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29章 決戰之殤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529章 決戰之殤逝字體大小: A+
     

    劉備怎麼也想不明白,關中的兵馬,怎麼會出現在了徐州境內?

    不過,眼下的形式已容不得他去考慮這個問題。竹邑的徐州軍亂成了一團,從四面八方傳來的喊殺聲,讓人無法估測到,董俷究竟派出了多少人馬來圍攻劉備?總之,徐州軍潰散而逃。

    劉備親隨的拚死掩護下,自重圍中殺出來,星夜逃奔沛縣。

    但是在過甾丘的時候,又遭到了巨魔右軍都督張遼的伏擊,緊帶著十幾個親隨,狼狽而逃。

    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徐州的戰局,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

    「劉備敗了?」

    董俷勒住了戰馬,靜靜的看著前來送信的小校,黑漆的面容,格外沉靜,看不出半點喜怒。

    他是在既丘的行軍途中,得知了這個消息。

    細目在不知不覺間,眯成了一條縫,眼中閃過一抹冷芒,輕聲問道:「可曾拿住那劉玄德?」

    小校說:「目前尚未拿到。」

    董俷面頰一抽搐,「那沛縣的情況如何了?」

    「沛縣之敵軍,業已被全部包圍。司馬朗也沒有想到我軍會突入徐州境內,從側後方出擊。以至於被張、陳兩位都督夾擊,猝不及防,全軍潰敗。如今司馬朗所部,已經被困在方與(今山東魚台),做困獸斗。陳都督命小人稟報涼王,不出三十日,定將司馬朗人頭奉上。

    此外,張都督已奉命自梁國攻擊汝南;三爺也在淝河畔,伏擊關興所部,並在陣前斬殺關興。

    三爺派人送信,說陸都督和甘都督二人已交接江夏,準備奪取廬江。

    麴義都督在奉命奪取了下邳后,並押送了劉備家小,前往長安。麴義都督如今已起兵向廣陵出擊,麋竺麋芳兩位大人接掌了下邳,屯兵良城,斷去了曹操往下邳和廣陵兩郡的退路。

    張郃都督的選鋒營,已出擊羽山,奪取曹軍的輜重要地。

    陳大人請問千歲,時機已成熟,是否可以對曹操發動最後的攻擊!」

    這小校的話語清楚,條理也非常的清晰,讓董俷不禁眼前一亮,對這小校生出了些許興趣。

    「你叫什麼名字?」

    那小校回道:「末將名叫傅肜(rong,二聲),是荊州義陽人。蒙三爺厚愛,如今在軍中擔當小將。」

    傅肜?

    也許真的是在這個年代久了,董俷對這個名字,也生不出半點的感覺。

    他想了想,驀地一笑,「倒是個機靈的小伙兒……我身邊正缺人手,你就暫時留在我軍中,做我的門下從事吧。沙讐,你立刻派人往彭城送信,自五月十日子時開始,除陳叔至踏白軍、張遼之巨魔右軍、以及龐德所部外,於徐州的各部人馬,同時對東海郡展開全面攻擊。

    戰事一俟開啟,各部人馬不得以任何名義,任何借口,停止攻擊。

    自五月十日,至五月二十五日,各部人馬不計傷亡,不計損耗,務必要將東海曹部兵馬擊潰。

    如有陽奉陰違,消極作戰者,不論官職大小,就地斬殺。」

    董俷的語氣,聽不出半點情緒上的波動。沙讐立刻領命,持巨魔令趕赴彭城。

    待沙讐離開之後,董俷又傳下了一條命令:於青州休整的遼東海軍,立刻開拔,務必要在五月十日,抵達贛榆登陸。所部人馬,一俟登陸,立刻奪取祝其和利城兩地,將曹軍徹底包圍。

    董俷感受到了一種從所未有的興奮。

    孟德兄,你我之間的交鋒,差不多應該結束了!

