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42.考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42.考級字體大小: A+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

    隔離區里,緋心突然打了一個寒顫。

    她打起精神,看向朝她包圍過來的官兵,牙齒微微打顫地說:「各位大哥,我沒有疫病,是來做醫女的……」

    緋心話音未落,剛才幫過他們的醫女突然被官兵推搡過來,一陣拳打腳踢。

    在緋心的認知里,就沒有恃強凌弱的道理。她正要衝過去阻攔,卻突然被人從旁拉住了手臂。

    她側首看去,那也是一個醫女打扮的姑娘,生得清秀可人。她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臉上卻有著超乎年齡的鎮定。

    「你不能管。」她道:「安汐的身份早就被人懷疑,你幫不了她。」

    緋心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幫過她們的醫女被人帶走,不知去向。

    但現在的確不是同情別人的時候,她同樣面臨危機。

    奄奄一息的少女被拖走後,官兵們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緋心身上。

    好在有剛才拉住緋心的這個女子出面解圍。她護在緋心身前,肅容道:「疫區人手不足,我讓上頭再派幾個人過來,等了這麼多天好不容易才等來這麼一個。你們帶走了一個安汐還不夠,還想把她也帶走?」

    為首的官兵盯著她們半晌,就在緋心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卻見官兵看著她們道:「既然秋姑娘發話,那就讓她留下來吧。」

    誒?竟然就這麼讓她留下了?

    方才電光石火間,緋心掙脫了裴子揚的手,其實是想被送往某個更加隱秘之處,這樣才更有機會接近幕後之人,完成恪皇貴妃托與她的重任。

    可是卻沒想到,她身上明明帶著重重疑點,卻還是被留下了……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能留在疫區也好。留在這裡不僅可以照顧災民,能查到什麼蛛絲馬跡也說不定。

    只是……緋心突然覺得自從來到江浙之後,每個人身上都帶著團團疑雲。

    她看向身旁剛剛救過自己一命的姑娘,柔聲開口,「多謝姑娘助我,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我姓秋,名景晴。你呢?」

    緋心答道:「秋姑娘就叫我緋心吧。」

    秋氏不知想到了什麼,勾唇一笑,「緋心,我不是幫你,而是在幫我自己。這幫當官的知道欽差要來,整日里疑神疑鬼的,已經抓了好幾個醫女了。疫區人手不足,還要你多辛苦些。」

    緋心聽到「欽差」二字,神情不變,好像她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醫女一樣,「秋姑娘放心,我一定竭盡全力。」

    緋心說得輕鬆,真正幹起來的時候才知道這照顧人的活計有多麼不容易。

    疫區藥材不足,她們醫女能做的除了熬一點明顯無用的葯汁,也就只是打水燒水,幫病人擦擦身子。但光是這樣,就已將緋心忙活得暈頭轉向。

    秋氏笑話她說:「你看起來倒和安汐一樣,像是好人家出來的姑娘,不像會伺候人的。」

    提起安汐,緋心有幾分好奇地問:「你是說那天被抓走的姑娘?」

    見秋氏點頭,緋心有些不安地說:「既然說我和她很像,為何沒人抓我呢?」

    秋氏搖搖頭,「你和她不一樣。你來這裡之後是踏踏實實做活的,可安汐……她明明什麼都不會做,卻還是非要呆在這裡,好像在等什麼人的樣子。」

    緋心敏感地抓住了什麼,神色微動。

    安汐姓安……

    聽說京城首富安家有一位庶出的小姐,一直養在莊子里,該不會就是她吧?

    她這樣想,主要是因為這次與裴子揚一道南下的除了二公主和二皇子外,還有安氏的兩個少爺,二人都是裴子揚的左膀右臂。

    這麼說來,安汐很有可能是安家安插在疫區的眼線,為了幫助裴子揚而呆在這裡。

    可,緋心又覺得這樣說不通。

    如果安汐當真是安家的姑娘,為何她不用化名行事?為什麼見到裴子揚一行人時,他們沒有用什麼暗號確定彼此的身份,反倒像素昧平生一樣?

