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91章 宮孫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491章 宮孫乎?字體大小: A+
     

    泰平四年仲秋,一道科舉令,自關中傳遍大江南北。

    猶如在沸騰的油鍋里滴入了清水,原本就不甚安生的關東大地,立刻爆炸了,沸騰了……

    許多人在觀望,想要看一看這科舉的背後,還有什麼玄機?

    可還有一部分人,特別是在各方諸侯下,沒有任何背景,感覺不到什麼出頭之日的庶人士子們卻是等待不得了。膽子大的,性情急躁的,也顧不得去考慮太多,背上包裹,踏上征程。

    這些士子或許未必才華橫溢,卻是心思活泛的主兒。

    他們看得出,那些有本事的人如今尚在猶豫,尚在觀望。如果和那些人一起應試的話,怕是難有出頭之日了。如今關中百廢俱興,急需官吏人才。而且又是第一次開科取士,人數隨不多,但也並非是沒有機會。對於才學不高,卻又處於底層的庶人士子而言,索性搏一把。

    於是,雖則關東大地戰火紛飛,可是往來的士子,卻是不少。

    距離關中治下近的,就直奔關中;距離關中遠的,則乘舟船繞過戰亂區,向關中進發。與此同時,京兆、西川并州等地,也打開了關隘,由專人負責,接待自各地長途跋涉而來的士子。

    雖只是一杯熱水,一床被褥,卻讓無數人感動……

    同時,各方諸侯的反應,也不太一樣。曹操是希望立刻停止大戰,迴轉許昌來平定這科舉帶來的影響。雖然曹操的麾下多是以世族為主,但也不可否認,曹操對庶人寒門的士子,也格外看重。在曹操看來,若不能儘快找到解決之道,只需一兩年,天下士子將盡歸關中。

    而袁紹的反應,則和曹操完全不同。

    四世三公的出身,讓袁紹不可避免的對庶人寒士有一種鄙薄。雖則被關押在鄴城監牢中的田豐請人上疏袁紹,力陳科舉之影響。但是袁紹卻懶得理睬,反而把監牢的獄卒一頓臭罵。

    寒門士子,賤民耳!

    如今袁紹佔據了上風,冀州兵強馬壯。只需戰勝了曹操,就能得關東霸主的地位。盤踞三州之地,吞併徐豫二州。一隻眼睛虎視江東,一隻眼睛盯住荊襄,成就大業,指日可待!

    所以,袁紹是一定要和曹操分出勝負。

    徐州劉備,也看出了科舉對他的影響。不過他並不擔心,畢竟徐州距離關中尚遠,與他影響不大。當務之急,是穩定汝南,占居潁川。如果能把漢帝劉協抓在手中,就有了能和關中抗衡的資本。再說了,荊州劉表已經是病入膏肓,劉備的心思,已經開始琢磨荊北五郡了。

    至於江東孫策,也發現了科舉的厲害處。

    但這種事情,他也是阻攔不來。與其為這種無法阻攔的事情操心,倒不如發展壯大自己的力量。同樣的,孫策把目光也投注於荊北之地……誰的拳頭大,誰才可能在未來站穩腳跟。

    關東諸侯,大都相同的想法……

    ******

    「韓瓊眭元進敗了嗎?」

    董俷輕輕點頭,「我就說嘛,那黑廝絕無可能輸給袁紹……不過這樣一來,倒正好對了我的心思。袁本初信誓旦旦的要擊敗曹操,傾冀州之兵和曹操決戰。如今輸了一陣,定不會罷休。」

    說著話,他把戰報放在書桌上,「不過劉景升估計要頂不住了,看起來荊北定有一場龍爭虎鬥。」

    陳宮正襟危坐,肅然道:「子瑜的二弟的確不差,居然說動了孫策,派周瑜領水軍入荊南。興霸和周瑜數次交鋒,可是吃了不小的虧。如今錦帆營被困在雲夢澤,難以配合三爺行動。」

    「是啊……」

    董俷橫眉扭在了一起,如同自言自語一般,「曲有誤,周郎顧!周公瑾果然是非比尋常,以甘寧之勇,也難以抵擋。荊南水道縱橫密布,若少了水軍,沙沙就要變成一條腿走路的瘸子。那周公瑾可以順大江沿途襲掠,若不能儘快找出解決的辦法,只怕沙沙的日子會更難過。

    唔,這孫策怎麼還沒有死呢?」

    在董俷那已經模糊不清的記憶當中,孫策在立足江東不久之後,便被人給刺殺了。

    可不知為什麼,至今那傢伙還活的好好的。董俷早先還不覺得什麼,但漸漸的,覺察出有些不太對勁兒。孫策是怎麼死的呢?好像是殺了某一官吏,然後被那官吏的門客刺殺而死。

    如今,于吉已經到了長安,怕是氣不得孫策了!

