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39.電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39.電視字體大小: A+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

    少年灼熱的呼吸近在咫尺,一張稜角分明的英俊面孔在她眼前無限放大。

    緋心本有滿肚子的委屈要抱怨,此時卻是羞怯交加,難以言語,只抬眼深深將他望著。

    眼看著一個滾燙的吻就要落下來,身旁門扉忽然自內開啟。二人同時側首去看,只見二皇子嘴上叼著個雞腿,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們說:「大哥大嫂,你們做什麼呢?」

    裴子揚輕輕瞪他一眼,「大人說話小孩兒別插嘴。」

    「大哥,我比大嫂還大一歲呢。」二皇子不服氣地說。

    被二皇子這麼一打岔,緋心回過神來,又往裴子揚胸前狠狠一推,氣恨不已。

    裴子揚故意縱著她,高高大大的一個練武之人,愣是讓她推的退後半步。

    緋心猶不解恨,他就由著她在他胸前捶打。反正她的力氣小的可憐,於他來說就像一隻小貓在懷裡撓痒痒似的,一點兒都不覺得疼。

    等她打的累了,裴子揚就幫她揉手心,氣的緋心簡直不知該說什麼好。

    二公主自房內覷了一眼,無奈道:「好了,都進來吧,外面不是說話的地方,更不是打情罵俏的地方好嗎。」

    二公主是這幾個半大少年中最年長的,她說的話,緋心還是聽得進去的。

    她嗔怪地瞪了裴子揚一眼,算是暫且放過了他,轉身進屋。

    裴子揚跟了上去,二皇子負責關門。

    「坐。」二公主行事爽利,頗有男子之風。

    一坐下來,緋心便迫不及待地問道:「二姐,你們究竟為何要綁我?」

    她問的是二公主,回答的卻是裴子揚,「還不是你,擅自離京,又和府中侍衛走散,是想嚇死我不成?」

    二皇子在旁幫腔道:「就是!大嫂你不知道,大哥聽說你南下找他,擔心的好幾天晚上睡不著。發現你和侍衛走散之後,大哥都恨不得折回去找你了……」

    緋心一下子就沒話說了。

    在場的都是裴家人,一個個的都幫裴子揚說話,就連二公主也道:「緋心,你別怪子揚,他也是為你好。偷偷從京里跑出來這種事兒,你可不能再做了,知道嗎?」

    由著緋心的姑姑恪皇貴妃的緣故,緋心經常出入宮廷,和公主們大都是從小就認識的手帕交。可這一回,二公主還是認為緋心不懂事兒。裴子揚是深受陛下信任的皇長子,他將來要辦的差事多了去了,緋心還能每一次都跟著他離京不成?

    緋心暗叫冤枉,卻是礙於他二人在場,苦不能言。若不是逼不得已,她一個承恩公府的小姐,如何會做出此等任性之舉?

    「好了,你向來聰慧,我就不婆婆媽媽的了。」二公主點到即止之後,下起了逐客令,「隔壁房間是你們倆的,隔壁的隔壁是老二的。我就在這裡歇下了,幾位請回吧!」

    夫妻二人新婚不過一個月,自是有一肚子的話要說。裴子揚拉著緋心就要走,卻見緋心抬手道:「等等!」

    二公主挑眉道:「怎麼?」

    緋心環視著這三姐弟,頗為氣惱地道:「既然是你們綁的我,那我藏在暗格裡面,你們也都知道了?」

    「當然了。」一直沒什麼機會說話的二皇子得意地說:「大哥可聰明了。」

    緋心輕哼道:「你們兩個助紂為虐,這筆賬我可記下了。」

    二皇子立即慌張起來,手足無措地說:「別這樣啊大嫂!這可不關我的事我都是聽大哥和二姐的啊!」

    二公主倒是表現得頗為淡定,直接對裴子揚道:「子揚,帶你媳婦兒回屋。」

    「二姐!」被裴子揚拉著往外走的緋心,回過頭提起聲音喊了一句,「回京送我幾張面具!」

    「成交。」二公主雲淡風輕地放下茶盞,神色不變。

    回到自己的房間后,裴子揚直接將緋心往床鋪上一丟,連名帶姓地喊她,「緋心,我看你還敢不敢再亂跑了。」

    「真是委屈死我了。」緋心雙肘撐在床上,瞪著他說:「好端端的,你當我為何要來這災區?」

    裴子揚也想不明白。

    他歪著身子靠在床柱邊,劍眉微挑,一雙星目輕輕眯起,似是漫不經心地問道:「該不會是——想我了?」

    「去你的……」她軟軟地罵了他一句,微微低下頭去,嬌羞道:「是母妃……母妃盼望著我早些生子。可我一個人怎麼生孩子?」

    說到這裡,她鼓起勇氣,大膽地瞄他一眼,眼中儘是柔情,「子揚,我來找你生孩子了。」

    如斯美人,嬌艷欲滴,千里迢迢尋夫郎,按說裴子揚應當感動才對。

    可聽到這個回答后,裴子揚險些沒一口血噴出來。

    江浙災區這麼危險的地方,他母妃竟然只是為了生下皇孫,就把本應養在府邸里、嬌滴滴的皇子妃送到災區?