    而此時,位於戚縣的曹操,並沒有想到,一張無形的大網,已經把他牢牢的攫住,再難逃脫。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

    對於曹操而言,所承受的巨大壓力,令他快要窒息。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他看來是固若金湯一般的徐州防線,居然在短短數月間,潰不成軍。

    曹操很清楚自己目前的狀況。

    表面上看,他兵強馬壯,二十萬大軍聽上去非常的嚇人。可實際上呢?不過是烏合之眾。

    有兵無將,是曹操目前最大的問題。

    真正掌控在他手中的兵馬,實際上只有曹純手中的八千虎豹騎。比之劉備的情況,曹操好不了多少。文不過荀攸鄭渾,武只有夏侯惇曹純。一旦大戰開始,這二十萬大軍只怕難以擔當大任……此前董俷曾讓曹彰前來說降曹操,從曹彰的口中,曹操大概了了解了董俷的力量。

    在董俷的手中,掌握著難以抵擋的利器。

    看樣子,為了這一戰,董俷已經做出了萬全的謀划……

    曹操突然笑了,對荀攸說:「昔日雒陽城中,公達可曾想到那良家子,居然會有如此的成就?」

    荀攸輕輕的搖頭,看著曹操一言不發。

    「我也沒有想到……」曹操說,「在我心中,董西平只是個衝鋒陷陣的武將,那時候我還有一個夢想。呵呵,有朝一日,我為主帥,讓那董西平做我的先鋒,我們為漢室開拓疆土,建立如冠軍侯般的不世功業,名留青史。可是現在,這個夢想怕是再也不可能實現了吧。」

    是啊,無法實現了!

    曹操自嘲似地笑了一聲,邁步走出了大堂。

    荀攸怔怔的看著曹操的背影,覺得這個昔日里總是鬥志昂揚,不曾露過半分退縮的主公,竟顯得是如此憔悴。

    大勢已去,難道真的已不可挽回了嗎?

    ******

    五月十日,在不知不覺中來臨。

    位於公丘蕃縣一線,郝昭一部的巨魔中軍,率先對薛縣發動了兇猛的攻擊。隨著戰鼓聲響起,一排排西平弩車在嘎嘣嘎嘣的聲響中,巨箭帶著歷嘯,以雷霆萬鈞之勢,撲向了薛縣城牆。

    薛縣堅厚的城牆,只堅持了一個時辰。

    在轟隆的巨響聲中,城牆坍塌,塵煙滾滾。典弗典佑兩兄弟率領本部人馬,衝進了縣城……

    與此同時,即墨的位於既丘的巨魔右軍,自陽都出擊,奪取崢嶸谷,將曹操在琅琊郡的側翼人馬徹底擊潰,切斷了琅琊郡和東海郡的聯繫,將曹彬曹德兩兄弟的人馬,擠壓在海曲(今山東日照)一地。三面包圍,背面就是茫茫大海,二曹數萬兵馬,面臨著全軍覆沒的危險。

    張郃自下邳,切入東海郡,奪取羽山,並在七日之後,與凌操所屬的遼東海軍匯合圍攻厚丘(今江蘇沭陽縣北四十里厚丘鎮)鄭渾所部。鄭渾竭力抵抗,然則實力不濟,七天後開關獻降。

    在短短的數日中,曹操連丟十七縣。

    二十萬大軍在董俷數支雄兵風捲殘雲般的攻擊之下,卻是破綻百出,潰不成軍。

    並非是曹操布置的有錯誤。

    而是在於雙方的兵力,裝備和戰鬥力差距實在過於驚人。且不說選鋒軍身經百戰,張郃又是統兵奇才,對選鋒軍的指揮可以說是如使臂轉。就算是剛剛接手巨魔三軍的郝昭等人,麾下雄兵猛將,戰鬥力無比的驚人。挾橫掃冀州青州之威勢,兵鋒盛極,又如何能抵擋住?

