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85章 泰平問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85章 泰平問對字體大小: A+
     

    泰平四年的二月,對劉表而言無疑是噩夢般的一個月。

    劉巴在浣南遭遇伏擊,全軍覆沒;李嚴數萬兵馬又在洈山谷遭遇伏擊,同樣是全軍覆沒。在臨浣的劉磐,也沒能躲過一劫。張任假扮劉巴的人馬,於臨浣側翼突襲。周昕出兵夾擊,劉磐軍大敗而回。原本劉磐想要往作唐撤退,卻得知甘寧的錦帆營正猛攻蔡瑁的水軍大寨。

    於是,劉磐率領殘兵敗將往零陽方向撤退,在途中遭遇沙摩柯大軍。

    劉磐慘死,而殺入武陵的數萬荊州軍也棄械投降。同時,胡昭以沙摩柯長子沙讐(chou)為主將,在李嚴入洈山之後,率軍奇襲丹陽聚。此時,韓嵩已趕往南郡,防禦甘寧錦帆營的突襲,以至於夷道和丹陽聚兵力薄弱。幾乎沒有費太大的周折,沙讐奪丹陽聚,並佔領夷道。

    那夷道,毗鄰夷陵,是西川入荊北的門戶。

    如今被沙摩柯所掌控,南郡震動,襄陽震動,整個荊州,籠罩在一片慘淡的愁雲之中。

    但厄運還沒有結束……

    二月下旬,呂布率領飛熊軍自汝南突襲魯陽,斬魯陽守將李珪首級,馳騁南陽,日破三城。

    昔日惡虎再展雄風,讓劉表惶恐不安。

    前往徐州的韓暨尚未有回信,這曹操就先動手了嗎?劉表在驚恐之下,一場大病,卧床不起。荊州事務皆有蒯越和蔡瑁聯手主持,雖然從表面上來看,一切平靜,可內中暗流激蕩。

    三月上旬,霍峻領八千無難軍,以張松為軍師,王威為副將,自川中抵達武陵。

    ******

    三月長安,喧囂如故。

    兩年多的休養生息,令關中逐漸恢復元氣。雒陽大戰所帶來的損耗,隨著戰事的停止,已不見了蹤跡。不僅僅是關中,包括遠在雒陽的京兆地區,也逐漸的恢復了生氣,人口日見增多。

    往來於官道上的客商,絡繹不絕。

    董俷自泰平二年中發出開放馬市和鐵市的命令之後,長安客棧的生意,就變得格外紅火。

    董俷在河東、西河、雒陽三地設立馬監,鐵監兩大機構,以滎陽和中山兩個地區為主,與關東諸侯進行貿易上的往來。自古,官不與民爭利,董俷設立三監(還包括河東鹽監),令許多人破口大罵。可你就算罵了又能如何?罵完了,你還是要乖乖的來交易,正是形式不由人。

    自西域,源源不斷的馬匹輸送至關中。

    這些用來交易的馬匹,多出自西域居延牧場。準確的說,是已經被軍府淘汰下來的駑馬。

    可就是這些駑馬,依然供不應求。

    中原戰馬矮小,品種不純。要說在當年,漢武帝也曾在中原設立軍馬場,並且用西極馬和中原馬交配,試圖培養出更優良的品種。但好馬,都有一股子傲性,或者說是一股子烈性。

    輕易不會服人!

    而且,在騎戰當中,馬匹會受驚,加之當時多以單邊鐙為主,騎士經常出現從馬上摔下來的情況。就連漢武帝也遭遇過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是那個缺德孫子出了主意,將軍馬閹割。戰馬老實了,溫順了,騎士也安全了,可這戰馬的延續傳承,卻也因此不得不放棄。

    凡事一利一弊吧……

    漢武帝設立的軍馬場,也就因此而關閉。

    中原缺馬的情況,依舊是很嚴重。偶然間獲得一匹好馬,上至君王,下至小卒,都會愛惜如命。

    但閹割還要繼續!

