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20章 野望(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520章 野望(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袁紹的死,使得關東的戰事,突然間變得不再有任何懸念。

    曹操抿著嘴,翻看著各地傳送過來的戰報,臉上的陰翳越發的濃重,整個人如同木偶一般。

    一個月,才一個月的時間,曹操發現,他已經無力回天。

    「八月中,牽招在平定中山國甄氏謀逆時,遭張郃的選鋒軍伏擊。中人亭大戰之後,牽招幾乎全軍覆沒,只帶著數百殘兵,逃回了信都。張郃順勢奪取了常山國,鮮於輔父子隨後請降。」

    滿寵毫無感情的念著手中的戰報,對於曹操臉上的陰翳,似乎沒有任何覺察。

    府衙大堂上,文武大臣都鴉雀無聲,一個個安靜的聽著滿寵冷漠的誦讀,看著曹操的反應。

    「八月末,董俷的巨魔三軍,分三路突進,佔領了冀州大部。

    袁譚在回援信都的途中,被董將麴義的背嵬軍攔截,死傷慘重……袁譚本人,被越兮斬殺。

    九月初……牽招在信都,率部投降……」

    滿寵盡量用一種極為平靜的語氣誦讀。可漸漸的,他的聲音也開始出現了顫音。一個月,僅僅一個月的時間,董俷就將整個冀州掌握在手裡。選鋒軍和巨魔三軍,正朝著兗州進發。

    如今,董俷在兗州、豫州,已經屯集了近五十萬大軍。

    如果巨魔三軍和選鋒軍也抵達,那麼董俷的總兵力將達到八十萬,遠非曹操所能夠比擬。

    八十萬大軍!

    這是個足以令所有人都感到恐懼的數字。

    許多人,已經面如人色,在堂前低頭沉思。至於他們在思考什麼事情,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曹操抬起了頭……

    「諸公,情況很糟糕,對嗎?」

    如鷹隼般的眸光,掃過堂上眾人,他苦笑道:「但我可以保證,這絕對不是最糟糕的消息。

    伯寧,你接著念!」

    滿寵看了曹操一眼,不知道他曹操此時,心裡究竟打得是什麼主意。

    「九月初,遼東太守潘璋,從海上入膠水,在寒亭登陸,奪取了都昌(今山東昌邑),截斷管亥的退路。鄭渾試圖解救管亥,卻被潘璋在途中伏擊。遼東將軍凌操命其子凌操守住陽丘山,而後奇襲挺縣(今山東萊陽),佔領了即墨。如今,遼東海軍已兵合一處,將管亥……」

    滿寵抬頭,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曹操,咬著牙說:「將管亥兵馬,圍困在盧鄉一帶……」

    曹操補充了一句:「麴義的背嵬軍已經攻入了平原郡,鄭渾連敗,業已退至歷城,形式岌岌可危。」

    說完,他站起來,一字一頓道:「但不知諸公如今,又有何想法?」

    廳堂之中,一派寂靜。

    曹操說:「關東局勢,已糜爛到了難以挽回的地步。鄙夫的大軍逼近,我們的退路越來越少。三日之前,董俷派我那黃須兒抵達亢父,企圖說降於我。想必諸公,也都接到了家人信箋。」

    堂上,依舊是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曹操取出一封信,朝著眾人抖了一下,「董西平要我投降,說他願意薦我為丞相。呵呵,這傢伙,可真的是看得起我啊……想必與諸公的家信之中,董西平也提出了許多誘人的條件吧。」

    雖然沒有人站出來說話,但沉默卻是最好的回答。

    「我拒絕了!」

    曹操說:「我與董俷,當年在雒陽結交,甚相得。我生平所願,他已經替我完成,我已無憾。所以我讓那黃須兒回信給董俷,告訴他:若我曹孟德投降了,就算繼續做丞相,可曹孟德,還是曹孟德嗎?生平能有董俷這樣一個對手,我甚開懷……所以我要和他決一死戰。」

    說到這裡,曹操停頓了一下。

    「但是,這終究是我和董俷的爭鬥。不到最後一刻,不分出死活來,絕無罷手的可能。諸公若是不想再打下去,就走吧……董西平一諾千金,他說出來的話,也絕對不會有反悔可能。

    從今日開始,我將開放亢父關卡,有願意投奔董俷者,三日之內,盡可放心離去。

    然則三日之後,留下來的人,我希望能與我同心協力。戰事雖糜爛,但也不是不可挽回。」

    大堂之上,一片嘩然。

    曹彭站出來,怒聲咆哮:「丞相待我等恩重如山,我等豈可背主求榮?哪個敢退縮,我定不饒他!」

    「曹彭,退到一旁。」

    曹操怒喝一聲,曹彭心不甘情不願的退了下去。

    「我已命令鄭渾,退守泰山郡。接下來,就是諸公選擇的時候了……何去何從,某絕不阻攔。」

    曹操說完,甩袖轉入內堂。

    滿寵和荀攸相視一眼,急忙追了過去。

    大堂上,所有人都是心事重重,或是交頭接耳的商議,或是起身走出大堂。

    滿寵追到了後堂中,有些惱怒的問道:「主公,何故如此?」

    曹操卻好像變得非常輕鬆。臉上的陰翳也不見了,露出一抹笑意,「伯寧,公達,你們先坐。」

    待二人坐下,曹操才開口道:「你們或許不能理解,我為何說那些話。非是我想要這樣做,而是不得不這樣做。我們從成陽退到了亢父,袁紹慘敗,青州危急……此外劉備的兵馬,也被困在了潁川。眼見著寒冬將至,我們的境遇會越發的困難。這時候,我們需同心協力。」

    荀攸似乎有點明白了,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但滿寵仍不理解,問道:「可這和您之前的那些話,又有什麼關係?」

    「伯寧,今天的情況,你也看到了。許多人的家眷落入董俷手中,而且情況有這麼危急,大家的心,已經不穩了!

