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83章 張任露崢嶸(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83章 張任露崢嶸(二)字體大小: A+
     

    也許是因為害怕,劉表的動作很快。

    泰平四年一月中旬,劉磐劉巴的大軍穿過洈山,進入武陵之內。李嚴屯軍三萬,駐紮夷道。

    不為別的,夷道是武陵門戶,同時也是南郡進入武陵的必經之路。

    劉表給李嚴的指令非常簡單,那就是要保證劉磐大軍的糧道暢通。同時,如果劉磐出現危險,李嚴還要接應劉磐劉巴,保證二人安全。此外,荊州水軍大都督蔡瑁奉命在公安至作唐(今湖南安鄉)一線立下水寨,防止甘寧的錦帆營自雲夢澤入浣水,在水路上偷襲接應。

    按照劉表的設計,此戰還將調集荊襄水陸兩軍共二十萬人馬,差不到達到了荊州總兵力的一半。意圖非常明顯:務必將武陵一舉攻佔,斷絕關中軍自西川出兵,如今江南的道路。

    劉磐如今,意氣風發。

    大軍過洈山之後,劉磐找到了劉巴。

    「軍師,我擬兵分兩路,一舉擊潰逆賊。」

    劉巴問道:「公子打算如何分兵,又如何擊潰逆賊呢?」

    劉磐說:「武陵之重,在於臨浣、酉陽兩鎮。你我兵分兩路,一路猛攻臨浣,一路做勢佯攻酉陽。如此一來,壺頭山蠻子定然會分兵支援酉陽,而後我在大庸突然回師,奪取浣南縣。」

    浣南縣(今湖南桃源),是壺頭山和武陵郡治臨浣的交接地。

    劉磐的這個主意不差,有聲東擊西的巧妙。調動壺頭山五溪蠻的兵馬,而後切斷沙摩柯和周昕的聯繫。只要運用的得當,就可以達到此戰的目的。攻佔臨浣,等於斷去五溪蠻一臂。

    劉巴想了想,覺得劉磐這個主意不錯。

    「公子此計甚妙……我願領五千人馬做疑兵,調動壺頭山蠻子。公子領兵攻打臨浣,如何?」

    劉磐點頭答應,「自大庸至浣南,需經浣水。軍師渡河時當小心謹慎,莫中了賊人的埋伏。我於臨浣佯攻,一俟軍師佔領浣南,我會立刻展開對浣南的攻擊。最遲三十天,當奪取臨浣。」

    「就依公子!」

    劉巴之所以要這樣做,原因非常簡單。

    奪取浣南,將不可避免的遭遇沙摩柯的攻擊。劉磐年輕氣盛,且又有武力,保不齊一時頭腦發熱,就會和沙摩柯硬抗。也不能說劉磐無能,而是劉巴傾荊襄武將,無人能敵沙摩柯。

    所以,奪取浣南,還是由他完成。

    兩人拿定了主意,立刻加緊行軍的步伐。於一月二十三日,攻破零陽,然後兵分兩路。

    劉磐領大軍直撲臨浣,又命張虎隨劉巴行動。無他,畢竟劉巴是一個文士,不擅長兩陣搏殺。

    單說劉巴,率領大軍出零陽直奔酉陽。

    沿途使用減兵增灶之法,做成了大軍主力是要奪取酉陽的態勢。二月初,劉巴在大庸擊潰周芳所部,入駐大庸城。派出斥候探馬打聽消息,兩日後得知壺頭山蠻王沙摩柯,親率一萬人增兵酉陽。劉巴不禁笑了……看樣子劉磐此計已經成功了,如今可以回師,攻打浣南。

    不過,劉巴還是很小心。

    借口在大庸損失慘重,留五百人駐守大庸,做出大軍仍在大庸休整的態勢。

    他星夜領兵,出大庸(今湖北張家界,古庸國)折返原路,過豊水,向浣水方向急行軍。

    只三日,劉巴飲馬浣水。

    而根據斥候回報,沙摩柯此時剛抵達酉陽,而浣南只有八百健卒駐守,同時屯集了五溪蠻供應臨浣的糧草輜重。

    沒想到,這浣南居然是臨浣的倉廩!

    劉巴大喜望外,不過並沒有因此而忘記小心謹慎。

    他親領小股兵馬渡過浣水,在確定沒有危險之後,才發出訊號,命張虎領兵渡過浣水。

    過了浣水之後,只需向南過獅子嶺,就可以看見浣南了。正值仲春,浣水兩岸草木豐茂。

    劉巴沒有在白天行軍,而是讓士卒們躲在蘆葦盪中休整了一個白晝,當夜幕降臨后,才動身兵法獅子嶺。這裡是五溪蠻的領地,白天行軍,極易被對方察覺,夜晚行軍的話,更安全。

    入夜,壺頭山突降雨水。

    泥濘的道路,令行軍變得困難了許多。

    一不小心,腳下打滑就會從嶺上摔下去。雖然獅子嶺不算高,可山路上遍布嶙峋怪石。摔下去就算是不死,也會是骨斷筋折。弄個不好,被山嶺上的喬木貫穿身體,更是會丟了性命。

    劉巴眼見已經過了二更天,大軍的行進速度卻越發緩慢,不由得心中著急。

    「張虎,督促大家,加快速度。四更天時,必須繞過獅子嶺,天亮之前,我們要奪取浣南。」

    「可是山路難行,需打探路徑啊。」

    「都這時候了,還打探什麼。傳我命令,三軍強行軍……不計死傷,務必要在四更繞過獅子嶺。」

    強行軍,似乎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張虎立刻組織出一支督戰隊,命士卒加快行軍速度。

