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79章 賈詡二謀荊襄(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79章 賈詡二謀荊襄(二)字體大小: A+
     

    沒有注意到字數,後面的幾行註釋,好像超出字數了……

    非常抱歉,俺會在下一章里,爭取補出一千字吧,還請大家原諒。

    ——————————

    閬中已在望!

    這閬中,位於嘉陵江中部,西川的東北方。東面有巴山,西面是劍門,雄峙川北,是入川后必經之路。

    看到城頭上迎風招展的大纛,王商這一路上懸在嘴邊的心啊,才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仰天長出了一口氣,心道:「還好,總算是及時回來了……閬中看上去沒事兒,關中軍也不見蹤跡。我還有時間,足夠在閬中布置起一道防線。不過,關中軍沒有來攻打閬中,想必是去了梓潼。但願伯苗能多堅持一些時日,給我足夠的時間來布防……伯苗,還請多保重!」

    這大戰尚未開始,王商已經做好了放棄梓潼的準備。

    數萬人馬抵達閬中之後,見城頭上空無一人。王商不禁奇怪,命人到閬中城下叫門。

    離開閬中的時候,王商把城中防務交給了他族中兄弟王甫。王甫是廣漢郪(qi,一聲平)縣人,不屬於王商這一支。不過,郪縣王氏,素來和新都王氏比較親近,王甫和王商的關係呢,也不像王累和王商那樣,也好過王謀,是王商極為信賴的族人,故而王商把閬中交給了王甫。

    士卒兵丁在城下大聲的叫喊。

    城頭上先是一陣沉靜,卻沒有人出現。

    就在王商感到心中惶恐的時候,閬中城門卻吱呀呀的開了。王商鬆了一口氣,心道:這國山(王甫的字)玩兒的是什麼把戲?害得我以為閬中出事了呢……嚇死我了,一會兒見到他定要好好斥責。

    想到這裡,王商催馬上前。

    在王商想來,一定是王甫親自出來迎接。

    到了自家門口,心裡也就少了許多防備。王商帶著笑意,向城門跑去,卻見一支人馬從城內衝出來。全部頂盔貫甲,刀槍鋥亮。為首的是一員大將,金盔金甲,大紅緞子的戰袍,胯下一匹汗血赤兔馬,掌中一桿象鼻古月刀。年紀大約在四旬上下,頜下黑須,威風凜凜。

    王商認得這人,是閬中嚴氏族人,名叫嚴顏。

    川中,世族林立,像王氏這種家族,在川中已有五六百年的歷史,除此之外還有成都張氏,巴郡董氏……等等不一一列表。除了王氏這種幾百年的大族之外,還有許多立足百年之久的小家族。

    百年,在中原足以成望族。

    可是在川中卻不然……中原時常會有戰火,而且距離皇權較近,一個不小心就會滿門滅族。

    但是川中遠離皇統,除了一些土著襲擾之外,戰火很少蔓延此地。

    故而這川中世族的根基,遠遠厚過了中原大族。一二百年的族群,在川中根本就算不的什麼。

    嚴氏家族自漢明帝以來,進入川中,至今已有一百多年。

    時常受川中大族打壓,地位非常的尷尬。這嚴顏,是嚴氏家族當代的家主,一身祖傳的好武藝,胯下馬、掌中刀,在巴西無人可敵。龐羲任巴西太守的時候,曾數次想請嚴顏出山。

    但由於閬中世族的阻撓,嚴顏時至今日,不過官拜閬中佐都尉。

    要說明一點的是,佐都尉和佐校尉完全是兩個概念。若比較的話,就類似於後世的市警局局長和縣警局局長,而且還是在市警局的眼皮子底下,能有多大的權利,自然也能夠猜到。

    嚴顏名義上的閬中佐都尉,手中並沒有兵權。

    除了族中給嚴顏配備的三百嚴氏族兵之外,指揮不動閬中一兵一卒。

    王商心裡奇怪:怎麼這嚴顏跑出來了?

    不過他也沒有想太多,張口道:「季……」

    他想說:季陽,王甫在什麼地方?怎麼沒有出來迎接我呢?

    可是沒等他說完,就聽嚴顏一聲氣沉丹田的巨吼:「王文表,王甫已死,還不給我拿命來!」

    這一聲,若同霹靂一樣在空中炸響。

    王商還沒有反應過來,嚴顏的馬已經衝到了他的跟前。王商這時候還在想:這嚴季陽什麼時候有了一匹如此好馬呢?、

    眼前刀光一閃,緊跟著血光崩現。

    嚴顏衝到了王商的跟前,手起刀落,斬王商於馬下。人頭骨碌碌掉在了地上,還打了幾個滾兒。

    蜀軍當時就懵了!

    這是怎麼回事?嚴都尉怎麼把王太守給殺了呢?

