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72章 如此簡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72章 如此簡單字體大小: A+
     

    劉和是皇親國戚,而且從輩分上來說,是長安天子劉辨的長輩,世稱之為皇叔。

    皇權強盛時,只這個稱呼,就足以嚇死個人。不過如今漢室衰弱,別說是皇叔,就算是天子,若手中沒有兵權,沒有實力的話,又有誰會高看你幾分?了不起在表面上,尊敬一下。

    劉和不是天子,手中更沒有半分實權。

    就連他這個皇叔的稱號,也是別人贈與。可有的時候,有些人永遠無法認清楚自己的處境。

    劉和正是這樣的人!

    事實上,不僅僅是劉和。當劉辨在長安登基以後,許多失去了根基的宗室,都覺得漢室將重新崛起。當然,如何崛起?並非他們應該考慮的事情……他們只在乎他們將獲得什麼權利。

    可惜……當一個個破落的宗室抵達長安后,卻發現他們什麼都得不到。

    除了一個虛無的頭銜之外,他們甚至比不上長安城一個普通的官吏。這心中自然很不舒服。

    特別是董俷手掌天下兵馬,長安城中人只知董俷的巨魔令,而無人識聖旨為何物。

    這在宗室看來,絕對無法容忍。於是一個個針對董俷的歹毒心思,終變作了實際的行動。

    「劉先為長安令,爾等無憑無據,為何將他緝拿?」

    閔貢已年過四旬,面帶著笑容,對劉和等人的叫囂,恍若未曾聽見。

    曾擔任河南尹,後來更因為心向劉辨而被董卓罷免官職。作為一個弘農王府的小吏追隨劉辨,一直到今日的廷尉。也因為這原因,劉辨對閔貢非常的看重,委任為執掌刑律的廷尉。

    「皇叔,下官並非無憑無據,而是得到密報……劉先私通逆匪,有謀逆之嫌。下官也確是在劉大人的書房中發現了他與劉景升互通的信箋,其中不泛大逆不道之言論。至於是否如皇叔所言,劉大人是被栽贓陷害,下官尚未掌握證據。但在此之前,劉大人怕要暫時委屈一下。」

    閔貢言辭頗有條理,不卑不亢。

    劉和雖然是一肚子的火氣,偏偏沒有辦法,氣呼呼的坐在一旁,瞪著閔貢半晌說不出話來。

    閔貢接著說:「皇叔放心,劉大人如果是被冤枉,下官一定會還他清白。但如果確有其事……」

    「既然如此,何不先放其家人?」

    劉和退而求次道。

    閔貢搖頭:「怕是不行……劉先在未洗脫嫌疑之前,家眷將由督察院看護。」

    劉和面頰抽搐了幾下,想要再開口說些什麼,可話到了嘴邊,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在這時候,只聽堂外有人高呼:「大都督到!」

    劉和心知,董俷一來,更別想救出劉先。氣沖沖的站起來,帶著一干宗室甩袖走了出去。

    迎面正看到董俷那魁梧的身形,劉和忍不住啐了一口,理也不理董俷。

    無禮的舉動,董俷自然看得清楚。

    對於劉和,他也不需要給什麼好臉色。畢竟,這熱臉貼冷屁股的事情,如今董俷是不屑於做。

    徑自走進了內堂,閔貢在門口相迎。

    二人落座之後,並未做什麼寒暄。事實上以董俷和閔貢的交情,也無需搞什麼虛偽的寒暄。

    「閔大人,董俷今日前來的意思……」

    「下官明白!」閔貢道:「大都督定然也是為劉先一事前來查問。是這樣,兩天前我接到了密報,說劉先和劉表之間暗中勾結,似有不利長安之舉動。下官在接到了密報之後,就立刻將劉先府邸控制起來。今日進行緝拿,在劉先的書房裡發現了十餘封信箋,已呈報承明殿。」

    「哦?」

    董俷在來到之前,已經了解了事情的緣由。

    但是聽閔貢這麼一說,也不禁有些奇怪:「閔大人,依你看,劉先是否真的有通逆之罪呢?」

    閔貢沉吟一下,揮手讓內堂伺候的僕人出去。

    「大人,這件事說來蹊蹺。下官之所以得知這消息,卻是源自兩封告密信……從劉先書房裡搜出來的信箋來看,卻是出自劉景升之手。但下官卻以為,這件事情和劉先,怕無牽連。」

    說著話,他從書桌的案牘中取出兩封信件,交給了董俷。

    字跡很模糊,看不出是什麼來頭。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寫這封信的人,絕非一般的士子。

    俗話說的好:字是臉面。

    漢時識字的人不多,能寫出一手好字的人更少。雖然寫信的人是刻意隱藏,可是筆畫中所隱藏的氣質,足以顯示出此人的功底不俗。

    「那劉先現在何處?」

    「被關押在天牢中,由專人守護。其家眷被牽連進去,下官擔心他們受到傷害,故而在緝拿了劉先以後,就命人將他的家眷轉移至杜郵堡。一方面是為了隔絕,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護。」

    「杜郵堡?」

    董俷問道:「是不是杜郵堡派人前來接收?」

    閔貢搖搖頭,「非也,是下官派人送過去的,杜郵堡方面並沒有發出任何接收犯人的指令。」

    難道不是軍師所為嗎?

    董俷撓著頭,非常困惑。

    劉先在這個時候被緝拿,未免太巧合了些。若說他謀逆……哈,怕是沒有多少人會相信吧。

    和閔貢又交談了一會兒后,董俷告辭離去。

    回到家中,剛一坐下來,就有家丁前來稟報:「老爺,中常侍楊謙,在府外求見老爺,說是皇上有請。」

    還真的是忙啊!

