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10章 家與國(七千字,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510章 家與國(七千字,第二更)字體大小: A+
     

    「徐州軍退了!徐州軍退兵了……」

    許昌城頭上響起了一陣歡呼聲。城下,十幾個小校縱馬飛馳,大聲的呼喊著徐州軍退兵的消息。

    退兵了?

    夏侯充等人聞聽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全身的力氣好像一下子被抽空了,坐在地上,半晌說不出話來。清晨時分,城上發現遠處的徐州軍大營很古怪,雖然有鑼鼓的聲響不時間傳來。

    於是,夏侯充命人出城打探,卻得知徐州軍已連夜撤走。

    營中倒懸羊,以蹄擊鼓,諾大的營寨里,是空無一人。就連那看似在門口站崗的衛兵,也是稻草人。

    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充斥在許昌城中每一個人的心裡。

    丞相府中,更是歡呼雀躍不停。徐州軍退兵了,我們打贏了,我們守住了許昌……

    但是卞夫人,卻面沉似水。

    「太傅在何處?」

    曹彰鼻青臉腫的走上前,低聲道:「太傅昨夜在皇宮裡枯坐了一夜,消息傳來后,他回家了。」

    卞夫人立刻起身,「立刻去太傅家中!」

    曹節被殺,卞夫人當然很難過。可她是個知道輕重的女人,很清楚曹彰殺死劉協帶來的後果。所以昨天回家后,卞夫人把曹彰狠狠的教訓了一頓。此刻的曹彰,老實的好像小貓咪。

    「母親,賊軍退走,為何不快?」

    曹彰不明白,卞夫人為什麼會陰沉著臉。

    跟在他身後的曹植,卻輕輕的扯了曹彰一下。搖搖頭,曹植那意思是說,三哥,別說話。

    「老四,你一向聰明,可知道原因?」

    卞夫人登上了車,曹彰和曹植隨車前往荀彧家中。這時候,曹彰才敢低聲的詢問。

    曹植不是卞夫人所生,但是和曹彰的關係很好。他為人聰慧,非常機靈,所以曹彰不明白的時候,多數會去請教曹植。曹植聞聽曹彰的詢問,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兒,非常的無奈。

    自家這個兄長啊,很豪爽,有豪俠之風。

    只是有些時候,實在是太懶了,懶得甚至不想去思考問題。

    「三哥,賊軍為何撤退!」

    「那還不簡單……肯定是父親帶兵回來了……」

    話說到一半,曹彰卻閉上了嘴巴。真的是這樣嗎?如果不是曹操回來了,那麼……難道說……

    曹彰激靈一個寒蟬,向曹植看去。

    曹植點點頭,「且先去見太傅,看太傅如何說?」

    「如此,甚好!」

    一行人來到了荀彧家中,卞夫人才下車,就見唐氏帶著幾個孩子走出來,上前向卞夫人行禮。

    「妹子,咱們自家人,莫如此客套。」

    為什麼會說自家人呢?原來,荀彧長子荀惲,早在兩年前,就和曹操的次女曹華結為夫婦。

    這也是曹操為什麼敢把許昌交給荀彧的原因之一。

    「太傅可休息了?」

    唐氏搖頭說:「沒休息……晌午一回家,就把子倩給拉到了書房裡,兩個人一直嘀咕到現在。」

    卞夫人一皺眉:看樣子,太傅已經看出來了!

    唐氏把卞夫人引進客廳,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見荀彧帶著荀惲急匆匆的跑來。

    「荀彧見過夫人!」

    東漢時期,女性是沒有資格和荀彧這樣身份的士人會面。當然,曹荀兩家的關係不一般,而卞夫人,早在曹操未發跡的時候,就一直默默幫助曹操,是個很有本事的女人。故而荀彧對卞夫人,也非常的尊重。若是換個人,比如呂布的家眷,只怕荀彧會立刻掉頭離開。

    「太傅,咱們一家人,莫做這種客套的事情。此次徐州軍圍困許昌近四十日,太傅當記首功……昨日之事,也多虧了太傅機敏。我家那小子,總是惹禍……還不過來給太傅賠禮?」

    曹彰現在也知道了,自己昨日做出的事情,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他連忙上前,跪下來向荀彧行禮,「太傅,小子魯莽,少不更事,若非太傅,小子唯巳而已。」

    荀彧卻笑了!