    嚴顏在馬上橫起大刀,一聲巨吼:「閬中已歸涼王,爾等還不棄械投降,莫非還要反抗嗎?」

    這傢伙的嗓門真的是洪亮,幾萬蜀軍聽得清清楚楚。

    也許是為了應嚴顏這一聲咆哮,城頭上那面代表著劉璋的紅色大纛轟然倒塌,直摔落在城下。

    緊跟著,四周喊殺聲驟起。

    從四面八方湧出無數人馬,全都是無難軍的打扮。

    閬中城頭,升起了一面黑色大纛。上書『漢丞相三軍大都督,涼王董』。黑底金字,在陽光下格外醒目。

    城門樓上,賈龍的身影出現。

    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掛在旗杆上。有眼睛尖的人,一眼就認出那人頭正是別駕司馬王甫的首級。

    「川中健兒,涼王伐蜀,非是想要殺戮,實劉璋無道。今日閬中已破,王商兄弟已死,爾等還不立刻投降?」

    蜀軍從涪關連夜趕路,已經很疲憊了!

    如今主將也死了,閬中也沒了……那城門口的嚴顏,威風凜凜,殺氣騰騰,令人望而生畏。

    一名蜀將翻身下馬,丟棄了兵器,大聲喊道:「嚴將軍,我等……願降!」

    ******

    杜郵堡內,賈詡正在和董冀手談。

    只見他輕輕落下一子,然後笑眯眯的說:「大公子,老朽這一步棋,走的如何?」

    「軍師,怕是您也沒有想到,老虎叔叔和士元叔叔他們可以這麼快破了葭萌關吧……前些日子,您不是吹鬍子瞪眼嗎?不過,我倒是沒有想到,川中張氏,居然已經投靠了我們。」

    賈詡笑道:「那時候我的確是著急。成都張氏早在我們進入西域的時候,就和我們有了聯繫。涼王千歲當時讓我等保持住和張氏的關係,許多人都不甚理解……不過當時我們很凄慘,誰又會想到,斷斷十年的時間裡,我們能取得如此的局面?對了,涼王可告訴了你,那閬中嚴氏究竟和你們是什麼關係?為何憑著一塊巨魔令,就能讓川中百年大族倒戈相向呢?」

    董冀落了一子,「父王也沒有和我說太清楚,只是說巴西嚴家和我們董家有通家之好。還說,黃漢升黃叔叔,龐德龐叔叔,與巴西嚴家的情況很接近,與董家……呵呵,有二百年交情。」

    說完,他看了看棋盤上的局勢,長嘆一聲,投子認輸。

    「明日就是歲末祭天大典,我可能無法來陪軍師下棋了……父王讓我向軍師問好,還請教軍師,說過些時日劉闡母子就要抵達長安,到時候又該如何安置?」

    「這個嘛……大公子看著辦吧。劉闡離了西川,如同虎落平陽,再也鬧騰不出什麼風浪。以我之見,劉闡可以留著,一方面可以安撫長安世族,另一方面也能動搖劉偱……呵呵,雖說他已經退入南中七郡,又向劉表求援,一副要和我們決死的樣子,但恐怕這心裡也惶恐的緊呢。」

    董冀輕輕點頭,「我明白了!」

    「對了,請告之涼王千歲,可以動汝南的那一步棋了!」

    「什麼棋?」

    董冀不由得一怔,疑惑的向賈詡看去。

    賈詡一笑,「大公子何不請教涼王殿下呢?」

    董冀不禁疑惑,離開了杜郵堡。趕回長安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長安十二門正依次關閉。

    直接回大都督府……哦,如今應該被稱作涼王府了。

    就見蔡節領著幾個人往外走,董冀不禁笑道:「大姐啊,怎麼都這麼晚了,你還要出去嗎?」

    蔡節臉一紅,啐了一口。

    「你這個小姦細,以後惹了禍事,莫想再讓我為你出頭。」

    「嘻嘻,我也是為你好嘛……」

    「走開走開,莫擋了我的路。」

    蔡節恨恨的瞪了董冀一眼,突然又壓低聲音道:「六斤,他不過是一個普通三學學子,你何必與他為難呢?」

    董冀聞聽苦笑,「大姐啊,我何時與他為難了?」

    「那你為什麼還要派人盯著他?」

    「這個,這個……我不也是為姐姐您考慮嘛。你如今貴為郡主,有些人……唉,小心無大錯。」

    蔡節哼了一聲,「我不管,反正你以後不許再與他為難了!」

    說完,帶著人就匆匆的走了。

    看著蔡節的背影,董冀不由得微微一蹙眉,眼中流露出了一抹陰鷙:姐姐啊,你以為我想如此嗎?只是如今咱們董家,處在風口浪尖之上,很多時候父親和我,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宮孫,你莫非已經察覺到了什麼嗎?嘿嘿,這樣也好,我就無需顧忌了。宮孫……陸遜,嘿嘿嘿……