    反觀曹操的兵馬,雖然說有二十萬之巨,但大都是屯田軍出身,幾乎未曾上過戰場。

    更不要說曹操缺少統兵的將領,以至於這所謂的二十萬人馬,在關中軍的攻勢下,一觸即潰。

    戚縣府衙中,曹操面色陰沉。

    他靜靜的坐在大椅之上,聽著各部傳來的噩耗,心中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絕望之情。

    曹純道:「丞相,撤吧,從這裡撤吧。」

    曹操目光有些獃滯,「子和,事到如今,我們能往何處撤離?董俷已經殺入東海郡,我們退無可退啊。」

    荀攸說:「主公,撤往蘭陵吧。」

    「蘭陵?」

    「不錯,撤退到蘭陵,那裡距離襄賁不遠,夏侯惇將軍手中尚有三萬兵馬。占居蘭陵之後,我們可依地勢和董西平周旋。然後在派人前往江東,請孫策出兵,攻擊九江和廣陵接應。」

    其實,大家都很清楚,孫策如今怕是自身難保。

    可不管怎麼說,那終究是一個希望……

    曹操一咬牙,「如今之計,唯有如此了。只是,巨魔所部自正面攻擊甚猛烈,我擔心伯方難以抵擋。如果我們這個時候一撤退,伯方在昌慮,恐怕是孤掌難鳴,這又該如何是好呢?」

    伯方,就是涼茂。

    此前由於涼茂在彭城阻擊張燕,頗有功勛,得曹操賞識,而被委派為昌慮主帥。

    荀攸沉吟片刻,「丞相所言不無道理。不過丞相還是應該立刻撤走,我願留在戚縣,協助伯方。」

    「公達……」

    「丞相與我相知,已二十載。攸自投靠丞相以來,甚得厚愛。如今危難之際,正應為丞相解憂。」

    曹操無比的感激,上前拉住了荀攸的手。

    「公達,若事不可違……你就降了吧。我絕不會怪你,那董西平想必,也不會虧待你!」

    荀攸沒有再贅言,只是催促曹操立刻動身。

    當晚,曹操在曹純的掩護下,拚死殺出了一條血路,奔蘭陵而去。

    這一路,要多倉皇有多倉皇。

    出戚縣后,整整走了一天,這才算停下來。派探馬前去打探,得知戚縣和昌慮尚在堅守。

    曹操和曹純,總算是放下心來。

    第二日正午時分,曹操和曹純率領五千虎豹騎,抵達蘭陵。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蘭草香氣。蘭陵,因盛產蘭草而得名,曾有荀子在此著書,后卒於此地。

    戰火在東海郡各地蔓延。

    然後這蘭陵,卻是格外的平靜,宛如一處世外桃源。

    曹操領兵抵達蘭陵城下,見城門緊閉,城頭上旌旗飄揚,卻無一個人影,不禁感到疑惑。

    曹純縱馬上前,在城下大聲喊道:「城上守軍聽著,速速通報蘭陵縣,就說丞相領軍抵達。」

    城頭上,似乎有人影晃動。

    突然,那豎在城頭上的曹軍大纛轟然倒下,一個雄壯的身影出現在城頭上,手中一桿車輪大斧。

    「丞相,涼王麾下韓德,在此恭候多時!」

    話音未落,垛口上出現了無數黑甲士卒。一個個張弓搭箭,對準了蘭陵城下的曹操所部。

    曹操不由得大驚失色:這蘭陵在東海郡腹部,怎麼會突然失守了呢?

    韓德,不就是董俷身邊的護衛偏將?這韓德在蘭陵,難不成說,董西平也已經抵達蘭陵了?

