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43章 大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43章 大亂字體大小: A+
     

    雒陽,有八關都邑之稱。

    四周有雄關林立,形勢險固……

    自靈帝中平元年始,當時的漢帝劉宏以大將軍何進,領左右御林軍和五校尉營屯都亭,以鎮京師。所謂八關,指的就是函谷關、伊闕關、廣成關、大谷關、軒轅關、旋門關、孟津、小平津拔出關隘,以散關(今宜陽東北牌窯)為治所。

    伊闕關,關如其名,正位於雒陽龍門山和香山之間的闕口。

    兩山加峙,伊水川流其中。在東周時期,這伊闕關就已經存在,是當時東周都邑雒陽南面的關隘。由此北下雒陽,南上汝南潁川,屬於必經之地。其間有山谷相連,自古就是剛收要地。在《左傳》《史記》當中,都多次提到了伊闕關。

    司馬懿領兵抵達伊闕關的時候,已經過了正午。

    遠遠看去,只見山關相連,伊闕關上旌旗招展,卻是一派寂靜的景象。

    有斥候前去通報,不一會兒的功夫,一名軍官就隨著那斥候神色慌張的來帶司馬懿面前。

    「不知司馬長史前來,未曾遠迎,還請恕罪。」

    按道理說,司馬懿並非是曹操部曲,軍中長史一職,也不過是配享三百石俸祿。

    和步騭屬於平級,但由於是友軍的關係,所以彼此間保持著客套。

    司馬懿問道:「步大人可在關上?」

    「啟稟大人,步大人如今正在關上,只是由於來了客人,分不得身,故而命小人前來相迎。」

    司馬懿倒沒有計較,從馬上跳下來,隨口問道:「不知是何方貴客前來?」

    「啟稟大人,是大谷令呂大人前來,正在商議出兵剿匪的事情。」

    「哦,原來是呂大人來了!」

    這也就能解釋步騭為何沒有出面迎接的緣故。算起來,大谷令呂蒙比伊闕令步騭還高了一個級別,據說是茂才出身,和步騭這種白身入仕的地位完全不同。

    司馬懿世家子出身,對於白身寒門弟子,多多少少有著一絲輕視。

    想當年,他十二歲就被舉為孝廉,若非董俷插了一手,只怕如今也是飛黃騰達。

    現今二十二歲的司馬懿,遠沒有歷史上所說的那般可怕。

    經歷不同,成長不同。歷史上的司馬懿依靠家族的威名,得名士調教,頗有心機。但是如今,經歷了毀家之恨以後,司馬懿變得有些急躁,一心只想報仇雪恨。

    所以也就沒有多想,「既然如此,那我前去拜見!」

    軍官應了一聲,在前面帶路。但是高寵卻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兒,輕聲道:「長史大人,寵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正常,要不然我們暫時不要進去,觀察一下?」

    「什麼地方不正常?」

    「這個,寵說不上來!」

    高寵並非是無緣無故的勸阻司馬懿,而是在某些方面,的確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兒。

    司馬懿一笑,「紹先你太多慮了,我看沒什麼不正常的啊。若你擔心,不如領軍兩千為後部,你我前後進入,一俟發現不對勁兒的話,你我裡應外合就是了。」

    高寵想了想,覺得司馬懿這個辦法也不錯。

    當下點頭答應,點兩千兵馬為後部,司馬懿自領一千人,慢悠悠的朝著關內行去。

    是什麼地方不對勁兒?

    雖然說司馬懿已經做了安排,可是高寵還是有點心思不寧。

    和司馬懿不一樣,高寵雖然只有二十五歲,表面上看比司馬懿大不了多少。可是他江東自黃巾之亂以後,戰亂不止,盜匪不息,高寵十三歲就提槍上馬殺人。

    那是從戰陣中磨練出來的警覺,而這種警覺,也的確是多次救他性命。

    領兵緩緩而行,高寵閉上眼睛,沉思不語。從日間那牛五押送糧草至新城,到剛才那軍官的一言一行,他一遍遍的思索,突然間心裡咯噔一下,掙開了雙眼。

    此刻,司馬懿領兵已經到了關隘下。

    那軍官的馬!

    高寵終於想明白了讓他不安的原因。那軍官的戰馬,是一匹關東罕見的西極馬!

    如果騎著那匹馬的人,是關二,是他高寵,或者是周瑜夏侯淵的話,都還說得過去。可是一個普通的關隘低等軍官,看裝扮也就是個都伯的樣子,居然有如此好馬?天底下,能有這等奢華裝配的,只有董俷的關中軍……不好,上當了!