    董冀不會忘記,數月前當他把宮孫的真實身份告訴董俷時,董俷是何等吃驚的表情。

    那宮孫,原來是廬江陸氏族人。當初廬江被周瑜所破,陸氏族人不得已退到了江夏。但是,荊襄世族的排外,令陸氏族人感到非常的難過。於是才有了那宮孫……不,真名應該叫做陸遜的傢伙,來到長安,加入郡學當中。依著董冀的意思,陸遜,荀適,一個都不要留。

    不過,那陸遜的確是有些才學啊,怪不得父親對他倍加推崇。

    若你是真心實意的投靠我董家,真心實意的對我大姐也就罷了,只要讓我知道你懷有貳心,哪怕是父親再愛惜你的才華,我也不會饒了你的性命!

    董冀擺手,一名少年走上前來。

    「伯濟,你立刻通知周不疑,讓他給我盯死宮孫。同時,加強對嬴適和侯霸的監視,只要他們有半點異動,就給我立刻抓捕起來……對了,你從明天開始,就去趙家叔叔那邊效力。」

    趙家叔叔,非是旁人,乃趙雲趙子龍。

    七月時,趙雲田豫突然領兵迴轉朔方。當初離開朔方漠北的時候,他們帶走了一萬人馬。

    而今回歸,兵馬幾近十萬。

    據說,當年他們出兵北方之後,一路是冰天雪地,朔風罡烈。

    趙雲和田豫不停徵伐,在一年前打到了一處名為烏拉爾山的地方,並且在山口築城插旗。

    回朔方的時候,他們帶回來了近二十萬俘虜。

    除了當年流竄到北方的鮮卑人餘孽之外,尚有當地土著。

    董俷對趙雲田豫二人的回歸,喜出望外。先是調文聘領原蘭池大軍前往河內,支援黃忠徐庶,而後又命趙云為中領軍,蘭池將軍,封田豫為漁陽太守,蘭亭侯,同時協助賀齊治軍。

    田豫,本就是漁陽大族田氏族人,回歸漁陽,是最佳人選。

    同時可以減少右北平太守,乞活軍都督賀齊的壓力。田豫對於這個安排,自然是非常開心。

    至於董冀口中的伯濟,本名叫做郭淮。

    父親郭縕,曾經為雁門太守。和早年投奔董俷的郭永,是同一族。初平年間,董卓被殺,李傕郭汜命郭縕為雁門太守。但袁紹卻不願意,在郭縕赴任的時候,殺了郭縕,使郭淮一家人陷入困窘。人死如燈滅,李傕郭汜自然不會理睬這孤兒寡母,母子二人在長安生活艱難。

    至董俷攻破長安,而郭淮那一年正好十歲,一場大病險些要了性命。

    郭淮的母親無奈之下,打著試探的想法找到了郭永,總算是保住了郭淮的性命。要說起來,郭永為少府,地位在九卿之列,還是很仗義的。不但讓太醫為郭淮診治,還把郭淮母子收留在家中。

    後來,郭淮年紀日益大了。

    加入三學有點來不及,總不成讓他從鄉學再讀起吧。而郭淮呢,也是天生聰慧,喜好兵法,愛謀略。於是郭永就請求董俷,讓郭淮做他的書佐。不過當時董俷不在長安,而陳宮就看重了郭淮,從蔡琰那裡把他要了過去。不過,在那段時間裡,郭淮和董冀相處的非常好。

    董冀接掌了督察院之後,以人手不足為理由,請董俷把郭淮又從陳宮那裡要了回來。

    董俷第一次聽到郭淮的名字時,有點耳熟。但是三國人物實在是太多了,他也有點記不清楚。聽聞這麼一個人,居然是從自己府上出去的時候,董俷私下裡指責蔡琰為:敗家的老娘們兒……

    為此,蔡琰好生的修理了董俷一番。

    郭淮跟隨董冀之後,也是盡心儘力。但心裏面總是想要去軍營中做事,董冀於是懇求了董俷,把郭淮安排到了蘭池大營。

    郭淮聞聽,欣喜若狂。

    而董冀雖然捨不得,倒也希望自家兄弟能飛黃騰達。

    送走了郭淮之後,董冀直奔董俷的書房中。根據他對董俷的了解,這時候董俷肯定在書房裡。

    一邊走,董冀仍一邊再想:軍師所說的下一步棋,又是什麼意思呢?

    ——————————————

    註:關於這幾章出現的一些蜀中人物,如王商王累王謀王甫,是不是同出一族,俺已經無從考證了。唯一能確定的,他們都是居於廣漢。『四王』有的在演義里出現過,有的只是在三國志當中出現,非我杜撰。

    廢話一句,給個月票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