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44章 偃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44章 偃師字體大小: A+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

    說實話,周瑜對雒陽大戰的防禦不可謂不是盡心儘力,更想到了方方面面的可能。

    但是他沒有想到,最終令整個局勢潰敗的蟻穴,竟然是在他最放心的三關。

    不管怎麼說,軒轅、伊闕和大谷三關屬於曹操的治下,周瑜也認為是萬無一失。

    有時候這命啊,就是這個樣子!

    所有的情況都推想出來,偏偏就忽略了那個在眼皮子下的存在。

    ******

    「三關失卻,雒陽之敵再難掀起風波。」

    在與步騭聯手,斬殺了軒轅關都尉鮑勛之後,呂蒙連夜趕赴伊闕關,「當務之急,是要在曹操周瑜反應過來之前,拿下偃師,斷掉滎陽與雒陽之間的聯繫。末將以為,周瑜定然會派重兵搶佔偃師,故而主公當速速做出決斷,儘快拿下偃師。」

    眼前這個二十二歲的青年,侃侃而談。

    董俷沉靜的聽完了呂蒙的分析之後,問道:「子明以為,三關有誰守衛為好?」

    「子山遜於兵事,如今依軒轅關之險,或可阻絕曹軍,但卻非長久之計。末將以為,三關為雒陽戰事之重,當以心腹之人守護。龐德將軍可守大谷關,末將與子明可守住軒轅關。至於伊闕關,有牛剛將軍鎮守,與新城呼應,當無危險。」

    呂蒙說完,向董俷看去。

    這樣的分派,也是在常理中。三關緊鄰汝穎,曹操一俟得知消息,定然會猛攻三關,以期奪回汝穎與雒陽的通路。三關不通,則雒陽戰局就再也無法挽回。

    董俷能明白這個道理,曹操更不可能忽略。

    只是如此一來,董俷不可避免的要面對分兵的隱憂,同時還要小心雒陽和潁川的夾擊。

    沉吟一下,董俷道:「既然如此,我親領元戎,突襲偃師。大哥你坐鎮中軍,為接應……其他的事情可以暫時不去考慮,如子明所說,當務之急需儘快搶佔偃師。」

    典韋大叫道:「主公,怎可勞累您連番奔波冒險?區區偃師,典韋願獻於主公。」

    董俷笑了!

    自家兄弟的心思,他怎能不理解?

    突襲偃師,說沒有危險是假的,打仗的事情,從來沒有一帆風順。

    典韋是害怕自己遭遇危險,但於董俷而言,他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有半點猶豫。

    「兄長莫要再說,此事就這麼決定。我立刻出發,你在伊闕關等候令明兵馬抵達后,就傳我將令,讓他加強三關的守衛。你領三萬兵馬,隨後趕赴偃師就行。」

    董俷這番話,說的斬釘截鐵。

    典韋也知道他的脾氣,雖然平時很好說話,可一旦拿定了主意,誰也無法勸說。

    就這樣,呂蒙又連夜動身,帶著典韋帶來的三千兵馬,向軒轅關趕去。

    董俷則領一千元戎士,星夜啟程,趕赴偃師。在途徑大谷關的時候,董俷又從牛剛手中抽調走了兩千元戎士,湊足三千之數,馬不停蹄,迎著風雪趕往偃師。

    偃師歷經了年初時的一場人為水患之後,變得破敗不堪。

    雖然後來曹操命人修繕城牆,可是由於雒陽大戰拉開了序幕,使得曹操不得不暫時放緩了對偃師的修繕。畢竟,雒陽才是重中之重,相比之下,偃師並不算太重要。

    董俷在正午時分,率兵抵達偃師。

    此時,陳到徐庶已經在谷城展開了大規模的攻擊,同時張郃也已開始渡河作戰。

    整個京兆,呈一片混亂的態勢。

    但偃師卻顯得很安寧。偃師令陳容正指揮人修繕城牆。雖然曹操和周瑜都沒有留意此地,可是作為一方父母官的陳容,卻不能不考慮這些問題。當初伊水決堤,沖毀了偃師大半的城牆。歷經近一年的時間,如今也已修繕了大半。

