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12章 長安(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512章 長安(一)字體大小: A+
     

    仲秋,再過幾日,就是十五了!

    當然了,在東漢時期,還沒有中秋節的說法。不過呢,人們已經有了在這一天賞月的習慣。

    相傳,春秋時有齊國醜女無鹽,幼年曾虔誠拜月。長大之後,以超群的品德進入齊王宮,但並不被寵幸。某年的八月十五,齊王在月光下見到了無鹽,只覺她身披皎潔月光,聖潔而美麗動人,於是就立無鹽為皇后。從此,就有了中秋拜月的習俗。女子拜月,男兒賞月。

    蒼亭是一個渡口,在大河之畔。

    袁紹目光獃滯的坐在大帳中,整個人就好像傻了一樣。接連的戰敗,讓袁紹再無半點氣概。

    而幼子的喪命,更是讓袁紹悲痛萬分。

    往年的中秋,袁紹會在家中賞月,同時欣賞府中漂亮的女伎,表演動人的歌舞。但是今年,怕不再可能。

    怪曹操狡詐,怪劉備無信……

    當然,還有董俷的狠毒,部曲的不忠。袁紹在心裡責怪了一圈,獨獨沒有想到造成這一切的人其實就是他自己。事實上,從很小的時候,袁紹就學會了把責任推給別人,而非自己承擔。

    即便是到了眼前這一步,袁紹依舊如此。

    沒關係,只要我還能活著,我就一定可以翻轉過來。袁紹在心裏面念叨:想必朱靈審配,已經得到了消息,這一兩日,肯定會設法將我接過河去。鄴城我可以暫時捨去,回到冀州,嚴守關隘,幾年的功夫我就能回過勁兒來。到時候,我定不會繞過董俷,還有那個辛毗。

    想到辛毗,袁紹就想到了袁尚。

    可憐的兒啊,剛從長安出來,還沒等緩過勁兒來,就慘死在濮陽城下……辛毗,實不當人子啊!

    袁紹一個人在軍帳中,咬牙切齒詛咒著所有人。

    突然,軍帳我傳來了一陣歡呼聲。

    家將袁安袁平走進軍帳,興奮的說:「主人,河對面有船過來,河對面有船隻過來了!」

    「啊!」

    袁紹頓時來了精神,呼的起身,三步並作兩步,衝出了大帳。這會兒,他再無先前的頹廢之氣,甚至看上去不像是一個年過五旬的人。在袁安袁平的陪同下,袁紹帶著親兵來到渡口。

    大河奔流,湍急滾盪。

    數十艘大船出現在袁紹的視線中,那船頭上插著的綠色飛龍旗,表明了對方是袁家的兵將。

    朱靈還是忠心的!

    袁紹瞪大眼睛,激動的說:「袁安,命令士卒們呼喊,引船隻過來!」

    袁安應命,吩咐下去。不一會兒的功夫,河灘上的袁軍士卒就高聲叫喊起來:「主公在此,大將軍在此,快快靠岸……主公在此,大將軍在此,將軍快快靠岸。」

    渡船之上的人彷彿聽到了呼喊聲,立刻加快的行進的速度。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突然間,只聽河面上迴響起一陣奇異的牛角號聲。嗚—嗚嗚—嗚嗚嗚……短促而變化著的號角聲令袁紹嚇了一跳。未等他做出反應,只見那船頭上綠色飛龍旗被人砍斷,掉入河中。

    船頭上,一員大將扶劍而立。

    一桿綉有黑色麒麟圖案的大纛,取代了綠色飛龍旗的位置。旗面迎風招展,獵獵作響。

    上書斗大的漢丞相,三軍大都督【董】的字樣。袁紹不由得一怔,有些反應不過來了。因為那扶劍而立的將軍,正是他麾下大將朱靈。可是,他為何要更換旗幟?難道朱靈也反了嗎?

    「文博,你……」袁紹驚怒不已。

    此時,戰船距離河岸不過二百步左右的距離,朱靈大聲道:「袁紹,如今涼王大軍壓境,漢室皇統也早已確立。我不過順天而行,已歸順涼王千歲……袁將軍,若識時務,速速投降吧。」

    「啊呀……背主之賊,氣煞我也!」

    袁紹只覺得喉嚨發甜,眼前金星晃動。一口鮮血,噴將出來,他大叫一聲,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

    幸好袁安手疾眼快,將袁紹扶住。

    袁平大聲喊道:「放箭,放箭,阻止河船靠岸!」

    剛才還拚命的想要河船靠岸,可一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阻止河船靠岸。袁軍士卒莫名其妙,但還是聽從命令,張弓搭箭,向河船射去。不過,由於心情慌亂,那箭支多落入河中。

    朱靈冷冷一笑,一擺令旗。

    河船刷的在河中打橫,在船船舷處,出現了一具具西平弩車,弩機張開,對準了河岸袁軍。

    「放箭!」

    隨著朱靈一聲令下,只聽砰砰的聲響不斷。

    一支支兒臂粗細的巨箭,帶著刺耳的嘯聲從船上飛出。站在最前面的袁軍士卒,只覺身子好像被拍了起來,巨箭透胸而出,身子呼的向後就飛出去。摔落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氣絕身亡。

    這玩意兒被射中了,可是比尋常的箭支殺傷力更加可怕。

    一箭就是一個拳頭大小的血窟窿。就算是沒有射中要害,射中了胳膊腿兒,可以瞬間把胳膊腿兒的射成兩段。數十艘戰船排開,不過數百支巨箭飛出。可是那給袁軍的震撼,卻難以估量。

