?」

    裴子揚聽了沉默下來,沉吟道:「二弟是慘了一點,我有心替他說話,讓父皇安排他也進到六部歷練。可父皇說他不會說話辦事,只會跟在我身後,難當重任,還是等過幾年再說。」

    緋心惋惜道:「還不是欺負子琅沒有母妃?」

    「這話可不能亂說,子琅的生母雖不在了,但還有淑妃娘娘。」

    緋心搖了搖頭,「淑妃娘娘雖然是謙妃娘娘的嫡親姐姐,但她自己還有一個四皇子呢,哪裡顧得上子琅。」

    裴子揚沒辦法否認,緋心說得沒錯,這回出來,二皇子只得了些尋常的賞賜,淑妃聽了不但不幫他爭取,聽說還笑話過裴子琅。

    「過幾天,請聆風和安二他們過來吃飯吧。」緋心提議道:「先前你得封郡王,他們都不在京中,正好這回全都叫過來,也熱鬧熱鬧。」

    「這個主意好。」他忽然彎下腰來,像一陣風一樣偷襲她的臉頰。等緋心反應過來的時候,裴子揚已經走遠了,只遠遠聽見他含笑說了一句,「那就辛苦夫人了」!

    他這些日子都很忙,緋心沒有問,也能猜出定是與楚不樊有關。

    緋心自然全力配合。因為她也想知道,在他們身邊那雙黑暗中的眼睛,究竟屬於誰。

    三日之後,二公主、二皇子、安家三兄妹還有穆聆風齊聚賢郡王府。

    讓緋心頗為意外的是,安信竟然帶上了秋氏,還說要秋氏做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就算當初她開過兩人的玩笑,緋心也從沒想過他們之間當真會有什麼進展。畢竟一個是三大家族的嫡出少爺,而另一個則是無依無靠的平民孤女。他們竟然能夠修成正果,怎麼看都覺得不可思議。

    裴子揚倒是頗為淡定,問安信什麼時候請他們喝喜酒。安二摩挲著拇指上的翠綠扳指,清俊的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只說快了,到時候還要請裴子揚主婚。

