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09章 文若不文弱(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509章 文若不文弱(第一更)字體大小: A+
     

    許昌城上,燈火通明。

    荀彧的臉上寫滿了疲倦,可依然堅持的站在城上,和守軍一起,抵擋著徐州軍發瘋般的攻勢。

    看起來,沮鵠許攸是不打算把這個功勞讓給關羽了!

    他們的目的很明確,一定要在關羽擊潰陽鄉婁圭的人馬之前,攻破許昌,捉拿漢帝劉協。

    這是劉備給他們的任務。不管劉備這個人背著什麼樣的名聲,有一點卻是無法否認,他很有人格魅力。如許攸沮鵠這樣的人,對他是俯首帖耳,恨不得把命都搭上去,以報答恩情。

    特別是許攸許子遠,也算是歷經滄桑的人物。

    用他的話說:「玄德公寬仁溫厚,有高祖之風。凡事一經認定,就放手去做,絕不橫加干預。」

    在這一點,不管是許攸還是司馬朗,都認為整個天下,只有董俷能和劉備相提並論。

    許攸投靠劉備多年,卻寸功未立。劉備待他一如當年在袁紹麾下時一樣,親如兄弟,足以讓許攸拋棄各種私心雜念,為劉備賣命了。但是這個命賣的,卻是比給袁紹賣命來得舒心。

    荀彧鐵青著臉,目視城下潮水般退卻的徐州軍,心裡很壓抑。

    曹彰走到他的身邊,輕聲說:「太傅,有點頂不住了。城裡面開始動蕩起來,士兵們的士氣,也非常的低落。沮鵠這傢伙瘋了,從天亮到現在,近二十次的攻擊,有些人快要崩潰了!」

    曹彰在城上,有將近二十天了。

    剛上城的時候,他還是個血氣方剛,意氣風發的少年仔。但是十幾天過去,曹彰明顯成熟了。

    想要讓一個人成長,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在血與火之中經受考驗。

    曹彰從丞相府帶出來了五十個家將,現如今死傷超過四十人。其中絕大部分,和曹彰一起長大,年紀也就是比曹彰大上一點點,現在都不在了。昔日好友,一個個倒下,足以讓曹彰變得麻木了。臉龐比以前小了一圈,那嬰兒肥看上去也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剛猛之氣。

    荀彧很欣慰的看著曹彰,對他這些日子來的表現,非常滿意。

    可惜了,如果曹彰能早生五六年,想必已經功成名就了吧。想到這裡,荀彧拍了拍曹彰。

    「三公子不愧丞相虎子,勇猛過人……沮鵠現如今攻的越猛,其持久力也就越短。若是能撐到天亮時,徐州軍的士氣,將消耗殆盡。三公子放心當務之急,我們要讓城內安穩下來。」

    「太傅有何高見?」

    「非常時,當用非常手段。請三公子帶人,將許昌城內各府官員府中的人,全部抽調出來。官宦子弟,凡超過十六歲者,一律登城作戰。這樣做,至少可以讓士兵們感到一點舒暢……凡是不聽從調遣者,格殺勿論!還有,命令禁軍校尉許定,加強城內巡邏。從現在開始,任何人散播謠言,一律就地斬殺……三公子你要記住,如今這種時候,萬不可心慈手軟。」

    許定,是許褚的兄弟,也是個勇武的人。

    當初許褚追隨曹操的時候,從許家塢裡帶出來了幾百個族人,許定僅次於許褚。只是平日里,大都是許褚雖曹操南征北戰,而許定則負責許昌城內的安危,所以聲名並不算顯赫。

    到了現在的地步,荀彧也必須要調動禁軍這支人馬。

    曹彰帶領著人下了城,荀彧仍在城上,關注著徐州軍的動靜。

    很快的,第一批少年將領就來到了城上。其中有夏侯惇之子夏侯充,夏侯淵之子夏侯廉,一個個雄赳赳氣昂昂,格外的精神。這些少爺公子走上城,不但帶來了各府家兵上千人,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也令城上的守軍士卒,感到振奮不已。

