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65章 僧與帝(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65章 僧與帝(一)字體大小: A+
     

    在前文書中出現的周賓,歷史上確有其人。

    東吳鄱陽太守周魴(在演義中也有出現)之父,三國志中有記載:周魴,吳裨將軍、鄱陽太守。父賓,為咨議參軍。

    ————————————————————

    印刷術出現了!

    但是要想看到成績,卻不是一兩日就可以做到。畢竟,與歷史上的印刷術不同,從雕版印刷到活字印刷,六百年的時間足以讓一個行業完善起來。工匠設備,等等諸如此類的相關事務,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好在馬鈞在了解了之後,對這印刷術也產生出來了巨大的興趣。

    這是一件好事,而且是一件造福蒼生的好事!

    馬鈞說:「主公放心,我一定會儘快做出完善的方案來……咱們有將做營,有足夠多的工匠,讓這套……哦,印刷術達到完美。不過,我需要時間,還請主公耐心等候,莫要太過心急。」

    馬鈞說的不錯!

    董俷擁有一個最大的優勢,那就是他的將做營。

    如今的將做營,經過馬鈞蒲元等人的經營,已經逐漸的成為了一個完善的機構。

    在外圍,是依照著甘信所設計出的流水操作線,分門別類的進行各種部件的加工。這些部門,是開放的,甚至連曹操這種敵人,也很清楚這些事情。但是想要滲透進去,卻是很難。

    因為部門與部門之間,並沒有特別明顯的聯繫。

    至少在許多人的眼睛里,是這樣看待將做營。而且,將做營之中,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部門存在。這個部門是當年費沃開發出來,如今以馬鈞蒲元為核心,專門進行物品的改造完善。

    董俷建起稱為『天工監』,能進入其中的工匠,不僅僅是要求高超的記憶,更需要足夠的創造力。而且天工監在外人眼中,也不過是將做監中極為普通的機構,從表面上看,無甚特殊。

    至今,天工監已經改造成功了許多物品。

    比如東漢時期的織機,經馬鈞之手,有五十躡而改為十二躡(躡,腳踏操縱板),是功效大大提高;由蒲元和馬鈞聯合開發出來的翻車,能利用流水做動力,可以連續的提水灌溉。

    其中尤以天工監少司姜冏,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設計出了龍骨結構。

    這龍骨結構,是用於造船業上。三國時期的船隻,大都以平底為主。而龍骨結構的出現,卻使得這造船的技術,出現了一個大跨步的飛躍。船隻開始出現以尖底的形狀。船舷下削如刃,橫斷面成V字形狀,船下設置貫穿收尾的龍骨,用來支撐船身,不僅令船隻更堅固,同時抗禦風浪的能力,也隨之加強。

    姜冏,涼州天水人。

    涉藝頗多,時常有奇思妙想出現。曾經在敦煌為獸醫,後來加入了將做營,得到了費沃的看重。

    天工監設立之後,又有費沃推薦,成為其中一員。

    在天工監,諸如姜冏之類的人有不少。其中不泛在外人看來,如同瘋子一樣的人物。不過在加入天工監之後,這些人如魚得水,做出了不少的貢獻。比如西平車,也是由天工監出品。

    董俷當然知道,一個事物從誕生到成熟,需要足夠的時間。

    而將做營聚集了無數優秀的人才,把這印刷術交由馬鈞打理,相信他一定可以快而完美的做出成績。所以,董俷不著急……他能夠為三學等候十年的時間,又豈能在乎這一點時間呢?

