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74章 二子分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74章 二子分家字體大小: A+
     

    劉璋,正年富力強。

    剛進入不惑之年,身體強壯,平時也沒有什麼災病,怎麼毫無徵兆的,一下子離奇的死了?

    劉璋這個人,有的說他性情溫和,是仁慈之主;有的說他暗懦,卻難有作為。

    總體而言,劉璋若只是普通的宗室,說不得能成為一名士。然則他生於劉焉膝下,就註定了無法避免這諸侯的征伐。可偏偏他又沒有繼承劉焉的權謀和鐵血,終究是成不得氣候。

    對於劉璋的死,眾說紛紜。

    有一點大家都很清楚,劉璋絕對不是自然而亡,只是這兇手是誰?卻難說的清楚。

    早年被劉焉清除的益州世族,窺視蜀中沃土的劉表,虎視西川的關中董俷,還有建寧方面的南蠻……諸如此類的猜測層出不窮,令西川一下子變成了天下人關注的焦點,難有安寧。

    劉璋膝下有兩個兒子。

    長子劉偱,天性好鬥,有勇武之氣,頗有當年劉焉坐鎮幽州時的鐵血手腕;次子劉闡,卻更似劉璋,性情溫和,為人恭恪。視錢財如糞土,喜好結交英雄,並且有仁讓之風,甚得劉璋所喜愛。

    這兩個兒子,在劉璋活著的時候,兄友弟恭。

    可問題是,劉璋死的突然,也沒有留下隻言片語,誰來繼承他的家業?兄弟二人可就生了間隙。

    益州內部也分成了兩派。

    以雒城太守吳懿為首,當年隨同劉焉一同入川的將領,支持劉璋的大兒子劉偱。理由也很簡單,自古都是以長子傳承,何況劉偱和劉闡同出一母,都是劉璋正妻龐氏所出,自然應該有劉偱接掌益州牧。就這一點而言,益州許多將領都支持劉偱,旁人也說不出什麼毛病。

    可問題在於,劉偱的母親龐氏,並不喜歡劉偱,而偏愛次子劉闡。

    原因也非常簡單,劉偱粗莽,雖然勇武,卻有點粗魯,或者說不拘小節,所以不得龐氏喜歡。

    而龐氏的父親,巴西太守龐羲,也非等閑之輩。

    論輩分,龐羲和劉焉是同一輩人,並且早年追隨劉焉,是如今碩果僅存的元老。

    龐羲為人驕橫,劉偱對他很看不過去。所以這祖孫之間的矛盾,非常的嚴重。若是劉偱接掌益州牧,恐怕第一個要收拾的人,就是龐羲。就因為這一點,足以讓龐羲去支持劉闡。

    於是乎,這益州……可就亂開了!

    劉偱得知父親的死訊之後,第一個念頭就是要去和吳懿聯繫。

    他帶著心腹大將冷苞鄧賢,連夜離開了成都,趕奔雒城和吳懿匯合。因為在成都,劉偱並沒有太大的勢力。虎符在龐氏手中掌握,並且在第一時間內,調龐羲領兵趕回成都,為的就是支持劉闡上位。若是龐羲一至,那麼劉偱可就沒戲了。只得匆匆忙忙的逃亡雒城去。

    龐羲抵達成都之後,第一件事就是任命親信高沛楊懷領兵鎮守涪陵,以阻止劉偱領兵迴轉成都。然後以劉璝為成都將軍,總領成都兵馬,命楊洪為綿竹太守,又清楚劉璋的賓客來敏輔佐,很快就穩定下了成都的局勢。而這時候,劉偱與吳懿匯合,準備回師殺向成都。

    「外公,為何要如此做呢?」

    年近十六歲的劉闡,好生奇怪的問道:「為什麼不讓哥哥回來呢?」

    龐羲苦笑道:「二公子,大公子若回來的話,只怕您將死無葬身之地。自古天無二日,國無二主。您是主公所欽定的繼承人,可是大公子會答應嗎?他怎麼可能甘心在你麾下稱臣呢?」

    「可是,我可以不做州牧,讓哥哥來做啊。」

    龐羲的臉一下子耷拉了下來,厲聲喝道:「二公子,你難道要違背主公的遺命嗎?這許多人,為二公子效力……若您這時候退讓,許多人將會因二公子而喪命,二公子為何狠心如斯?」

    說穿了,劉闡只是個錦衣玉食的小孩子,那經過什麼世面?

    龐羲這麼一聲厲喝,劉闡嚇得臉色頓時發白。龐氏很不高興的瞪了龐羲一眼,「父親,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為何要嚇唬闡兒?闡兒年紀小,不知道人心險惡,這也不能夠責怪他啊。」

    龐羲苦笑一聲,「乖女,為父何嘗不知道這一點?但問題是,闡兒這時候絕不能有半分的軟弱……二公子,你若是心疼你的哥哥,將來等拿住了他,咱們給他留個富貴,不就可以了?」

    劉闡那懂得什麼,先是被龐羲一嚇,如今聽還能見到劉偱,自然非常開心。

    於是,在龐羲的扶持下,劉闡登上了益州牧的位子,並且讓龐羲輔政,處理各項事情。

    龐氏私下裡說:「父親,您離開巴西,可葭萌關外尚有關中無難軍,我們又該如何對付呢?」

    「乖女,你放心就是!」

    龐羲自信滿滿的說:「為父已經命從事王商守住葭萌關,又有鄧芝孟達輔佐,乖女無需擔心。待為父拿住了那孽子,平定了蜀中之亂以後,再領大軍回師巴西,出葭萌關與董賊決戰。」

    這話,端的說的是自信滿滿。

    龐氏一婦道人家,如何懂得兵事?反正聽龐羲說的熱鬧,說的輕鬆,也就放下了心來。

    可這蜀中,就真的能如龐羲所說的那樣簡單,迅速平定下來嗎?

