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68章 另有蹊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68章 另有蹊蹺字體大小: A+
     

    月白風清。

    好幾團碎雲和著輕柔的風,向東飄去。

    花園中,枯藤纏繞,牆畔的常綠小喬木,綻放出一朵朵美麗的梔子花,散發誘人的,淡淡的香氣。

    地上的草,已經枯黃。

    沾著秋露,若是身穿長長的袍服,從草地上走過去之後,那衣襟定然被沾濕,沉甸甸的。

    在吃糖邊上,有一排房舍。

    董俷正坐在那過膝的木製迴廊上,赤著腳,只著寬鬆的大袍,靠著一圍粗細的廊柱,一言不發。

    小文姬很乖巧的跪坐在他的身旁,把色澤鮮艷的葡萄酒,注入白玉雕制而成的酒觴中。

    廊下,陳宮黃敘,還有顧雍等承明殿大臣,都跪在草地上,匍匐著身子,沒有一個人出聲。

    「都起來吧!」

    董俷的聲音冷幽,聽不出他心中的喜怒。

    可越是如此,陳宮等人就越是不敢站起來。長安城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結果在午後蘭池大營進駐長安,盤查佛寺的時候,卻發現有八成的佛寺中,都私藏了許多盔甲和軍械。

    作為承明殿首輔大臣,陳宮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所以在董俷還沒有回家的時候,一行人已經急急忙忙的來到了大都督府,請求董俷的責罰。

    反倒是董俷,從柏梁台回來之後,卻表現出非常冷靜的態度。

    他也沒生氣,也沒有發火。只是把眾人叫道了花園,問了一句:「長安佛寺大興,大家可知曉?」

    一句話,令陳宮等人,匍匐在草地上,不敢起身。

    董俷嘆了口氣,「都起來吧,我說過,這件事並不能怪你們。佛寺之事,到此為止……一群跳樑小丑,掀不起什麼風浪。有信仰並非是一件壞事,只是若不能妥善的管理,終究會釀成大禍。昔日太平道前車之鑒,仍歷歷在目。諸公都經歷過那場災亂,當知人禍勝於天災啊。」

    陳宮道:「下官疏忽,竟未曾發現這佛事之中,隱藏有如此的兇險……明日定當……」

    董俷笑道:「滅佛之事,莫要再說。你毀得了那些披著佛門外衣的佛寺和僧人,卻毀不掉百姓心中的那一尊佛。堵不如疏,既然我們無法阻止,不妨去加強約束,好生的引導……只要用心,壞事也可以變成好事。至於具體的條律,公台和師兄不妨多加研討,儘快拿出主張。」

    「喏!」

    「另外,不論佛事是否好,終究非我漢室所有。若論教人慈悲,與人為善……我看當初那張魯在漢中所做的一切,就很不錯。扶一批,打一批,誰能為我等效力,誰就可以發展。但是,有一個原則。佛事也好,五斗米教也罷,終究不可以超脫出我等的控制。若有不好的苗頭出現,必須要立刻打壓……有些事情,我們需要看得更深遠一些,公台當需更加仔細。」

    「下官定尊大都督吩咐!」

    話說到了這個份兒上,陳宮等人心裡的一塊石頭,總算是落了下來。

    董俷讓他們坐在長廊上,又命小文姬為眾人斟上了一杯葡萄酒,而後擺手,讓小文姬離開。

    很明顯,小文姬似乎不想離開,但是老爹細目一瞪,立刻乖乖的走了。

    「小文姬卻是越發的亭亭玉立,將來不曉得,會便宜了誰家的男兒。」

    顧雍望著小文姬的背影,笑著對董俷說道。適合於時宜的玩笑,一下子緩解了剛才的尷尬。

    董俷說:「嫁給誰都沒關係,只要她能快活,無憂無慮的過一世,我就很開心了。」

    說完,董俷飲了一口葡萄酒,「諸公,我想知道,那衛軍究竟是怎麼回事?」

    顧雍和陳宮相視一眼,輕聲道:「衛軍成立的事情,說起來話長。主公於雒陽鏖戰時,有許多宗室前來投奔。後來,那劉先任了長安令,上疏皇上說,長安治安不可完全依持軍隊,畢竟一俟發生事情,調集各方兵馬總歸不是那麼方便,所以就建議成立一支隸屬衙門的隊伍。」

    董俷橫眉一抖,「接著說。」

    「劉先奏議,建立衛軍,不僅僅適合於長安,也適合於關中治下各地方,主要是為了維持地方的安寧,處理突發事務。花費不多,卻能夠減輕各地駐軍的壓力。各地方依照規模,衛軍小至十人,大到如長安的八百人。所需花費,均有各地方官署支出,於朝廷也無大礙。」

    董俷聽明白了!