    「三公子,無需客套。夫人剛才也說了,咱們是一家人,莫說兩家話。三公子是性情中人,有此舉動,也在情理中。只是三公子,我有一句話,不知道三公子能不能聽得進去呢?」

    曹彰說:「請太傅指教!」

    「丞相不在家,大公子生死不知,二公子……如今,三公子是家中的頂樑柱,遇事需三思而後行,萬萬不可再莽撞衝動。要知道,夫人們,還有你的弟弟們,把你視作他們的靠山。」

    這一席話,令曹彰頓感壓力倍增,肩頭責任重大。

    「曹彰當牢記太傅的教誨!」

    卞夫人這時候說:「老三,你帶著弟弟出去,我與太傅有話要說。」

    荀彧也使了個眼色,荀惲立刻上前,從唐氏懷中抱起荀粲,帶著曹彰兄弟和他的兄弟,出門了。

    客廳中,只剩下荀彧、卞夫人和唐氏。

    「太傅,如今的形式,妾身也不說什麼客套話。妾身心中有一疑問,徐州軍為何突然撤軍?」

    荀彧不禁沉默下來,臉上流露出苦澀笑容。

    卞夫人說:「太傅不必顧慮,只管說就是,妾身能承受。」

    「夫人,您已經猜出來了,何必再來詢問呢?」

    卞夫人的臉色,頓時煞白。

    「難道……」

    「徐州撤軍,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有一支更強橫的兵馬,已經進入潁川。丞相遠在山陽,被董俷領兵阻攔。倒不是說丞相不是董俷的對手……和董西平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丞相就算是能勝的了董俷,也不可能這麼快,就突破他的防線。所以,我以為這支兵馬,很可能……」

    聰明人不把話說絕對,但絕對能讓人明白。

    唐氏在一旁,忍不住啊的一聲驚呼。徐州撤軍,她心裡挺高興,可是沒有想到,會是如此結局。如果荀彧說的是真的,那可真是走了一群狼,又來了一群虎。這許昌,怕難以保全。

    卞夫人說:「文若,依你之見,如果是……許昌能守住嗎?」

    本能的,荀彧和卞夫人,都沒有說出『關中』這個字眼。荀彧閉上眼睛,太陽穴突突直跳。

    「太傅,這裡只有我們三人,出你口,入我耳,相信妹子也不會亂說。」

    唐氏連連點頭,目光盯著荀彧,等待他的回答。

    荀彧睜開眼,苦笑一聲,「守不住!」

    他嘆了一口氣,「關中兵馬和徐州軍不一樣。且不說其裝備精良,遠非徐州劉備可以比擬。作為屯田軍的發起者,董西平於練兵一項,有著他人無法比擬的天賦。從他的人馬配置來看,關中軍訓練有素。六大主力兵馬,可說是匯聚天下強勇,就算是後備軍,也非比等閑。

    打徐州劉備,我有信心。

    可是抵擋董俷的兵馬……雖然我還不知道入潁川的是哪一支人馬,但董俷麾下,名將雲集,任何一個拉出來,都不好相與……而且,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們肯定攜帶有攻城利器。」

    「一點勝算都沒有?」

    「十天!」

    荀彧說:「以現在許昌的狀況,我最多也就能保證十天不破。關中軍的戰法,很像當年秦軍。攻城之前,先以器械輔佐,絕不輕易發動進攻。但是一俟展開攻擊,絕對是非常的兇猛。」

    卞夫人不再言語……

    唐氏也沒有說話……

    片刻后,卞夫人說:「那依太傅之意,我們該怎麼辦?」

    荀彧長出一口氣,「夫人放心,我定能護夫人一家的周全。只是,若夫人發現事不可違之事,還請做出最明智的決斷。董俷這個人,狠則狠矣,但是對朋友而言,他是一個可託付之人。

