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66章 僧與帝(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66章 僧與帝(二)字體大小: A+
     

    在董俷而言,此次回長安,只是想要安安靜靜的和家人在一起,也不想去招惹什麼是非。

    但這並不代表他會忍耐。

    受傷的是董俷的兒子,這對於他來說,絕對是無法容忍的事情。

    反正再有兩天,典韋就要抵達長安。再隱藏行蹤的話,也沒什麼意義。索性鬧開了,讓長安人知道,董家的臉面,絕不容人輕辱。打了我的兒子,我就要讓你大恩佛寺用血來償還。

    剎那間,大都督府儀門大開。

    韓德孟坦率領二百全副武裝的巨魔士,風馳電掣般的衝出儀門。董俷和董鐵在隊伍之中,殺氣騰騰的朝著大恩佛寺衝去。自河內之戰開始后,董府儀門在兩年的時間裡,未曾開啟。

    這巨魔士殺出來,頓時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

    ******

    大恩佛寺位於啟夏門大街進昌坊內,順街道北行,可直抵皇城景風門。

    這座佛寺,佔去了進昌坊大半的土地。由於主持僧人是圖澄的弟子,所以興建的規模極為壯觀。整座大恩佛寺,至今還在擴張。有一大部分的佛殿未曾動工,卻駐有無數所謂的居士。

    大恩佛寺的居士,以長安破落戶為主。

    說穿了就是一群地痞流氓,借著皇家寺院的名號,在坊內橫行霸道,行事非常的乖張。

    更有許多愚夫愚婦,任由佛寺欺壓。房產被霸佔走了,居然也不聲張。反而加入佛寺中,當那佛奴。

    此事,佛寺正在行法事。

    成千上萬的信徒匍匐在法壇下,聆聽那法壇之上,僧人的說法。好一派莊嚴肅穆啊……

    馬蹄聲如雷,打斷了僧人的說法。

    法壇上的僧人一蹙眉,沉聲道:「大恩佛寺,不得縱馬疾馳,何人在外喧嘩,法蘭竺前去查看。」

    不得不說,這長安佛寺已經隱隱有了規模,雖有騷動,卻不混亂。

    法壇下,一名僧人立刻起身。此人法號法蘭竺,是進昌坊人。本名楊彤,是一個破落戶。當初大恩佛寺要在進昌坊興建佛寺,正是取他的老宅。這楊彤也看出了些好處,於是投在了佛寺之中,糾結了一幫子破落戶,對外聲稱是天子門人,佛寺信徒,沙門護法,極為囂張。

    平日里,帶著許多破落戶,在坊內行惡事。

    愚夫愚婦們也是逆來順受,不但不去報告官府,反而對這些人惟命是從,可稱得上是俯首帖耳。

    法蘭竺帶著幾十個破落戶,衝出了佛寺。

    站在山門口,就見一隊鐵騎由遠而近,眨眼間就在佛寺門口停下。

    為首兩員大將,一個手持雙鐵刀,另一個掌中一桿車輪般的雙刃宣花斧,沉甸甸寒氣逼人。

    若在以前,法蘭竺看見官軍,早就嚇得掉頭就跑。

    可這兩年在坊內的囂張,確也不是白混。我是什麼人?我是佛門中人,是皇上老爺的門人。

    故而非但不怕,站出來厲聲喝道:「大恩佛寺百步之內,不得縱馬馳騁。爾等何人,竟敢犯我佛法……」

    話為說完,就聽馬隊中傳來冷幽的聲音。

    「為何停下?巨魔衝鋒,居然被螻蟻所阻?殺了乾淨!」

    話音未落,那手持雙刀的武將縱馬就沖了過來。遮面盔擋住了大半張臉,只露出眼睛和嘴巴。

    法蘭竺清楚的看到,那武將露出猙獰的笑容。

    咧開嘴,白森森的牙齒,看上去格外的可怕。腿肚子一哆嗦,還想再說話,卻見武將雙刀展開,咔嚓一刀下去,法蘭竺人頭落地。鮮血自腔中噴涌而出,無頭死屍撲通一聲摔在地上。

    「巨魔揮金錘!」

    使斧頭的武將高舉兵器,縱馬衝鋒。

    身後二百鐵騎轟隆隆發起了攻擊,鐵蹄踏踩大地,雖只有二百人,卻不遜色於千軍萬馬。

    「世人皆震驚……門下三千士,當赫咸陽城。」

    古都長安,是以秦咸陽為基礎修建起來,故而也有人稱之為咸陽(與今陝西咸陽非同一地)。

    巨魔,巨魔……

    有反應快的破落戶猛然醒悟過來:這不是一般的城衛軍,也不是禁軍……這些人是巨魔士!