    陳容已過而立之年,正處於黃金年華,精力充沛。

    出身於小戶之家,十年前董卓在雒陽發出第一道求賢令的時候,陳容自行前往。可沒等他入了董卓的法眼,就發生了李傕郭汜刺殺董卓的事情……而後曹操揮兵抵達雒陽,把當時董卓安置在雒陽求賢館中的人,帶走了一大半,陳容就在其中。

    曹操確有本領,同時對於寒門士子,帶有同情之意。

    只是,在他麾下為官的,大都是世族出身的高門士子,所以那些沒有背景的寒門士子,或是投靠高門大閥,或者就如陳容這樣,從小吏做起,一步步的升遷。

    十年光陰,陳容做到了今日的偃師令。

    董俷的兵馬還沒有抵達偃師城下,陳容就得到了消息。

    「夫人,董侯兵鋒已至,我當做何選擇?」

    陳容在聽說了消息后,並沒有立刻組織人馬做防衛,而是徑自趕回家中,找到了自己的妻子。

    陳容的妻子,名叫喬氏,出身於東郡大族的一支。

    不但能識文斷字,而且頗有見地。陳容對這個妻子,可說是非常的敬重。遇到事情的時候,他往往會先求教於妻子,聽聽喬氏的意見,然後才會做出決斷。

    喬氏不過二十七八歲,性情沉靜端莊,頗有大家風範。

    聞聽陳容的話,喬氏微微一笑,「夫君不是常以未能在董侯麾下效力而感到遺憾嗎?如今正是機會,夫君怎地反而猶豫起來?不管夫君做什麼決定,妾身都會追隨。」

    陳容沉吟道:「我雖敬慕董侯,但董侯又怎知我名?若是就這麼獻城投降,董侯會不會小看了我?」

    喬氏笑道:「夫君,俗語有云,識時務者為俊傑!如今董侯兵鋒已指向偃師,只怕那軒轅三關也已經危險。夫君以為,以偃師如今的情況,加上你手中的八百郡兵,能抵擋住董侯的攻擊嗎?既然你心中已經有了決斷,又何必計較個人得失?」

    「這個……」

    「夫君不是說過,董侯用人,不論出身嗎?就算董侯一開始不重視你,可以夫君的本領,害怕沒有出頭之日?十年都熬過來了,你如今又再猶豫個甚呢?」

    喬氏一番話,倒是讓陳容心中豁然開朗。

    沒錯,只要我有真才實學,總能得董侯賞識。反正再差,也不會差過當初在許昌時的情況。

    陳容這番顧慮,也不是沒有原因。

    當年被曹操擄走,一群沒有背景,沒有名氣,沒有身份的寒門士子,在許昌過的是何等凄慘的日子!陳容很害怕,若是投靠了董俷,會不會再過那樣的生活?

    不過妻子說的不錯,再差,能差過當年在許昌時的情景嗎?

    陳容當下做出了決斷,命修繕城牆的百姓各自回家。自己則帶著數個親信,前去迎接董俷。當然,這偃師城內肯定有曹操的眼線,陳容也是心知肚明。不過沒所謂,這偃師的兵馬大權,都掌握在陳容的手裡,料想也出不了什麼大差池。

    董俷原以為,會在偃師城下有一場大戰。

    可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是不費一兵一卒,輕而易舉的就得到了偃師。

    當然,在進駐偃師的時候,也遭遇了一些小麻煩。曹操安排在偃師的眼線和一些不願歸順的大戶人家,組織家兵試圖奪取城門,但是被陳容的部下,輕鬆消滅。

    董俷入了偃師之後,先是命部下安定百姓的情緒,而後又在陳容的帶領下,視察了偃師的情況。

    站在偃師城頭,卻見城外一片黑色泥沼。

    殘破的城牆,還有多處未曾修繕,城門樓旁邊,還有一個很大的口子。

    陳容苦笑道:「董侯,偃師的情況您也看到了……自年初丞相掘開了伊水,水淹偃師之後,這裡的情況就變得非常糟糕。加上已經持續了近一年之久的雒陽戰事,丞相根本就無力修繕這裡,所有的物資,全都被送往雒陽,實在是令人傷感。」