    高寵汗毛一下子都乍立起來,催馬向前衝去。

    「司馬長史,速速停步,那些人,那些人是董賊部曲!」

    話音未落,司馬懿帶著數百名部曲已經進入了關內。就聽轟隆一聲響,千斤閘落下,將關內關外一下子斷隔起來。關頭上,猛然出現了數百名打扮奇特的士卒。

    人數倒也不多,只二百人左右。

    人手一具元戎弩,朝著城下的徐州軍就展開了攻擊。

    從城上往城下攻擊,不過四丈的距離。居高臨下,而且又是在元戎弩的射程內,那鋼弩呼嘯,帶著強勁的力道從弩機中彈射出來。徐州軍的裝備,甚至比不上曹操的人馬。基本上是以皮革鞣製的筩袖鎧為主,那裡能抵擋住如此攻擊。

    先是被那千斤閘嚇了一跳,緊跟著箭矢如雨。

    城下數百名徐州軍猝不及防,死傷大半。與此同時,司馬懿進入關內后,發現輔城城門緊閉。那領路的軍官已經衝進了輔城大門后,從兩邊的城牆上,冒出了二百多人,也是手持元戎弩,朝著司馬懿等人就發動攻擊。

    司馬懿連人帶馬,被鋼弩打成了刺蝟一樣,倒在血泊之中。

    他甚至到咽氣的前一刻,還沒有弄清楚,這伊闕關的守將,為什麼會投降呢?

    高寵在城外,領兵發起了攻擊。

    就在這時,只聽香山後傳來悠悠的號角嗚咽。董俷領五百元戎軍從山腳后殺將出來。由於此次前來大谷關是為了談判,董俷必須要喬裝打扮,方能掩人耳目。

    所以他那對天下人皆知,醒目的擂鼓瓮金錘並沒有帶過來。

    而是佩戴一把將做營專門為他打造,重一百斤有餘的長柄漢安刀。

    柄長四尺,黑漆漆的護手上,纏繞一圈金絲。刀身長有五尺,最寬處將近一寸。

    刀背很厚,上有鋒利鋸齒,刀口很銳,閃爍寒光。

    這種漢安刀,已經接近於後世的雁翎刀,朴刀的形狀。自董俷創出了圓刀術以後,對漢安刀的要求,比之從前更進了一步。雙手握柄,雖不算很長,但是更具殺傷力。

    那大刀推動,可連人帶馬劈成兩半。

    這一支人馬突然間殺出來,剛列好隊形準備攻擊的徐州軍,立刻陣腳大亂。

    董俷雙手輪刀,劈、攔、挑、撩,所過之處血肉橫飛,殘肢斷臂散落了一地。

    高寵匆忙間穩住了陣腳,擰槍向董俷衝去。

    不得不說,若論槍法,高寵的槍法沒有趙雲那般巧妙,但卻在撕殺中,多了一份剛烈之氣。大槍展開,如同蛟龍出海。眨眼間衝到了董俷的馬前,分心就刺。

    董俷一刀砍翻了靠過來的徐州兵,順勢抬手撩起,一隻手按在刀背上,輕輕一推。

    別小看這輕輕的一推,卻包涵了許多巧妙的用力技巧。

    這是他和黃忠等人研究出來的推刀術,在一瞬間可做出九次發力,但於普通人眼中,卻不過是普通的一刀。高寵的武藝,比之董俷距離尚遠。但以力道而言,更不是董俷的對手。二馬照面,刀槍碰撞,只聽鐺……一聲響,高寵撥馬就走。

    所謂,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

    只需要一刀,高寵就知道自己和董俷的差距有多大。

    那一刀接下來,只震得高寵氣血翻湧,虎口迸裂。這種情況下,還打個什麼?

    董俷也沒有追趕!

    這傢伙的槍法不錯,力量也很足,若以武藝論的話,比之張郃陳到還要高明。

    高寵……為何沒有聽說過這個人呢?

    不過無所謂,殺不殺他都是一個樣子,最重要的是那個司馬懿。殺一個司馬懿,勝過百個高寵。董俷撥馬轉身,輪刀在亂軍中劈殺。這時候,城頭上陳敏,也已經結束了輔城中的戰鬥。當司馬懿的人頭懸挂城頭時,徐州軍終於潰敗了!