    ******

    「斷無可能!」

    賈詡冷笑道:「劉偱雖粗莽,卻並非無能之輩。他文有來敏秦宓輔佐,武有吳懿冷苞鄧賢為將,皆蜀中俊才。那來敏是許昌黃琬的妻弟,博學雅量,素來受劉璋倚重,在蜀中頗有威望……吳懿也是劉焉舊臣,論資歷雖比不上龐羲,可若是講能力,怕龐羲也難與吳懿匹敵。」

    董冀道:「軍師的意思是……劉闡必敗?」

    「那倒未必。」賈詡笑道:「我命人毒殺劉璋,就是為了這一刻。既然蜀中亂起,若得不到好處,我們豈能讓他平定下來?等龐羲抵擋不住的時候,我自會協助劉闡……扯一下劉偱的後腿。」

    董冀想了想,恍然大悟:「軍師的意思,是請三叔出馬?」

    「不錯,張任這一年多來,想必已經鼓搗出了些成績。對付蜀中兵馬,卻是足夠了!」

    「那軍師是要幫助劉偱?」

    賈詡哈哈大笑,「大公子,我好端端的幫劉偱幹什麼?三爺一動,定然會牽動荊州兵馬。若不能將曹操劉備都卷進來,那麼劉璋不就死的太冤枉了嗎?接下來,就看士元會有什麼舉動。」

    董冀聽了這話,不禁心裡一哆嗦。

    父親常說,軍師能算無遺策。我以前還不相信,可現在……軍師這場謀划,可真的是不小啊。

    的確是不小!

    按照賈詡的計算,這一場西川內亂,會波及荊襄九郡,江東六郡,甚至連遠在冀州的袁紹,都難以倖免。關鍵的問題在於,這計劃需要一步步的進行,看各方諸侯的反應,再做計較。

    只是,如此一來,董俷的婚事也就變得不在那麼顯眼。

    就連他被封為涼王的消息,也沒能如想像中那樣引起轟動。西川雖然偏遠,卻牽繫到了中原。

    八月中旬,西川大戰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劉偱兵馬屯集在涪陵關下,和楊懷已經有數次交鋒。

    「大公子,這樣下去的話,似乎不太好。若不能儘快奪取涪陵,一俟川中穩定,則我等將死無葬身之地。」

    冷苞揮舞著拳頭,大聲的說道。

    年僅二十六歲的冷苞,正值血氣方剛之時。頗精通兵法韜略,胯下馬,掌中槍有萬夫不擋之勇。

    出身於貧寒的冷苞,頗受劉偱的信任。

    吳懿一蹙眉,冷冷的喝道:「冷苞,在大公子面前,不得如此放肆!」

    這吳懿是兗州陳留(今河南開封)人,九尺身高,生的勁健威猛。十三歲就在劉焉麾下效力,至今已經有二十五年之久。劉璋活著的時候,對吳懿並不是非常看重,但劉偱卻與他關係密切。

    冷苞雖然張狂,但也識得輕重。

    當下退到了旁邊,低聲嘟囔:「這是事實嘛。用兵月余,卻在這涪陵關下寸步難進。大公子應當下定決心,這時候萬不可心慈手軟。否則的話,恐怕遲早會被高楊二賊所利用啊……」

    「冷苞,閉嘴!」

    吳懿喝了一聲,而後轉身對劉偱道:「大公子,冷苞雖無禮,卻說的是事實。用兵月余,您難道還指望著,將來和龐羲老兒和解嗎?二公子受龐羲所惑,不明是非,可長此以往,則益州必然為龐羲所掌控。那時候,大公子上無臉面對主公,下又如何照看二公子和夫人呢?」

    劉偱一咬牙,「子遠所言極是,唯有儘快攻破涪陵,我等方有生機……冷苞,就依你先前所說之計。明日誘殺高沛……鄧賢,你領一支兵馬埋伏於涪陵城外,待楊懷出兵,你就趁勢奪取涪陵關。我希望在入冬之前,大軍能進入成都。蜀中之亂,持續的時間有點太長了些。」

    諸將聞聽,齊聲應諾。

    劉偱咬著牙,自言自語道:涪陵一失,龐羲老兒……看你還能有什麼招數?

    ——————————————

    註:王商,劉璋置蜀郡太守。以才學稱,聲問著於州里。劉璋闢為治中從事。是時王塗隔絕,州之牧伯猶七國之諸侯也,而璋懦弱多疑,不能黨信大臣。商奏記諫璋,璋頗感悟……此人未在演義中出場。

    來敏,蜀執慎將軍。父艷,為漢司空。漢末大亂,敏隨姊奔荊州,姊夫黃琬是劉璋祖母之侄,故益州牧劉璋遣迎琬妻,敏遂俱與姊入蜀,常為璋賓客。涉獵書籍,善左氏春秋,尤精於倉、雅訓詁,好是正文字……演義中,蜀祭酒。丞相亮北伐,留敏為祭酒。(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