    董俷微微一蹙眉頭。

    他料到偃師的情況很糟糕,但是沒有想到,會是如此的惡劣。

    這樣的城牆,如何能抵擋住雒陽方面和滎陽方面的反撲?至少在董俷看來,一俟大戰來臨,偃師絕無可能依為屏障。得了這偃師,如今反而變成了一個大麻煩。

    只希望典韋能儘快帶領兵馬前來支援,否則還真的會出大事。

    「茂先,以你之見,若曹操派兵攻打偃師的話,我等能否守住這裡?」

    陳容搖頭道:「以目前的狀況,怕是很難。如今天氣已開始變暖,眼見春季將臨……若早些時日,我們還可以借鑒當初主公在滎陽的辦法,建造出來一座冰城。但是現在……主公當早作打算,以容之推算,最遲明日一早,必有曹軍抵達。」

    算算時間,如果周瑜做出反應的話,也差不多!

    董俷眉頭緊鎖,輕輕的撫著面頰。典韋的兵馬,最早怕也是在明日正午抵達啊。

    雖然只有幾個時辰,但這幾個時辰,也極為難熬。

    就在這時,有小校急匆匆登上了城頭,「主公,大事不好……」

    「何事驚慌?」

    「於偃師北三十裡外,發現了曹軍的行跡。據探馬估算,當有數萬兵馬,領兵的是劉備,預計最遲,將會在傍晚時抵達偃師城下。還請主公速速做出決斷!」

    劉備……

    董俷聞聽這個名字,還真的是嚇了一跳。

    當然,這並不是他害怕對方,而是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又和劉備對上了!哈,我和這劉玄德還真的是很有緣嘛。昨日才在伊闕關殺了司馬懿,今天又對上了他?

    陳容也吃了一驚,「主公,曹軍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他有點緊張了!

    董俷此次前來偃師,只帶了三千兵馬。就算加上偃師的兵馬,也不過四千之數。

    可是劉備麾下,卻有三萬人啊!

    據城而守?以偃師如今的情況,根本沒法子守住,更何況還要面臨滎陽方面的曹軍。

    董俷心裡也非常的緊張。

    但是在臉上,依舊是不動聲色,給人一種很平靜的感受。

    這一戰,該怎麼打?

    是據城而守,還是在城外交鋒?

    不管是據城而守,還是在城外交鋒……顯然結果都不會太好。那劉玄德,怕是要不顧一切的奪回偃師。不管怎麼說,這偃師是京兆的唯一出路,他豈能放棄?

    這該死的偃師啊……

    就如同一座不設防的要塞,即便是沒有劉備的突然出現,明天也怕是難熬的很。

    慢著,不設防?

    董俷轉過身,走到內牆畔,靜靜的觀看著偃師城內的情況。

    先是有大軍突襲,而後又鬧出了一場叛亂,整個偃師如同死城一樣,寂靜無聲。

    老百姓們躲在家裡面,不敢露頭出來。

    街道上冷清清的,除了巡邏的士卒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

    有了!

    董俷靈機一動,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既然如此,正好可以上演一出好戲。

    ————————————————————

    註:陳容,漢東郡丞。少為書生,親慕藏洪,隨洪為東郡丞。袁紹攻洪,城未敗,洪遣出。紹令在坐,見洪當死,起謂紹曰:「將軍舉大事,欲為天下除暴,而專先誅忠義,豈合天意!臧洪發舉為郡將,奈何殺之!」紹慚,左右使人牽出,謂曰:「汝非臧洪儔,空復爾為!」容顧曰:「夫仁義豈有常,蹈之則君子,背之則小人。今日寧與臧洪同日而死,不與將軍同日而生!」復見殺。在紹坐者無不嘆息,竊相謂曰:「如何一日殺二烈士!」

    此人未在演義中出現。(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