    西域駑馬,全都沒有經過閹割。

    董俷是個愛馬如命的人。當年斑點獸的死,令他總懷有內疚。對他而言,閹割一匹馬,無異於奪走了它的尊嚴。你騎術不好,那就先找匹普通的馬練著,不要去妄想擁有一匹好馬。

    也正是這原因,即便是被淘汰下來的駑馬,於中原而言也是絕世良駒。

    而且董俷不要金銀錢帛進行交易,對他來說,那玩意兒用處不大。董俷以糧草做交換,第一個和董俷交易的人,正是曹操。他以兗州山山陽郡和青州北海國兩郡庫糧為代價,換來上等駑馬六千七百匹,全部充入虎豹騎,是戰鬥力得到了極大的提高,在平原郡大敗袁紹軍。

    想想,一萬擁有甲裝騎具的重裝騎兵在平原衝鋒,那是何等的規模……

    去歲末,吃了大虧的袁紹,不顧田豐的阻撓,以河間、中山、常山三國清倉糧草,向董俷交換了萬餘匹上等駑馬,組成大戟士,由韓瓊眭元進兩人統領,誓要和曹操再見一次高下。

    徐州劉備,雖然和董俷有恩怨,可也明白騎軍的重要性。

    他命麋竺設法買通雒陽鐵監馬監的官員,用徐州一年的錢糧為代價,得戰馬三千匹,軍械無數。

    關中所產,必屬精品。

    對於董俷麾下出品的軍械,不僅僅是劉備眼紅,曹操和袁紹,也都沒有放過。

    甚至包括那江東孫策,和董俷有殺父之仇。也不得不收緊了腰帶,買來萬具元戎弩,裝備步卒。幾家諸侯當中,也就是曹操對董俷的軍械需求較少。但曹操所要的,卻包括了龍骨翻車,巨型水力風車……等,用於民生之上的器物。而這些器物的花費,也是格外驚人。

    按道理說,董俷和諸侯是敵人,怎麼能提供這些給對方?那不是讓對手更加強大了嗎?

    在這一點上,陳宮顧雍等人,力諫董俷,甚至不惜以辭官來要挾,請求董俷關閉三監市場。

    對此,董俷在府中設宴。

    借口非常的直白:有荊襄名士龐德公一家來到長安,所以要擺下宴席,為龐公一家接風。

    也許有人會問了:「龐德公怎麼來了?」

    呵呵,龐德公能不來嗎?家中兩個小子,都投靠了董俷。龐統龐林,如今已經是涼王幕府中舉足輕重的人物。所以,龐家的身上,不可避免的打上了董家的烙印,他不來能行嗎?

    再加上早先的徐庶石韜,諸葛瑾也曾在他門下求學。

    龐德公在荊襄,已經明顯的感受到了來自荊襄世族的敵意。再不走,保不齊會出大事情了。

    雖龐德公一起前來的,還有諸葛瑾的弟弟,諸葛均一家。

    此外,又有一個董俷的故人隨同龐德公一起來到了長安。這個人,就是原揚州別駕,蒯良。

    關中的發展勢頭,太猛了!

    猛地讓各地的世家門閥,不得不放下偏見,用一種從未有過的眼光,來正視董俷。

    正如同早先廬江陸遜,潁川荀適,譙縣夏侯霸……除了陸遜之外,荀適和夏侯霸兩人的身上,可以說有著極為鮮明的曹氏烙印。可即便如此,兩大家族也不得不讓他們來觀察一下。

    當然了,他們也只能隱姓埋名。

    除上述三人之外,長安郡學中還有一個學生,今年正好十六歲。此人的名字很怪異,叫做侯大。在郡學的學籍上著名,此人是在泰平元年,隨侯霸一同來到長安。陳留譙縣人,是侯霸的書童。但天資極為聰慧,而長安郡學的治學方針又是:不問門第出身,只要合格,皆可就學。

    這侯大居然以比侯霸還要優異的成績考入了郡學,如今正處於郡學三年生。

    一開始,董冀並沒有注意到這侯大的怪異處。此人入學之後,並不張揚,成績也是中規中矩。

    然則後來還是周不疑發現,侯霸也好,荀適也罷,對這侯大似乎很尊敬。

    這可就引起了董冀了注意了……

    此人,非夏侯氏族人!這是董冀調查的第一個結果,而第二個結果就更有趣了,他似乎是曹氏族人。

    侯大……

    【說文】中註釋:大者,丕也!

