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54章 錦帆賊(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54章 錦帆賊(二)字體大小: A+
     

    關於昨天提到的周朝郭石,史書中是這樣記載:長沙賊區星自稱將軍,眾萬餘人,攻圍城邑。朝、郭石亦帥徒眾起於零、桂,與星相應。長沙太守孫堅遂越境尋討,三郡肅然。

    ——————————————————————————————————————

    柴桑(今九江星子縣),因柴桑山而得名,於前漢時置。

    當大江之水流至廬山山麓時,相匯於鄱陽湖,就已經進入柴桑的領地中。這裡,盡集煙波江南之美,山色空濛,皓波渺渺。正當初夏時節,柴桑在皓月當空之下,極盡了嫵媚風情。

    擁千障,江環九派。

    此時,廬江戰事正酣,劉備親自督戰,以文丑為先鋒,攻入丹陽郡治內,就在孫策整軍準備和他來一場大戰的時候,卻突然轉向,自丹陽直奔廬江。與此同時,正在和豫章糾纏的劉表軍,也猛地北下,與劉備聯手夾擊,諾大的廬江在旬月之間,就已不復江東的治下。

    這也使得孫策,一下子懵了。

    二劉聯軍,猛攻丹陽。孫策緊急從吳郡召來了陳登,在丹陽縣拉開了防線,與二劉僵持。

    也就在這時候,周瑜領兵回還,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孫策的壓力。

    可這還遠遠不夠,在四月中,丹陽縣失守,孫策軍再次退百里,蕪湖至長盪湖一線,總算是穩住了陣腳。但孫策和周瑜都很清楚,這陣腳不過是暫時穩住,天曉得能夠支撐到何時?

    劉備可說是一洗在雒陽的委屈,整個徐州軍都振奮無比。

    不過,這振奮,這榮耀……卻和嚴白虎沒有任何關係,因為他此刻正駐守在柴桑大營之中。

    也不是劉備不信任他,不重用他。

    雖然說劉備在雒陽折了二關、劉全和司馬懿,卻又得到了許攸文丑和沮授,實力非但不減,甚至更強了。這並不是說,沮授就一定比司馬懿強。二者之間,全沒有半分可比性。一個初出茅廬,一個卻是歷經風雨;一個智慧方開,另一個卻正處於作為謀士而言的巔峰狀態。

    沮授不會耍什麼陰謀詭計,可就是那一招一式,堂堂正正的陽謀,連司馬朗也自愧不如。

    聯合劉表,正是出自沮授的謀划。

    而攻取廬江這一手妙招,也是有他的心血。

    相比之在袁紹手下縮手縮腳,相互傾軋的日子,沮授在劉備的手下,可以說是如魚得水。

    與此同時,許攸出任小沛太守,與關羽二人坐鎮後方,使得呂布曹操都不得前進。

    從這一點而言,劉備的用人手段,比之袁紹高明百倍。雖然手下人才不多,可是他卻能把所有人擰成一股繩,比之相互傾軋的袁紹謀士團隊,所發揮出的能量,更巨大了十倍,乃至百倍。

    所有人都很開心,唯有嚴白虎不甚得意。

    侄子死了,自己也漸漸的從劉備集團的核心退出,甚至連那個毛頭小子高寵,都比他得重用。

    若說心裡沒有疙瘩,那是胡說八道。

    好在嚴白虎經歷了太多事情,從當年的水賊,一躍成為今日的九江太守,柴桑水軍大都督,已經足夠了。如今,柴桑屯集著徐州軍的糧草,要說講起來,劉備對嚴白虎還是很信任。

    月色正好,嚴白虎於柴桑渡口喝酒賞月,風向東北。

    江面上,出現了數十艘船隻,打著荊州軍的旗號,由西南方,漸漸的靠攏過來。

    自有巡江艨艟自水寨中殺將出去,距離對方船隊尚有距離,就大聲的呼喊:「爾等何人,速速稟明身份。」

    「我等自鄱陽湖來,奉劉荊州之命,押送糧草,並有美酒奉與嚴都督,劉荊州說嚴都督鎮守柴桑,的確是辛苦了!」

    「等著,待我回報都督。」

    嚴白虎倒是知道一些,去年因聯軍雒陽大戰,徐州軍向雒陽輸送了大批糧草。雖說無大礙,可是劉備還是向劉表敲了一筆。劉表也不是很同意,但念在兩家聯手,時常也會送些糧草過來。當然了,劉表送過來的糧草不會多,質量同樣不會太好,也就是應那個聯軍的幌子。