    這所謂的『衛軍』,頗類似於後世的捕快衙役,或者更現代一點的說法就是地方武警。

    理論上來說,衛軍的出現的確可以減輕不少軍方的壓力,於社會治安方面,也是頗有益處。

    可是問題就在於,這支人馬不受控制。

    就這一點而言,無疑又是一個非常巨大的麻煩。八百衛軍,如果占居有利地形,可以做很多事情。對於這種不受控制的武裝,董俷是懷有強烈的敵意,甚至說,對此非常的反感。

    「劉先……看上去似乎很不簡單啊。」

    董俷話有所指。他下定了決心,不負劉辨。卻不代表著他會任人宰割……當年在雒陽經歷過無數次的腥風血雨,遭受到了很多算計。所以到了今天,對於不受控制的人物,總懷有戒心。

    劉先能夠提出這樣的建議,說明這個人的頭腦,很不一般。

    法正帶著董冀,也在旁邊聆聽。

    於是開口道:「主公,對於劉先,下官也曾留意過一段時間。自聖上登基以來,各地有不少宗室前來投奔。不過劉先準確的說,並非屬於宗室,而是當初劉表在退回荊州之後,派來的使者。此人曾經擔當過劉表的別駕……不過為人頗庸碌,在任五年中,未有過什麼成績。」

    這番話說的很有趣。

    陳宮顧雍石韜等人率先聽出了法正話語中隱藏的意思,隨後董俷也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孝直是說,劉先背後有人?」

    法正不置可否,「劉先抵達長安之後,一開始也沒有表現出太過高明的地方。想必陳大人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忽視了此人。皇上請陳大人安排劉先的時候,陳大人任他為長安令。」

    這一番話,不無為陳宮開脫之意。

    法正已經知道了他在年後將會被調往幽州任職,到時候在名義上,將隸屬於陳宮的治下。

    就這一點而言,先和陳宮打好關係,至關重要。

    陳宮果然感激的看了法正一眼,雖然沒說什麼,但一切盡在不言中。

    「會不會是劉景升在暗中操控?」

    「頗有可能……自劉先上疏組建『衛軍』的摺子以後,下官就已經命人將他嚴格的控制起來。不過,他行事非常謹慎,也沒有和任何官員有糾結,至今尚未發現他有什麼不妥的行為。」

    這是一種慣性思維。

    劉先來自荊州,自然和劉表有關。

    不僅是法正如此想,包括陳宮顧雍等人,也如此看待。

    反倒是一直靜靜聆聽的董冀,嘴角微微一撇。這細微的動作,被董俷一下子看到了眼中。

    微微一笑,「我兒,可有什麼看法?」

    董冀躬身道:「父親,孩兒以為,那劉先甚可能和荊州,無關聯。」

    「哦?」

    「劉景升,不過愛好虛名之輩,徒有其表……劉先非宗室,他怎會重視?此次將劉先派至長安,也只是投桃報李,未必會有什麼心思。此人若有野心的話,父親與曹操雒陽鏖戰時,怎會沒有半點動作?他麾下也非沒有能人,只需一支奇兵偷襲汝南,則聯軍必然會大亂。」

    汝南連接徐州、豫州、荊州和揚州……

    董冀這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那我兒以為如何?」

    「孩兒以為,劉先必有高人指點。只是那高人不在荊州,而是在他身邊。」

    「身邊?」

    法正蹙眉想了想,「應該不太可能。劉先來長安時,除兩少年外,似沒有旁人。那兩個少年,一個十五,一個年僅八歲。至於他的家人,還是委任他為長安令之後,劉表才派人送來。」

    董冀一笑,「十五……足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了!」

    董俷想了想,「那兩個童子叫甚名字?」

    三國之中,不泛天才兒童。如果劉先身邊的人也是天才兒童的話,說不定還真的被董冀說中。

    陳宮道:「劉先身邊兩少年,一個是他的外甥,名叫周不疑,年十五歲;另一個名叫寇封,年九歲耳。寇封本是長沙羅睺寇氏族人,后家道沒落,遇劉先後,而被劉先收為了義子。」

    寇封?周不疑?