    可是怎麼連刺殺孫策的門客也找不到了?難道說,因為他這隻蝴蝶的出現,孫策不會死了嗎?

    似乎挺讓人頭疼啊……

    董俷沉吟片刻,站起來說:「公台,天工監剛研發出的那些武器,過些日子就要自西川送入荊南了。在此之前,最好是要找出一個能對付周瑜的人。荊南水路必須要暢通無阻,否則始終是一個隱患。你和廣元辛苦一下,務必要儘快解決這個問題。若周瑜在荊南站穩腳跟,我擔心沙沙會有危險。」

    「喏!」

    陳宮也站起來,拱手應道。

    其實,董俷何嘗不知道,這有點為難陳宮。想要找出一個能對付周瑜的人?簡直太困難了!

    人選倒是有一個,就是那諸葛亮。不過,董俷雖然對諸葛亮有興趣,可諸葛亮對他……

    「對了,士元入建寧,已經快五個月了,有什麼進展嗎?」

    陳宮說:「早兩個月的時候,甘將軍倒是有捷報送來。說士元設計,在建寧連勝了孟丹兩陣。不過後來又把孟丹給放走了……士元回復說:南蠻反覆無常,要想一戰功成,需令南蠻心服口服……不過自仲秋以來,南蠻再無消息傳來。想必士元他們,已經深入南荒,不好傳信吧。」

    董俷點頭笑了!

    龐統的那封書信,他是第一個看到。

    也許,真的是英雄所見略同吧。董俷看完了龐統的書信之後,竟忍不住撫掌大笑。卧龍鳳雛,果然名不虛傳。至少在對待南蠻的看法上,年僅二十七歲的龐統,竟然和以後的諸葛亮完全一樣。諸葛亮是否真的七擒孟獲,董俷不清楚。不過現如今,怕要有龐統七擒孟丹的戲碼了。

    「命徐榮閻圃加緊對南中的安撫,一俟有無難軍戰況,要第一時間送至我手中。」

    說完之後,董俷舒展了一下筋骨,苦笑道:「許久沒有搏殺戰陣,這胳膊腿可就有些老了。回長安才三年,我就重了許多。若再這樣下去,只怕這肚子上,都要生出贅肉,實在討厭。算了,我今天要早些回去,家裡有客人來,卻又是一樁煩心的事情,這裡就有勞公台了。」

    陳宮笑著點頭答應,看著董俷走出承明殿。

    煩心事嗎?

    倒也真的可能會很讓人心煩吧。如今長安人都知道,董俷那獨生女兒蔡節,喜歡上了一個普通的三學學子。而且,據說那三學學子的出身很普通,還不是關中治下。蔡節那是什麼人?那是董俷的女兒,說穿了可是涼王郡主。居然喜歡上了一個三學學子,讓無數人吃驚。

    更讓人吃驚的,是董俷的態度。

    似乎對這件事並不反對,至少比之蔡琰那鮮明的態度而言,董俷的態度就有些曖昧了。

    只怕今天提前回去,也是因為這件事吧。畢竟,除了這件事之外,陳宮想不出董俷還有什麼煩心事。

    呵呵,生於大家族,有時候也挺麻煩……

    正如陳宮所猜想的那樣,董俷還真的是為這件事而心煩。今日,蔡節主動的向董俷說,會帶那宮孫前來。什麼宮孫……不就是陸遜嘛!董俷倒也私下裡見過這陸遜,的確是一表人才。

    若說配蔡節,倒也不算太差。

    可問題是,陸遜這傢伙如今到底是什麼態度?他究竟是懷著什麼樣的目的,來接近蔡節呢?

    今日,必須要把這件事挑明了!