    「這麼點糧草,又有何用?」

    嚴白虎心裏面不禁冷笑一聲,當然在表面上,還是要做出高興的模樣。

    糧草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美酒。整日呆在在柴桑,若無美酒助興,豈不是難過?從這方面來說,這劉景升倒也算是知情趣。渾不在意的揮手,嚴白虎也沒有派人過去登船檢查一下。

    船隻距離水寨,越來越近……

    有小校突然間發現了一絲古怪,忙對嚴白虎說:「都督,好像不太對勁兒啊。」

    嚴白虎今晚喝了不少的酒,這會兒頭也暈暈,聞聽嗤笑道:「庸人自擾,又有何處不對勁兒?」

    「都督,您看那船隻,都吃水不深。若是糧船,怎會如此狀況?」

    嚴白虎一怔,凝目光朝遠處看去。只見那糧船的吃水線非常清楚,怎可能是運送糧草過來?

    「不好……快攔住他們!」

    就在嚴白虎出聲的時候,那幾十艘船突然加速,隱隱約約,似有鈴鐺叮鈴的那麼響了一聲。

    船隻衝進了水寨,直撲堆積在渡口處的倉廩。

    帆布掀開,那船上全都是裝的枯草等引火之物,一八尺高,身材雄偉的漢子點燃了船隻,在靠岸的一剎那,蹭的就竄上了渡口。緊跟著,百餘名大漢陸續上岸,船隻轟得一聲,正撞在渡口上。

    已經被烈焰覆蓋的船隻,在受到劇烈碰撞之後,無數草團灑了出來。

    糧倉頓時火起,眨眼間就蔓延了開來。徐州軍尚沒有做出反應,怎麼突然間糧倉就起火了呢?

    那率先跳上渡口的漢子,手中持一口銀鱗分水刀,上前一步,一刀將一員將砍翻在地,翻身上馬,捻起一桿大刀,厲聲喝道:「嚴白虎,甘寧在此,還不給我過來受死!」

    喊聲響起了一剎那,大營外突然是人喊馬嘶。

    有小校趕來道:「啟稟都督,大事不好……有人,有人偷營!」

    這裡是九江,這裡是徐州治下。這大營中,少說也有萬餘人馬,居然有人敢來這裡送死?

    嚴白虎的腦袋裡一片空白,猶自在想:甘寧,是誰?

    聽小校稟報,頓時驚慌起來,忙問道:「有多少人,是何方旗號?」

    「不知道,對方盡帶白羽,少說也有幾千人!」

    「敵襲,敵襲……速速鳴號!」

    這會兒,嚴白虎的酒勁兒已經完全醒過來了。他連忙命人牽馬過來,剛翻身上馬,就見甘寧從亂軍中殺將出來,那大砍刀的刃口上,仍滴著鮮血,身上皂羅袍,更是血跡斑斑。

    兩名徐州將,從嚴白虎身後殺出。

    甘寧面無懼色,大吼一聲,大刀展開,只四五個回合,手起刀落,將那兩員將斬於馬下。

    「嚴白虎,那裡走!」

    嚴白虎勃然大怒,提槍迎上前去。

    這時候,只見一支人馬自大營外殺進來,為首大將身穿素色戰袍,掌中一桿銀槍,殺法效用。髮髻上,差著一支白翎,身後士卒,一個個全都是如此打扮,人數大約在千人左右。

    此人,正是蘇飛。

    當日在雒陽,蘇飛得了將令后,只帶了數百人走。

    要說,蘇飛這個人的心思很細膩,他沒有先去尋找甘寧,而是直接到了酉陽縣,找到了酉陽縣令周治。通過周治,他和沙摩柯取得了聯繫,並且從周昕那裡要來了千餘匹駑馬。呵呵,在蘇飛的眼中,周昕的馬的確是駑馬,畢竟見慣了西域大宛良駒,尋常馬匹又怎能入眼?

    以武陵太守的名號,直奔潯陽江,數日之後,與甘寧匯合。

    甘寧對蘇飛,的確是非常的尊重。當年只因為蘇飛的一句話,他在這潯陽江上,整整飄了數余年。手中有八百健卒,全都是來自丹陽的苦哈哈,能下水捉龍,上馬征戰,勇武非凡。

    蘇飛把分別後的情況告訴了甘寧。

    並且非常直接的說:「離開雒陽之前,大都督曾對我說,若甘寧願意效力,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