    兩個對董俷而言,顯然是非常陌生的名字。

    但陳宮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董俷吃了一驚,「不過寇封在年中時,隨了劉先的姓,改名做劉封。」

    劉封?

    那不是劉備的乾兒子嗎?

    亂了,好像所有的東西,都亂了……

    在演義中,劉封雖不算太出眾,卻也不是簡單的角色。而那周不疑……莫非也是個牛人嗎?

    不管怎麼說,董俷如今知道了一件事情。

    那位羅老大的演義裡面,有太多的虛華不實之處。保不齊這周不疑,是他遺忘掉的角色。

    「孝直,從今日開始,把對劉先的注意力,給我放在那兩個小子的身上。」

    說著話,董俷看了一眼董冀。卻發現董冀的目光灼灼閃亮,似乎已經胸有成竹了……

    如果那周不疑真的是個厲害的主兒,和董冀的年紀相差不大,想必更會得到董冀的關注吧。

    眾人接下來,又談論了不少事情。

    陳宮向董俷提出了補充承明殿人手的事情,因為大戰將歇之後,需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以陳宮顧雍二人的精力,顯然有些捉襟見肘。可是,董俷也對這個問題,無甚解決之法。

    在討論了一番之後,董俷決定,把諸葛瑾由右扶風抽調入承明殿。

    送走了陳宮等人,董俷卻留下了法正和董冀。

    「孝直,長安出現如此多的變故,為什麼你沒有告訴我?」

    法正撓頭苦笑一聲,「軍師說,讓他們蹦躂吧。反正不管怎麼蹦躂,絕逃不出主公的手心。」

    董冀在杜郵堡已經十餘天了,對於賈詡的存在,也瞭然於胸。

    故而,董俷也沒有隱瞞他。從另一個方面來說,董俷也希望聽一聽,董冀自己的主意。

    既然賈詡有了安排,董俷也就不再去過問了。就如同他早先說過的一樣:我信你,我用你!

    天已經晚了,法正就留宿在大都督府內。

    花園裡,只剩下了董俷和董冀父子二人。董俷突然問道:「六斤,這些日子,感覺怎麼樣?」

    「挺好!」

    董冀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就說吧……這裡只有你我父子二人,難道還有什麼可顧慮的?」

    「孩兒總覺得,軍師的權利,是不是有一點太大了呢?」

    董俷一怔,看著董冀,片刻后微微一笑,「六斤,爹爹不如你聰明,也沒有陳宮他們的睿智。但爹爹知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軍師雖然陰鷙,但他始終是爹爹的軍師,你需時常向他請教。」

    說著,他輕輕的揉了揉董冀的腦袋。

    「還有一件事,我要你去處理。」

    「什麼事?」

    「是和你姐姐有關!」董俷猶豫了一下,輕聲說:「聽你母親講,你姐姐似乎和郡學某學子,交往很密切?」

    「爹爹說的可是宮孫?」

    董俷點點頭,「你姐姐雖然聰明,可畢竟沒有經歷過多少事情,有些時候……爹爹希望你姐姐一輩子能快活,不想她受半分的委屈。你給我查一查,那學子的來歷。若有問題的話……」

    董俷沒有說出後面的話語,細目一眯。

    董冀已經明白了董俷的意思,輕聲道:「請父親放心,孩兒定會把那宮孫的祖宗八代查個清爽。」

    聽說,董冀和宮孫的關係不錯。

    董俷自認為,若是換成他的話,怕是沒有這等的狠心。也許,軍師所說的,真沒有差錯。

    這小子……很合適!

    ******

    大恩佛寺的屠殺,並沒有出現許多人想像中的波瀾。

    當天晚上,宮中傳出了劉辨怒斥圖澄,並杖脊三十的處置。同時,長安各佛寺被逐個巡查,許多借口供奉佛事,實際上暗藏齷齪的佛寺,被掀出來。涉及的人員,全部被關押天牢。

    大恩佛寺主持,在第二天晚上離奇的死亡。

    這件事,沒有人在去追究。好像這世上就不存在這個人一樣。

    夏侯曼在被帶回董府後,董宥立刻認出,他就是白天被大恩佛寺僧眾追打的那個傢伙。董朔就是因為夏侯曼,才被砍傷的嗎?大恩佛寺如此興師動眾的抓人,似乎有一點不太尋常啊。

    不過,夏侯曼因受刑過重,在抵達董府之後,就昏迷不醒。

    好在有濟慈救治,在第三天過後,夏侯曼終於醒了過來。這一醒之後,他立刻喊著要見董俷。

    不過,董俷並不在府中。

    典韋率領兵馬已經抵達長安,董俷也不再可能如早先那般的悠閑,每日被繁瑣政務煩擾。

    典韋……如今已經是五個兒子,一個女兒的父親了!

