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95章 溫侯(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95章 溫侯(三)字體大小: A+
     

    呂布不是在南陽嗎?

    怎麼突然跑去了汝南,還幹掉了張白騎,這不是幫著曹操,和劉備對著幹嗎?呂布想幹什麼?

    非但是董俷想不明白,就連那受益人曹操,也想不明白。

    不過不管呂布是處於什麼樣的目的,對於鎮守在許昌的荀彧而言,這絕對是一個好消息。

    「好消息嗎?」

    賈詡懶散的坐在榻上,笑呵呵的看著前來向他請教的董俷,搖著頭說:「我看也不盡然吧。」

    董俷道:「軍師此話怎講?呂布在汝南出擊,襲擾劉備的糧道。若不清剿呂布,關羽必然不敢進入潁川。公台說,若這個時候曹仁能配合呂布的行動,不但可以獲得喘息的時間,說不定還能做出反擊,甚至將汝南奪回……唔,不過這樣一來,對我們而言卻不是個好消息了。」

    賈詡笑得更加詭異!

    「公台此言雖善,不過卻少算了一件事情。千歲無需擔心,不需旬月光景,關羽必入許昌。」

    董俷忙問:「還請軍師解惑。」

    「曹操,梟雄也……其性多疑,不會輕易信人。莫忘記了,當年南榮彧只漏了一個編號,曹操卻大興牢獄,幾乎把許昌所有的人都過了一遍。加之他又經歷過兗州邊讓之亂,伏完之禍,也就變得更加多疑。連身邊的人都無法相信,他又怎麼可能會相信呂布一反覆之輩?」

    董俷忍不住點了點頭,表示贊同賈詡的說法。

    賈詡接著說:「至於曹仁,的確是個將才。但也只是將才,而非將將之帥才。此人於細微處的籌謀並不差,但是在大局上,卻欠缺甚多。最重要的是,曹子孝這個人的度量有些小……這個人屬於睚眥必報之輩,當初在征羌時,他可以眼看著劉曄失敗而不援手,足以為證!

    若督戰汝南的人換一個,比如夏侯淵?也許會出現另一種局面,但是曹仁……不是關羽的對手。」

    董俷不禁沉吟,片刻后說:「如此一來,呂布豈非……」

    「或有危險,但以溫侯之勇,若想活命,絕無問題。主公若想解救呂布,其實並不難。只需錦帆營一軍出動,就足以救溫侯脫險。不過,以呂布的性子,怕是未必會接受主公的好意。」

    董俷,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救,或是不救?

    不管他和呂布的恩怨,但呂布始終都是他如今少數幾個能看上眼兒的人物之一。任由其自生自滅,董俷有些不忍心。但是解救了呂布,又能如何?難不成那頭惡虎,會真的臣服嗎?

    但如果不解救的話,只怕董冀會不快活吧……

    也罷,區區一個呂布,又有什麼可懼?我就不相信,他呂奉先到了長安,還能撲騰出什麼浪花。

    董俷想到這裡,已經下定了決心。

    賈詡也沒有在開口,只是看著囚窗外的一輪明月,面色沉靜,看不出在想什麼事情。

    ******

    正如賈詡所猜想的那樣,呂布在侵入汝南之後,連番出擊。

    短短十餘日的光景,就劫掠了劉備軍數次糧草,更揮兵襲掠城鄉集鎮,令汝南陷入了一派恐慌之中。關羽屯軍汝陽,也被呂布這一連串的行動,擾的煩不勝煩,更不敢出兵入潁川。

    也難怪他這樣,呂布是一頭猛虎。

    在自家後院中有這麼一頭惡虎的存在,關羽還真的是不能放心。在這樣的情況下,曹仁得到了喘息的機會,在臨潁構築起一道堅固的防線。但是,對於呂布的行動,曹仁沒有任何支持。

    荀彧夏侯淵多次敦促曹仁,設法出兵配合呂布,趁關羽在汝南立足未穩,一舉將汝南奪回。

    但書信到了臨潁,就如同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動靜。

    無奈之下,荀彧只能派人送信正在濮陽和袁紹激戰的曹操,請曹操督促曹仁出兵配合呂布。

    曹操在接到了書信之後,卻派人前往臨潁,詢問曹仁的意見。

    曹仁的回復是:呂布,反覆之輩,不可以輕信。想當初,他一反丁原,在董卓死後非但沒有去投奔董俷,反而投靠了劉虞,更在幽州自立為王。董俷為解救他的兒子,而深入險地。呂布非但沒有感激,反而攻擊董俷,令董俷險些喪命。

    丞相您在呂布最困難的時候,收留了他。

    可是他呂布非但沒有對您有感激之情,相反還在關鍵之時,反出了汝南,令丞相您陷入危險。

    如今,他在汝南的行動,說不定又有什麼陰謀。如果為配合他的行動,而輕舉妄動的話,不但收不回汝南,甚至會讓剛在臨潁構建起來的防線鬆動。這樣子的話,許昌才真的有危險!