    長安城誰最可怕?

    不是漢帝劉辨,不是那虛無縹緲的佛祖。

    長安城的主人,是董俷……那個被世人稱之為西域暴虎的董殺神。破落戶們敢在普通百姓面前耀武揚威,敢和城衛軍鬥毆。可是和巨魔士抗爭?那就等同於是和整個關中兵馬抗爭。

    欺負個尋常小民,大人物們不會在意,也不會理睬。

    可是牽扯到了董家的話,管你什麼來頭,可不是坐牢那麼簡單。弄不好,會血流成河的。

    破落戶扭頭想走,可是巨魔衝鋒的可怕處,又豈是他們所能想像?

    所有的戰馬,全部是來自安息的純種西極馬,爆發力強,速度快……哪怕是在短小的距離內,也能發揮出巨大的殺傷力。韓德大斧輪開,就見一片的血霧。戰馬撞倒了那些破落戶,不等站起來,就見一枚枚碗口大的鐵蹄砰的落下來。把倒在地上的破落戶踩成了一堆肉醬。

    至於那些想要逃走的破落戶,被巨魔士架起的元戎弩射殺。

    四十步之內,都是元戎鋼弩的射程。想要在這種情況下逃走,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山門外的慘叫聲,傳入了佛寺。

    那端坐在法壇上的僧人臉色一變,連忙起身厲聲喝道:「何方鼠輩,竟敢攪擾天子佛事?」

    信徒們看到,一匹匹戰馬從佛寺外衝進來。

    二百鐵騎,分成了兩排。馬槊高揚,漢安刀閃亮,在韓德孟坦二人的帶領下,肅立不語。

    有時候沉默並非是軟弱,而是一種可怕的威壓。

    一個個頭戴遮面盔,身披鑌鐵甲,連戰馬都披著重甲的騎士,令愚夫愚婦們感到莫名恐慌。

    巨魔士,那是隨同董俷馳騁疆場,天下少有的強勇。

    濃濃的殺意,即便是那法壇上的僧人,也不由得打了一個寒蟬,忍不住強咽下一口口水。

    「爾等何人,敢如此放肆?」

    這位高鼻樑,深眼窩,帶著明顯胡人特徵的僧人,顯然不識巨魔士的威風。

    可有長安百姓卻看出了端倪。心裡撲通撲通亂跳……怎麼回事?怎麼董殺神的親軍殺過來了?

    董俷進入催馬進入佛寺,董鐵步行,垂手而立。

    百餘斤中的橫刀揚起,董俷冷冷的說:「我乃大都督董俷,官府辦事,閑雜人等立刻離開。」

    你不是自稱天子門人嗎?

    老子是長安城的主人,想和我擺譜,試試看?

    一句話,讓許多人一鬨而散。這大恩佛寺,除了山門之外,尚有許多角門,小門。那些尋常百姓心道:我等只是來求得佛祖庇護,卻不是來送死的。佛祖雖然利害,可是董殺神更可怕!

    董俷佔領長安五年,兩次血腥屠殺,足以令長安人恐懼。

    不過,還是有一批堅定的信徒,圍在了法壇前面,毫無恐懼的看著董俷,和他手下的巨魔士。

    法壇上,僧人面色難看。

    「大都督親臨鄙寺,小僧未曾遠迎,還請多多恕罪。」

    從那些信徒的身上,董俷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當年的太平道信徒,不也是如此情況?不畏死亡,於信仰無比狂熱。董俷一直害怕出現這樣的情況,可沒想到,還是出現在他面前。

    不過,亡羊補牢,猶未晚矣!