    不過,馬鈞的另一句話,還是得到了董俷的重視。

    「主公,若印刷術成功,實乃天下讀書人的福分。可是您準備把這一事業,交給誰來完成?」

    成批的書籍出現,並且價格低廉。

    可以想像的出來,天下士子會是如何的趨之若鶩。大批廉價書的推廣,自然是一件大好事。但如果讓董俷白白的奉送,卻是絕不可能。所以,董俷必須要尋找到一個足以和他合作的夥伴,這個人不但要有龐大的財力,而且在士林需有一定的聲名,以保證書籍的正常推廣。

    可是盡數董俷的麾下,似乎獨獨缺少這方面的勢力。

    不論是中山甄氏,還是西川張家,亦或者徐州麋家,很顯然都不足以擔當起這樣的重任。

    送走了馬鈞之後,董俷又開始為此而頭疼了……

    黃月英足足睡了一整天,第二天清晨時醒來,精神已經完全恢復。

    但是蔡琰卻忙碌起來。

    因為她攬下了為黃月英說媒的事情。如果黃承彥是個普通人也就罷了,可偏偏出身沔南大族,又是天下文明的賢士。黃月英有這樣的出身,說媒的人,身份地位絕對不能比黃承彥輕了。

    如果蔡邕還在的話,無疑是最佳人選。

    但這位老先生自五年前飄然西去,如今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據他上次派人傳回來的消息,說是抵達一個氣候和環境頗為舒適的地方。至於名字,蔡邕說是叫什麼賽爾住,還說是什麼大秦帝國的治下……不過,蔡邕所說的大秦國,肯定和董俷所知道的嬴秦不是一回事。

    反正老先生如今是逍遙自在,似乎沒有回來的意思。

    除去了蔡邕,董俷手底下還真的就沒有什麼能和黃承彥相提並論的人物,這讓蔡琰很苦惱。

    按照黃月英的意思,找個人把她老子接回來就是。

    可蔡琰卻認為,那樣會辱沒了黃承彥的身份,於禮數也不全,所以沒有採納。

    為此,董俷也很傷腦筋。

    但整體而言,董俷回家后的十幾天,過的很悠閑。

    同時也對長安城內的情況,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和熟悉,特別是對於佛教的發展,格外關注。

    圖澄以佛師的身份,在長安城內大肆興建佛寺。

    兩年中,他共侵佔了數萬頃土地,來作為奉養佛寺的財源。信徒也在不斷的增加,僅長安城內,就達到了數萬人。相比太平道而言,這個數字並不是非常的醒目,卻令董俷暗自擔憂。

    而且,圖澄在宣揚佛法的同時,隱隱把矛頭指向了董俷。

    按照他的說法,佛已慈悲為懷,當戒殺生。甚至認為,只要放下屠刀,就可以往生極樂世界。

    朝堂上亦有不少官員信奉此說。

    所以當雒陽大捷傳到之後,有不少流言說,董俷打這一戰,只不過是為了宣揚他個人的武力。一味的殺戮,將如何之如何。很多謠傳簡直就是無稽之談,卻偏偏有許多人去相信。

    而陳宮,很顯然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時已仲秋,典韋的大隊人馬已經過了涇水,抵達鴻門亭。

    劉辨傳出旨意,命長安開始凈街,準備歡迎董俷的回歸。但是這時候,這謠言卻越發猛烈。

    距離典韋抵達長安,還有兩天。

    董俷這一天起的有點晚,蔡琰幾人都不在家,小文姬也不知道跑到了何處。

    難得的清凈,董俷換了一身衣服,獨自來到演武場中,先是打了一套五禽戲,而後舒展身體,練了一趟拳腳。身子剛有點熱,正準備練練錘,活動一下筋骨,外面卻突然間亂起來。

    「爹爹在哪裡?爹爹在哪裡?」

    一聽這略帶稚氣的粗豪嗓音,董俷就知道是他的老兒子,董宥。

    忙放下大鎚,正準備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董宥卻急匆匆的跑了進來,把董俷嚇了一大跳。

    董宥鼻青臉腫,顯然是和人打架了!