    我欲與董俷決戰,卻需一穩定後方。

    可是這些人,已經成了不穩定的因素,令我難以控制。嘿嘿,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既然大家的心思不能抱團,索性就遂了他們……這樣做,對我們而言,未嘗也不是一件好事情。」

    「主公……」

    曹操咬了咬牙,輕聲道:「實不相瞞,我接到了劉備的書信。他在信中,提出和我聯手抵抗董俷。兗州已經無甚可依持,我們需要時間,需要空間,來和董俷周旋……我們需要徐州。

    我已密令鄭渾,不惜一切代價,務必要將泰山郡的屯田軍帶過來。大約有二十萬左右。

    如今,荊南方面的董家兵馬,受周瑜的牽制,難以全力施展。劉表孫策,都也同意和我們聯手。孫策已開始集結江東兵馬,來徐州和我們匯合。劉表呢,則會擋住沙摩柯的大軍,使我們無需擔憂,腹背受敵。

    伯寧、公達!

    我現在需要時間啊。

    到時候我們四家兵馬匯聚一起,也許還能夠和董俷決一雌雄。此戰若勝,我們就有了和董俷談判的資本。但是如果失敗了的話,我們將一敗塗地。所以……我現在需要你二人鼎力協助。」

    曹操這是和滿寵荀攸交老底兒了!

    二人相視一眼,漸漸的理解了曹操的意圖。

    與其說是放任自流,倒不如說是虛張聲勢,拖延時間。

    相信那些投奔董俷的人,會把曹操的話轉述過去。這樣一來,董俷定然會小心翼翼,從而為曹操爭取調集兵馬的時間。當然,這只是一個輪廓,具體實施,還需要在細微之處琢磨。

    滿寵想了想,起身道:「丞相,我願前往泰山郡,協助鄭渾,將兵馬帶回來,順便拖住董俷。」

    「這……」

    曹操有點猶豫了。

    不過,他並非是不信任滿寵。相反,他對滿寵非常看重。魯肅死了,荀彧也死了……身邊可以用,值得信任的人,越來越少。

    前往泰山郡,拖住董俷的兵馬?

    說起來似乎很容易,可那是一樁九死一生的任務。一俟偽裝被董俷識破,滿寵將死無葬身之地。

    曹操,不捨得!

    可似乎除了滿寵外,他實在找不出能信賴的人,擔當這個任務。

    程昱,已隨同劉備的使者,秘密前往徐州;荀攸?曹操現在,身邊還真的是離不開荀攸。

    甚至連伊籍等人,曹操也都難以再去相信。

    雖然伊籍跟隨他的日子很長,甚至比程昱荀攸的時間還長。但這個人,眼力價很活泛,心思也很兔脫。很難說當山窮水盡的時候,伊籍會做出什麼選擇。這樣的人,曹操無法相信。

    「伯寧,此去泰山,非常危險。」曹操握住了滿寵的手,「我讓曹彭隨你一同前往,你能拖就拖,不能拖,千萬不要和董俷硬拼。可遁入深山,憑藉泰山郡的地形,和董俷進行周旋。如果真的不行了,我也希望你不要輕易拋棄此身。我會安排涼茂,在汶陽設法接應你……

    只要能拖到來年開春,就算成功。

    如果拖不到的話,只要你能安全回來,也算是勝利。」

    滿寵眼含熱淚,躬身一揖,「寵願肝腦塗地,以報答丞相今日之厚愛。」

    說完,滿寵轉身離去。

    曹操又叮囑了一番曹彭,這才算是平靜下來。

    待滿寵和曹彭離去,荀攸突然問道:「丞相,劉備……可以相信嘛?這個人,心機深沉,太狡猾。」

    曹操嘆了口氣,「我何嘗不知道?可如今局面,由不得我們選擇。合則利,分則害。如今,我們唯有和劉備孫策合作,方能有幾分勝算。董西平的勢力越來越大,我們已經沒有選擇。」

    荀攸也陷入了沉思。

    「丞相,劉表真的能拖住沙摩柯?」

    曹操說:「只要沙摩柯解決不了周瑜的水軍,那麼他就不可能放開手腳,全力去對付劉景升。

    而只要劉表能活著,沙摩柯就難以輕鬆的突破荊北防線。

    公達,我們現在是在賭博。以前我的運氣一直都不錯,希望這一次,我的運氣依舊跟著我。」

    荀攸點了點頭,默然無語。

    其實,在他和曹操的心中,都存有一個疑問:劉表,還能支持多久?

    ————————

    今日只有兩更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