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常 » 37.伴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日常 - 37.伴讀字體大小: A+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

    其實方才這高大男子所言不錯,緋心的確出身於鐘鳴鼎食之家。

    她姓左,單名一個思字。因生來眉心就有一個小紅痣,故得小字「緋心」。

    緋心的祖父從正一品湖廣總督的位子上退下來后,受封承恩公。嫡親姑姑乃是後宮之中大權獨攬的恪皇貴妃,為當今聖上育有兩女一子,個個都是人中龍鳳。

    她父親左暉,則是由皇帝一手提拔上來的寵臣,年紀輕輕便身居要職,如今官拜從一品刑部尚書。

    緋心是家中的嫡長女,上頭還有兩個哥哥。大哥尚了陛下的大公主,二哥即將同三公主定親。下有一弟一妹,弟弟聰明早慧,妹妹乖巧可人。

    難得的是兄弟姐妹五個,都是同母所出。

    父母和睦,母慈子孝。姐妹兩個關係很好,家中幾乎從來沒有過勾心鬥角之爭。

    出生在這樣的家庭里,緋心從小就是京城貴女圈中的貴女,當之無愧的天之嬌女,人人爭相巴結的對象。

    更遑論後來她還由姑姑恪皇貴妃做主,嫁給了大皇子裴子揚,成為當朝皇長嫂。

    是人都說緋心好命,就連她自己都這樣覺得。

    不料新婚沒多久,她便不得不與皇長子分隔兩地。

    江浙水患爆發,靖武帝需要委派能人前去治水。同時他又信不過地方的人,就任命大皇子為欽差大臣,前往江浙督查治水。

    江浙一行,子揚肩上的擔子很重。

    緋心知道,她絕不能給裴子揚拖後腿……

    她不能死,那樣正遂了這些綁匪的心愿。

    她得想辦法逃。

    馬車一路疾行,只在出城時有過片刻停留。

    緋心不是沒有想過向守城的士兵呼救,只是想了想子揚臨行前對她說過的話,緋心終究是忍下了這股衝動。

    臨安一帶是臨安知府楚不樊的地盤。這次裴子揚南下,主要就是查他。她雖不清楚這些綁匪的來歷,但落在楚不樊的手裡,同樣對裴子揚不利。還不如稍安勿躁,再想辦法。看那刀疤男子的意思,一時應不會殺她。

    不知過了多久,馬車終於停下。緋心被那小白臉推搡著趕下了車,入目所及,竟是一片極其開闊的景象。

    天空澄澈如洗,遠處青山疊翠,連綿不絕。不遠處湖面如鏡,幾隻白鷺悠閑地飛過,好似人間仙境。

    剛剛下過一場微雨,空氣里有被泥土洗過的清香,令人聞之不由心清氣爽。

    實在難以想象,就在這片平靜寧和的土地上,竟然爆發了那樣可怕的災難。裴子揚口中的哀鴻遍野,民不聊生,這些對於緋心這個養在深閨中的大小姐來說,實在是太過遙遠了。

    「很美吧?」那刀疤男子竟有閑心問她。

    緋心輕哼一聲,沒有說話。

    刀疤男脾氣很好的樣子,勾唇一笑,也不生氣。他轉身交待小呆瓜去把來時的蹤跡處理掉,回過頭來就反綁了緋心的手,自己牽著繩子的另一端,將她關進湖邊一棟二層小樓的閣樓里。

    然後他們就走了出去,在門外商量著下一步的動作。

    緋心自然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好不容易熬到天黑,她瞪大眼睛不敢入睡。等了許久,直到確認外間沒有半點響動,她才小心翼翼地從繩子里掙脫出雙手,開始行動。

    那刀疤男子許是看她不會武功,心生輕慢,又頗有幾分憐香惜玉,繩子綁的不算太緊。一個下午的功夫,足夠緋心掙脫。

    她早將這小小的空間看了個遍。閣樓似乎是用來放雜物用的,胡亂堆著四五個黑漆柜子。除此之外,就只有正對門的一扇窗戶值得注意。

    緋心本能地就想跳窗。二樓並不算太高,才下過雨,泥地柔軟,應該不至於摔斷了腿。況且,她還有一根不長不短的繩子。

    可她看著廣袤的天宇下,那被冰冷的月光映襯得愈發陰森可怖的山,似乎看不到盡頭,就犯起了猶豫。

    跳下去容易,可是走出這裡就難了。就算她沒摔斷筋骨,一個不認路的外地姑娘,如何能夠走出這片荒郊野嶺?