    一時間,士卒們怨聲載道。可是面對督戰隊冷森森的鋼刀,他們也只好咬著牙往前走了。

    與此同時,獅子嶺上,一支隱藏在叢林怪石中的人馬,正靜悄悄的看著荊州軍行進。

    三名年輕的將領,匍匐在巨石之後。

    雨水打在他三人的身上,冰涼……可是三人卻好像沒有感覺一樣,靜靜的觀察著荊州軍。

    「叔峻,為何還不動手?」

    年輕的周延,忍不住低聲的詢問。

    張任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令人不禁心中發寒。

    「看見那個騎馬的傢伙了嗎?」

    張任用馬鞭一指在隊伍後方的劉巴,「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那廝是賊軍的主將,只要殺了他,這些荊州軍就是一群烏合之眾。傳我將令,待那廝過來之後,技擊士先行攻擊,射殺此人……還有那個步行提刀,看上去很壯實的黑臉漢子,也不要放過……周慶,準備!」

    周慶立刻傳令,命人將一種五溪蠻特製的口哨,含在了口中。

    當劉巴率眾從山下走過的時候,只聽一陣刺耳的,如同鬼叫一般的哨音,在夜幕中突然響起。

    緊跟著,山嶺上伏兵四起。

    技擊士手中數十張強弓,對準了劉巴。

    劉巴在聽到哨音的一剎那,心道一聲不好。剛要開口叫喊,數十支利矢飛奔而來,全部命中。就在技擊士攻擊的前後,千餘名弓箭手開弓放箭。箭矢隨雨點落下,山嶺上迴響凄厲哀嚎。

    劉巴被射成了刺蝟一樣,跌落馬下。

    張虎一見,不由得大驚失色。揮舞大槍,一邊朝山嶺衝鋒,一邊大聲呼喊:「三軍兒郎,不要慌張。隨我殺敵!」

    話音未落,一支利矢呼嘯著撲來。

    張虎抬手鐺的崩開這支利矢,可不想在這之後,尚隱藏一支長箭……連珠箭!張虎再想躲閃,可就來不及了。噗的一聲,長箭正中張虎額頭。巨大的衝擊力帶著張虎的屍體,滾下山嶺。

    張任面無表情的收起大弓,「周慶,發鳴鏑……一個不要放過……周延,出擊!」

    話說完,他連看也不看山嶺下的荊州軍,帶著數十名技擊士大步離開,在山林外翻身上馬。

    「通知三爺,攻取零陽!」

    「喏!」

    親衛應了一聲,轉身離去。

    與此同時,鳴鏑刺耳聲響在夜空中回蕩。從山道前後,突然出現了無數五溪蠻士兵,揮舞刀槍,兇狠的砍殺起來。五溪蠻人,生活在大山之中,天生的一副好腳板,跋山涉水,如履平地。

    同時,他們的兵器裝備也不同於普通士卒。

    大多以武陵山特產的百年老藤,經特殊手法鞣製,做成藤甲,滕制兜鏊。看上去很沉重,卻沒有半點份量。在山野中穿行,猶如鬼魅一般。每個人身上背負六支竹槍,先投擲后衝鋒。

    一輪箭矢過後,周延咧嘴大笑。

    「三軍,隨我衝鋒……」

    ******

    汝南,平輿城外。

    呂布神采飛揚,頂盔貫甲,罩袍束帶。稚雞翎迎風而動,兩千陷陣沉靜肅立,鴉雀無聲。

    赤兔嘶風獸,似感覺到了什麼,興奮的在陣前不停撒花兒。

    高順領著八百陷陣卒,立於嚴氏和來鶯兒的身後。呂布抱著呂欣,在粉嫩的小臉上猛親了一口。

    「乖女,要聽娘的話,不要任性!」

    呂欣緊摟著呂布的脖子,不跟撒手,「爹爹,和我們一起走嘛,欣兒不要和爹爹分開。」

    嚴氏上前,「奉先,要不……再考慮一下?報答董王的方法不止這一種,何必我們一家分開呢?」

    呂布笑了,「夫人,我如今除了一身的好武藝,還有什麼能報答董西平?再者說,能衝鋒陷陣,征戰疆場,才是我輩男兒的宿命。難不成,你想要看為夫如早前那般,每日借酒澆愁?」

    「我……」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呂布胯下馬,掌中方天畫戟,論天下能攔住我的人,唯董西平一人耳。你們此次雖高順前往長安,有董某人代我照顧,我也能放下心。別擔心,不出多久,我定然會去長安與你們相聚……鶯兒,照顧好欣兒……將來定要給她找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來鶯兒一福,「夫君保重啊!」

