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84章 機關算盡太聰明(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84章 機關算盡太聰明(求月票)字體大小: A+
     

    春雨綿綿,下個沒完沒了。

    李嚴吃驚的看著眼前的小校,半晌后突然把手中的信箋一扔,連聲叫喊道:「胡鬧,胡鬧!」

    「正方,何故如此?」

    韓嵩驚訝的看著有些慌亂的李嚴,擺手示意那小校退下,上前一步,將掉在地上的信箋拾起來,一目十行的掃了兩眼之後,笑道:「沒想到,劉磐公子居然也能用計了……呵呵,不錯嘛!」

    「不錯個屁!」

    李嚴忍不住爆出粗口,「打臨浣就打臨浣,憑他手中兵馬,強攻臨浣。又有蔡瑁駐守作唐,何需耍什麼花招?或許會花費些時日,但只要穩紮穩打,取臨浣絕非難事。偏偏要分兵……那充縣何需用兵?臨浣一破,充縣必亡。現在一分兵,就等於露出一個破綻,簡直畫蛇添足。」

    韓嵩精於內政,卻疏於兵事。

    他看不出劉巴劉磐分兵會有什麼壞處,可是他相信李嚴,絕不會隨口亂說。

    李嚴在府中大堂上徘徊,努力平息了激動的心情。而後展開武陵地圖,苦笑道:「張任有什麼本事,我不知道……但沙摩柯卻是久經沙場,胡昭之能,也非徒有虛名之輩。還有周昕,深得秦大人之器重,每逢揚州有兵事,必招周昕商議。你看看,你看看,浣南好打嗎?」

    韓嵩看了半晌,苦笑道:「正方,你還是直接說吧,我看不明白。」

    「當年揚州有亂,都是以周昕總督糧道。這樣的人物,他會忽視浣南?簡直是異想天開。劉巴攻打浣南,是自尋死路。我敢說,只要他一分兵,一舉一動都落在了壺頭山的掌控中。」

    「你是說……」

    「劉磐必敗!」

    李嚴頹然坐了回去,閉目仰天,輕輕拍擊額頭。

    片刻之後,他突然坐直了身子,「德高,我明日就出兵往武陵。你立刻返回南郡……我估計,那壺頭山輸了也就罷了,可如果他們取勝,將會有一連串的反擊。蔡瑁,怕擋不住甘寧。」

    甘寧之勇,只有親眼見過,才能明白。

    也不能說蔡瑁沒本事,可要和甘寧相比,怕不是他的敵手。

    韓嵩一蹙眉,「你現在出兵,好嗎?」

    「好不好都要試一試!」李嚴苦笑道:「難不成眼睜睜的看著劉磐送命?如今前方尚沒有戰況出現,想必壺頭山反擊尚未開始。我領兵過洈山,搶佔零陽。劉磐敗了,我可接應……劉磐勝了,我也不搶他功勞。至少,我督戰零陽,能牽制住沙摩柯一部分兵力,算是一個保障吧。」

    韓嵩說:「既然如此,我立刻去安排!」

    李嚴枯坐冷清的幕府大廳中,看著那牆壁上的武陵地圖,眼中顯出迷茫之色。

    只希望還來得及!可是,劉磐輸了,有我去營救……如果我也輸了呢?誰又會來營救我呢?

    這荊襄派系複雜,混亂的不得了。

    彼此間勾心鬥角的厲害,李嚴深知其中的水有多深。

    怕只是,這一次就算是他救出了劉磐,也要背上一個黑鍋吧。畢竟,劉磐背後,有劉表撐腰。

    算了算了,這個時候想這些做什麼?

    李嚴用力甩了甩頭,似乎是想要把那莫名其妙的思緒甩掉。他站起身來,轉身回了內堂,和衣而卧,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睡夢中,他彷彿又回到了當年宛縣那血與火交織的一百天!

    第二天卯時,李嚴點起兩萬兵馬,以南郡都尉邢道榮為先鋒,自夷道出發。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

    李嚴不敢行進的過於迅速,天曉得對手會不會有埋伏?

    不過還好,這一路上沒有遇到什麼險阻。在三日之後,大軍開拔進入洈山……在班固的《漢書卷二十八上-地理志》當中,曾有關於洈山的記錄。洈水自洈山出,東入繇水,而後南至華容入大江。

    這洈山並不大,山中溪澗匯聚與洈水。

    順著洈水,一路南下就可以出洈山。一路上道路多為平坦,不過在出洈山時,道路陡然變窄,水勢也在這裡變得湍急,形成了一道兩山對峙的深澗。這裡不在有道路,除非乘船而出。而且,大船是不可能從這裡出去,必須要以小船方能通過。所以,在此處必須要改道。

    一是翻過洈山谷,二是繞山而行。

    按照路程,繞山而行的路程較遠,但如果走起來的話,卻比翻身過洈山谷要快兩天的時間。

    邢道榮在山澗處,也不得不停下來等候李嚴。

    李嚴在巡查過地形之後,沉吟片刻,做出了決定,「我們從洈山谷過去!」

    「啊?」

    邢道榮很不理解,疑惑的詢問道:「大人,洈山谷小道崎嶇,幾乎沒有道路。從那裡走,要比繞山而行多花費兩天的時間。我們既然趕時間,為什麼不繞山而行,反而要從洈山谷過去?」

    李嚴一笑,「兵法有雲,虛者實,實者虛。虛虛實實,存乎一心……老邢,我且問你,如果你是沙摩柯,在此設伏的話,會在何處設伏?」

    邢道榮說:「繞山而行,地勢寬廣,不適合伏擊。若我是沙摩柯,會在洈山谷設伏。」

    「所以,我要走洈山谷!」

    邢道榮懵了,瞪大了環眼,「為什麼?」

    李嚴一笑,「連你和沙摩柯都能想出的東西,胡昭周昕,豈能想不出?」

    這意思就是說:你能想到在洈山谷設伏,周昕胡昭哪種人怎麼可能想不出來?所以,他們不會在洈山谷設伏,相反卻會選擇繞山大道設伏。而我呢,偏不走繞山大道,讓他們白費心思。

    反正大致意思就是這樣吧。

    聰明人,總是喜歡從自己的角度來考慮問題。

    至於邢道榮,聽不明白李嚴這話中的含義,只能撓著頭,一邊琢磨,一邊領兵進入洈山谷小道。

    不過,這山道的確是難行!