    呵呵,這話聽著彆扭,可事實上就是這樣。

    丞相曾說過:若有一日天下無他容身之處,唯董俷能收留他。

    他二人……雖是敵人,也是知己。即便是打得頭破血流,也絕對不會牽連到家眷。」

    如果荀彧在其他時候,說出這樣的話語,卞夫人肯定會生氣。但是現在,她知道荀彧沒說錯。

    投降……

    荀彧不願意說,可是卞夫人又如何能說得出口。

    沉吟許久,卞夫人說:「但不知道,什麼情況,叫做事不可違?」

    荀彧微微一笑,「到時候,夫人自然會知道!」

    ******

    許昌百姓的快活,只維持了一天的時間。

    第二天一早,城上的守軍驚恐的發現,在許昌城外,黑壓壓出現了無數兵馬。

    只看旗號,就知道這些清一色黑盔黑甲,如果從地獄中走出的修羅武士般的人馬,是來自何方。

    和徐州的人馬不一樣。

    關中兵馬兵臨城下之後,卻是鴉雀無聲,軍紀肅然的在城下擺開陣勢,看上去格外的肅穆。

    很安靜,安靜的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受。

    城上當值的守將,是曹仁的兒子曹泰,看到這支人馬的時候,也忍不住渾身冒寒氣,咽了一口唾沫。

    一隊騎軍,從軍陣中出。

    大約百餘人左右,為首的大將金盔金甲,胯下一匹黃金驄,掌中象鼻古月刀。

    在他身後,尚有兩員小將。清一色黑盔黑甲,胯下黑色西極駿馬,馬鞍橋上掛著一對大鎚。

    至於那騎軍,更是剽悍精銳。

    臉上有罩面盔遮住了面孔,戰馬奔騰起來,雖只百騎,恰似萬馬奔騰。

    「城上守軍聽著,我乃大漢鎮南將軍,渭南都督龐德。今率大軍兵臨城下,請主帥出來說話。」

    這時候,荀彧也得到了通知。

    帶著許定和曹彰等人,急匆匆登上了城。往城下看去,即便是剛經過一場血戰,所有人仍不禁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覺。這關中人馬,和徐州軍相比,絕對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概念。

    「我乃太傅荀彧,不知龐將軍兵臨城下,有何指教?」

    龐德非常乾脆,「無他,請太傅開關獻降,免得傷及無辜……」

    「可笑,我……」

    荀彧剛想說些提氣的話語,哪知道剛說了一半,就見龐德撥轉馬頭。

    「我知太傅不會投降,所以也不廢話。既然太傅決定要戰,那麼我們就各憑各的本事吧。」

    說完,他領人就走,把荀彧晾在城上,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龐德身後的兩個小將卻沒有立刻離開。兩人摘下罩面盔,露出兩張黑黝黝,丑兮兮的面龐。

    朝著城上一拱手,「敢問城上可是荀公彧否?」

    年紀大一些的小將開口詢問。

    荀彧覺得這兩個丑小子有些眼熟,當下回道:「不錯,某家正是荀彧。」

    「我父王常說,曹公麾下二荀,有經天緯地之才。荀公攸可比陳平,而彧公則為當世蕭何。

    父王曾交代過我們,當年太平賊之亂時,彧公曾幫過父王,要我二人見面,當以子侄之禮。彧公是忠貞之人,我們兄弟很敬佩。然則臨陣之時,刀槍無眼,如有得罪,還請多見諒。」

    荀彧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這是董俷的兒子嘛?怪不得,看上去如此的眼熟……

    董朔董宥二人說完之後,撥馬回歸本陣。在臨走的一剎那,董宥又勒住馬,扭頭喝道:「彧公,念在你與我父相識,我們將延遲一個時辰,再做攻擊。一個時辰內,我兄弟在陣前恭候賜教。一個時辰以後,我們將會對許昌發動毀滅性的攻擊……何去何從,請彧公早作決斷。」

    聽聽,人家這話說的……嘖嘖!