    而關羽,不過無名之輩。固然勇武,卻非大敵。此前汝南失利,並非是我們打不過他,而是有一些人為了保存勢力,別有想法而造成的結果。現在,我曹仁掌控了臨潁防線,絕不會再有問題。

    徐州雖然富庶,但實力並不雄厚。加之有江東威脅,劉備也是首尾難顧。只需要撐過幾個月,徐州自然無力再北進。到時候,丞相可以派人遊說江東孫策,兩下夾擊,劉備必亡。

    曹仁的這一番言論,也未嘗不是曹操心中所想。

    而且,他把汝南之敗的責任推給了劉曄,讓曹操不得不認真的考慮這其中是否真的存在玄機。

    劉曄,雖然在投靠了曹操之後,表現出的非常出色,而且是一心為曹操謀划。可他總歸是漢室宗親,說不定他投靠曹操的目的,是為了輔佐漢室,並不是真心的為曹操來進行謀划。

    在演義當中,劉曄給人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在官渡之戰是,向曹操獻出了霹靂車。

    可是現在,霹靂車早就已經因董俷的出現,而在諸侯之間普及。劉曄在政事上,給予了曹操很多的幫助。但是比起在演義中那般受曹操的寵信,卻大有不如。甚至,他還比不上在青州屯田的鄭渾和棗祗。正因為這個原因,劉曄在曹操的幕府之中,總是顯得非常的尷尬。

    曹操在接到了曹仁的回信之後,當機立斷,命曹仁督戰臨潁。荀彧和夏侯淵,需配合曹仁的行動。同時,將劉曄押送回許昌,暫時軟禁起來。待戰事平息之後,曹操回許昌處置。

    荀彧和夏侯淵接到了這封書信之後,面面相覷,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沒有了曹仁的襟肘,關羽也就輕鬆了很多。他與沮鵠商議之後,命沮鵠守住征羌西平一線,親自領軍,圍剿呂布。同時,關羽向劉備請求,調文丑和高寵二人前來相助,配合圍剿。

    呂布,乃虎狼之將也!

    關羽雖然高傲,卻沒有獨自面對呂布時,能必勝的信心。想當年,關羽文丑劉備三人合力圍攻,仍舊殺不過呂布。如今關羽的武藝已經大成,春秋刀法更是爐火純青,但未必就能殺得了呂布。經歷過無數次挫折之後,關羽的性情,也不復當年那般的孤高,變得謹慎許多。

    ******

    「我準備去長安!」

    斜陽中,呂布一臉的笑意,「董西平已命人在比陽等待我們前去匯合,而後由水路自比水(今河南南陽境內)入漢水,前往雲夢澤。而後再從荊南入西川,轉道漢中抵達三輔長安。」

    曹性聞聽,不禁愕然。

    自去年攻入南陽之後,呂布又恢復了當年叱詫縱橫的氣概。雖然不明白,呂布為什麼會突然間攻進汝南,協助曹操,拖住關羽的大軍。可是有一點曹性卻清楚,呂布並未心灰意冷。

    前些時日,在攻陷了大呂亭,一處關羽的屯糧倉廩之後,呂布卻突然間變得心事重重。

    經過了數日的沉默之後,呂布終於說出了他的決斷。只是這個決定對曹性而言,卻有點突然。

    「君侯,為何要去長安?」

    斜陽照在呂布英挺的面容上,雖已經沒有當年的雄武氣概。但卻為呂布增添了一種歷經滄桑的男人魅力。聞聽曹性詢問,呂布並沒有生氣。他仔細的看了看眼前這個已年近五旬,跟隨他多年,不論是在什麼艱苦的情況下,始終是忠心耿耿跟隨他闖蕩的老部下,心中生出了一股暖意。

    指著丘下正在休整的兵馬,呂布說:「正揚,去年我們殺出汝南時,有足足兩千飛熊軍。在南陽馳騁近一載光陰,始終沒有太大的傷亡。可是現在,才月余的光景,兩千人就剩下了八百……正揚,也許我真的是老了,眼睜睜的看著兄弟們一個個的戰死,這心裡真不是滋味。」

    曹性沒有言語,只是靜靜的聆聽。

    其實,他也知道呂布在老去,自己在老去。從十幾歲時,和呂布在九原相逢,一眨眼就是三十年。眼見著自己,還有呂布,都要到了耳順之年。那種日益老去的感覺,越發的清晰。

    以前,呂布可以執戟鏖戰幾個時辰,未見得會出現疲憊。

    但是現在……雖然呂布沒有說,可是曹性卻能感覺的到,每次大戰之後,呂布都非常辛苦。

    何止是呂布,他自己不也是這樣嗎?

    呂布突然間笑得非常燦爛,「正揚,你可知道,我那丫頭……呵呵,馬上就要定親了!」

    「啊?」

    這個消息的確是非常的突然,曹性瞪大了眼睛,看著呂布問道:「大小姐要定親了?不知是哪一家的兒郎有這等福氣?」

    一下子都明白了!