    「好羨慕你們啊。」二公主舉杯敬酒,目光似不經意地掠過安二身旁的安仁。「來,我祝你們白頭到老,早生貴子。」

    安信和秋氏連忙站起來,異口同聲地說:「多謝公主。」

    二公主笑了笑,還是拿眼睛覷著一旁的安仁。這逼婚的意思實在太過明顯,緋心好心地拉了拉二公主的裙擺,免得裴清出醜。

    二公主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臉上的笑容轉為淡淡的無奈。

    卻聽她的心上人安仁突然開了口,卻與二公主無關,說的是安汐的事情。安仁直說他妹妹年紀小不懂事,給殿下添麻煩了。

    裴子揚爽朗一笑,毫不在意地飲盡了杯中酒,搖頭道:「哪裡的話,我們能看到疫區的真實情況,還要多虧安姑娘幫忙。」

    「是啊是啊,」穆聆風幫腔道:「這一趟南行,安小姐不知受了多少苦,還望安大少大人有大量,不要為難令妹了。」

    安信也勸道:「大哥,聆風說的是,咱們可就這麼一個妹妹……」

    穆聆風轉過頭看他一眼,好像特別受不了安二這麼親昵地叫自己「聆風」。但是為了安汐,他也只得忍了。

    緋心一直想給穆聆風和自家妹妹做媒,回京后曾經特意叫來穆聆風,問他的意思。

    穆聆風當時的回答,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我是真的喜歡安汐。」

    那個雨夜裡驚惶無措的姑娘,不知何時已經悄無聲息地走進了他的心。

    緋心無奈,卻也只得接受現實,隨口說了一句,「你不是最討厭安家?」

    「如果我早知道她是安家人,我絕不會任由自己沉迷。」穆聆風輕輕地笑了笑,「不過,汐兒和旁人不一樣。她從未騙過我,甚至都不曾用過化名。」

    緋心看出他這是陷進去了,只得歇了給自家妹妹做媒的心思。

    許是因為安汐的緣故,又或許是共同在江浙出生入死了一回,回到京中之後,安二和穆聆風的關係好了許多。

    之前兩人一個看不上另一個是世家子弟,一個看不上另一個莽夫出身,較起勁來,可沒少叫裴子揚頭疼。

    酒過三巡,眾人微醺,氣氛瞬時活絡了許多。就連向來靦腆少言的二皇子,都主動站起來敬酒。不過他敬酒的對象,卻叫人有些出乎意料。

    「大嫂,這一杯,子琅敬你……」

    他喝酒稍稍有些上臉,那臉頰微紅、吭吭哧哧的樣子,不似在敬長嫂,倒像是少年郎對心愛的人表白。

    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年紀,都敏感地察覺到有幾分不對勁。有人別過視線裝作沒注意到,膽子大些的譬如穆聆風,則直接看向了裴子揚。

    第14章

    裴子揚則專註地看著緋心,神色明亮,嘴角微挑,隱有幾分朦朧的醉意。

    緋心也沒想到裴子琅會突然敬她,但她敏感地察覺到氣氛尷尬,反倒愈發從容起來,大大方方地笑道:「子琅,你慢點喝。都沒吃什麼東西就喝得又快又急,回頭醉了,難道叫二姐背你回去?」

    二公主忙擺手道:「我可不幹,這小子喝醉了可纏人了。他又不像子揚,有思兒這麼賢惠的王妃,回去誰照顧他啊?」

    「我沒醉。」裴子琅仰起頭笑著,嘴上這麼說,握著酒杯的手卻有些不穩,「多謝大嫂對我的照顧,我沒有母妃,大嫂對我就像母妃一樣好……」

    「噗。」穆聆風沒忍住笑了出來,原本繃緊了的空氣突然變得輕鬆起來。

    「誒,討厭,我都被你們說老了。」緋心摸了摸自己微紅的臉頰,溫和地笑,「子揚既然是你們的兄長,身為長嫂,我就有責任關照你們。如果有什麼照顧不周的地方,還望你們見諒。」緋心說完先干為敬,引來眾人一片叫好。

    裴子揚就坐在她身側,聽到緋心這樣說,他的心裡突然變得非常非常柔軟。他抬手勾住緋心的玉頸,身子側傾,幾乎是貼著她的耳朵低聲說道:「晚上還要……少喝點。」

    旁人聽不見他們說了什麼,只見緋心白皙的臉頰越來越紅,好像清水裡點了一滴朱紅的墨水,漸漸暈染開來,美得驚心動魄。

    在場的除了他們兩個都是未婚的,見他倆膩歪成這樣,紛紛一臉受不了的表情別過了頭。

    裴子揚不讓她貪杯,他自己卻是一杯又一杯不停地喝。別人敬酒,他也替她擋了下來。到最後裴子揚還嫌不過癮似的,叫下人換了大碗過來,好似江湖豪俠一般大口大口地豪飲。

    少年少女們都是差不多的年紀,越聊越開心,不知不覺便已到了深夜。眼看著都過了宮禁的時間,二公主和二皇子只得留了下來,臨時住進緋心安排的客房裡。

    等緋心安頓好他們出來時,安家兄妹都已經告辭了。只有穆聆風還在和裴子揚說話,看兩人的神情,倒像是挺清醒的樣子。

    穆聆風見她出來,突然就不說話了。緋心明白過來,他們是在商議政事,就要轉身回房,卻被裴子揚一把拉住,拽到他腿上去。

    在旁人面前,緋心害羞不已,正要起身,卻被裴子揚那隻鐵臂攔腰鎖住,怎麼都掙脫不開。她沒辦法,只得曖昧地坐在裴子揚的大腿上。

    「說吧,你嫂子又不是外人。」裴子揚敲了敲桌子,示意穆聆風繼續。

    穆聆風心裡頗有幾分驚訝,他知道大皇子夫妻感情好,可緋心畢竟是左家的人,裴子揚竟信任她至此,實在出乎穆聆風的意料。

    但既然是裴子揚的意思,穆聆風不敢違抗,他點了點頭,神色凝重地說:「蘭貴妃和楚不樊都姓楚,此事並非巧合,兩人的確是遠親。只不過蘭貴妃這一支沒落了,楚不樊卻混得風生水起。蘭貴妃入宮之後,這兩人便搭上了線。