    繞是曹彰心高氣傲,也不禁暗自讚歎。

    擺明了:許昌我們一定要拿下,單挑群毆,隨你們挑選,我們奉陪。

    什麼叫做毀滅性攻擊!只聽這名詞,就令人心驚肉跳。荀彧再看己方人馬,都是士氣低落。

    「太傅,我去會一會他們!」

    曹彰忍不住跳出來,向荀彧請命。

    荀彧連忙阻止,「三公子,若在平時,我定會允你出戰。可是今日……你當立刻回城下,通知各府家眷,尋隱秘處躲藏。雖然不明白他們說的毀滅性攻擊是什麼,但我想絕不是好事。」

    遠處,關中兵馬陣中,推出來一輛輛式樣古怪的巨物陳列陣前。

    說是床弩?不像……

    隨著傳令官一聲呼喊,那巨物也不知道是被人如何的擺弄,吱吱扭扭的就升了起來,形成巨弓形狀。一支支比兒臂還要粗一圈的巨箭被搭在了上面。只見有幾個人跑出來,對著許昌城,不停的做著古怪收拾,說著一些帶有濃郁關中口音的話語。距離太遠,聽得不清楚。

    一個時辰,就這樣不知不覺的,過去了!

    董朔舉起大旗,在空中嘩啦一抖動。那巨弓距離城牆足有二百步上下,蓬的一聲,城上清晰可聞。

    巨箭騰空而起,帶著嘯聲,遮天蔽日。

    荀彧臉色一白,大聲喊道:「趴下!」

    話音未落,巨箭已經撲至。蓬蓬蓬……一連串令人心驚肉跳的聲響,所有人感到腳下的城牆,都在顫抖。

    一支巨箭,撞斷了荀彧身旁的大纛旗杆。

    碗口粗細的旗杆砸下來,幸虧荀彧反應快,否則非被砸中不可。而那巨箭余勢未消,打在城頭內牆垛口,轟隆一聲,一個垛口給撞斷,掉下了城牆。

    我的個老天,這是什麼武器?

    曹彰等小將看得是臉色發白……這仗還怎麼打?己方的兵馬和人家比,完全是兩個層面嘛。

    就算你手中有盾牌,也抵擋不住這種有萬鈞之力的巨箭吧。

    關中軍的巨箭,發射的很有節奏。差不到每二十息,就是一輪巨箭。半個時辰的攻擊里,總共發出了萬餘支巨箭,一半射進了城牆裡,一般射入了許昌城。堅固的許昌城牆,已搖搖欲墜。

    什麼叫做毀滅性的攻擊?

    曹軍大將們,這回算是監視到了……

    當那西平車緩緩推進本陣的時候,荀彧等人都以為,這算是結束了。可沒想到,又是一排巨型投石車被退出了出來,隨著董宥揮動令旗,平均在二十斤左右的石頭,如雨點般飛來。

    砰砰,砰砰砰……

    那聲響沉悶,在眾人聽來,好象不是打在城牆上,而是打在人們的心頭。

    每一聲響動,都讓人們心裡發顫。

    一輪石雨,把許昌守軍的士氣,砸的是煙消雲散。

    ******

    「不一個等級,完全不是一個等級!」

    丞相府中,曹泰苦笑著連連搖頭,「徐州劉備和關中董俷相比,根本就是童子和巨人之差別。」

    卞夫人的臉色,難看的要命。

    龐德的戰法非常奇怪,一輪西平巨箭,一輪投石車過後,關中人馬根本不攻擊,反而收回去,安營紮寨去了。

    「娘,這仗沒法打了!」

    曹彰哭喪著臉,「您是沒有看到那城牆的模樣……千瘡百孔。我就懷疑,用不了兩天,許昌城牆非倒塌了不可。咱們的弓箭,根本奈何不得人家,甚至連還擊的能力,都沒有了。這仗打得憋屈,士卒們一個個提心弔膽的,子臧他們,連在城牆上巡邏,都要彎著腰低著頭。」

    「是啊,是啊!」

    一群人在後面複合。

    卞夫人閉上了眼睛,這心裏面,好像翻江倒海一樣。

    原以為昨日荀彧誇大了關中兵馬的戰鬥力,可現在看起來,荀彧沒誇大,相反還低估了呢。

    十天……能守得十天嗎?