    就在這時候,沮鵠再一次對許昌發起了攻擊……

    ******

    這一夜對許昌人而言,無疑是極為難過。

    城上的喊殺聲徹夜不停,不時的有巨石從天而降,砸毀了許多民居。

    至天亮時分,徐州軍終於停止了攻勢。雙方的死傷都非常慘重,就連荀彧,也被射中一箭。

    城上的守將,請荀彧暫時回去歇息。

    荀彧呢,看徐州軍一時半會兒也難以再發起攻擊,就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中。倒在榻上,一下子就睡了過去。這一覺直睡到了天黑,才算是恢復了精神。

    唐氏讓下人煮了一點麵湯,端過來給荀彧充饑。

    一口麵湯還沒有咽下去,就聽遠處一聲轟隆巨響,緊跟著喧嘩聲起,喊殺聲回蕩蒼穹。

    「怎麼回事?」

    荀彧放下碗,呼的起身。

    剛剛跑出府門,就見夏侯充飛馬趕來,「太傅,大事不好了。西城守將開關投降,鍾家反了!」

    荀彧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鍾家?」

    「就是那已故太常鍾繇之弟,鍾演……他反了!」

    老鍾家怎麼會反了?

    荀彧下意識的一個哆嗦,厲聲喝道:「命許定奪回西門,把徐州軍給我趕出去……夏侯充,你兄弟立刻登城禦敵。命曹彰帶人,鎮壓城中逆賊。還有,各府家眷,都前去丞相府集結。」

    許昌,已變成了屠場。

    荀彧吩咐完畢,立刻點齊隨行兵馬,往西城趕去。

    但行了一半,他突然勒住了坐騎。

    不對……

    鍾家為什麼會反?這裡面肯定有文章。如今全城的兵馬都已經調起來,皇城豈不是鬆懈了?

    「曹泰樂肇,隨我前去皇宮!」

    荀彧也說不上原因,但直覺的反應,此事定然和那位漢帝有關。曹泰是曹仁的兒子,年十八歲,樂肇是樂進之子,已經及冠。這二人從許昌之戰一開始,就跟隨在荀彧的身邊作戰。

    雖然不知道荀彧為什麼突然改變了主意,可兩個人,還是很快的跟在了荀彧的身後。

    在半路上,正遇到曹彰解決了鍾會的家人,帶著人馬往城上去。說來也是巧合,鍾演開城,鍾家的人作亂時,曹彰正好在鍾家的附近巡邏,和鍾家的人相遇,接下來就是一場慘殺。

    鍾家連帶家將,滿門上下三百多人,被曹彰全部斬殺,其中也包括了鍾繇的長子鍾毓。

    面對這樣的事情,曹彰是不會有半點心慈手軟。荀彧的話,仍在耳邊迴響,他怎可能放過對方?

    「太傅,我們不去城上,為何要往皇城?」

    「我擔心,我擔心有人在搞是非!」

    荀彧也來不及解釋,一路上打馬揚鞭。曹彰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依舊跟隨在荀彧身後。

    皇城宮門大開!

    當荀彧帶著人趕到的時候,正好看見劉協在馬日磾等人的攙扶下,往輦車上走。

    「皇上,你這是要去哪兒?」

    荀彧厲聲喊喝。

    馬日磾黃宛嚇了一跳,而劉協的腿肚子也一抖,險些從輦車上摔下來。

    見荀彧帶著人趕來,馬日磾黃宛也知道,這事情敗露了。原來,早在劉備開始攻打汝南的時候,劉備就以他老丈人的名義,寫了一封書信,偷偷的送來了許昌。而當時,許昌城內正在備戰,曹操已經出征趕往酸棗,城內的守衛,處於短暫的真空中。這信,就通過馬日磾,到了劉協的手裡。

    劉備在信中,用詞誠懇。

    說這外面奸臣當道,又有逆賊巧立名目,在長安稱帝。朝綱不振,皇上應該自強不息。我劉備雖然沒什麼本事,可也知道忠君之道。所以請皇上來徐州,我願輔佐皇上,中興漢室。

    劉協本來就不是一個老實的主兒。

    之所以一直不吭聲,是被曹操給殺的怕了。此前,輔國將軍伏完曾密謀作亂,被曹操好一頓狠殺。結果是,殺得滿朝文武,幾乎沒有人聽從劉協的話語,除了少數幾個陪著劉協從雒陽到長安,從長安到許昌的老臣子之外,整個許昌都是曹操的人,他想翻騰也翻騰不起來。

