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06章 四猛八大鎚(四)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506章 四猛八大鎚(四)第一更字體大小: A+
     

    箭矢如雨!

    關公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曹彰射中的手臂。幸虧隨行校刀手,都是久經戰陣的悍卒。冒著箭雨,硬是把關公給搶了回來。只不過,曹彰這一箭,的確是讓關公受到不小的傷害。

    在經過董俷對箭支的改進之後,如今的利矢鋒鏃上都開了血槽。鋒鏃下,還有犬牙倒鉤,鑽進肉里后,那倒鉤就會張開,想要硬拔下來,非把人給疼死不可。不拔的話,又會出現血盡人亡的情況。當然,這種犬牙倒鉤箭製作很複雜,一般的士卒不可能配備,基本是武將專用。

    也是關公大意,沒想到許昌城中還有射術如此高明的人,於是就吃了一個大虧。

    關公是被打退了,可荀彧這心裡,卻是沉甸甸,感覺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沉重。這種沉重,即便是當年在邊昭謀逆時,也沒有出現過,可是現在呢,荀彧有一種預感,許昌可能完了!

    但是在表面上,荀彧還是要做出開心的模樣。

    不管怎麼說,這城頭上,城裡面多少雙眼睛都盯著他呢。如果露出一點的絕望,那麼整個許昌就會徹底混亂。所以,荀彧大笑道:「關二胡言亂語,區區謊言,終抵不住三公子一箭。」

    「三公子威武,三公子威武!」

    許昌城上,一陣山呼海嘯般的吶喊,士氣頓時高漲起來。

    而曹彰,則是滿面通紅。

    荀彧帶著曹彰,又巡視了一番。在一些細微處,加強了防衛,同時還讓人增加了巡邏的次數。

    這一番忙碌完畢,已經是五更天了!

    天,亮的越來越晚,許昌城上,依舊是燈火通明。

    士氣是鼓足了,可是荀彧也疲乏了。曹彰等人見荀彧的臉色有點不好,於是請他回去休息。

    想想也是,關公這一受傷,怕徐州軍一時半會兒的,不會有行動。

    荀彧滿臉微笑,卻又滿腹心事的回到家中。妻子唐氏的身體已經好轉了許多,抱著幼子荀粲,正在書房中等他回家。荀彧一共有五個兒子,其中小兒子荀彧,才剛滿周歲。妻子唐氏,也是潁川大戶出身。為人端莊賢淑,有大家閨秀的風範。這夫妻二人,可說是很恩愛。

    「夫君,之前子倩聽人說……曹公……」

    唐氏等荀彧洗罷臉,坐下來之後,才低聲的詢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還有夏侯將軍他……」

    荀彧嘆了口氣,對次子荀俁說:「元倩,帶著幾個弟弟出去玩兒吧,我有事要和你母親商量。「

    荀俁(yu)很懂事的點點頭,帶著兩個弟弟出去了。

    說是出去,實際上就是在外面放風。有些話關上門可以說,但誰又能知道,隔牆是否有耳?

    「子倩,你也坐下!」

    荀彧留下了長子,讓荀惲一旁落座。他沉吟片刻,對唐氏說:「夫人,情況非常的糟糕。夏侯將軍被殺,我軍在潁川地區,如今除了陽鄉婁公的幾千人馬之外,全都被徐州軍佔領了。今日關羽說的那些,我想可能是真的……三公子說什麼協議,呵呵,不過是騙人的話語……

    我想,怕是三公子自己都不會相信。

    董西平出手了……我想這些年來,西川也好,荊南也罷,所有的動蕩,都出自於他之手。他等的就是這一個機會,並且已經有了萬全的打算。夫人,曹公如今很可能,無法救援許昌。」

    早已經知道了答案,可董氏和荀惲聽荀彧親口承認,還是忍不住心中一顫。

    「真的沒有辦法挽回了嗎?」

    荀彧搖搖頭,「哪怕奉孝再生,面對眼下這種情況,怕也是回天無力了。許昌倒是還能支撐下去,十天?二十天,甚至一百天,二百天……都不是不可能。但問題在於,支撐下去,又有什麼意義?若曹公失敗,不論勝利者是董西平,還是那個一耳賊,一切都將無意義。」

    書房中,一陣沉寂。

    只有那荀粲偶爾發出來的聲響,卻是格外的刺耳。

    唐氏沉默了好一陣子,一咬牙道:「夫君,妾曾聽人說過,夫君和那長安涼王,頗有交情?」

    荀彧哪能聽不出唐氏話中的含義!

