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46章 議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46章 議和字體大小: A+
     

    不管劉備是否願意承認,事實都無法改變!

    在他的內心中,對董俷除了刻骨銘心的仇恨之外,同時也埋下了深深的恐懼。

    他這輩子,就毀在了董俷的手中。

    但又不可否認,每一次敗給董俷的時候,董俷並沒有用花招,而是實打實,硬碰硬的將他打敗了,擊潰了……雖然嘴巴上不說什麼,可是心裏面卻是真的怕了。

    三萬大軍,在夜色中潰敗,兵退二十里才算是穩定下來。

    劉備驚慌失措,緊握著馬韁繩的手,猶自輕輕顫抖,那顆心更是噗通噗通直跳。

    「紹先,董賊可追上來了?」

    劉備自己都沒有覺察到,他的聲音有點發顫。

    高寵勒住了馬,微微喘息,「主公,董賊並沒有追上來,我們先穩定下來再說吧。」

    「正當如此!」

    劉備心慌慌,點頭答應下來。

    自有親軍提點收攏殘兵敗將,這一清點,卻無奈的發現,已經少了兩三千人。

    未曾真刀真槍的拼一場,就先損兵折將,十亭之中失了一亭。

    劉備這心裡,也就變得更沒底兒了。不過,等紮下了大營,劉備漸漸的回過味來。

    這好像不是董俷的作風啊!

    從安喜縣一戰之後,劉備一直在關注董俷的動向,可以說對董俷的風格非常了解。依照著以往的規律,董俷若是站了上風,絕不會心慈手軟,一定是窮追猛打。從這一點而言,董俷稱得上是心狠手辣,即便是對熟人,也絕不會心慈手軟。

    就如同當年把曹**得馬躍汜水一樣,一旦翻臉,絕不會留情。

    按道理說,他應該會領兵追殺,怎麼任由己方人馬逃脫,而不來追擊的道理?

    劉備立刻派出探馬前去打探,這時候高寵也走進了營帳。

    「紹先,情況如何?」

    高寵苦笑道:「不甚好,將士們的情緒都很低落,似乎不太願意和董賊為敵。」

    劉備不由得嘆了口氣!

    下面的人是這種心思,也難怪了……西域暴虎,虎狼之將的名號那是正經的天下聞名。憑一己之力,這傢伙也卻是打出了顯赫威名,絕不是被人憑空吹捧出來。只看今日,那偃師城下一人獨對萬騎的膽略,尋常人又豈能和他相提並論?

    「紹先……」

    「主公!」

    劉備不知道是不是該把心裡的懷疑說出來。他猶豫了一下,輕聲道:「只怕我們今日……上當了!」

    「上當?」

    「備與那董西平,還是非常了解。此人心狠手辣,若占著上風,絕不會輕易放過我等。我懷疑,今日偃師城內,只怕是沒有什麼兵將,董西平是在虛張聲勢。」

    虛張聲勢?

    高寵聞聽先是一怔,旋即倒吸一口涼氣。

    若是如此的話,他非但不會小看了董俷,相反對董俷,怕是要更多幾分敬重。

    「主公的意思是說,偃師無兵?」

    「應該是這樣!」劉備苦笑道:「我已經派人前往偃師打探消息,不久當有回報。」

    高寵忍不住說:「若真如此,董西平當為不世名將!」

    話出口,突然覺得不太對勁兒。那董俷再利害,終歸也是自家主公的敵人啊。

    「啊,主公,寵……」

    劉備卻笑了起來,「紹先不必在意。我與董某人交鋒,雖次數不多,可那一次不是灰頭土臉?若非造化弄人,備實不願與董西平為敵。我雖恨此人,亦敬重於他。好就是好,壞就是壞,若我連承認事實的勇氣都沒有,如何能再與他交鋒?」

    只這一句話,聽上去似乎有點軟弱,可是卻盡顯出一種梟雄氣概。

    高寵不禁心中暗贊,主公雖比不上那董西平,可這份氣度,卻足以令人心折!

    過了子時,探馬回報消息,更進一步讓劉備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高寵說:「主公,寵願立刻領兵殺回偃師,就不相信,那董西平真能敵過萬人?」

    劉備看了一眼高寵,對這個小將,卻是發自內心的喜愛。

    沉聲道:「紹先,以你的武藝,在我帳下可列入前三名,但你可知道,我為何不讓你獨自領兵?相反,關寧關平,嚴白虎張燕之流不如你,卻能獨領一支人馬?」

    高寵一怔,輕輕搖頭。

    「論武藝,他們卻不如你。然則嚴白虎張白騎之流,卻能審時度勢,統領兵馬,在這一點上,你不如他們……紹先想要回軍攻打偃師,殊不知此一時彼一時。若是在將晚我們初臨偃師城下,董西平定然抵擋不住我們的攻勢,但是現在……」

