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45章 空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45章 空城字體大小: A+
     

    天已將黑!

    對於劉備而言,這一天無疑是他生命中,最為漫長的一天……是的,非常漫長。

    在辰時出發,在急行軍的同時,也密切的關注著京兆的各種變化。

    說實話,這並不是令人心情愉快的一天。這一路上,劉備沒有聽到任何好消息,而且從所有的跡象來看,聯軍在雒陽地區的敗退,只不過是一個時間的早晚。

    二十萬大軍……就這麼完了嗎?

    選鋒軍突破大河天塹,從平陰、平縣一線向北邙至雒陽間的夏侯淵大營猛攻。

    夏侯淵背靠北邙,死守不出。憑藉著地形和地勢與張郃糾纏在一起。

    從目前來看,似乎是半斤八兩的局面。可劉備卻很清楚,這是一場從開始就註定要失敗的戰役。

    「紹先,非是我對夏侯將軍沒有信心,而是……三關反水,斷絕了我們的糧道。按照之前的議定,大營中留存有三天的口糧,雒陽好一些,有十天的糧草。可就算是撐過了十天,又能怎麼樣?三關不奪回來,聯軍遲早都會遭遇大敗。」

    行軍的路上,劉備憂心忡忡的和高寵說著話。

    司馬懿被殺死,劉全下落不明。再加上早先關寧關平戰死,劉備身邊只剩下一個高寵。也許搏殺兩陣間,高寵遠勝於劉備。可若論掌握時局,他還差了太多。

    高寵說:「主公也不必如此灰心,我等只需要搶佔了滎陽,曹丞相那邊……」

    劉備忍不住笑了,「紹先,你也太過天真了。如今曹阿瞞自身難保,袁紹要奪青州,董賊攻打京兆,他收尾難顧。就算我們搶佔了偃師,可三關不在我們手中,就只能依靠從許昌新鄭,經滎陽偃師這一條糧道。勞民傷財不說,這路途也不安穩啊……依我看,曹阿瞞遲早會和董賊妥協,我們必須要提早做出打算。」

    高寵連連點頭,對劉備的這番分析,倒是頗為贊同。

    是啊,必須要提早做出打算。所謂的聯軍,不過是建築在沙灘上的城堡,根基並不穩固。說不好在什麼時候,這城堡就會坍塌,而最終的結果,必然可怕。

    諸侯會盟,聽上去是好大的一個名頭。

    可即便是高寵這種對政治毫無感覺的人也知道,這個聯盟一點都不可靠。

    一俟如劉備所說的那樣,曹操決定和董俷議和,裡面就少不了做犧牲品的棋子。

    誰會被當作棄子?

    怕是不到最後,誰也說不清楚吧。

    劉備和高寵再也沒有說話,一路上情緒都很低落。

    眼見著就要到達偃師,有探馬前來報告:董俷親自率領大軍,已經奪取了偃師!

    「什麼?」

    劉備嚇了一跳,同時暗自吃驚:董賊的動作好快……怎麼這麼快就奪取了偃師呢?

    高寵問道:「主公,我們該怎麼辦?」

    偃師被佔領,也就意味著京兆聯軍的退路被徹底堵死,這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劉備沉聲道:「可知道董賊有多少兵馬?」

    「卻不清楚,只聽說,偃師令陳容獻關投降之後,已經有三批人馬進駐到了城內。每一批人馬大約在兩千上下……但偃師內部的情況,目前卻不是非常清楚。」

    劉備看了一眼高寵,「紹先,立刻督導三軍,加速行進!」

    三萬大軍再一次提升了行軍速度,劉備高寵親領騎軍為先導,在日落之前抵達偃師。

    遠遠望去,偃師矗立平原上。

    夕陽下,殘破的城牆,透出一種遲暮之氣。一桿大纛,正在城頭上迎風獵獵。

    黑底金字,上書斗大的『董』。

    可是城頭上卻不見一個人影,城門洞開,一眼可以看見城內那空曠無人的街道。

    蕭索寒風中,董俷橫刀立馬在弔橋上。

    一身黑漆重甲,頭戴九頭扭獅子罩面盔,遮掩住了大半張臉。胯下獅鬃獸,同樣是披著重甲,妖異的五彩眸光,令人心生迷茫之感嘆。一人一馬,就那麼孤零零的立在弔橋上,周圍不見一兵一卒,甚至連馬嘶人喊的聲音,也聽不到半點。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劉備高寵二人,在距離城門弔橋還有五十步距離的時候,齊刷刷勒住了戰馬。

    這董家子,又是想要耍什麼花招?