    除了和董宥幾乎同時出生的兒子典平之外,鄒氏又為典韋生了一子一女,子名典秀,年六歲。

    在雒陽大戰開始的時候,鄒氏又有了身孕。

    不過典韋當時並不知,在雒陽大戰焦灼之時,那孩子出生了,卻是個女兒,名叫典媛。不要誤會,這個『媛』和董媛無關,而是典韋的亡妻名字中有個媛,故而典韋以此來紀念亡妻。

    女兒看上去……更似鄒氏。

    當然,如果長的像典韋的話,那問題可就大發了!

    剛過一歲,生的活潑可愛。典韋回家之後,立刻抱著女兒好一陣子的大笑,並且得意非常。

    董俷在參加了典韋被典媛補辦的滿歲酒後,這才算是有了空閑。

    回到家,就聽說夏侯曼找他。

    董俷當下來到了夏侯曼居住的房間里,夏侯曼一見董俷,立刻要爬起來,向董俷行禮。但是,董俷攔住了他。

    「你是夏侯將軍的家人?為何會流落街頭,還被大恩佛寺的人抓捕?」

    夏侯曼的身份,董俷已經派人查明。這傢伙本不姓夏侯,而且還是個歸化的胡人,準確的說,是歸化的烏孫人。在西域的時候,就已經跟隨夏侯蘭,並且隨了夏侯蘭的姓氏。此人天生的孔武有力,又有一雙飛毛腿,使一對重百餘斤的熟銅棍,在宿衛當中,少有對手。

    當初夏侯蘭和典韋交鋒的時候,這夏侯曼因事不在長安。

    否則的話,典韋可就不會那麼輕鬆了……夏侯蘭出兵雒陽時,雖有童淵保護劉辨,可他還是吧夏侯曼留在了長安。據說,除了劉辨和童淵之外,夏侯蘭最信任的人,就是這個夏侯曼

    聞聽董俷詢問,夏侯曼嚎啕大哭。

    「大都督,我家主人死的冤枉,還請大都督為我家主人報仇!」

    心裏面咯噔一下,董俷的酒意一下子清醒了不少。擺手示意董鐵出去,剎那間這房間周圍,就布滿了技擊士。

    「你家主人,不是自盡的嗎?」

    雖然明知道這並不是事實,可是董俷做出奇怪的表情,同時目光,緊緊的鎖在夏侯曼的臉上。

    「我家主人,乃當世英雄,怎會無緣無故的自盡?大都督,我家主人,是被人害死的……」

    「哦?」

    夏侯曼跪在榻上,哭訴道:「主人得皇上赦免后,回到府中。開始的時候,主人看上去挺好……可大約在回來一個月後,就變得心事重重。小人曾經問過主人,是什麼事情讓主人不開心?主人並沒有回答,反而問小人說:黑頭,你覺得,大都督這個人,究竟是怎麼樣的人?」

    董俷笑道:「你怎麼回答。」

    夏侯曼猶豫了一下,「我當時回答說,大都督是天下第一惡人……因為大都督是主人的敵人。」

    董俷笑得更開心了,沒有半點不快的意思。

    這夏侯曼,還真的是個直腸子。你就算是編造一下,說個謊話也好啊。不過,董俷喜歡直腸子。

    夏侯曼說:「主人當時對我說,善惡若是那麼容易分辨,就好了……大都督雖惡,但卻惡的光明正大。不似一些人,明裡一套,背地裡一套。主人還說,小人之惡,其實才最是可怕。」

    說到這裡,夏侯曼撓著頭說:「不過主人的話,小人是似懂非懂。」

    「好吧,你且說後面的事情。」

    夏侯曼穩定了一下情緒,而後道:「大約在主人出事前的十天……有一天,突然偷偷摸摸的把我找去。當時,天已經很晚了……嗯,大概是二更天左右,我正睡的迷迷糊糊。主人拿著一個包裹,交給了小人……然後又說:黑頭,你明天想辦法找個機會離開,在長安躲起來。

    小人當時奇怪,就問說:主人為何要我離開,難道不要黑頭了嗎?