    突然間,董俷的腦海中,閃過了一道靈光。只是那靈光一閃即逝,沒等董俷抓住,就不見了蹤影。他坐在馬上,若有所思。許久之後,卻還是想不出什麼頭緒,只能搖頭一聲嘆息。

    年紀大了,連記性也變得有些差了呢!

    跟在董俷身後的馬良李逵二人,也沒有說話。

    有些事情他們可以去問,但有些事情卻不行。雖然不知道董俷為何嘆息,可也能隱約猜到端倪。

    想必主公現在,很頭疼吧!

    兩人相視,也是只能苦笑搖頭。

    回到了家中,董俷剛洗了臉,換上舒服的衣服,蔡節就翩翩走進了書房。

    「爹爹,您怎麼現在才回來啊!」

    董俷愕然道:「怎麼了?我今天已經是提前回來了啊。」

    蔡節粉靨羞紅,輕聲道:「您不是說,要女兒把他帶來嗎?他來了……已經等候您多時!」

    「誰!」

    董俷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不過從女兒羞怒的表情,他很快就醒悟了。連忙『哦』了一聲,「你是說那個宮孫啊。恩……我想起來了。既然來了,就讓他進來吧,還怕我吃了他不成?」

    「爹爹!」

    蔡節嬌嗔一句,惹得董俷開懷大笑。

    不一會兒,一個青年走進了書房中。這青年,身高大約在七尺八寸左右,不算是非常魁梧。一系淡青色長衫,頗為得體。生的齒白唇紅,目若朗星。走進了書房之後,他向董俷深施一禮。

    「學生宮孫,拜見涼王千歲!」

    慢著!

    董俷突然一怔,似乎捕捉到了什麼靈光。

    他獃獃的看著眼前這個儒雅俊秀的青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甚至忘記了招呼那青年坐下。

    「爹爹!」

    蔡節也不知道,自家老子為何突然如此。先是和那青年相視一眼,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輕聲叫道。

    董俷的一雙細目,卻在此時,陡然眯成了一條線。

    「丫頭,你出去一下,我有事情要和他說一說!」

    蔡節一怔,剛要開口拒絕。哪知董俷猛然細目圓睜,瞪了她一眼。別看董俷平時嘻嘻哈哈,和女兒兒子沒大沒小。可是當他嚴肅起來的時候,那種久居上位的威勢,就算是蔡節也不敢抗拒。雖然不知道董俷要和宮孫說什麼,可蔡節還是委屈的應了一聲,靜靜的退出房間。

    順手關上了書房的房門,又朝著宮孫,用力的一點頭。

    那意思是說:你別擔心!

    宮孫微微一笑,朝著蔡節一點頭。

    房間里,只剩下董俷和宮孫兩人。二人誰也沒說話,只是彼此的看著。

    片刻之後,董俷突然道:「我是應該叫你宮孫呢,還是應該喚你陸遜呢?你又打算隱瞞到何時。」

    若換一個人,怕是會被嚇得魂飛魄散。

    可是陸遜卻神態自若,「若千歲以為什麼時候合適,學生就什麼時候告訴文姬。」

    「看樣子,你已經覺察到了!」

    「在這長安城裡,可以欺瞞皇上,卻欺瞞不住千歲。千歲從河東迴轉長安之後,學生就已經知道了。不過,學生於文姬卻是真心誠意,卻無半點齷齪的念頭,還望千歲能成全我二人。」

    董俷笑的很開心。

    不愧是陸遜啊,在這時候還能毫不慌張,不卑不亢。

    既然他能覺察到,想必其他的那些人,多多少少的,也都有了點覺察吧……

    董俷說:「你與文姬的事情,我不想過問太多。只要你是真心對待文姬,我管你是宮孫還是陸遜?但是,如果你負了文姬……小子,哪怕你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一樣能讓你生不如死。」

    「千歲之能,學生非常清楚。」

    董俷點點頭,話鋒一轉,沉聲道:「陸遜,我知你是個聰明人,也不想和你繞什麼圈子。你可知道,我為何要單獨把你留下來?」

    陸遜先是一怔,「千歲想必是有要事吩咐學生。」

    「不錯!」

    董俷摩挲面頰,細目微合,沉聲道:「我現在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不知你是否願意呢?」

    ——————————

    回家了……

    跑的好累,今天先一更,明天恢復正常更新。(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
    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