    ******

    劉備聞聽司馬懿的死訊,心口不由得一痛,險些從馬上摔下去。

    心一橫,拼著受龐德一刀,舞槊橫掃,完全是搏命的架勢。龐德才不願意和他同歸於盡,撥馬跳開。趁著這個空擋,劉備殺將出去,和高寵匯合在了一處。

    「紹先,不要戀戰,我們去雒陽!」

    高寵一路奔波,已經精疲力竭。而此刻,典韋也殺了過來,他實在是頂不住了。

    徐州軍拚死阻攔住龐德和典韋的追兵,二人這才逃了出去。

    幸好,伊水河面冰封,劉高二人殺出重圍,越過伊水之後,直奔雒陽。

    龐德典韋並沒有追過伊水,有道是窮寇莫追,奪取新城,已經完成了他們的任務。

    這二人殺散了徐州軍后,立刻分兵行動。

    典韋領五千兵馬趕往伊闕關,而龐德則急急忙忙返回新城,點備兵馬。

    新城這一場大火,至天亮時方熄滅。大半個新城被火焰吞噬,只剩下一片焦黑的殘跡。

    龐德命韓德領一萬人,屯兵陸渾關前。

    自己則督數萬大軍,直撲三關。

    按照先前的部署,龐德一部兵馬在奪取了新城之後,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要搶奪偃師,斷去周瑜的退路。如此一來,聯軍二十萬人馬,就變成了瓮中之鱉。

    周瑜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一夜之間,京兆風雲突變。

    他獃獃的看著劉備,聲音有些發顫,「玄德公,你是說,你是說……三關被奪?」

    劉備此刻狼狽不堪,身上還帶著血跡。

    聽周瑜詢問,他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放聲大哭起來:「董賊狡詐,竟說降了三關守將。如今汝穎糧草斷絕,新城被破。董賊兵馬,已經殺入京兆,備麾下兵馬盡沒……」

    周瑜懵了!

    自他出山以來,從沒有遭遇過如此兇險的局面。

    依靠著孫策的勇武,還有他的智謀,可以說一步步的推進,從一無所有,到今日的一方諸侯。十五歲出山,至今已打了十年,那遇到過眼下這樣的危險狀況。

    「三關反叛,新城被奪……」

    周瑜呢喃兩句,突然間大叫一聲不好,「鍾離牧,鍾離牧何在?」

    此刻的周瑜,那裡還有半分周郎之氣。他大聲的喊叫,從門外衝進來了一人。

    「末將在!」

    這鐘離牧,年僅十九歲,是漢魯國相意的七世孫,頗有才學。

    周瑜道:「你速往北邙,通知夏侯將軍,請他出兵往偃師,務必要將偃師守住!」

    「喏!」

    鍾離牧前腳剛出大帳,後腳就有小校來報:「啟稟將軍,大事不好……谷城踏白軍突然發動猛攻,陳到以裴元紹、孟坦、淳于導分三路猛攻,朱治將軍已抵擋不住。」

    「報……啟稟將軍,董將麴義自平陰出兵,已攻入我前軍大寨……」

    「報!」

    周瑜這會兒已經懵了……一個連著一個的噩耗不斷傳來,所有的情況都說明,關中已經展開了最後的攻擊。他咬著牙,儘力做出沉穩狀,「又有何事?速速報來!」

    那探馬道:「張郃選鋒軍,趁河水冰封,強渡大河,自平縣登陸,猛攻北邙大營。」

    周瑜激靈靈一個寒蟬,「張郃,張郃不是在平皋?為何會轉而攻擊北邙?那平皋,那平皋如今是何人鎮守?」

    所有人都不明白,周瑜為什麼突然關心起這個問題。

    探馬道:「據打探,鎮守平皋的守將,乃是董俷麾下長史,龐統龐士元。」

    這一場大戰,既然已經打到了這個份上,彼此之間的了解,可說的上是很清楚了。

    周瑜聞聽,大叫一聲,「夏侯將軍危矣!」

    他所說的夏侯將軍,可不是夏侯淵,而是虎牢關守將,夏侯惇。

    不過,眼下的情況,也容不得他再去考慮夏侯惇的安危,他自己已經麻煩纏身了。

    面前,有兩個選擇!

    死守雒陽;亦或者是放棄雒陽,全力往偃師撤退。

    只要能退到偃師,而偃師還在手中的話,二十萬大軍就有活路。可如果偃師被占,這二十萬聯軍說不定就面臨全軍覆沒的危險。而死守雒陽,只能把希望放在滎陽的曹操。可是,真的能寄希望於曹操嗎?周瑜劉備,都覺得不太放心。

    「玄德公,我與你三萬人馬,立刻趕赴偃師……還請玄德公多多費心,務必要保住偃師不失。」

    劉備連忙答應下來,帶著高寵,去點備兵馬。

    亂了,全都亂了!

    周瑜不由得苦笑一聲,這一戰打完了,只怕是關東諸侯的顏面,將蕩然無存。

    沒想到,苦心經營,已經堅持到這個份上,居然還是被那董蠻子搶了先手。

    現在周瑜所要考慮的,已經不再是如何守住雒陽。他需要考慮的是,如何把這些兵馬帶走,盡量保住聯軍的元氣。至於該捨棄誰,該保留誰,也必須做出決斷!

    ————————

    振奮,振奮……

    再不振奮,就完蛋鳥!(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
    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