    高寵愕然,看著劉備,等著他說下去。

    「你也說了,將士們軍心已喪,而且來回奔波,也疲憊不堪。哪怕那董西平手中只千餘精銳,就足以將我軍殺得潰散。所以現在回軍攻打,絕非是好時機。」

    「那……我們休整一晚,明日攻擊?」

    劉備沉吟了一下,再次搖頭,「休整一晚,的確是可穩定軍心。可問題在於,董西平如今位高權重,豈能輕身涉險?若我猜測不錯,只怕他大軍正在趕赴偃師。」

    「啊?」

    「到時候,我們未能攻下偃師,就必須面臨腹背受敵的窘況,實則更加兇險。」

    高寵心眼兒雖然實在,但並不是傻子。

    聽劉備說了這麼多話,還能不明白劉備是什麼意思?

    主公這是打算退了啊……

    「主公,您的意思是?」

    「立刻派探馬出去,尋找董賊主力蹤跡。然後我們再根據情況,做出其他打算。」

    「喏!」

    高寵點點頭,已經清楚了劉備的意思。

    當晚,他加強了大營的防衛,同時也密令親信人馬,做好情況不妙,立刻撤退的準備。

    在寅時,探馬傳來了消息。

    三關兵馬皆有調動的跡象,同時董俷主力兵馬,已從伊闕關殺出,由典韋督軍,趕赴偃師。預計最遲在午時,將會抵達偃師城下。也就是說劉備只剩三個時辰!

    在這個時候,劉備顯示出了梟雄的本色。

    立刻做出壯士斷腕的決定,舍了大部人馬,只帶五百親隨,悄然從大營中離開。

    三萬人馬,說穿了並非劉備的嫡系,捨棄了也無甚可惜。

    劉備高寵帶著五百精兵,一人雙騎,連夜繞過了偃師,卻沒有往滎陽方向走。

    高寵問:「主公,我們不去滎陽了嗎?」

    劉備冷笑道:「還去甚滎陽?聯軍已名存實亡,劉表不結盟,袁紹打青州,曹操如今自顧不暇。幽州公孫度失了盧龍塞,等同於被董賊兵馬打開了幽州的門戶。只怕用不了太久,幽州就要更換主人。而我們,必須要趕回徐州,另做打算。」

    公孫度完了……

    那麼牽扯袁紹後腿的聯軍,也就沒有了。

    袁紹這時候,肯定不敢和董俷交鋒,那麼他所有的精力,都將集中於青州方面。

    劉備說的不錯,聯軍……已經完了!

    ******

    失去了主將的三萬兵馬,在卯時遭到了典韋大軍的突襲,全軍潰散。

    而得到了主力人馬的支援以後,偃師的防禦一下子變得極有厚度。同時,虎牢關主將夏侯惇,因聽說平皋守將換了人,張郃離去,由一個屁大的小孩兒鎮守,立刻生出了輕視之意。而且龐統在接手平皋后,更在某種程度上助長了夏侯惇的驕狂。

