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40.坐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40.坐車字體大小: A+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

    嬌妻主動投懷送抱,無動於衷還叫男人?裴子揚乾脆地將她一把拉入懷中,低下頭貼著緋心白皙的臉兒,在她玉頸間深深地嗅,兩片薄薄的唇幾乎親在她的臉上。

    「別動。」他的聲音忽然有幾分啞,「我怕我會忍不住要了你。」

    青天白日的,二姐和二皇弟又在隔壁,緋心真真怕他亂來。不過——她來江浙,懷上皇孫本就是計劃之一,如果他當真要亂來,她也就……半推半就了。

    緋心想想都替自己臊得慌,好人家出來的女兒,成親不過幾日,愣是被這壞傢伙帶的一身邪氣。

    但也是嫁給他之後才發現,原來喜歡一個人,底線真的會被他降的越來越低。曾經堅守的禮儀,曾經恪守的規矩,在心心念念的那個人面前,不過是過眼雲煙。

    緋心已然做好了獻身的覺悟,可裴子揚突然放開了她,將她平放在床榻上,替她按摩。

    他手法笨拙,臉上的表情卻很真誠。

    在她柔軟的身體上揉捏的時候,裴子揚別過視線,沒有看她的眼睛,低低地說:「這件事是我做的不對。原以為你冰雪聰明,定能看破此局。卻不想我的心心也是關心則亂,只顧著擔心我了……」

    緋心心裡的氣早就消了大半,可又不能這麼輕易繞過了他,於是趁機道:「你既然知道錯了,那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緋心拋出一個十分老套的說法,「我現在還沒想到,不過等我想到了,你就要去做。」

    裴子揚答應地倒是很乾脆,「好。你想要什麼,我都答應你。」

    緋心癟了癟嘴,斜眼睇他,「騙子。」

    裴子揚配合地說道:「『騙子』這就去服侍您,給您叫洗澡水。」

    「還不快去?」緋心輕輕一瞪眼,裴子揚便乖乖下樓為她跑腿。

    他出了門沒過多久,門口突然傳來三下敲門聲。緋心以為是裴子揚,就沒有動,仍舊懶塌塌地躺在床上,嬌聲道:「這麼快就回來了?門沒鎖,進來吧。」

    結果走進來的人,卻出乎緋心的意料。不是她的夫君去而復返,竟是二皇子裴子琅。

    緋心連忙坐了起來,有些尷尬地攏了攏身上的衣服。方才她與裴子揚笑鬧,衣衫都被他給揉亂了,看起來實在是不像樣子。

    「你來找子揚?」緋心溫和地笑了笑,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雲淡風輕,「他剛剛出去了,一會兒就回來,你要坐下等他嗎?」

    二皇子點點頭,等坐了下來,卻又突然像觸火般彈起,嚇了緋心一跳。

    「大嫂,其實,其實我是來找您的。」二皇子鼓起勇氣說。

    「找我?」緋心摸不著頭腦,一頭霧水地看著他。

    二皇子頷首,滿臉自責地說:「對不起大嫂,真的對不起,我們不該那麼對你。」

    緋心一怔,隨即溫柔地笑道:「子琅,謝謝你這麼說,我心裡舒服了許多。」

    「真的嗎?」二皇子面露喜色,像個吃到糖的小孩子一樣。「大嫂你真好!以後有什麼用得到我的地方儘管說,我裴子琅一定義不容辭。」

    緋心卻沒那個打算,淡淡地笑道:「只要你好好幫你大哥辦差就好。」

    這時,樓下突然傳來腳步聲,應是裴子揚帶著店小二回來了。二皇子連忙閃身出去,臨走前不忘叮囑緋心一句,「嫂子別和大哥說我來過。」

    緋心雖不明所以,卻也從善如流地點了點頭。

    二皇子回到自己的房間后,心臟仍然狂跳不止。他道了歉不假,可他實在沒有勇氣承認,綁架緋心的這個主意,其實是他提出的。

    不知不覺間,天色擦黑。

    緋心痛痛快快地洗了一個熱水澡,舒服地鑽進了被窩。可是等了許久,還是不見裴子揚碰她。

    她就有點糾結。累了那麼多天了,緋心當然想睡個好覺。如果他不要,她便睡下了。

    可——這種話怎麼好問得出口?

