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47.買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47.買菜字體大小: A+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

    第11章

    杏梁之下,薄帳低垂。幽暗的室內,緋心柔聲開口,「姑姑,您還是別想太多了,仔細傷神。」

    恪皇貴妃淡淡一笑,慈愛地望著她道:「姑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幸好還有你。只要我們左家的女兒能坐上皇后,姑姑就沒什麼可遺憾的了。」

    「姑姑……」緋心抬眼,輕聲道:「您就不想讓三哥哥……」

    提起自己的兒子,恪皇貴妃不假思索地搖了搖頭,「子央非嫡非長,又不得他父皇的寵愛,本宮從未指望過他。」

    緋心沉默,不知如何接話是好。

    就聽恪皇貴妃溫柔地問道:「你還要去給你婆婆請安吧?」

    見緋心點頭,恪皇貴妃作勢起身,「聽說宣妃又不大好。本宮和你一起過去瞧瞧。」

    緋心連忙上前扶住她,姑侄二人相攜著出了門。到了襄樂宮門口,便見一座華貴的翠輦停在那裡。鳳輦上飾有鮮亮的翠羽,奢華大氣,乃是當年恪皇貴妃得寵時靖武帝專門讓人按照皇后的規格所打造。

    當年恩愛,更襯得如今凄涼。恪皇貴妃看著面前的翠輦,只覺得心裡堵得慌,轉過身對緋心道:「路不遠,咱們走走吧。」

    緋心及身後一干宮人連忙跟上。時值天降微雨,細雨尖風之中,亭台樓閣變得愈發朦朧起來,美如仙宮。

    恪皇貴妃是個美人,即使歲月流逝,依舊別有韻味。濛濛細雨中,她的眉間似有化不開的濃愁。緋心聽見她低聲說:「心心,你要小心。」

    緋心心頭一跳,歪頭問她,「姑姑說什麼?」

    恪皇貴妃輕嘆道:「陛下沒能將葉熙嫁給大皇子,只怕心中一直都系著個結。如今大皇子封了郡王,以葉熙的身份,做個側妃也不委屈她。」

    緋心蹙起秀眉,不服氣地說:「子揚同我說過,他不會娶側妃的……」

    「他不主動求,還能不接陛下的旨?」恪皇貴妃用一種「你還是太天真」的眼神看著緋心,頗有幾分憐惜的意味,「不管會不會有旁的女人進賢王府,你都要守住自己的地位,這才是真真正正能握在手心的。」

    緋心一時間心亂如麻,怎麼都無法接受要和別的女人分享裴子揚這種事。

    正在這時,恪皇貴妃突然停住腳步,冷聲道:「真是冤家路窄。」

    她話音剛落,就見三個年輕女子迎面而來,個個腰肢纖細,容色亮麗。為首的不是旁人,正是最近風頭正盛的蘭貴妃。一左一右圍在她身邊的女孩子,則是葉太后的嫡親侄女,長女葉熙和次女葉純。

    蘭貴妃出身平凡,乃是靖武帝微服私訪時在路邊避雨時所識。當晚兩人便一夜風流,珠胎暗結。

    這樣一個懷著孩子被接進宮的女人,當時雖得寵,卻被所有人所輕賤。為求自保,蘭妃甚至給三大家族出身的淑妃容氏下跪。所以看到她又搭上了葉太后這條線,恪皇貴妃並不驚奇。

    「誒?這不是恪姐姐嗎。」蘭貴妃看到恪皇貴妃,倒是滿臉的笑意,好似兩人是親熱的好姐妹一般。她娉娉婷婷地走過來,柔聲道:「妾身楚氏,給皇貴妃娘娘請安。」

    恪皇貴妃垂眸看她,臉上淡淡的看不出什麼,眼底卻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絲輕蔑。

    她也不叫蘭貴妃起來,而是目光流轉,像兩把鋒利的刀一樣,極具壓迫性地看向葉氏姐妹。「這兩個丫頭是啞巴不成?」

    葉純臉上一變,就要發作,卻被葉熙悄悄拉了一把。葉純輕哼一聲,卻也順從地跪了下去。她們姐妹不比蘭貴妃,低一低頭就行了。兩個沒有封號品級在身的民女,見了皇貴妃娘娘這樣身份高貴的人物,自然是要行大禮。