    袁軍在抵擋了片刻,一鬨而散。

    朱靈淳于導率領數千兵馬,在蒼亭登岸后,就地展開了追殺。只殺得袁軍血流成河,抱頭鼠竄。

    「將軍饒命,我等投降,我等投降了!」

    袁兵袁將,紛紛跪地求饒。淳于導巡視一遍之後,疑惑的問道:「文博將軍,可曾見到袁紹?」

    朱靈搖搖頭,「未曾見到!剛才我盤問了幾個人,說看見袁紹被他的兩個家將帶走,往西逃去。」

    「不能放過袁賊!」

    淳于導想了想,「不如這樣,文博將軍領一千人追下去。如今大河沿岸都是我們的兵馬,他們逃不掉。我在這裡收攏俘兵,前去向涼王交令。文博將軍,若能拿住袁紹,絕對是首功一件。」

    朱靈本是鄴城的守將,被黃忠圍困多日,見大勢已去,就綁了審配,開城獻降。

    正愁無覲見之禮,淳于導這就送過來了。朱靈感激的一拱手,「朱某拿不住袁紹,願獻上人頭!」

    說完,他帶著兵將,順著袁紹逃離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

    天色已晚,袁安袁平二人背著袁紹,逃入深山中。

    在一處被獵人廢棄的窩棚里安頓下來,袁紹仍昏迷不醒,袁安袁平……卻已經是飢腸轆轆。

    袁平說:「安哥,主公是不是完了?」

    袁安眼睛一瞪,「袁平,休要胡說。如今我們是遇到了一點小挫折,但怎能說是完了呢?背主之賊陷害,才使得我們淪落到這一步。等我們護送主公回了冀州,不數年光景,定能捲土重來。」

    和袁平不一樣,袁安是老袁家的老臣子,祖上三代追隨袁家,可說忠心耿耿。

    他點上了篝火,和袁平坐在一起。

    袁紹躺在乾草堆里,面色蠟黃,看上去非常的凄涼。

    「這山裡的夜風很寒,我們這樣下去可不行。」袁平抓起弓箭,起身道:「我去找些吃的。」

    袁安眼睛一眯,看了一眼袁平。

    「袁平,你功夫比我好,還是在這裡守著主公吧。我去找吃的……」

    原來,袁安看出袁平的情緒不太正常,擔心這傢伙會偷偷溜走,甚至去投靠敵人,賣主求榮。

    他伸出手,向袁平要弓箭。

    袁平呢,先是猶豫了一下,然後不甘不願的走過來,把弓箭遞給了袁安。就在袁安接過弓箭的一剎那,袁平突然抽出一把短劍,搶身撞入了袁安的懷中。噗噗兩劍,正中袁安胸口。

    論武藝,袁安可一點都不比袁平差,甚至還高出一點。

    之所以那麼說,也只是一個借口。不過袁安卻沒有想到,袁平還真的起了歹心。一手握著弓箭,猝不及防被袁平刺翻在地。袁安猶自感到不可思議,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袁平。

    「安哥,莫怪我……人往高處走,袁紹已經完了!不管你承認不承認,這是事實。我不想跟著他送死,我還年輕,有大好的前程。只要我殺了袁紹,一定能出人頭地。涼王不是說了嘛,不拘一格用人才……安哥,你願意一輩子當老袁家的奴才,可是我袁平卻不願意。」

    袁安雙眸好像噴火,卻也無能為力。

    袁平轉過身,從篝火旁拎起一把鋼刀,大步走進了窩棚,來到昏迷的袁紹身旁。

    「主人,莫要怪我……怪只怪你自己,不識天數,要和涼王作對。我從小伺候你,整整三十年,也算是仁至義盡了。現在,該是你伺候我的時候了!」

    已經起了殺心的袁平,面龐猙獰可怖。舉起鋼刀,手起刀落。

    一蓬鮮血噴將出來,噴的袁平滿臉是血。袁紹一輩子的算計,到頭來沒想到,卻死在家奴手中。

    袁平抹了一把臉上的熱血,解開袁紹的髮髻,在手上挽了一挽,提著刀,拎著袁紹的人頭往山外走。進山的時候,是步履蹣跚。如今出山的時候,卻是腳步輕快。袁平手裡拎的,可不僅僅是一顆人頭,而是他此後的大好前程,榮華富貴,享用不盡的金銀財寶,他怎能不高興。

    想到這些,袁平的腳步就格外輕快。

    出了山,他認準方向,沿著管路大步流星。走了大約一個多時辰,前方傳來一陣馬蹄聲響。

    一隊關中騎軍風馳電掣般的跑來,火光下,為首大將正是朱靈。

    袁平認識朱靈,頓時大喜,「文博將軍,我已殺了袁紹,這是他的首級,請帶我去見涼王。」

    朱靈先是沒認出來袁平。

    可是聽到袁平的話語之後,臉色刷的一下子就陰沉下來。

    他辛辛苦苦追了大半夜,不就是想要抓住袁紹,拿到首功嗎?誰曉得,竟然被此賤奴搶了先手。

    向後看了一眼,隨他前來的兵將,都是他的親兵。

    朱靈一咬牙,催馬沖了過去。那袁平正手舞足蹈的大聲叫喊,朱靈的馬可就到了他的跟前。

    掌中大槍撲棱一抖,一槍刺透了袁平的心口。

    抬腿把袁平踹翻在地,自有親兵上前,從袁平的手上把袁紹的首級建起來,掛在朱靈的馬脖子上。

    「兒郎們,隨我往東阿拜見涼王,領賞去!」

    ——————

    困,今天就這麼多了,睡覺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