    在董俷的記憶當中,董宥可是很少吃過虧,更沒見過他如此狼狽的樣子。

    連忙蹲下來,把董宥抱在懷中,「我兒,你這臉是怎麼了?又和人打架了不成?」

    「不是,是哥哥,哥哥……」

    董宥和董朔一向都是焦不離孟,雖非一母所生,可是卻比親兄弟還要親。

    董俷心裡一緊,忙蹙眉問道:「你哥哥怎麼了?他在哪裡?」

    「哥哥受傷了!」

    「受傷?」

    董俷腦袋嗡的一聲響,細目圓睜,大聲喝問道:「朔兒受傷了?他在哪裡?傷的嚴重不嚴重?」

    「濟慈嬸嬸正在為哥哥診治。」

    董俷二話不說,抱著董宥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一邊走,他一邊詢問:「你哥哥是怎麼受傷的?」

    「今天我和哥哥一起出去玩耍,在大恩佛寺外,看到一群僧人追殺一個人,周圍的人視而不見。哥哥就看不過去,出面阻攔……那些僧人卻非常囂張,還說,還說……哥哥是,是……」

    「是什麼?」

    「他們說哥哥是妖魔降世!」

    董朔董宥在外面胡鬧,雖說有時候也有出格的地方,但有一點好,他們不會拿家世來壓人。

    這兩個孩子,長的隨董俷,和董冀頗有不同。

    董俷細目一眯,沉聲道:「就因為這件事,你們和那些傢伙打了起來?」

    董宥搖頭,「不是,我和哥哥雖然生氣,但是也不想和他們計較。哥哥問他們,為什麼打人?那些僧人要我們少官先是,還說他們是皇家的人,讓我們滾開。哥哥不答應,所以就打了起來。」

    董朔在某些方面,頗有董卓少年時的豪俠氣。

    雖經常惹是生非,但大多數時候,都是看事情不順眼,才會出手。

    這一點,董俷很喜歡。也大致的了解了事情的緣由。來到濟慈的住所,董俷一進門,就看見濟慈正在為董朔包紮傷口。肩膀上有一處刀傷,鮮血汩汩流出,看上去有些觸目驚心。

    「朔兒,怎麼樣?」

    董朔卻咧嘴笑道:「爹爹放心,區區小傷,沒事的……是那禿驢抽冷子偷襲,否則豈能傷我?爹爹,那些禿驢太壞了!那個人已經昏過去了,結果他們還不饒他,硬是把那個人帶走了。」

    「哪個人?」

    「就是禿驢們追打的那個男人!」

    董俷倒不放在心上,抬頭看了一眼濟慈,輕聲道:「朔兒的傷勢如何?」

    「倒是沒有傷到筋骨……不過那些禿驢未免手太黑了,對小孩子也能下的去如此的狠手。」

    其實,以董朔的體型,看上去哪像個孩子?

    董朔揮舞著另一隻胳膊,「嬸嬸,我可不是小孩子。等我傷好了,一定會討回公道。」

    董俷放心了!

    同時,胸中一股火氣,騰的就竄了起來。

    我兒子,就算是犯了錯,也只有我可以教訓。一幫子禿驢,竟敢如此狂妄,實在是太囂張了。

    讓董宥留在房間里,和董朔說話。

    董俷出門,就見董鐵肅立門外,孟坦裴元紹和韓德,已經集結起巨魔士,齊刷刷的看著他。

    「那些禿驢,來自何處?」

    「是大恩佛寺的僧人……大恩佛寺屬於清涼寺的分支,由圖澄的弟子主持。那佛寺原本是一個破落戶的老宅子,後來被大恩佛寺占居,而後又搶佔了周遭千餘頃土地,聚集了一群長安破落戶,平日里自稱是佛門弟子,是皇上的門下……整日里橫行霸道,非常的囂張。」

    董俷握緊了拳頭,細目眯成了一條縫。

    「看樣子我離開長安太久了,有些人已經忘記了我的手段。欺負到我的頭上,真是活膩歪了!」

    董鐵冷聲道:「小將也是如此認為。」

    「伯侯留在宅中守護,立刻派人讓夫人她們回來……小鐵,隨我一起,去會會那些高僧吧。」

    董俷的聲音,好像是從肺裡面擠出來的一樣,陰冷,而且殺意凜然。

    ——————————————

    閃亮女主筆第三名,小石居士出品【莫愁】

    不是八卦周刊,勝似八卦周刊,且看附身李莫愁的某女解密神鵰世界里眾多不為人知的詳情。

    讓我們的八卦魂熊熊燃燒吧!!!!!

    鏈接:http://www.qidian.com/book/1058836.aspx(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