    細目成了一條縫,從他的牙縫中,擠出了一個字:「殺!」

    韓德孟坦聞聽,各帶五十名巨魔士,殺向了法壇。這些人,可不會管你是不是天子門徒,巨魔士從加入的那一天開始,就不斷的被灌輸一個訊息:你們的主公是大都督,你們生是大都督的人,死是大都督的鬼。只要是大都督的敵人,也就是你們的敵人,絕不能手下留情。

    巨魔士一手馬槊,一手漢安刀,在佛寺中展開兇狠的屠殺。

    這些信徒大都是尋常百姓出身,又如何能抵擋得住巨魔士的衝鋒。

    董俷說:「爾等不是要放下屠刀嗎?看到了沒有?放下屠刀的唯一結果,就是任由別人宰殺。佛祖不是告訴你們,念一聲阿彌陀佛就能令天下昌平?你們念啊,看看佛祖是否來解救?」

    阿彌陀佛的概念,在此時的佛教當中還不存在。

    董俷對佛教的理解,也多是遵循後世的理念。事實上,他來到這個世界,也沒時間去理解當世的佛,是什麼概念。反正,他可以容忍佛教的存在,但是絕不能容忍披著佛教外衣的邪教。

    這是一個原則問題。

    即便是那些百姓也不過是一群可憐蟲,董俷也不會有半分的憐憫。

    法壇上的僧人,厲聲吼道:「大都督,你這是做什麼?我等僧人,並沒有違背你的律法?」

    「沒有違背嘛?」

    董俷根本不理睬那些被追殺的信徒,策馬緩緩而行。雖有佛門信徒想要衝過來和董俷拚命,可不等靠近,不是被巨魔士射殺,就是被董鐵出手解決。手中一把弧光劍低垂,猶自滴血。

    「我何時下過律令,大恩佛寺百步之內,不得縱馬?爾等不過一群破落戶而已,卻假冒官府之名……好囂張啊!聖上以我總領天下事務,爾等的律法有出自何處?我曾有令,佛寺不得接受供奉,可是爾等卻在長安城外,擁有萬頃良田;我曾有令,長安各戶人家,不得擅自蓄養私兵……可是在我官軍執法時,確有如此眾多人阻攔。和尚,爾非佛門弟子,不過一邪徒耳!」

    一個信徒在這時候,拚死闖過了封鎖,撲到董俷馬前。

    不等他站穩腳跟,董俷揚起手中橫刀,一刀將那信徒斬為兩段,「糾集不法之徒,襲擊朝廷命官,論罪,當誅!」

    ******

    一場屠殺,很快就平息下來。

    數百名信徒,還有數百名所謂的佛子,被董俷殺了一個乾淨。

    而那剛才還在法壇上說法的僧人,也被擒拿下來。在兩名巨魔士的挾持下,來到董俷馬前。

    「董魔王,你莫要囂張……我乃皇上親口允諾的佛子,你敢殺我?」

    這僧人好不囂張,厲聲喝道。

    這時候,孟坦來到董俷的身旁,輕聲在董俷耳邊說了兩句后,又一擺手,沉聲道:「抬上來。」

    巨魔士抱著一堆軍械,放在了董俷的面前。

    這些軍械,包括的刀槍劍戟,強弓硬弩……有一些軍械上面,還有將做營出品,專攻六大主力軍使用的制式武器。

    董俷說:「你佛門不是講求清凈修行,為何存備如此多的武器?還有,誰給了你們權利,可以私設監牢,扣押人質?和尚,你的事情可真的不小啊……老實交代,或許能有一條生路。」

    「董賊,你欺壓我佛弟子,定不得好死。」

    「我是否好死,與你何干?和尚,你若再嘴硬,可休怪我心狠手辣。」

    那僧人一梗脖子,閉嘴再不出聲。

    董俷細目一眯,「韓德,持我巨魔令,立刻前往承明殿,告訴陳宮……從即刻起,清理長安大小佛寺,除清涼寺外,一應佛寺中人,全部緝拿。我懷疑,他們與太平道反賊有所關聯。」

    這時候,兩個巨魔士從佛寺後院中,架出來了一個粗壯的大漢。

    八尺的身高,看上去孔武有力。不過衣衫破爛,全身上下沒有半處好肉,顯然是被人用重刑詢問。

    漢子嘶啞著聲音,「可是大都督當面?」

    董俷一怔,道:「某家正是董俷,爾為何人?這些僧人為何要拘拿於你,還上了如此的重刑?」

    漢子眼中,流露出一股殺意。

    惡狠狠的瞪了僧人一眼,「啟稟大都督,小人乃是夏侯蘭將軍家中奴僕,名夏侯曼,有要事稟報大都督。」(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