    裴子揚抿唇深思,沉默片刻后,他肅聲開口:「蘭貴妃身處后廷,不可能直接與地方官員聯繫,其中定有人為他們穿針引線。」

    「殿下所言不錯。從楚不樊的賬本來看,這個人很有可能是……」穆聆風說到這裡,不禁停了一停,看了緋心一眼,方小心翼翼地說:「五皇子殿下。」

    緋心聞言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難道當真被她和皇貴妃猜中,幫蘭貴妃做事的人,就是五皇子裴子毅?

    「認賊做母。」緋心忍不住咬牙道:「他怎麼可以忘記,他的生母姓左?」

    「斯人已逝,利益當前,五皇子這樣選擇並不奇怪。」穆聆風小心翼翼地看著緋心,低聲道:「嫂子,恕聆風直言,左家雖繁盛,但看陛下最近的意思,似乎是在有意打壓左家,力捧葉氏和楚氏……」

    緋心一想這個就來氣,她的祖父、父親、兄長為了裴家的江山嘔心瀝血,她的兩個姑姑也將最好的年華獻給了靖武帝,得到的竟是這樣的回報嗎?

    若不是礙於那位是裴子揚的父皇,她真想大罵靖武帝一場解解氣。

    裴子揚心裡同樣窩火,借著酒勁,他突然一拍桌子,嚇了兩人一跳。

    他憤慨地說:「難怪父皇不許我們追查下去,只給楚不樊判了一個抄家問斬!」

    穆聆風無奈地勸道:「我知道殿下心繫天下,可您若為了一個蘭貴妃和五皇子得罪陛下,實在是不值得。既然我們已經得知真相,不如就此收手吧!」

    「收手?」裴子揚寒聲道:「他們貪了那麼多銀子,害死那麼多無辜的老百姓,你要讓我就此收手?」

    穆聆風心驚肉跳地問:「那殿下打算怎麼做?」

    裴子揚豪情萬丈地說:「這一場仗,我會一直打下去,不死不休!」

    穆聆風知道身為裴子揚的手下,他應當規勸裴子揚不要做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可是面對這樣正氣凜然的裴子揚,任何勸他退縮的話語突然間便說不出口了。穆聆風動了動喉嚨,有幾分哽咽地承諾道:「好!臣穆聆風定當誓死效忠殿下!」

    緋心看著裴子揚如天神般莊嚴的側臉,不禁肅然起敬。她的心裡好像也燃起了一團正義之火,叫囂著要將這天下的不義之徒絞殺殆盡。

    可她又是那樣的柔弱,晚上在床笫間被裴子揚抱在懷裡,好像一隻剛出生的小鳥,光禿禿的沒有羽毛。

    裴子揚愛憐地撫摸著她的臉,好像在承諾,她的羽翼尚未長開,就由他來護她安好。

    次日一早,二公主與二皇子告辭回宮。二皇子沒有成親,尚未建府,仍舊住在宮中。

    回到寢宮后,二皇子坐在書桌前撐著頭,頗有幾分苦惱同身邊人說:「穆聆風已經查到是五弟在京中替楚不樊周旋,大哥也已然知曉了。」

    「這樣不正是如你所願?」一旁的紫衣女子倒是氣定神閑,「他們既然已經查到了五皇子的頭上,就不會再懷疑你了。」

    見裴子琅不說話,紫衣女子輕笑道:「你別忘了,江浙一行,目的並不在於保住蛀蟲一般的楚不樊,而是讓你獲取裴子揚的信任。五皇子只是擺在檯面上的靶子,將來成事真正需要的人,卻是你啊,子琅。」