    只怕還沒成功逃出去,活著見到裴子揚,她就已經成了孤魂野鬼。

    跳樓,並非明智之舉。

    緋心當斷則斷,立即放棄了跳窗的想法。

    借著月色,她再次打量起這間屋子來。

    這次不僅僅是看,她還貼緊了牆壁,用手去摸,思考著一切逃脫的可能。

    這棟小樓應當是獵人所建,被這幾個綁匪意外發現之後,就被當做了他們的據點。

    在被押上二樓之前,她記得自己在一樓的角落裡看到過燃滅的篝火。還有牆上掛著打獵的器具,已經積了灰,看起來已經有些日子沒有人動過。

    就在這時,緋心腦海中突然一閃,讓她不禁眉頭輕皺。

    不……不對!

    若這裡當真只是一棟被獵人遺棄的小樓,二樓怎麼會擺放著這麼多樟木柜子?

    獵人若要在這裡打獵,隨便蓋個茅草屋落腳不就罷了,為何要費這麼大力氣,蓋一間兩層的小樓?

    這分明就是有人把這裡布置成了這個樣子!

    緋心將幾個櫃門打開,一一細心查看。等到看完一圈,緋心已然心中有數。

    她沒有立即藏身,而是先將窗戶大開,捅破木格窗紙,把繩子一端套牢,另一端丟了出去,做出一副自己已然跳樓的假象。然後才踮著腳,悄無聲息地鑽進柜子里。

    她在柜子里挨了一夜,究竟能不能逃出去,天亮便可見分曉。

    次日清早,第一個走進閣樓的人是那個獃頭獃腦的小綁匪。他一看屋裡沒了人,窗戶又開著,就驚慌地叫道:「不好了大哥!被她跑了!」

    另外兩人聞言趕忙沖了進來。那個身輕如燕的小白臉兒來到窗邊查探了一番,拾起那根繩子,氣恨地跺了跺腳,「昨晚上真不該喝酒,睡得太實,竟然大意了!」

    年紀最小的那人問:「怎麼辦,要不要追?她應該跑不了多遠的,現在追還來得及。」

    小白臉沒好氣地說:「追,怎麼追?!連個人影都沒了!咱們三個還有大事要辦,還能在這裡耗費時間搜山不成?」

    兩人吵得正凶,就見刀疤男子抬起了手,制止道:「等等。」

    幾人儼然以他為首,他一說話,另兩人便噤了聲。

    他走到窗前,拉了拉那繩子,又朝下方看了幾眼,便胸有成竹地說:「不對。」

    「不對?哪裡不對?」

    「這只是她的偽裝。」刀疤男子微微一笑,優哉游哉地道破事實,「她並沒有逃走,她——還在這間屋子裡!」

    另兩人大驚道:「怎麼可能?」

    繩子都掙脫了,二樓又不高,還不趕緊跑留下來做什麼?

    「我們都守在門外,就是睡得再沉,她都不可能從我們眼皮子底下溜出去。」他指著窗子道:「你們看,窗戶附近沒有借力點,繩子又不夠長,只有捅破窗戶紙,她才能將繩子拴進去。可是這木窗破舊,已然有了些年頭。她就是身子再輕,借力跳下去的時候,窗子也一定會有破損,甚至斷裂,萬不能像現在這般完好無損。」

    兩人點點頭,又聽刀疤男子繼續說:「況且昨日方才下過雨,地面泥濘,如果她當真跳了窗,應當多少留下些腳印。可你們看這地面,十分光鏡,哪有半點人跡?」

    他下了最終結論,「所以說,緋心還藏在這間屋子裡,沒有出去。」

    處於黑暗中的緋心,將他這番分析聽得一清二楚,不由提起了一顆心,害怕得喘不過氣來。

    難道,她真的要命喪於此?

    花團錦簇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她,不甘心……

    她緊閉雙眼,聽到那小呆瓜在問:「可是大哥,這裡沒有能藏人的地方啊?就這麼幾個柜子,也太小了些。」

    刀疤男笑了笑,沒有說話,而是一步一步、朝她藏身的柜子走來。

    老舊的木板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刀疤男每走一步,都會傳來吱吱聲響。

    緋心的心臟跳得越來越快,好像隨時都會蹦出來一樣。

    近了,越來越近了……

    ————————————————————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重生日常》獨-家-發-表於晉-江-文-學-城,除此之外皆為盜-版。作者日更不易,請支持正-版,謝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