    ******

    董俷的心,在砰砰直跳。

    說實話,他現在非常的緊張……當聽說劉備大軍抵達之後,他想出了這麼一招。

    演義裡面,孔明先生曾在街亭刷了一招空城計,嚇退了司馬懿的大軍。

    董俷當然不會自大到把自己看作那位演義當中智幾近妖的孔明先生,也不會把劉備當成司馬懿。不過,這並不妨礙他玩一次空城計,若能成功的話,就可以拖延一些時間。董俷沒有諸葛亮的本事,但是他有著諸葛亮無法比擬的名氣。

    虎狼之將!

    只這四個字,足以令對手產生不小的恐懼。

    至於能不能成功……董俷不知道。也只有試一試,如果失敗的話,也不妨礙他殺出重圍。

    當劉備率領大軍抵達的時候,董俷已經做好了一切安排。

    陳容在當這偃師令的一年裡面,對偃師的百姓挺不錯,故而也頗有人望。由他出面,安撫百姓躲在家中,不可妄自走動。而三千元戎士,再加上偃師當地的郡國兵,四千人分作兩撥,在偃師城內進進出出,做出了關中軍主力抵達的態勢。

    接下來的事情,就只有聽天由命。

    董俷跨坐獅鬃獸,如同一座小山般,立在弔橋上。

    當劉備出現的一剎那,董俷的心跳猛然加速。面對這個當年因誤會而敵對的傢伙,董俷說不出什麼好惡來。事實上,直到現在,董俷對劉備始終存有好奇。

    這麼一個傢伙,背負著反賊的惡名。

    一次次的被打得窮途末路,可是卻一次次的爬起來,更變成了今日的一方諸侯。

    如果擱在後世,絕對能寫成一部勵志小說吧。

    百折不撓,愈挫愈勇……這也許就是劉備的真實寫照吧。這樣的一個人,你可以去恨他,但是也不得不去尊重他。至少在董俷看來,劉備有值得他尊重的實力。

    沉聲道:「劉玄德,雍水一別,轉眼已十年有三,別來無恙乎?」

    說話的口吻,帶著沉冷之意,更有一種久居上位才會擁有的孤傲。按道理說,劉備看見董俷,應該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才是。二人在陰差陽錯之下,仇恨已經深的不能再深。張飛死在董俷手中,老婆被搶走,老娘似乎也是死在董俷手裡。

    這仇恨,可真的是刻骨銘心。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見到董俷的一剎那,劉備心裏面突然間變得非常平靜。

    算起來,他二人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十三年前的雍水畔。

    此後劉備雖然和董卓有過交鋒,但是卻沒有和董俷真真正正的見過一面。

    一晃十三年過去,卻令劉備生出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一提韁繩,催馬上前。

    「十三年不見,董侯風采依舊!」

    很難說此刻是什麼感覺!劉備雖然許多次猜想他和董俷見面時的景象,可沒想到……

    董俷淡然道:「劉玄德,你我之間想必也無甚好說。今日你兵臨城下,而我手中卻無兵無將。你若想奪取偃師,就放馬過來。望你奪取偃師之後,莫要禍及百姓……不過,想要進城的話,卻還要問問我掌中這口寶刀是否同意,董某在此恭候。」

    有時候,你越是說大實話,反而越是會被人誤會。

    偃師城內,正如一座空城般。但是於劉備而言,那空蕩蕩的城池,卻是一個陷阱。

    如果不是早先有探馬報告,說董俷大軍已入偃師。

    劉備說不定真的就會殺入偃師!