    聞聽雒陽情況不妙,夏侯惇忍不住生出攻擊平皋的念頭。

    雖有手下謀士的勸阻,可夏侯惇卻不肯聽勸,執意出兵,結果在平皋遭遇伏擊。

    不但損兵折將,連帶著還被龐統從小修武行營調過來的成蠡,領兵偷襲虎牢關。

    夏侯惇慘敗而回,發現虎牢關已經易主,連夜領殘兵敗將,逃往滎陽。

    董俷攻陷了偃師,河內大軍與偃師大軍連成了一體,徹底封堵住雒陽兵馬的退路。

    周瑜聽聞消息之後,忍不住怒罵道:「一耳賊誤我,一耳賊……誤我!」

    之後,吐血昏迷過去。

    至此時,正值季冬將去,孟春將臨……

    二十萬聯軍被困雒陽,面臨著饑寒交迫,全軍覆沒的危險。

    「虎牢關丟失?」

    姓楊城內,曹操驚怒不已的看著滿身血污的夏侯淵,眼睛瞪得溜圓,說不出話。

    「虎牢關,怎會丟失?」

    曹操怒道:「元讓,我不是早就命令過你,不得擅自出兵……擔心你忍耐不住,我還派人再三囑託於你,為何那虎牢關,還是會丟失了呢?」

    「我……」

    夏侯惇不知道改如何回答,久久說不出話來。

    看這情況,曹操還能猜不出裡面的緣由,甩袖起身,怒聲道:「來人,將夏侯惇拖出去斬了!」

    魯肅等人忙出面求情。

    更有許褚曹彭為夏侯惇說話,曹操這才收回命令,打了夏侯惇二十軍棍算作了事。

    當然,曹操也捨不得殺了夏侯惇。

    「諸公,偃師被攻取,三關守將反叛,虎牢關失陷……雒陽戰局,可有挽回餘地?」

    曹操穩住心神,盡量把語調平緩。

    可誰都能聽得出來,他此刻的內心,並不平靜。

    魯肅說:「袁紹董俷聯手,首尾夾擊於我。如今偃師又失,主公當做一取捨才是。」

    「取捨?子敬不妨明言。」

    魯肅命人取來了地圖,上面繪出青州兗州冀州和京兆的地形。

    「董俷既然奪取了雒陽,怕也是到了極限……雒陽一戰,本就是他為漢帝挽回顏面的一戰,故而打到現在這個地步,怕是很難再有作為。而袁紹失了并州大部,老家冀州已經在董俷的虎口之下,必然會不顧一切的尋求空間,縱深發展。」

    曹操等人,微微點頭。

    「主公若想繼續下去,就必須捨棄一方,連結一方。」

    其實,在魯肅說出取捨之道的時候,曹操等人都已經猜測出他接下來的意思。

    只是這一番話,誰也說不出口。

    取捨……說穿了就是向一方低頭,向誰低頭呢?

    滿寵道:「子敬,以你的看法,我們當取誰,舍誰呢?」

    這句話,還真的難說出口。魯肅做了個深呼吸,鼓足勇氣道:「肅以為,當舍袁紹,去董俷。」

    「為何如此取捨?何不舍董俷,取袁紹?」

    說實話,滿寵與董俷有殺父之仇。可一晃十六年過去了,當年的仇恨也慢慢的在淡化……滿寵也知道,當初董俷殺他全家,完全是一個誤會,說不上誰對誰錯。

    要責怪,就只能怪那太平道了……

    但是讓滿寵向董俷低頭,他心裡還是有些不太情願。

    不止是滿寵不願意,事實上包括曹操在內的所有人,都不願意去向董俷低頭。

    魯肅苦笑道:「袁紹據冀州之地,錢糧廣盛。雖屢遭董家子打擊,可元氣未傷。這些年,休看袁紹是連連用兵,可實際上他冀州本部人馬並沒有遭遇大的損失。即便是董俷攻入并州,袁紹部將高覽,卻搶先遷移并州百姓,帶回了大部人馬。

    諸公,袁紹如今不敢和董俷為敵,可手中卻是兵強馬壯,定然不會舍了青州之地。若主公取那袁紹,除非舍了青州……而且,肅不敢保證,袁紹會就此滿足。」

    魯肅這一番話,也實實在在的是說到了曹操等人的心眼裡。

    「但董俷卻不同……雒陽大戰本就是在無意中開啟,他本身似乎也無意染指雒陽。之所以到目前的局面,完全是因為董俷要給那西漢王挽回顏面。雒陽大勝之後,他目的已經達到。同時在過去一年,他奪并州,搶幽州,也已經到了極限。」

    「不錯!」

    荀攸站起來說:「據細作傳來消息,董俷在關中行的是二十五抽一的徵兵之法,並且賦稅極低。此次雒陽大戰,董俷甚至啟用了剛建立起來的重泉渭南二地行營,而塞外作戰,三十萬乞活軍更是耗費了無數錢糧,使得關中各地的兵力空虛。

    同時,長安已經命令西域調撥人馬和糧草,足以說明,董俷如今很難再展開大戰。」

    魯肅感激的看了一眼荀攸。

    「雒陽有八關拱衛,而如今董西平已經奪了其中六個關卡,雖唔進攻之力,防守卻綽綽有餘。相信,他現在也非常希望早一點結束這場大戰,而後謀求時間,休養生息。所以,我們取董俷,就有足夠的本錢和他討價還價,謀求最大利益。」

    曹操聞聽,不禁沉思不語。

    毫無疑問……

    魯肅的話,確實說到了他的心裡。

    滿寵已經被說服了,可是還想再反擊一下,「子敬說我們有本錢和他討價還價,但不知是何本錢?」

    魯肅一笑,「冀州袁紹,就是我們最大的本錢!」

    曹操大笑起來,「子敬所言極是,那冀州的袁紹,如今的確可成為我們最大的本錢。」

    沉吟片刻后,曹操說:「子敬以為,派誰前去議和為好?」

    「久聞董西平是個極重情義的人,主公可以派重臣,但必須要是和董俷有交情。」

    「哦?子敬可有人選?」

    魯肅點頭道:「御史陳群,當為最佳人選。」

    ————————————

    第二更會稍晚一點,大概在十一點左右。

    好友作品推薦,【妖在西遊】,正在沖新書榜,喜歡洪荒作品的朋友,不妨可以去踩踩。

    書號是:1084845(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