    這兄弟二人間,沒什麼好拐彎抹角。

    說完之後,蘇飛還取出了一把鑲嵌鈴鐺的銀鱗分水刀,這是他從陳到的兵器庫內翻到的兵器。

    刀長六尺,柄長約二尺,上面有鈴鐺,刀柄上有一丈長短的銀鏈纏繞。

    甘寧也是久聞董俷之名,沉吟片刻后說:「寧亦仰慕大都督久矣,只恨投靠無門。今日兄長前來,寧無話可說。什麼條件不條件,只需大都督一聲令下,甘寧願為大都督效犬馬之勞。」

    原以為還要勸說一陣子,卻沒想到甘寧答應的如此爽快。

    蘇飛自然大喜,和甘寧又商量了一下,決定在柴桑乾上一票。對於柴桑那些樓船艨艟,甘寧可說是眼紅了許久。若非為了等蘇飛前來匯合,不好鬧出太大的風波,說不定早就動手了。

    有道是,趣味相投。

    甘寧對董俷仰慕至極,本身也是個膽子很大的人。

    在計劃了一番之後,就決定和蘇飛兩下夾擊,襲擊柴桑。這幾年,甘寧把柴桑快摸透了。

    說實話,嚴白虎的武藝相當不錯。

    否則以關羽那麼高傲的人,若沒有真本事,豈能容他做上九江太守,而且一當就是許多年。只是,自劉備和孫策二人休戰之後,嚴白虎就少上戰場。這些年安逸的久了,身上已經生了贅肉。

    武藝是不錯,可怎比得久在水上飄零,整日搏殺的甘寧。

    只十餘個回合下來,嚴白虎就頂不住了。汗也出來了,氣也跟不上了,手忙腳亂,狼狽不堪。

    又打了兩三個回合,嚴白虎撥馬就走。

    他的馬可是比甘寧搶來的馬好許多,眼看著人要逃走。甘寧抽出分水刀,銀鏈纏在手上,大吼一聲,分水刀脫手飛出。掛著一股風聲,在空中滑出一道炫目的銀光,噗的一聲,正中嚴白虎后心。

    嚴白虎在馬上慘叫一聲,就摔落下來。

    甘寧也不客氣,上前一把摟住了嚴白虎坐騎的韁繩,騰身換乘。一手大刀,一手銀鏈刀,雙刀並用,營寨中縱橫馳騁。徐州軍被突然襲擊,本就慌亂不堪。嚴白虎被殺,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大營內外。整個大營好像炸了鍋一樣,無人在有心戀戰下去。四下逃竄,潰不成軍。

    蘇飛帶人和甘寧匯合,二人相視大笑。

    甘寧牽著馬,命人登上了停泊在渡口的兩艘樓船。麾下健卒,又搶走了二十餘艘艨艟,在衝天的火光中,由大江上揚長而去,只留下了身後一片沸騰的火海。

    蘇飛和甘寧各領一艘樓船,行出二十餘里后,蘇飛登上了甘寧的船隻。

    「這一把火,恐怕那劉玄德難以坐穩了!」

    甘寧笑道:「如此甚好,只不過收拾了劉備,若不照顧一下劉表,豈不是有厚此薄彼之嫌?」

    「賢弟的意思是……」

    「由此順流而下,可至江陵。那裡是劉表的屯糧之地,守將是黃祖的侄兒,不過昏庸之輩。」

    蘇飛一蹙眉,輕聲道:「如此會不會太過冒險?」

    「兄長,今日是我錦帆營組建之日……想當年大都督出山,數戰成名。甘寧豈能落於人后。」

    雖說投靠了董俷,可甘寧的骨子裡,卻是極為傲氣。

    他總覺得,董俷之所以看重他,是蘇飛為他說了好話。越是這麼想,他就越是不太放心。怎麼著也要讓董俷看看他的手段。再說了,在潯陽江憋了許多年,甘寧也真的是有點憋壞了。

    蘇飛猶豫了一下,雖覺得不穩妥,但還是答應下來。

    數日後,二人突襲江陵,一把大火燒掉了劉表大半的屯糧,更斬殺黃祖的侄子黃茂,令大江為之震動。

    屯軍丹陽縣的劉備劉表聞聽這消息,頓時驚慌失措。

    糧草一失,軍心必亂。

    而且,若是容這水賊繼續肆虐下去,後方會被攪得亂成一鍋粥。劉表當下回軍廬江,命黃祖領水軍於大江上阻擊甘寧。那黃祖,也是個極其護短的人,侄子死了,他自然是一心想要報仇。

    可就在這時候,自荊州又傳來了一個消息,卻讓劉表劉備,不得不暫時停止了對江東的攻擊。

    ——————————————————

    最近撒冷拉了很多作家去他的遊戲里玩,我也去了,感覺挺不錯的。遊戲叫《諸神的黃昏》,地址是www.awarz.com(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