    苦笑點頭,又搖搖頭,「在曹公和涼王未發跡時,我的確是和涼王有幾次接觸。不過那時候,他還是個無名之輩,又是奉孝的小師弟,曾試圖招攬我們,卻被我們拒絕了。那已經是中平元年的事情,一晃就過去了二十年……物是人非,昔日的蠻兒小子,如今已成就氣候。

    奉孝錯了,長文錯了,我也錯了……

    不過,今日的涼王,也不再是當年的良家子。這些年斗過來,算過去,昔日的情分也都淡了。而且,這許昌城裡,誰都可以投他,唯有我不可以。曹公待我恩重如山,我怎能棄之?」

    說著話,荀彧猛然抬頭,目光凝視著荀惲,閃過一道異彩。

    荀惲非常準確的捕捉到了那隱藏於目光中的含義,心裡一動,若有所思。

    荀彧不能投董俷,卻不代表……想必父親就是這個意思。可是,若父親不在,我又有何意義?

    荀彧一笑,「夫人,也無需太擔心了。事情或許沒有想像的那麼糟糕,我們且靜觀勢態發展。」

    「夫君既然這麼說,那妾身也不在贅言。我去看看郭家妹子,深夜喧嘩,元休母子也都沒有休息好。等晌午時,我帶元倩幾個去丞相府,拜望一下幾位夫人和公子,你在家好好休息。」

    「有勞夫人!」

    唐氏抱著荀粲出門了。

    荀惲仍坐在書房中,沒有離開。

    「父親,您難道真的……」

    「子倩,你聽好了!」荀彧的臉色一變,格外嚴肅。他站起身,轉到了書桌後面,提筆疾書,而後把一封寫好了的信紙放入一個竹制信筒,滴上極低封蠟,交上火漆,最後押上印信。

    「把這個收好。如果有一天,城真的破了,你的任務非常重,不僅僅是要守護好你母親和兄弟,還有丞相一家,奉孝一家,長文一家……你都要把他們保護好。等風聲過去,你拿著這個去找涼王……什麼都不要說,聽從涼王的安排。我相信,他一定會給你們妥善安置。」

    「父親……」

    荀彧眼睛一瞪,荀惲到了嘴邊的話,最終沒有說出來。

    他點點頭,接過了荀彧手中的竹筒,貼身放好。

    荀彧長嘆一聲道:「子倩,你要牢記!守護好咱們這一家人,個人的安危,抵不過家族的興盛。」

    「孩兒絕不忘懷!」

    荀彧說:「下去吧,我有些乏了,需要安靜一下。若是城上來人,就直接帶他過來見我吧。」

    荀惲躬身退出了書房,隨手關上房門。

    而荀彧,靠在太師椅的靠背上,閉上眼睛,臉上流露出無比寂寥而落寞的神采。

    ******

    許昌的局勢,越發危急起來。

    一轉眼,十天過去。沮鵠在停止了兩日攻擊之後,對許昌再一次發動了猛攻。許昌城頭,如同浸泡在血水之中。鮮血順著馬面牆流淌,滲透入牆體中,令恢宏的城牆,變成了血色。

    白天攻擊,晚上也不消停。

    沮鵠用盡了辦法,繞著城挖地道。在城外搭土台……總之,只要是能想出來的手段,沮鵠就會用上。同時,許攸還命人書寫傳單,裹在箭支上射入許昌城。傳單上的內容很簡單,就是告訴許昌守軍,他們已經沒有希望了。董俷已經佔領了陳留,十五萬大軍攔住曹操的去路。

    投降吧!