    秋氏見她陷入沉思,還以為她在擔心自己也被抓走,含笑安慰道:「你放心,我在這裡做了很久,那些兵大哥多多少少給我幾分面子,我不會讓他們為難你的。」

    緋心點了點頭,可就在她們好不容易熬到這一天將要收工的時候,帳外突然來了一隊士兵。

    緋心心頭一跳,警惕地望向門口。

    官兵倒沒注意到她神色有異,只是用一種命令的口吻叮囑道:「明日一早,京城來的安二少會親自運來安家資助災區的藥材。你們都給我小心著些,不許亂說話,聽到沒有!」

    緋心與秋氏等人紛紛答應下來。

    在她們這幫醫女裡頭,秋氏的膽子最大。她問:「不知這位安二少是何人物?」

    緋心以為那些官兵會罵她多嘴,誰知為首的兵油子看了秋氏一眼,竟沒有發火,「還有哪個安家?京城三大家族之一,富可敵國的那位。」

    這位大哥看著很好說話的樣子。要不是那日就是他帶頭對安汐動手,緋心恐怕真的會誤以為他們是好人。

    翌日一早,緋心還未睜眼,就聽到外頭傳來秋氏與人爭執的聲音。她連忙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就見一個幕僚打扮的中年男子拉著秋氏的手腕不放。那老男人形容猥瑣,明顯是對清秀的秋氏起了色心,正在調戲於她。

    緋心心想反正自己現在「長得丑」,正要上前幫忙,卻見一個華服公子三拳兩腳,將那幕僚打得滿地找牙。

    「安二少!」老男人捂著臉道:「您喜歡這個妞就直說嘛,小的哪敢和您搶啊!」

    安信冷淡地輕哼一聲,沒搭理他。

    緋心十分意外地看著安信解下自己的披風,系在秋氏身上。

    據她所知,安二是個精明至極的商人,天性涼薄,擅長算計。除了於他有利的事情,緋心還真沒見他出手幫過誰。

    況且安二向來不近女色,這麼大的人了,身邊連個通房丫頭都沒有……

    一個秋氏,竟能讓他打破慣例?

    除了一見鍾情之外,緋心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別的解釋了。

    她突然就想調侃一下安二。

    見秋氏無礙,緋心拍手贊道:「安二少好一出英雄救美。」

    安信看了她一眼,沒有接話,而是對身旁的官兵吩咐道:「這個也帶回去。」

    官兵頭子為難道:「安少爺,這個……姿色差了一些吧?」

    安信沒說話,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後者神情一肅,連忙一揮手。後頭立即有人過來,推搡著緋心走出大山,上了一輛馬車。

    秋氏也被人帶走,但兩人所乘的馬車不同。臨別前兩人對視一眼,頗有幾分互相安慰的意思。

    緋心打起車簾,不出所料,寬敞的馬車內空無一人。她坐了進去,沒過多久,便見安信跟了進來,恭敬地向她下拜。

    她溫婉一笑,虛扶起他,「特殊時期,安二少不必多禮。」

    緋心和安二也算是舊相識了。還在京城的時候,安信便在為裴子揚做事。

    安信依言起身,同她解釋道:「昨日和臨安知府談生意時,安信故意說起府中婢女顏色平平,聽說疫區有幾個模樣不錯的醫女。那貪官為了騙取我手中的藥材,就說讓我帶幾個回去。所以還要委屈您,假扮幾日安信的侍女。」

    緋心「哦」了一聲,「你的意思是,你是為了不暴露我的身份,所以才多帶了幾個姑娘回去?」

    見安信點頭,緋心一臉不信,「你不是看上人家秋姑娘了?」

    安信好像沒聽見一樣,淡淡地道:「殿下不放心您,讓我接您離開這裡。」

    緋心逗他不成,自覺無趣,只好噤聲。馬車一路前行,兩人沉默許久。緋心見他一直都沒有說話的意思,不由問道:「你一直坐在我這兒,不怕旁人誤會嗎?」

    安信俊臉微紅,垂眸道:「恕安信冒犯,殿下交待於我,務必看護好您。」

    緋心見他滿口都是裴子揚,心裡的小兔子七上八下的,最後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子揚那邊怎麼樣了?」

    「大皇子以欽差的名義住在官衙,但他為了吸引那些狗官的注意力,什麼都不能做。」

    「那聆風呢?」

    先前穆聆風扮作米販,自稱為了家鄉百姓願意便宜賣米,只求楚不樊暫時給他個安穩地方住。楚不樊貪污貪出了虧空,糧庫正愁沒米呢,這才叫穆聆風混進官府。

    可穆聆風這身份站不住腳,緋心一直很擔心他。穆聆風無父無母,既然叫她一聲嫂子,緋心便有責任關照他。

    「穆聆風已經找到了貪官的賬本。但他出入受限,必須儘快將證物轉交出去。」安信看她一眼,肅色道:「等到了官府,還要您想辦法與他接應。」

    「我?」緋心驚訝道:「你之前不也去了官衙嗎,他怎麼不把證據轉交給你?」

    安二默了默,低聲道:「他不放心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