    可是現在,他猶豫了……

    高寵催馬上前,「主公,我們殺進去?」

    「不可!」

    劉備連忙制止,心砰砰的亂跳,目光如鷹隼一般的銳利,緊盯著董俷。

    「董西平非一莽夫,喜歡以奇兵取勝。此人詭詐如狐,我等需小心謹慎才是。」

    三萬大軍,在偃師城外靜立。

    對面,董俷巍然不動。這是一幕極為奇異的景象,在斜陽之中,更顯出詭譎氣氛。

    劉備輕輕的舉起手,試探性質的前進數步。

    三萬大軍一動,董俷的心呼的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邊上,手心裡,全都是冷汗。

    被識破了嗎?

    念頭未落,聯軍又停止了前進。

    天已經黑了,城頭上還是沒有動靜,而劉備方面的聯軍,已經點上了亮子油松。

    董俷開始感到不耐煩了!

    這種奇怪的對峙,有時候更勝過一場你死我活的搏殺。

    董俷舉刀,厲聲喝道:「劉玄德,董西平在此,何不放手一搏?」

    聲如巨雷一般,在蒼穹中回蕩不息。董俷細目圓睜,掌中大刀閃爍著森寒光亮。

    即便是膽大如高寵,也被董俷這一嗓子喝得心驚肉跳。

    這就是虎狼之將?這就是那傳說中天下無敵的暴虎雄風?只這氣魄,誰敢當之!

    劉備緩緩的抬起了馬槊,卻遲遲不敢下令。

    這時候,董俷在此發出巨吼:「涼州董西平在此,劉玄德可敢與我一戰!」

    要說講起來,劉備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自涿郡起兵至今,十六年中殺人無數,大大小小的戰役,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可以說,他見過許多了不得的人物。

    可是卻從沒有過,如今日董俷給他的這般威勢。

    也難怪,董俷給劉備的教訓太多了……當年安喜縣一戰,到後來的雍水畔孤身救駕。

    董俷那虎狼之將的名號,並不是憑空得來,而是靠著一場場勝利奪取的威風。

    劉備的手微微顫抖,心裡卻已經生出了退意。

    董俷細目圓睜,怒吼道:「劉玄德,爾即已來,戰又不戰,退又不退,是何道理!」

    就好像一個霹靂,在天空中炸響似地。

    董俷這一嗓子,卻是調動丹田之氣,用盡了全身之力。

    也許是為了配合他這一嗓子的威勢,偃師城門洞旁的城牆,突然間轟隆一聲塌陷。

    煙塵翻滾,劉備隱約間看到了兵器的寒光在塵煙中一閃。

    心道一聲不好,這城裡面果然是有埋伏!當下一撥戰馬,掉頭就走。三萬大軍已經被這聲勢所攝,見劉備回馬,立刻轉身哄的一聲,朝著四下里逃竄而去。

    高寵緊緊跟隨在劉備的身後,心中卻在想:若能在如此人物麾下效力,哪怕只有一天,寵雖死,亦無遺憾!

    殊不知,董俷在聯軍敗退的一剎那,長出了一口氣。

    冷汗,已經濕透了貼身的小衣……

    ————————————————

    可能有讀者會問,高寵是誰?

    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在三國演義當中,孫策與劉繇交鋒時,曾有一段往神亭嶺拜祭光武廟的情節。當時孫策只帶了程普等十三員將,不想被劉繇軍發現。太史慈曾說要趁機拿下孫策,劉繇軍將領無人敢跟隨。

    只有一員小將,說:「太史慈真猛將也,吾可助之。」

    演義里雖沒有說這小將的本領,但孫策和太史慈打得難分難解,劉繇軍趕來時,程普等十二將竟未能及時支援,想必是被那小將纏住。只是在太史慈歸降之後,這小將就再也沒有出場過,頗讓人感到有些可惜。

    有說,這小將本是曲阿人。

    我借用了晶晶亮大大書中的說法,小將名叫高寵。至於真實姓名……呵呵,也許天知道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
    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