    現如今,機會來了……

    馬日磾等人一見事情敗露,厲聲喝道:「宿衛,攔住他們,保護皇上離開!」

    老黃宛都多大的年紀了,也抽出寶劍,帶著人往前沖。這千餘宿衛,都是忠於劉協的大臣,從家中抽調出來的私兵。可是想要和荀彧身邊這些兵馬抗衡,卻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曹彰一馬當先,擰槍把黃宛挑殺。

    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卒,在曹泰和樂肇的帶領下,把宿衛殺得七零八落。不過趁此機會,劉協登上了輦車,大聲喊道:「老太尉,快走,我們快走!」

    馬日磾催促車輛,往西城方向趕去。

    荀彧帶著一支人馬追上去拚死攔住輦車的去路。馬日磾一個不小心,從輦車上摔落,被後面的馬蹄踩碎了腦袋。鮮血合著腦漿,流淌了一地。而劉協恍若未見,仍在催促車輛前行。

    「皇上,往哪裡走!」

    正前方,一支人馬攔住了輦車的去路。

    為首大將滿身鮮血,胯下馬掌中刀,殺氣騰騰。

    正是禁軍校尉許定領人趕到。

    這時候曹泰樂肇也領著人過來,荀彧催馬上前,冷聲道:「皇上如此匆忙,卻是要往何處?」

    劉協這會兒被嚇得說不出話來,面色煞白。

    荀彧對許定說:「將軍,請護送皇上回宮……從現在開始,皇城未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喏!」

    許定二話不說,命人拉著輦車往回走。

    荀彧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帶著曹泰和樂肇,往西城方向去。叛亂雖平定,可麻煩未解決啊。

    突然間卻他又好像想起了什麼,問道:「曹彰呢?三公子去了何處?」

    「三公子進皇宮了!」

    「進皇宮?」

    荀彧一哆嗦,啊的一聲大叫,「曹泰,你二人剛才可在輦車上,看到大小姐的身影?」

    曹泰和樂肇一怔,搖搖頭,輕聲道:「未曾見到!」

    大小姐,是指皇后曹節,也就是曹操的長女。劉協出逃,曹節不可能不知道。她沒有隨劉協走,難道說……

    「不好,我們回去!」

    荀彧撥轉馬頭,帶著人再次趕往皇宮。

    可是當他進了宮門時,卻發現許定帶著兵馬,一個個面帶苦笑。而曹彰站在車轅上,扯住了不停顫抖的漢帝,一隻手握著一把短劍,雙目通紅若同滴血,怒喊道:「狗賊,還我姐姐命來!」

    「三公子,不要……」

    荀彧叫喊著,想要阻攔曹彰。

    但是已經完了!

    曹彰手持短劍,一劍戳進了劉協的胸口。劉協一聲慘叫,而曹彰手中的短劍,卻順勢一轉,把劉協的心,硬是給挖了出來。許定等人目瞪口呆。荀彧感到輦車前,劉協的血,噴了他一臉。

    「三公子,你怎麼……」

    「這狗皇帝,殺了我大姐!」

    曹彰和姐姐曹節的關係非常好,曹節比曹彰大很多,而曹彰的母親卞夫人身體不好,小時候一直是曹節照顧曹彰。

    荀彧握緊了拳頭,突然轉過身,對許定等人喊道:「記住,你們什麼都沒看到,聽見了沒有?」

    許定等人躬身應命。

    荀彧把曹彰拽下了輦車,扭頭對曹泰說:「你們陪三公子,將大小姐帶回府中去。記住,沒有我的命令,爾等一句話都不許說。否則,休怪我不講情面……許定,打掃車輛,把皇上扶進去。」

    荀彧用了一個扶字,那言下之意是告訴許定:記住,皇上還活著!

    漢室的確是已衰落了,可是隨著長安的崛起,情況變得很複雜。劉協不管怎麼說,還是皇帝。殺皇帝的罪名,至少從目前來說,絕不是任何人,任何諸侯,能夠承受的起的罪名。

    若是傳揚出去,許昌必亂。

    怎麼辦呢?

    荀彧坐在金鑾寶殿的台階上,苦思冥想著解決的辦法。

    沮鵠見未能接出劉協,也就沒有在調動兵馬。這一夜,所有人都在莫名的惶恐之中渡過。

    ——————————

    十二點前,還有一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
    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