    曹操如同驚弓之鳥,撥馬就走。

    曹純也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虎豹騎休想攻破蘭陵。

    立刻領兵護著曹操退走。城上的韓德也沒有追趕,只是放了一會兒的箭支,就停止了下來。

    「蘭陵失守,丞相,我們該往何處去?」

    曹操咬著牙,沉聲道:「襄賁,我們往襄賁走……這董西平果然用兵如神,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佔領了蘭陵。只希望元讓沒有出事,若襄賁有失,你我只怕唯有死在這蒼山腳下了。」

    曹純不自覺的咽了口唾沫,這心裏面,也是格外的恐慌。

    逃了半日,眼見著日頭將落山,這天邊是一派殘紅,夕陽斜照,讓人心中有道不盡的凄涼。

    曹操率領殘部,來到一個叫做次室亭的地方。

    在西漢劉向所編撰的《列女傳-仁智傳》中,有魯漆室女一篇文。

    文中說,漆室女者,魯漆室邑女也。過時未適人。當穆公時,君老,太子幼。女倚柱而嘯。旁人聞之,莫不為之慘者。根據劉昭的《地道記》注漆室邑,就是魯次室邑。而次室亭,也因此而來。

    曹操命部下在次室亭前休整,準備待緩過氣后,在往襄賁。

    士兵們埋鍋造飯,曹純走到曹操的跟前,輕聲道:「丞相,您看這戰局,是否有挽回的餘地?」

    曹操突然說:「若我估算不錯,三日之後,公達一定會獻戚縣投降。」

    「啊?」

    曹操笑道:「公達這個人,我再了解不過。心眼兒很活泛,也是個知時務的人。正如他所說,我待他甚厚,故而他為我抵擋關中軍。三天,最多三天,只要他覺得我已經安全,就會認為已經報答了我對他的厚愛……在此之後,他一定會投降,而且會說服伯方,一起投降。」

    曹純握住了寶劍,「既然如此,丞相為何……」

    「事不可違!」

    曹操說:「公達畢竟和文若不一樣。文若已死殉節,即保全了家族,又全了我和他的情義。但是公達呢,對性命更加看重。文若重情,公達重利。而且他已經做的夠多了,我也不能再責備他……子和,事到如今,你認為還有挽回的餘地嗎?就算我們到了襄賁,也只是苟延殘喘。」

    曹純握緊了拳頭,許久之後,恨恨的一頓足,沒有再說什麼。

    夕陽,已經落下了山!

    當夜幕籠罩大地的時候,寂靜的曠野,突然間響起了悠揚嗚咽的號角聲,四周燈火通明。

    疲憊不堪的曹軍,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

    曹操立刻丟掉了手中的大餅,呼的站起身來,順手抄起馬槊,「子和,是何方人馬?速速警備。」

    話音未落,只聽遠方傳來一聲烈馬狂嘶。

    如同巨獸咆哮,回蕩空中。一時間,戰馬希聿聿長嘶不停,曹操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這馬嘶的聲響,對於曹操而言,實在是太熟悉了!

    當年滎陽城外,汜水河畔,那獅鬃獸暴烈長嘶,曾令曹操心驚肉跳。

    虎豹騎,不愧是曹軍的精銳。在經過了片刻的驚慌之後,立刻平靜下來,在曹純的指揮下,擺開了陣勢。

    大地盡頭,出現了一隊隊的鐵騎。

    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黑盔黑甲,令人感到了一種恐懼。

    正當先,有一隊人馬。當先一員大將,跨坐獅鬃獸,頭戴罩面盔,手中一對擂鼓瓮金錘。

    「孟德,別來無恙!」

    曹操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渾身的汗毛,一下子乍立起來。

    董西平,居然真的是這鄙夫……來了!

    ******

    來將,正是董俷。

    早在五月十日之前,他率領兵馬,突襲了琅琊郡的既丘縣。然後虛張聲勢,似乎要和田豫圍攻海曲的曹彬所部。實際上呢,他卻將部曲打散,分開悄悄的進入東海郡,奇襲了蘭陵。

    在曹操退出戚縣的時候,董俷就已經知道了消息。

    可以肯定,曹操在見到蘭陵失守后,一定會立刻趕往襄賁。

    此時,襄賁已經成了一座孤城。張郃的選鋒營在拿下了鄭渾之後,立刻轉道,將襄賁圍住。

    董俷希望能藉由這個機會,再一次勸降曹操。

    不管怎麼說,當年一起在雒陽同甘共苦,他是真的不希望曹操死。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傢伙!