    董俷當時聽聞了這個名字之後,差一點給噎死。

    曹丕?

    呵呵,這也許就是古人的密碼吧。即便是用了假名字,也會和本名有牽連。就如同陸遜的假名宮孫一樣。陸,地也。五行為土,戊守中宮。相對應,宮,屬五音之列。宮、商、角(jue)徵(zhi)羽。『宮』在五音中,對應五行之土。故而,這陸遜到了長安,改名叫宮孫。

    古人的一點小把戲,但也很有趣。

    董俷命董冀加強對曹丕等人的監控,一俟有不利於長安的行動,就地緝拿。若有反抗,格殺勿論。

    而後,他的精力就放在了其他的事情上。

    蒯良前來,算作是荊襄世族對董俷發出的一個訊號。董俷自然不能等閑視之,接待規格極為隆重。

    涼王幕府的宴會結束后,陳宮顧雍再次向董俷進諫。

    董俷讓他們坐下,而後笑問道:「諸公,我且問上一問,這軍械設備生產出來,是做什麼用?」

    陳宮道:「軍械以兵事,設備以民用,千歲為何如此問?」

    董俷點點頭,「那我再問諸公,我們把這些設備、軍械生產出來,除了供自己使用之外,堆放在庫府當中,能產生什麼作用?是能為我們帶來錢糧呢?還是可以讓我們的軍事民生更好?」

    「這個……」

    「我把這些設備和軍械給曹操,給袁紹,並不是說我想要資助他們強大。有道是,率土之濱,莫非王土。我所做的,只是想要那些黎民百姓生活的更好而已。我們的敵人,是諸侯,卻非百姓。我們拼死拼活,也無非是想讓天下早些安定,令黎民安寧,可以更好的生活。」

    董俷如今也可以說出一番大道理了!

    如果說,當年和蔡邕論天下時,他只是順口無意的回答。那麼如今,他已經學會了口是心非。

    「民為重,社稷次之,君為輕……這道理無需我再為諸公來講解。」董俷喝了一口葡萄酒,清了清喉嚨,接著說:「我們把那些聚集了無數人心血智慧的東西,囤積在倉庫中,卻是白白的浪費了生產者,發明者的一番好意。再說了,就算他曹操袁紹,劉備孫策得到了這些,我們就害怕了?就打不過他們嗎……呵呵,我想也不盡然。民心在我,大義在我,我又何懼哉?」

    這一場爭論,整整持續了一夜。

    一開始只是就設備軍械馬匹而爭論,到了後來,卻變成了純脆的學術上爭論。董冀周不疑等人,剛開始也只是旁聽。但到了後來,發現參與爭論的人越來越多,覺得情況有點不妙。

    龐德公來了!

    龐山民來了……

    蒯良來了,黃承彥也過來了……

    好傢夥,小小的書房裡,圍坐十餘人。一開始董俷還參與爭論,可到了後來,他就閉嘴了。

    和這些人論口舌之爭,簡直是找死啊!

    董冀和周不疑充當起了記錄者,後來蔡節也來了,黃月英也在旁聽,五六個人一起記錄。

    這一場辯論,從民生到軍事,從具體的操作,到學術的高度。

    方方面面,無所不包括。《涼書-高祖本紀》和《泰平大事記》等幾本後世流傳的書籍裡面,將這次辯論稱之為『泰平問對』。當然了,書中多以古文記錄,包括董俷的原話,也做了加工。

    在這本《泰平問對》里,董俷第一次提出了一個新穎的概念:超前意識。

    而這個競爭的含義,不僅僅是單純的人與人競爭,還包括在生產,軍事,教育、發明等各方面的競爭。

    若用董俷最原始的話語說:「我不怕曹操掌握了我的技術,因為隨著我的技術在不斷推廣,我將掌握更好的技術。只要我始終領先於他人,那麼我就可以保持住我的優勢,立於不敗。」

    而董俷的這番言語,究竟對後世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誰也說不清楚……

    ——————————

    十點左右第二更。

    求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