    隊伍行進的很慢,用了一天半的時間,才走了一半的距離。

    但山中靜幽,怪石犬牙交錯,景緻非常怡人,而且一路上沒有看見半個敵軍的蹤跡。李嚴這懸著的心,漸漸放了下來。不停督促兵馬加快行進的速度,爭取能在天黑前抵達目的地。

    至酉時,天將晚。

    大軍從一處草木茂盛的山溝中行出。突然間,只聽一陣銅鑼聲響,鐺鐺鐺……鑼聲在山中回蕩。左面山坡上,突然出現無數五溪蠻山地兵,隨著有人下令:「放火箭!」箭頭上裹著沾滿火油的干布,朝著嶺下就射了出去。在茂盛的灌木叢中,不知道放了多少乾草枯枝。

    並附有助燃的火油。

    一著那火星子,灌木呼的一下子就燃燒起來。想想看,延綿數里的灌木從中都是助燃物,這火勢一起,可就收勢不住了。春季,正是萬物復甦之時,那些灌木被火這麼一燒,立刻冒出了滾滾的濃煙,把嶺下完全淹沒。猝不及防的士卒,要麼是被大火吞噬,要麼就被濃煙嗆得睜不開眼睛。

    一邊是絕澗,一邊是大火。

    也不知道有多少士兵失足從小道上落入絕澗中。

    李嚴心知不好,連忙大聲的喊道:「往前沖,往前沖……」

    這時候如果往後退,那基本上是死路一條。唯有向前沖,說不得還有一線生機。邢道榮帶著人,頂著烈焰向前衝鋒。眼看著小道盡頭就要到了,只要出了小路,就是平坦的大道。

    那是一條生之路!

    可就在邢道榮快要抵達小道出口的時候,只聽山嶺上轟隆隆的聲響傳來。

    巨大的岩石從山嶺上滾落下來,帶著強大的衝擊力。邢道榮甚至沒來得及看清楚是什麼,被那巨石撞倒,連人帶石頭就掉下了深澗。這萬丈深澗……呵呵,摔下去基本上也就是個死!

    不一會的功夫,山路盡頭被堵死……

    數百名士卒被巨石砸死在山道上,掉下深澗的人,更是無法計算。

    李嚴手扶一塊石頭,眯著眼睛,透過濃霧向山上看去。就見山嶺上,一面黑色大纛下,一名文士,頭戴綸巾,身穿鶴氅。手中搖著一把摺扇,正和一名站在他身邊的年輕武將談笑風生。

    大纛上寫著『漢安五溪長鬍』的字樣。

    是胡昭!

    李嚴抽出寶劍,一手槍,一手劍,厲聲喊道:「往山上沖,往山上沖……給我活捉胡昭!」

    聲音嘶啞,很快就被淹沒在嘈雜的叫喊聲之中。不過還是有荊州軍聽到了他的呼喊,立刻隨著李嚴,冒著烈焰往山嶺上衝去。可惜,這山嶺上,足足七八千名五溪蠻山地兵,清一色的竹槍弓箭,腰配漢安刀。

    弓箭手分成了三排,輪流向山道上射箭。

    大火燒不到他們,弓箭手在軍官的指揮下,毫不混亂,一輪一輪的射出利矢。葬身火海的,不計其數。偶爾有衝出火海的荊州軍,立刻被箭矢射殺。有武藝高強的軍官,能躲過箭矢,但剛一靠近山嶺,數百支竹槍呼嘯著就飛過來。身體被插得如同刺蝟一樣,滾入火海中。

    胡昭搖頭道:「李正方啊李正方,你很聰明……只是聰明的有一點……呵呵,涼王曾說過一句話: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依我看,這句話放在你的身上,倒也確實合適。」

    那意思是說:你總以為你自己很聰明,高人一等。可是卻不知道,正因為你的聰明,壞了你的性命。

    邢道榮能推算出洈山谷會有埋伏。

    可是李嚴偏偏認為:一個莽夫都能猜測出來的東西,別人也一定會這麼想。更何況他們的對手是我?所以,我的對手一定會在繞山大道上設伏。那麼我反其道而行,走洈山谷就安全了。

    其實,他在琢磨別人,殊不知別人也在琢磨他呢?

    有時候,聰明的人,卻不長命……只可惜,胡昭的這番話,李嚴是聽不到了。他衝出火海,還不等站穩身形。就見胡昭身邊的青年武將,猛然從一個五溪蠻兵手中抄起一桿竹槍。

    大步流星,向前走了幾步,振臂一擲。

    竹槍,穿透了李嚴的脖子,巨大的力量將他帶飛起來,噗通一聲,落在了火海當中。

    「吾彥,壯哉!」

    在臨死前的一剎那,李嚴終於聽到了胡昭的聲音。

    那個身高八尺的傢伙,叫做吾彥……好大的力氣啊!

    如果……如果當年我隨黃漢升去了西域,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

    繼續打滾兒……票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