    董俷本來想忙裡偷閒那麼一天,可不成想是越來越繁忙。

    連忙道:「有請謙公!」

    不一會兒,楊謙進了書房,向董俷施了一個禮,恭聲說:「大都督,皇上說請大都督往柏梁台一敘。」

    又是柏梁台!

    董俷對那個地方其實挺膩歪,可既然是劉辨派人前來相請,自然也不能拒絕。

    當下換了衣衫,和楊謙一起離開大都督府。在往未央宮的路上,董俷試探的問道:「謙公,可知道皇上讓我去,有什麼事情嗎?」

    楊謙一笑,「大都督放心……皇上只是覺得,少與大都督交流,故而請大都督前去一敘。」

    交流?

    董俷拿不準劉辨是什麼意思。

    但有一點他已經知道,劉辨本身似乎並沒有什麼想法。那一日封國的奏摺,怕是和劉辨無關。因為在那一天之後,二十餘日中,劉辨沒有再提出封國的事情,即便早朝時有宗室提出,他也含糊著岔開話題,很顯然對這件事沒有半點興趣。也就是說,所謂封國,很可能是宗室的想法。

    不過這猜想終究是猜想,董俷也弄不清楚劉辨的腦袋裡,究竟是怎麼考慮。

    也許今天這會面,和此事有關吧……

    不知不覺,董俷隨著楊謙,已來到了柏梁台外。

    ******

    就在董俷進未央宮的時候,杜郵堡的一間囚室里,兩個少年正面對面的坐著。

    一個是董冀。

    另一個年紀比董冀略小一些,看上去有些單薄,眼睛很大,眸光兔脫,透露出一絲詭詐之氣。

    嘴角微微上翹,臉上卻帶著不屑的表情。

    「大公子原來只這些手段?栽贓陷害,不過是小人作為。」

    董冀面色平靜,看著那少年。少年的話語中帶著嘲諷之意,可是董冀,卻恍若沒有聽見似地。

    「周不疑,依你之見,我當如何?」

    少年正是劉先的外甥周不疑,聞聽董冀的問話,冷笑一聲道:「你該如何,是你的事情,與我何干?」

    董冀笑道:「怎麼沒有干係?這不僅干係到你的性命,還干係到你舅父劉先的一世英名……你說,若是那些酒囊飯袋知道,素以剛直忠義而聞名的劉先劉大人,居然有一個反賊妹夫,會是什麼結果?周不疑,父周朝,母劉艾……中平四年,周朝隨長沙人區星謀反,劉艾懷六甲,故而被送至零陵兄長劉先之處。中平五年時,周不疑生於零陵……嘖嘖,挺複雜嘛。」

    周不疑忍不住激靈靈一個哆嗦,駭然的看著董冀,半晌說不出話。

    「你自幼隨令舅父居於襄陽,曾師從多人……令舅父曾讓你讀書,但你卻說:學問是天生的,讀來何用……嘖嘖,真是夠狂妄啊。不過你的確是有狂妄的資本,建安三年時,年僅十一,即做平吳九范,為多人異之……卻不想被劉表稱之為小兒塗鴉,令舅父也因此失意。」

    周不疑也不言語,只是咬緊了牙關。

    董冀又拿出一紙公文,「嘖嘖,泰平元年隨舅父抵達長安,即語令弟寇封……哦,不是,應該是劉封說,漢室將衰,當亂而取之。他日若取天下,定勝那庸才百倍。這位庸才,又是何人?入長安后,請劉先獻拓本《四十二章經》,言:舅父若以此為覲見之禮,定能得帝青睞。」

    周不疑感覺,遍體生寒。

    他自詡聰慧,卻不想所作所為,竟似被人親眼看到一樣。那種赤裸裸的感覺,端的是難受極了。

    董冀接著說:「劉先得長安令,你先獻出三策,言循序漸進,不出五年,就可掌控長安。其一,興『衛軍』,以分大都督府之兵事,減低我父親對長安的控制力;其二,將我父立於風口,明升暗降,驅出長安……唔,這第三條就很有意思了,相信皇上若見到,定然非常生氣吧。」

    說完,董冀把公文收起來。

    「周不疑,你確是很聰明,一環套一環,暗藏殺機。但你卻忘記了一件事,你所設計的種種方案,若沒有執行者,憑藉那些酒囊飯袋,恐怕很難實施……你說我黔驢技窮,卻錯了。我父掌控長安,我知道只要除去你,那計劃再美妙,也終是畫餅。我沒有興趣和你玩兒遊戲,能用最簡單的辦法解決,我絕對不會自找麻煩……只可惜,因你的聰明,卻連累了家人,可憐你那撫養你長大的舅父,可憐你剛來長安的母親,因你的聰明,都活不成了!」

    董冀說的輕描淡寫,可周不疑額頭,卻滲出了冷汗。

    他抬起頭,看著董冀,輕聲道:「你想怎麼樣?」

    「呵呵,我不過是個小孩子,能怎麼樣?只不過,人家在對付我的父母,為人子女的,總要盡些孝心罷了。周不疑,你家人的生死只在你一念之間,你是聰明人,當明白我的意思。」

    說完,董冀向囚室外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回頭笑道:「對付複雜的事情,可以用最簡單的辦法解決,只要你有那個實力……這是一位老師給我的提示。莫要以為自己很聰明,其實在長安,你什麼都不是。有野心固然是一件好事,但也要看清楚自己的實力。你有一天時間,好好想一想,如何?」

    鐵門哐當一聲關閉,周不疑卻好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倒在榻上,久久……一動也不動。

    ——————————

    感覺寫的複雜了,有點不順暢……(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