    「太傅呢?」

    「太傅回家了……不過我看太傅的臉色,非常難看,怕是也沒有主意。」

    卞夫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她沉吟了一下,「老三,你們幾個今晚辛苦一下,巡視城中。我估計啊,太傅是太累了。先有劉備,現在又來了個董俷,也真的辛苦了他。讓他回去休息一下吧,也許到了天亮,太傅精神恢復一些后,能想出什麼辦法……大家都別太灰心。」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

    卞夫人嘆了口氣,安慰了在府中避難的各府家眷后,又讓劉夫人和環夫人代她照看,自己回房去了。

    這些日子,不止是荀彧辛苦,卞夫人也不輕鬆。

    她躺在床上,思索著明日去見荀彧,如何說話。不知不覺中,竟睡著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卞夫人突然間被一陣喧嘩聲驚醒過來。連忙起身,匆匆忙忙跑出房間。

    「出了什麼事?什麼人在喧嘩?」

    一個婢女手指皇城方向,驚恐的大聲說:「夫人,您看……」

    卞夫人順勢看去,只見天邊一片通紅。她先是一怔,立刻反應過來,驚叫道:「皇宮著火了!」

    二話不說,帶著府中的人就往皇宮方向跑去。

    遠遠的,就看見皇宮烈焰衝天,燒紅了半邊夜幕。許定等人在皇城外面,抓耳撓腮,束手無策。

    「老三,出了什麼事?」

    一見卞夫人來了,眾將讓開了一條路。

    卞夫人厲聲喝問。曹彰苦著臉,站出來說:「母親,孩兒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啊。孩兒今天本來在巡邏,突然見皇城火起,就帶著人趕過來。這不,許定將軍也在這裡,您問他。」

    「許定……」

    不等卞夫人詢問,許定快步上前。

    「夫人,入夜之後,小將正在這裡巡視,看見太傅領著人,趕著幾十輛大車,上面都裝的滿滿的,只是蓋著布,小將也不知道是什麼。太傅進去之後,就把我們都給趕了出來,然後關閉了宮門……我就聽見裡面噼噼啪啪的聲響,然後有一股火油的味道傳出來。剛想闖宮,這火就突然間起來了……太傅還在裡面呢。先前我還聽見有人在皇城之中,發出哀嚎呢。」

    卞夫人聞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夫人,若是事不可違的時候,您自然就能知道!」

    卞夫人的手不停在顫抖,獃獃的看著火場,心裡道:太傅,難道這就是您告訴我的方式嗎?

    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這樣做……

    卞夫人很難理解荀彧的想法。一扭頭,就看見荀惲滿面淚痕,站在人群中,獃獃的看著火場。

    「子倩,你過來!」

    卞夫人把荀惲叫過來,又把其他人驅走,輕聲問道:「子倩,你老實回答,你知道太傅要……」

    荀惲點頭。

    「混蛋,為什麼不攔著他!」

    「父親說,忠臣不事二主,他這樣做,對所有人都有好處。」

    「什麼叫做都有……」

    卞夫人話說了一半,突然間打了一個寒蟬。似乎有點明白了,荀彧這樣做的真實目的。

    劉協死了,這對於曹家而言,無疑是一個致命的事件。就算是投降了,就算是董俷會善待曹家人。可一旦被人們知道劉協死了,那麼董俷就不得不對曹家進行制裁。殺劉協者,唯有劉辯。

    荀彧火燒皇宮,也就等於把這罪責一肩擔下。

    而於董俷呢,如果劉辯捨不得殺劉協,那將會是一個燙手的山芋。現在好了,荀彧擔下了罪名,與皇城一同化為灰燼。曹家安全,董俷舒心了……最重要的是,董俷將不得不領情。

    於是,荀家將繼續延綿下去。

    文若啊文若,你用這樣的方法,保全了家族,也盡了一個忠臣所能做的一切。

    我曹家是安全了……

    可你這份情,我們又該如何報答才好?

    卞夫人想到這裡,眼淚再也無法抑制,奪眶而出,順著面頰……滑落。(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
    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