    呂布大笑,咬著牙把女兒遞給了來鶯兒。然後走到高順的面前,看著這個八尺高魁梧敦實的漢子。自他領兵以來,麾下猛將無數。然則至今日,唯有高順和曹性二人仍追誰著他。

    也沒有什麼話,呂布猛然張開手臂,用力的擁抱了一下高順。

    「世英,布將這一家老小,都託付給你了!」

    高順古板的面容,一抽搐,「君侯……」

    「莫要再說了!」呂布深吸一口氣,拍了拍高順的肩膀,「若布能抵達長安,我們繼續做兄弟;如果……世英你可輔佐董西平。那傢伙長的雖難看,倒也是個人物。咱們來世再論交。」

    「君侯!」

    高順只覺心中一痛,忍不住想要屈膝跪下。

    別看呂布說的輕鬆,可大家心裡都明白。呂布這一出兵,等同於反出了曹營。深入南陽,轉戰關東,他沒有任何的後援……弄不好,就可能連性命都沒了。呂布,這是在向他託孤啊。

    呂布一把扶住了高順,「世英,莫要做小兒女態。大丈夫當戰死沙場,馬革裹屍還。你隨麋龍一起走吧。到了長安,告訴董俷那傢伙,就說我呂奉先把債都還了,從此再不欠他什麼。」

    高順咬碎鋼牙,輕輕點頭。

    「麋十二!」

    人群中,走出一個西北漢子,拱手朝呂布一禮。

    此人,正是麋龍,也可以稱他董龍。當年追隨董俷轉戰金城,縱橫青徐時的老部下,只剩董龍一人。不過,那時候的董龍,叫做龍騎十二。後來奉命往徐州,在麋竺麾下做卧底。

    麋龍點點頭,肅然道:「君侯只管放心,小人可擔保,只要涼王在,無人可欺辱夫人小姐。」

    呂布笑了,「如此,我也放心了……速速啟程吧。」

    來鶯兒等人,一步一回頭,登上了車輛。

    高順和麋龍翻身上馬,朝著呂布一拱手,「君侯,珍重……我等在長安恭候君侯,到時定當一醉!」

    「珍重!」

    呂布一笑,轉過了身。

    車隊在陷陣卒的簇擁下,緩緩向遠方駛去。

    曹性走上前,輕聲道:「君侯,夫人和世英他們,都走了!」

    「我知道!」呂布強忍離別之痛,淡然說道。對於他這個愛家人如命的人而言,分離是最大的痛。

    可正如董俷賈詡所評價的那樣,呂布這個人雖然反覆,是個小人,確有武人之風骨。

    他不會欠任何的人的人情,哪怕是一點點的恩情,他也不願承擔。而董俷給他的恩情,卻太大了!

    大到呂布無法拒絕,無法忍受的地步。

    唯有一戰,也許才能化解這恩情吧……更何況,身為武將,呂布也不願意在汝南碌碌一生。

    「文通,何不隨夫人們一同前往長安?」

    曹性咧嘴笑了,「不瞞君侯,我怕的很呢!」

    「怕?」

    「當年在集寧,我射了董俷一箭。萬一我過去了,那董俷想起這一箭之仇,我豈不是完了?」

    「哈哈哈,沒錯,以董西平那小心眼,定會如此!」

    呂布和曹性相視大笑。

    其實心裡都明白,董俷是不可能和曹性計較那一箭的仇恨。曹性不願離開呂布,也許在他看來,能隨呂布戰死疆場,才是這世上最快活的事情。至於其他的事情,則和他曹性無關。

    呂布走到赤兔馬前,翻身上馬,抓起方天畫戟。

    當年,他的方天畫戟被董俷砸彎,已經廢掉了。此後隨又打造了一把,卻不是很趁手……此次麋龍前來,卻帶來了一支方天畫戟。重149斤,戟身之上,有蛟龍盤繞,故而名為盤龍戟。

    據說是當年楚霸王項羽所用的兵器!

    賈詡命人在民間找到,又托麋龍為呂布帶來。

    這盤龍戟,不論是在份量還是做工方面,呂布可說滿意至極。有此神兵,老子又怕誰來哉?

    呂布胯馬持戟,頓時豪氣衝天。

    曹性也提槍上馬,兩千陷陣卒也同時上馬。這些戰馬,全都是呂布從汝南駐軍兵營中搶來。

    一陣風吹來,呂布這心裏面透亮!

    一磕赤兔馬,寶馬良駒仰蹄直立而起,希聿聿長嘶不停。

    「飛熊軍,隨我殺人!」

    曹性抄起大旗,刷的迎風展開。那大旗上,火紅色飛熊,格外醒目。從這一刻,陷陣營不見了!

    那支曾馳騁幽州的飛熊軍,在斜陽中浴火重生……

    ——————————

    唔,晚上還有一章,大概在十點左右吧。

    恩,繼續求票……月票推薦票啥的,都行啊……(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