    恪皇貴妃掌管後宮多年,專治各種不服。見葉純服軟,她心裡就舒服了不少,開了尊口,「起來吧。」

    葉純連忙迫不及待地站了起來,就要去擦裙子上的泥。可就在這時,恪皇貴妃卻突然道:「等等。」

    迎著葉純桀驁不馴的目光,恪皇貴妃清冷一笑,側首看了眼一旁的緋心,悠悠道:「既聾且瞎,沒看見賢郡王妃嗎?」

    「你!」葉純憤怒地喘息著,「皇貴妃娘娘,我們姐妹可是太後娘娘本家的小姐,你可不要太過分了!」

    恪皇貴妃不怒反笑,寒聲道:「就是傅太后家的姑娘見了賢郡王妃,也是要行禮問安的,你又算什麼東西?」

    左瀅口中的傅太后乃是先帝在位時的正宮皇后,同時,傅家也是三大家族之首。出身傅家的女兒,尊貴不亞於一般的公主。與傅氏一相比較,根基薄弱的葉家的確就顯得不夠看了。

    葉熙比葉純年長,相比之下更穩重幾分,聞言就要上前給緋心行禮,卻被葉純一把拉住。

    葉純年輕氣盛,哪裡受得了這番侮辱,一氣之下就把剛剛與葉太后密謀之事說了出來,「我可以跪她,可我姐姐馬上就要嫁進賢郡王府了,而且是『禮聘』進府!麻煩皇貴妃娘娘說話放尊重些!」

    「純兒!」葉熙聞言大驚,就連蘭貴妃都責怪地皺起了眉,怨葉純多嘴。

    葉純才不顧這些,匆匆忙忙地給緋心行了個禮,然後迫不及待地抬起頭來看緋心慌亂的表情。可讓葉純沒想到的是,緋心讓她失望了。

    她仍是溫文爾雅地站在那裡,描金流彩的六十四骨油紙傘下,清麗端雅,不見一絲狼狽。

    這才是真正的大家閨秀,世家貴女。

    葉純和葉熙姐妹,突然就有一種被比下去的感覺。就連和緋心明明沒有什麼寵愛之爭的蘭貴妃,眼底都浮現出一絲妒忌。她雖得寵,可靖武帝年紀堪比她的父親。且她的出身,經歷,都實在上不得檯面……

    如若可以選擇,誰不願意做緋心那樣的女人呢?

    「王妃娘娘,您千萬別聽純兒這丫頭胡說。」葉熙為了救場,趕忙走過來向緋心行禮。

    緋心淺淺一笑,好像根本沒放在心上一樣,「嗯,我知道。」

    「可不是胡說嗎,就算進了賢王府的門又怎麼樣,還不是給我們思兒做奴才。」恪皇貴妃說完挽起緋心的手,兩人旁若無人般繼續前行。數十名宮女太監跟在皇貴妃的華蓋之後,烏泱泱的排出去老遠。

    人還沒有走遠,葉家姐妹還有蘭貴妃就清晰地聽到一句,「骨頭輕,命里賤」。不是出自恪皇貴妃是誰?

    恪皇貴妃在後宮沉浮一生,練得一身不動聲色將對手諷刺得體無完膚的好本事,蘭貴妃早就習慣了。可葉氏姐妹頭一回遭受此等屈辱,哪裡忍受得了?尤其是葉純,當即就剁起了腳,鬧著要去找葉太后評理。

    葉熙想起那句「奴才」,心裡頭其實更不好受。但她還是攔住了葉純,勸道:「罷了,沒用的。如今左氏在後宮一手遮天,鳳印都在她手中,除了傅太后,恐怕沒人製得了她。」

    葉純雖然脾氣大,但也不是完全四五六不通的人,聽葉熙這麼一說,也有幾分偃旗息鼓。

    卻見一直安靜地旁觀著的蘭貴妃笑了笑,柔聲細語地說:「那可不盡然。」

    第12章

    恪皇貴妃沒走多久,就對緋心道:「那邊有個亭子,咱們過去歇歇。省得一會兒皇上過來尋人,讓他們找到宣妃那裡去,擾了她的清靜。」

    緋心微驚道:「陛下怎麼會……?」

    「蘭妃那個狐媚子,不藉機告御狀抹黑本宮,就當本宮白和她鬥了這好幾年。」

    見緋心面露擔憂之色,恪皇貴妃握住她的手安慰道:「緋心你別怕,這事兒咱們占理,她們頂多也就是在皇上跟前胡攪蠻纏,沒辦法把咱們怎麼樣的。」

    「可,她們占著陛下的心。」又是寵妃又是外甥女的,只怕靖武帝會偏心,對左瀅更加疏遠。

    恪皇貴妃不在意地說:「那又怎麼樣,他的心,本宮還不稀罕。」

    「姑姑,」緋心深深地看著她,語氣複雜地說:「其實……您是為了我吧。」

    恪皇貴妃一愣,突然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道:「你這丫頭,心思這樣細膩,真是聰明得過了頭。不過也好,將來你做了太子妃,姑姑就不用擔心你吃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