    在董俷看來,整個三國時代,真正的英雄,唯有曹操。

    「孟德,到了這一步,你還要頑抗嗎?」

    曹操的臉色陰晴不定,看著那大纛之下,威風凜凜的董俷,恍惚間,又看到了當年雒陽城的虎狼將。

    也許,死在他的手中,不算冤枉!

    曹操看看曹純,「子和,若你願降,尚來得及!」

    曹純一笑,「能與丞相共生死,能與暴虎決一死戰,曹純此生無憾。投降二字,丞相莫再提起!」

    「既然如此……」

    曹操不等董俷再說下去,猛然高舉馬槊:「鄙夫,這世上只有戰死的曹操,絕無投降的孟德!」

    曹純舉槍厲聲喝道:「虎豹騎,衝鋒!」

    四千餘虎豹騎,隨著曹純的呼喊,齊聲吶喊。

    鐵蹄破碎了夜色的寧靜,山呼海嘯般的喊殺聲,回蕩在夜空中。

    董俷目光黯然,高舉大鎚,平平的向前方一指。

    一山難容二虎,孟德……你果然如我所料。不管你詭詐百出,可是那骨子裡,卻有著血性。

    「殺!」

    嗡……

    一派利矢,衝天而起,飛向了撲來的虎豹騎。

    那滿天飛舞的利箭,遮掩了皎潔的月光。人喊馬嘶,數百名虎豹騎健卒,被箭矢射殺當場。

    董俷高舉大鎚,催馬迎著虎豹騎而去。

    來吧來吧,讓我們決一死戰吧……

    雙錘輪開,只殺得曹軍人仰馬翻。董俷如同一支無可阻擋的利箭,在亂軍之中撕裂衝擊。

    大鎚過處,是血流成河。

    董朔董宥兩兄弟跟在董俷的身後,三個人,六大鎚,無人能夠抵擋。

    曹純厲吼一聲:「主公速走,去找元讓!」

    他帶著數十名親隨,拚死阻攔住了董俷。然則,三十五歲的董俷,正在那巔峰之中。即便是呂布復生,也未必能抵擋得住董俷。曹純是一名儒將,雖武藝超群,卻遠不是董俷對手。

    馬上兩個匯合,董俷手起錘落,將曹純擊殺在馬上。

    與此同時,董朔董宥也大開殺戒,在亂軍之中縱橫馳騁,殺得曹軍落荒而逃。

    身外有數萬雄兵阻擋,身邊又有這一群如同猛虎般的殺神肆虐。只一炷香的功夫,虎豹騎潰敗而走。

    曹操身中五箭,在百名親隨的護衛下,退到了一座山丘上。

    董俷順勢指揮人馬,將那山丘圍得水泄不通。也不急於攻擊,而是擺開陣勢,靜靜的觀察。

    這一夜,卻是格外的漫長。

    待天將亮的時候,從山丘上下來一人,大聲道:「涼王可在?丞相有話,請涼王登山一敘。」

    董俷二話不說,催馬就要過去。

    董宥一把拉住了董俷,「父親,不可以啊……曹賊狡詐,萬一在上面設下奸計,父親此去,豈不是……」

    董俷一笑,把雙錘交給孟坦和辛敞。

    「孟德英雄,爾等不要胡說……還有,『曹賊』兩個字,我可以說,你們卻不可以,那是你們的伯父。」

    說完,推開了兩個兒子,打馬揚鞭,衝上了山丘。

    曹操,就倒在一棵大樹之下,面色蠟黃,氣色格外的難看。

    見董俷孤身前來,曹操忍不住笑了,「你這鄙夫,難不成又是蠻性發作,還真的是藝高膽大。」

    說完,他讓人把他的身子撐起來,靠在樹榦上。

    董俷看得清楚,在曹操的胸口,插著一支利箭。曹操擺了擺手,示意身邊的親隨全部退下。

    「我和他們交代過了,我死之後,他們會投降。相信你一定會給他們一個妥善的安排!」

    董俷,輕輕點頭。

    「黑廝,你這又是何苦來哉?」

    曹操微微一笑,「若換做是你,會向我投降嗎?」

    董俷一怔,沉吟了片刻后,輕聲道:「不會!」

    「著啊,我和你一樣,絕不會向你投降。西平,你我相知多年,都彼此了解,何必贅言?