    裴子琅搖搖頭,滿眼驚惶地道:「我總覺著內心不安,好像大哥什麼都知道了一樣……你說昨天晚上,他會不會是故意演給我看的?」

    「不可能。」紫衣女子篤定地說:「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懷疑過你。」

    二皇子捂住胸口,感受著那砰砰亂跳的心跳聲,皺眉道:「可我這心裡,怎麼這麼慌呢?」

    「你是做賊心虛了吧?」紫衣女子嗤笑一聲,提醒他道:「你別忘了淑妃是怎麼說你的,別人又是怎麼看你的。既然我們已經走上了這一條路,就不能再回頭了!」

    「我……」

    紫衣女子好像沒看到他的掙扎與痛苦,她的目光飄向窗外的紅牆,聲音輕得像風一樣,「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你若要與裴子揚做好兄弟,只能盼著下輩子不要托生於皇家。」

    二皇子雙拳緊握,輕顫著低喃道:「昨天晚上的歡聚,恐怕這一生都不會再有了吧……」

    他想起圍坐在那張八仙桌旁的人,有他的兄長,摯友,還有心愛的人……

    他想起緋心溫柔的笑靨,不禁輕挑唇角。眼底的驚慌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勢在必得的堅定神色。

    「不過沒關係,我會把我想要的一切,統統奪回來!」

    第15章

    轉眼間已是三九寒天,新年就快要到了。裴子揚難得得閑,陪緋心一起回門。

    天寒地凍,緋心賴在被窩裡不肯起來。裴子揚沒有辦法,只得一臉不情願地幫她穿衣服。最後把她裹了個嚴嚴實實,像個粽子一樣塞進馬車。

    左府位於城南,與皇親國戚們所居的城東隔著小半個京城。馬車內溫暖如春,在輕柔的顛簸之中,緋心不知不覺間又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她揉著眼睛問他,「子揚,我這麼嗜睡,是不是有了啊?」

    裴子揚好笑地捏她的鼻尖,輕笑道:「你小時候就很愛睡好嗎?有年冬天我叫你出來玩兒雪,你賴在屋裡頭不肯出來,逼得我不得不拿著炮仗逼你,你都給忘了?」

    「你還好意思說呢!」緋心瞪他一眼,責怪道:「當時你竟然把炮仗點燃了,還扔到我床上,是想毀了我的花容月貌不成?幸好我眼疾手快,趕緊抓起來給丟了,不然我現在可就變成沒人要的醜八怪了。」

    「誰說你沒人要?」裴子揚抱起她,準備下車,「我從小就知道,你是我的。你再丑,我都要你。」

    聽他這樣霸道地宣示自己的所屬權,緋心滿臉嬌羞地窩在他溫暖寬厚的懷抱里。好半天她才反應過來不對勁,氣呼呼地捶了裴子揚一拳。

    「你才丑呢!你全家都丑!」

    小夫妻打打鬧鬧地進了門,一家人早已恭候在那裡,見到他們紛紛下拜行禮,拜見賢郡王與王妃。

    在家人面前,緋心自然收斂了許多。她輕咳一聲,讓眾人免禮,舉手投足間頗有幾分皇長嫂的派頭。

    一家人擁簇著他們進了門,到了正廳圍坐起來,七嘴八舌地關心著夫妻二人的近況。

    裴子揚很喜歡左家的氛圍,一家人齊心協力,親熱和善,一點都不像他們皇家,就連父子、兄弟之間還要冷冰冰的彼此算計。

    裴子揚爽朗地笑道:「我們都挺好的,就是不敢讓緋心常去母妃那兒。母妃年紀大了,整日盼著抱孫子。」

    他看了眼緋心,又對左家人道:「你們可不要跟著催她,心心年紀還小,別給她太大壓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