    只要投降,我們絕不會將爾等如何之如何!

    大致內容就是這樣,可是對許昌來說,其效果甚至超過了沮鵠大軍的圍攻。

    一手硬,一手軟!

    倒也是好手段。荀彧一開始,還命人鎮壓,但是到了後來,也放開了。這謠言啊,往往是越堵流傳的越快。局勢已經到了這一步,每天徐州軍射入城中幾萬份傳單,怎可能隱瞞呢?

    軍心動搖,士氣低落。

    曹彰在三天之中,斬殺了十一名企圖開城投降的將領。

    鐵血的手段,的確是令情況穩定了一些。可荀彧清楚,越是這樣,危險性怕也就是越大。

    關公手臂上的箭傷已經好的七七八八。

    自年初以來,連續兩次被射中,於關羽而言,無疑是一種奇恥大辱。

    所以,箭傷剛一封口,關公就向沮鵠請命,要求帶人攻打許昌。沮鵠說是主帥,但奈何關公的身份特殊。想要阻止,阻止不住;不去阻止,萬一再有個三長兩短,可沒法向劉備交代。

    可愁壞了沮鵠……

    這一天,關公再一次前來請命。

    許攸笑道:「君侯莫要著急。許昌城遲早落入我等手中,關中兵馬被劉辟糾纏,無法騰出手來。但是,我今晨得了一封急報,那陽鄉婁圭,在當地招兵買馬,已經近萬餘人。據說,他們準備奪回陽翟……君侯,若不先解決那婁圭,一俟他們佔領陽翟,與我軍可是大大不利。」

    沮鵠也說:「是啊,君侯。我軍主力如今都集中在許昌,難以抽身。婁圭賊眾,非君侯不可破。君侯何不先擊潰婁圭,奪取陽鄉。然後回師許昌,我們兵合一處,定能拿下這許昌城。」

    關羽這個人,有點好大喜功。

    而且經不起別人的誇讚。聽沮鵠許攸都這麼說,關羽這心也動了。

    的確,陽鄉不平定,始終是個麻煩。不如平了陽鄉,不但免除後患,更能讓潁川穩固起來。

    當下關羽點齊三千校刀手,迴轉陽翟。

    許攸還想再給他增添些人馬,可是卻被關羽拒絕。

    「婁圭習授,雖有萬餘人,但是在關某眼中,卻不過烏合之眾。三千校刀手足以,且待我平了陽鄉,再取許昌。」

    二話不說,領著兵馬就走了。

    目送關羽離去,許攸和沮鵠都忍不住長出一口氣,心裡道:總算是把這位爺給送走了!

    關羽留在這許昌軍中,因為身份的關係,讓沮鵠和許攸都非常難過。這是個誰也指揮不動的主兒,而且驕傲的讓人難以接受。有這麼一個主兒在軍中帶著,換做是誰,都不會舒服。

    諾大徐州,能指揮得動關羽的人,除劉備外,再無他人。

    現在終於走了!

    雖然許攸是要支走關羽,但婁圭在陽鄉招兵買馬,也確有其事。走吧,最好在許昌被拿下之前,別回來。婁圭,你不是號稱夢梅居士嗎?索性就一展才華,把這位爺給纏在陽鄉吧。

    沮鵠振奮精神,立刻召集眾將,「傳我命令,自今日起,晝夜不分,猛攻許昌!」

    ————————

    註:婁圭,婁圭年青時於曹操有交情,初平年間在荊州北部聚集了一些部眾,依附於劉表,後來投靠了曹操,被任命為大將,參與謀划軍國大事,但不掌管士兵。婁圭隨曹操平定冀州,南征劉表,擊破馬超,立有功勞,連曹操都感嘆他的計謀。後來,婁圭言語不當,被曹操認為有意誹謗,遭殺害。

    演義當中,婁圭曾以夢梅居士的身份出場,在渭水河畔,幫曹操築起冰城,阻擋馬超。

    曹操曾說:子伯之計,孤不及也。(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
    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