    簡直太荒謬了!

    「要不是現在騰不出人手,我現在就把你送回去。」他微微沉了一張俊臉,那般嚴肅的模樣,就是認識他多年的緋心瞧著都覺得有幾分駭人。

    他猶然不解恨地斥責道:「簡直胡鬧!」不知是在說他母妃宣妃,還是在教訓她。

    緋心抿著嘴不說話。宣妃娘娘是個病美人,身子一直不好,最近更是愈演愈烈。裴子揚一出京,宣妃便把她召進宮去,說是就盼著看到皇長孫出生,才肯閉眼。

    她姑姑恪皇貴妃也勸她,他們正是新婚燕爾之時,就算緋心南下找他,陛下仁慈,也不會責罰,頂多是被人笑話兩句。可那幾句閑言碎語又算得了什麼呢?肚子爭氣,生下皇長孫才是真格兒的。

    姑姑還說,宣妃是小門小戶的女兒,靠著生下皇長子才有今天。她若想地位穩固,就要儘早生下皇長孫。

    可……事實當真如此嗎?

    緋心不以為然。

    姑姑為陛下生了兩女一子,可這幾年來,陛下還不是寵起了蘭貴妃?

    後宮里,姑姑的地位愈發得岌岌可危了,才會迫不及待地主動向宣妃提出結親。

    這些事情,緋心其實心知肚明。就算是親人也是一樣,身處天家,總是要算計的多些。

    儘管如此,緋心還是打心眼裡感激姑姑。她打小喜歡裴子揚,嫁給他,哪怕是政治聯姻,她也心甘情願。

    只是有些事情,就算是夫妻之間,還是說不得的。

    緋心決定南下的真正原因,當然並非要給裴子揚生孩子這麼簡單。

    為了轉移話題,緋心拉住他的手臂,嬌嗔道:「不說這個,子揚,你來江浙不是監察治水的嗎?怎麼還有閑工夫戲弄於我?」

    裴子揚見她這副溫軟模樣,心中一軟,無奈地嘆了口氣。

    方才看她緊抿著一張小嘴,那般委屈的模樣,他心裡便已有幾分後悔了。故而見她話題轉的生硬,他還是生生接了下來,解釋與她聽。

    原來裴子揚他們之所以有這個閑工夫,是因為他們一行人已經定好計劃,分頭行動。三皇子與容家人負責修壩治水,安家人聯絡各大商號,籌備藥材。而他們幾個裴家人,在微服考察了兩日民情后,得到緋心抵達臨安的消息,就策劃了這場行動。

    緋心無語道:「為了爭取這幾日時間,你們披星戴月地趕路……結果只有半天閑工夫,卻要用來嚇唬我……」

    裴子揚淡淡一笑,一雙黑眸深邃幽深,彷彿蘊著廣袤天宇,萬千星輝,「我們的目的不是要綁你,而是用相似的套路,綁走臨安知府楚不樊的夫人。當然,順手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也算是一箭雙鵰。」

    「太過分了,太過分了……」她見裴子揚拿自己做演練,當真是滿心的憤恨,卻又拿他無可奈何。只得脹紅了一張小臉,喃喃自語道。

    少年聞言唇角微挑,勾唇一樂,修長的手指在她滑膩的下巴上輕挑滑過。待收回手來,送到鼻翼,輕輕嗅著她身上的脂粉香,眼底笑意漸濃。

    「小美人兒,我還以為,你要誇你夫君聰明絕頂,方能布下此等周密的局。」

    「你……」緋心又羞又惱,站起來捉住他的手,沒什麼氣勢地命令道:「討厭鬼,不許你聞……」

    她一向喜歡乾淨,儘管趕路辛苦,仍舊堅持每日沐浴。可昨日被迫關在暗格里一夜,哪有什麼梳洗的機會?

    緋心只當自己身上臭烘烘的,定是難聞極了。卻沒想過一身女兒幽香,於初嘗禁果后的少年而言是多麼得誘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