    我只求你一件事……」

    董俷不等曹操說完,介面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存你曹家一脈。」

    曹操的一雙細目眯起來,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如此,多謝了!」

    「何需如此,若是我落到你今日的境地,相信你也會如此做。將心比心,你我終究是知己。」

    曹操一怔,輕聲道了一句:「只怕未必!」

    兩個人,一個躺著,一個坐著,在大樹下若無旁人的說著話。

    天已經大亮了,曹操握住了董俷的手,氣息奄奄的說:「西平,當斷則斷,有些事,你做不得主。」

    「孟德,孟德!」

    董俷只覺得心弦一顫,連忙抱住曹操。但是,曹操已經閉上了眼睛,帶著笑容,心無牽挂的走了。

    曾幾何時,董俷想要殺了曹操。

    可是二十載光陰,朋友也好,敵人也罷,卻最終……

    他站起身來,也沒有理睬那些親隨,牽著獅鬃獸,頭也不回的下了山丘。身後,撲通撲通的聲音傳來,曹操的親隨紛紛自刎身亡,竟沒有一人偷生。而這個結果,董俷也早已猜到。

    孟德,我們來生再較量吧!

    董俷下了山丘,上馬之後,只覺情緒低落,絲毫沒有勝利后的喜悅。

    曹操死前,給了他兩封信。一封是給夏侯惇,另一方則是讓他轉交給卞夫人。董俷沒有看,直接讓人把那封給夏侯惇的信,送往襄賁。而董俷自己,則帶著兵馬,落寞的迴轉蘭陵。

    數日後,夏侯惇命部將呂虔率部投降,自己卻自刎在襄賁府衙中。

    而荀攸和涼茂在得知曹操死亡的消息之後,也都開關投降。東海戰局,由此而漸趨平緩。

    至荀攸投降之時,關中軍總攻,恰好整十五日。

    與此同時,汝南的戰局,也進入了收官階段……

    六月,已是夏末時節。關中風調雨順,看起來將會是一個豐收的季節。

    董俷在下邳已經足足三十日了,雖然說戰局順利,可是他並沒有感到任何的快活,看上去很消沉。

    這一天,黃忠傳來了消息:在章華台附近,找到了劉備的屍體。

    原來,在竹邑遭伏之後,劉備想要退到汝南,和張燕匯合。可沒想到,途中患了風寒,一病不起。

    身邊的護衛,漸漸跑走了!

    這位後世被稱之為皇叔的一代奸雄,病困潦倒,最終一個人,病死在章華台的一座茅屋中。

    董俷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如釋重負的長出了一口氣。

    徐庶陳宮,梁習婁圭,都在他的身旁。見董俷並未露出笑容,忍不住問道:「千歲為何不樂?」

    「黃榮,筆墨伺候!」

    董俷想了想,提起了毛筆,在紙上揮毫寫下: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看,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楮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在笑談中!

    「我累了!」

    董俷書寫完畢之後,擲筆而笑,「我準備回長安去了,有一些事情,總歸要去做一個了結。」

    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徐庶等人都驚訝不已。

    「主公,尚有江東……」

    「孫伯符,一黃口小兒罷了,我沒有興趣。元直就留在廣陵,我會讓漢升老將軍和你配合。江東的戰事,就交給陸遜和龐統來解決吧……我相信,以他二人之能,足以對付孫伯符。

    至於汝南張燕,也不過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

    傳我將令,以龐德為汝南大都督,總理汝南戰事。陳到踏白軍,解決司馬朗之後,留守兗州。

    其餘各部,隨我迴轉長安。」

    董俷說完,背著手走出了大堂,仰天長嘆一聲:雖然少了很多精彩,但這結果,倒也不錯。(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
    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