    前些日子在攻取大呂亭的時候,呂布曾私下裡會見了一人。想必那個人,帶來的就是這個消息吧。

    呂布說:「要說起來,你或許不太相信。和欣兒定親的人,就是那董西平的長子董冀。」

    「什麼?」

    曹性張大了嘴巴,半晌說不出話來。

    呂布笑道:「嘿嘿,莫說正揚不信,就連我在剛聽到這消息的時候,也有點不敢相信呢。不過想想,若非那暴虎的兒子,誰又能配得上我呂家虎女?非但如此,我馬上就要再多一個兒子啦……」

    曹性真的是懵了……

    呂布笑道:「是鶯兒親筆所書,一開始我也不太相信。我呂布一輩子漂泊,當年擷兒被殺,我還以為從此我呂家會絕後。可沒想到……老天帶我呂布不薄,如今不但欣兒有了一個好歸宿,你家嫂嫂也馬上要生了……或許,如今已經生了。這兩件事在一起,我焉能不去長安?」

    曹性輕聲道:「可是君侯,您到了長安以後,恐怕是……」

    話沒有往明白里說,但是曹性相信,呂布能聽出他的意思:您去了長安,也許再無發領兵了。

    呂布淡定一笑,「我知道正揚的意思。領兵不領兵,我如今也看得開了。那董西平若是要用我的話,我自然會為他效力。當然,如果他不用我,我就在長安做個富家翁,也算不錯。正揚,你我都已經過了那血氣方剛的年紀,前些日子我在大呂亭斬殺王雄,已感到了吃力……」

    曹性這時候,也長出了一口氣。

    他就擔心呂布到了長安會不習慣,但如今看來,呂布心頭的那個結,怕是已經解開了。

    這樣也好,能安安穩穩的當一個富家翁,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呂布舉目向遠方眺望,「我在汝南已支撐了四十天,曹操卻沒有動靜,想必是信不過我。不過,也無所謂。我此次回擊汝南,只是想要報答他當年收留我的恩情。如今恩情已經償還,我與曹操之間,再也沒有瓜葛了。明日一早,我們向南陽轉移,前去比陽,和董家的人匯合。」

    曹性點頭,眼中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當晚,呂布等人固始以北的穎水河畔休整。這裡恰好在宋國和固始之間,地形極為隱秘。

    已拿定了主意的呂布,看上去格外的輕鬆。

    和曹性喝了一會兒的酒,然後準備回大帳去休息。就在這時候,門外有人匆匆的走了進來。

    「君侯,末將有軍情回稟。」

    呂布一怔,「公茂,有何軍情,速速道來。」

    進來的人名叫周達,是江夏人,曾經在荊州水軍都督黃祖麾下效力,使一桿大刀,頗有勇力。

    不過,在數年以前,周達因忤逆了黃祖,帶著百十名親信,逃出了荊州軍,在南陽郡的涉都鄉(今湖北武當山附近)一帶落草為寇。呂布殺入南陽之後,這周達就帶著部下投靠了呂布。

    周達說:「傍晚時,末將得到斥候回報,說是劉備軍自細陽(今安徽太和縣)汝陰兩地押送了一批糧草,途徑固始,送往征羌。末將帶人前去查看,發現那批糧草,今夜就囤在寢丘。」

    「哦?」

    呂布一下子來了興趣。

    雖然說已經決定前往長安,但是呂布並不介意,在臨走之前,給劉備再增添一點小麻煩。

    那劉備,和他有大仇。當年若非是這一耳賊,他呂布又怎麼會在雲中郡遭遇大敗?

    攻入汝南,呂布說是要幫助曹操,了結了那一段恩怨。但在私心裡,未嘗沒有報復的念想。

    寢丘?似乎距離這裡並不算太遠嘛……

    「有多少糧草,押送糧草的將領,又是哪一個?」

    周達道:「據末將觀察,大約有二十萬石左右的糧草。主將嘛,看那旗號,應該是劉備麾下的大將高寵。」

    呂布,頓時陷入了沉思。

    曹性忙走到他身旁,輕聲道:「君侯,明日既然就準備往長安去,何必在這個時候冒險呢?」

    呂布卻搖了搖頭。

    「正揚,明日趕往比陽之後,你我這一生,也許就再也沒有機會領兵出征了。劉備押送二十萬石糧草……說不定,這將是你我的最後一戰。若能成功的話,我也要好生的臊一下曹操的麵皮。恩,就這麼決定……咱們兩個還是按照老規矩,我主攻,你來負責策應,如何?」

    曹性雖然不太願意,但三十年來唯呂布馬首是瞻,他也不會拒絕。

    當下點頭,「既然君侯已有決斷,曹性焉敢不從?」

    「如此甚好!」

    呂布說完,深吸一口氣,扭頭看著周達道:「公茂,立刻點起人馬,我們連夜前往寢丘截糧。」

    ————————————

    年關了,最近的情緒很不穩定……

    眼看著再過幾天,自己又長了一歲,可仔細思量……心有戚戚,加上一些很煩惱的事情頻出,以至於狀態全無。

    小新盡量調整,努力的早日恢復狀態。(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
    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