    主人的笑容很古怪,我到後來才知道,其實主人已經預計到要出事……他對小人說:黑頭,你別問那麼多。找地方躲起來后,大都督什麼時候回來了,而那時我又沒事,你再來找我。可是,一旦我出了事,你一定要躲好。等大都督回長安后,你就把這包裹轉交給大都督。」

    董俷的心裡,呼的一沉。

    夏侯曼接著說:「小人當時還不明白,主人說的出事,究竟是什麼意思……但主人說:黑頭,你要保證,哪怕是你死了,也要給我保護好這個包裹……如果,如果真的那樣子的話,你見到大都督以後,讓他多小心。若大都督願意收留你,你要像跟隨我一樣,跟隨大都督。」

    說到這裡,夏侯曼再次痛哭起來。

    董俷閉上了眼睛,只覺得心中,有一種快要無法抑制住的衝動。

    他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樣的衝動,可是身體好像要爆炸了一樣,讓他無法再保持住冷靜。

    夏侯蘭,你究竟發現了什麼?

    好不容易,夏侯曼止住了哭聲,「小人第二天,借著要去未央宮當值的時候,按照主人所說,藏了起來。主人給了我很多錢,所以也不怕有什麼亂子。我在霸城門邊上找了個住處,平日里就待在家中,讓一個啞巴老頭每天給我送飯……後來,我聽說主人真的就出事了!

    都說主人是因雒陽大敗而自殺,小人不相信。

    但是主人交代過的話,小人不敢忘記……一直等啊等,終於聽到了大都督要回長安的消息。

    小人本想偷偷的溜出來,去找大都督。可是不成想,才一出來,就被大恩佛寺的禿驢盯住。」

    原來如此……看起來夏侯蘭的死,還挺複雜。

    董俷看著夏侯曼,許久之後,問道:「黑頭,我且問你,你主人給你的包裹,在什麼地方?」

    「小人不敢把包裹帶在身上,所以就藏在了霸城門旁邊祠堂的神龕下面。」

    哈,這傢伙也不笨嘛!

    董俷站起來,走到門口,把董鐵找來,在他耳邊吩咐了兩句之後,董鐵點點頭,帶著百餘名技擊士轉身離去。這一次圖澄這麼痛快的解決那僧人,想必是也不知道,僧人已經抓到了夏侯曼。

    不難理解,僧人定是想領功勞,抓住夏侯曼以後,重刑詢問出結果,再去通稟。

    只可惜,未等他們做出反應,董俷就帶著人殺到了大恩佛寺。參與的僧人,被殺了個乾淨。

    想到這裡,董俷不禁握緊了拳頭。

    看起來,真的是有人在針對他,想要做一些陰謀啊……不過,我不怕,有什麼招數,使出來吧!

    轉過身,董俷看著夏侯曼,沉聲道:「黑頭,如今你的任務已經完成,可有什麼打算?」

    夏侯曼匍匐在榻上,大聲道:「請大都督為主人報仇,小人願做牛做馬,報答大都督的恩情。」

    「我家不缺牛馬!」

    董俷笑了起來……

    這傢伙很不錯,若是調教的得當,將來會是一把好手。

    「夏侯將軍的事情,已經不僅僅是私人的恩怨,牽扯到了各方的利益。不過,我可以保證,夏侯將軍不會這麼白白的死去。總有一天,我會讓所有牽扯進去的人,遭受到報應的。

    不過,在此之前,你需要耐心的等待。

    這樣吧,你就留在我府中。萬一有什麼情況,我也要吩咐你……平時的話,你就隨我那兩個小子吧。」

    夏侯曼已經知道,在大恩佛寺外被襲擊時,仗義出手的兩個少年,就是董俷的兒子。

    聞聽之後,夏侯曼毫不猶豫的答應,「小人一定會保護好兩位公子,絕不會再讓人欺負他們。」

    欺負他們?

    那兩個小子不去欺負人就算是好事了……

    突然覺得,把夏侯曼仍在董朔董宥身邊是否合適?這三個愣頭青在一起,哈,天曉得會出什麼事。

    董俷笑了起來,「既然如此,等你的傷好了之後,自去尋他二人報到吧。至於其他事,你莫再理睬。」

    夏侯曼匍匐在榻上,恭聲道:「小人明白!」

    ————————

    下一更,大概在十點左右。(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