    難道要她上趕著問他,「裴子揚,你今晚要和我造孩子嗎?」

    天吶,這種沒羞沒臊的話,她一天只能說一次,多一句都不行。

    別看緋心是高門大戶出來的名門貴女,可她家中人口簡單,把她養得與同齡的深閨女子相比要單純了幾分。她那點小心思,早就被裴子揚一眼看穿。他只是故意晾著她,享受地看著她那猶豫不決的小樣子。溫軟可愛,簡直讓他愛到心坎里去。

    可他怎麼能在這個時候碰她呢?

    他們新婚分別,若是回去不久就大了肚子,人家要怎樣議論她?母妃是病糊塗了,偏生她也來跟著添亂,裴子揚真是又氣又恨,才同意用這樣的法子教訓她。

    但罰了她,他心裡也不好受,又是後悔又是心疼。偏生這份疼愛,還不能在人前表露出太多,包括打小與他親近的二公主與二皇子。

    因為——他們兩個的這樁婚事,他那高高在上的父皇、靖武帝不喜歡。

    第5章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裴子揚對緋心的感情,比任何人看到的都要多。只是為了她好,這份心意,他只能適量的表達出來。

    不那麼多,是為了讓靖武帝放心。不那麼少,是為了不讓靖武帝生疑。

    左家看似蒸蒸日上,聖眷正濃,可身處權力漩渦中心的裴子揚清楚地知道,如今的靖武帝早已不是當初那個一無所有,靠著左家支持上位的三皇子了。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靖武帝早已不滿左家的門生遍布朝堂,不滿恪皇貴妃在後宮的大權獨掌。

    相應地,靖武帝對裴子揚這個長子有多麼喜愛,對這樁婚事就有多麼不滿意。

    想到這些,裴子揚唇角輕挑,浮起一個淡淡的苦笑。

    他將緋心一把拉過來摟在懷裡,柔聲哄道:「快睡吧,明日還要早起。」

    緋心不安地動了動身子,抬眼覷他。

    他好笑地點了點她小巧的鼻尖,道:「孩子的事情,回京再說。江浙這邊沒安定下來,我實在是沒那個心思。」

    緋心紅了臉,窩在他溫暖寬厚的懷抱里,輕聲為自己辯解道:「其實我也沒那麼急……」

    裴子揚突然話鋒一轉,沉聲道:「你來江浙,想必有你的事情要做。明日一早,我和二姐他們先去隔離區查看疫情,之後就要去官府與聆風匯合。你乖乖在客棧里等著,我會安排人手保護你。」

    緋心見他這樣說,好像一切都盡在裴子揚的掌握之中,不免有幾分心虛,也不敢提孩子的事兒了。

    她想了想,歪頭問他,「聆風怎麼會在官府里?」

    兩人口中的穆聆風,是裴子揚的結義兄弟。

    去年七月,裴子揚在靖武帝的授意下主持武科舉。他不看人出身,但重能力與人品,為朝廷搜羅出許多將才,平民出身的穆聆風就是其中之一。

    穆聆風算是裴子揚一手提拔起來的,兩人性子相投,私交甚密,相處時不似君臣,更像是兄弟。穆聆風見了緋心,私底下是要叫一聲「嫂子」的。

    裴子揚也不瞞她,回道:「我派聆風扮作米販,打入府衙內部偷那貪官的賬本兒。」

    緋心聞言不禁瞪圓了眼睛,擔憂道:「只他孤身一人?這也太危險些了吧……」

    見她擔心穆聆風的安全,裴子揚淡淡一笑,安慰道:「你放心,聆風是武狀元出身,身手很好。而且他膽大心細,偷東西這事兒他做起來在行。」

    緋心撲哧一笑,搖頭道:「你這是誇他還是損他呢?」

    「行了,別惦記這小子了。」裴子揚閉上眼睛,低聲道:「他是臨安人,江浙如今亂成這樣,他比誰都著急。」

    說完這話,他似是睡著了,久久不語。

    緋心沉默地抬眸凝望著他,只見那張英氣逼人的年輕面孔上長眉緊鎖,聚集著深深的鬱氣。

    子揚他……應該也十分焦急吧。

    愛民如子,疾惡如仇,她的夫君裴子揚,就是這樣一個憂國憂民的大丈夫啊。

    緋心由衷地為她有這樣一個夫君感到驕傲。

    帶著滿滿的幸福感,她在裴子揚溫暖的懷抱里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醒來時,緋心噌的一下坐了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摸向身邊的床鋪。

    結果空空如也。

    糟了!

    裴子揚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