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38章 雒陽城外靜悄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38章 雒陽城外靜悄悄字體大小: A+
     

    自建安元年以來,四年裡,關中未有過這般大規模的興兵。

    即便是董俷奪關中,乞活軍滅鮮卑,也大都是動輒十幾萬的兵馬,而這一次……

    踏白軍八萬人,選鋒軍六萬人。

    再加上新安、渭南兩處行營的十萬人馬,元戎、背嵬,以及已經在河內交鋒的游奕軍,董俷幾乎把關中的精銳兵力抽調一空,陸陸續續的開拔,屯兵谷城一線。

    於是,從谷城至雒陽,短短的距離中,竟屯集了二十多萬大軍。

    當董俷看到兵馬源源不斷的從關中發出,也不禁生出了一種膽戰心驚的感受。

    這也許是他這輩子,指揮的最大一場戰役。

    而這一場戰役的源頭,竟是來自於一場和他毫無關係的大敗?

    「我也知道,這樣做似乎划不來。其實以關中目前的情況,只需數年,我們就能有足夠的力量,輕而易舉的奪回雒陽。可是現在,我們要打一場勢均力敵的大仗!」

    私下裡,董俷對徐庶解釋:「夏侯蘭這一敗,若是放在往常,敗了也就敗了。可新皇登基,正是天下歸心的大好時機,這一敗也就成了許昌和長安的氣運之爭。如果我們就這麼退回去,那麼之前所使用的一切手段,終將會成為他人的笑柄。」

    徐庶不以為然,「高祖當年與項羽爭鋒,也曾屢戰屢敗,但最後……」

    「此一時,彼一時!」董俷輕聲道:「他們是在爭天下,我們是在爭皇統,聽上去相似,可實際上卻不一樣。如今這狀況,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曹操要爭一個顏面,而我們要爭一口氣,說到底這場大戰終不會有結果。」

    徐庶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不過,我也的確是想要護住皇上的面子……護住他的面子,也就是護住我們的面子。」

    董俷自嘲似地笑道:「我最討厭這種無聊的顏面之爭,可是每一次又要夾在中間。我倒是想起了一句俗話,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只希望這該死的動蕩,能早一點結束。」

    「庶,願效死命,追隨主公!」

    徐庶躬身一揖,董俷卻恍若危機,站在谷城的城門樓上,向雒陽方向眺望。

    想必此時,阿瞞也會很緊張吧……

    ******

    董俷猜錯了!

    曹操此刻,並不在雒陽。

    在雒陽大戰拉開序幕的同時,虎牢關、延津方向,同時傳來了告急的文書。

    特別是曹仁,面對三萬精銳游奕軍,手中的兵力雖然遠超過了黃忠,卻屢戰屢敗。

    黃忠猛如虎!

    這是曹仁在文書中所使用的詞句。

    把個曹操鬱悶的夠嗆。怎麼又竄出一頭老虎?為什麼董西平的身邊,有這麼多的老虎?

    曹仁的文書傳來不久,選鋒軍自河東出。

    虎牢關守將夏侯惇也是一個知兵的人,從當年滎陽大戰開始,可以說是身經百戰。

    但是,當張郃從淳于導手中接過了指揮權后,夏侯惇立刻感覺到壓力倍增。

    一個黃忠,一個張郃……

    如果僅僅是這兩個人的話,也就罷了。

    令曹操惱怒的是,袁紹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然插上來一腳。

    平原郡太守宗寶發來告急文書,高覽自清河郡出兵,將河水以北,隸屬平原郡的七個縣城攻佔。如今陳兵西平昌(今山東商河西北),虎視眈眈,做出攻擊態勢。

    曹操聞聽這個消息,第一個反應就是:袁紹和董俷聯手了!

    說實話,曹操很想在雒陽,和董俷再掰一次手腕子,看看究竟誰的手段更高明。

    但問題是,青州告急,兗州告急……

    雒陽雖然重要,青州兗州也同樣的重要。

    魯肅看罷了地圖,不由得哀嘆一聲,對曹操道:「主公,只怕是公孫度完了!」

    曹操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疑惑的看著魯肅說:「這件事和公孫度,又有什麼關係?」

    「雖然肅尚不清楚那董俷是玩兒的什麼手段,但是很明顯,他只怕是已經做好了吞併幽州的準備。否則的話,袁紹不會出兵青州……不管他是想謀取空間也好,或者是和董俷聯手也罷。袁紹在這個時候攻擊青州,很顯然是想謀求退路。」

    對於魯肅的推斷,曹操半信半疑。

    不過他還是決定,親自坐鎮滎陽,以穩定住京兆東部的局勢,威懾一下袁紹。

    至於雒陽的戰事,一時半會兒結束不了。

    董俷所要面臨的對手,同樣也不是易與之輩,周瑜夏侯淵,包括劉備,夠他難受一下。

    所以,當踏白軍抵達谷城的時候,曹操已經到了滎陽。

    這讓董俷很失望,他還想在這雒陽城外,和曹操敘敘舊,然後再來比試一番呢。

    不過,有周瑜這個對手在,董俷同樣不敢掉以輕心。

    三國演義中,把周瑜說成了心胸狹窄之輩,更把赤壁之戰的功勞,放在諸葛亮的頭上。

    但董俷如今已經不再相信那該死的三國演義,他更願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轉眼間,天氣已經開始轉涼,那樹葉也漸漸的變得枯黃起來,秋天不知不覺的來臨了。

    董俷在谷城,屯集了十五萬兵馬,其中不泛有來自各行營的屯田軍。

    而周瑜也依雒陽紮營,二十萬兵馬排開,把京兆這麼一個狹小的地帶,填得滿滿當當。

    誰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在甫一開始的交鋒中,雙方各出奇謀,但很快的就發現,似乎沒有施展的餘地。

    無他,人太多,兵營太密。

    甚至在有些地方,已經形成了盤根錯節的糾纏局面。隔著一條溪水,一邊是關中軍,一邊是聯軍。雙方只要有一點點的小動作,就會立刻被對手看穿,識破。

    幾次小規模的作戰,最終演變成了面對面的衝鋒。

    打了十餘日,雙方互有死傷。董俷難受,同樣在雒陽的周瑜,也非常的痛苦。

    董俷說:「我擬用火攻……」

    馬上就有人出來說:「不行,如今聯營距離太近,即便是有大風助我,也會受到波及。」

    周瑜說:「我欲掘開雒水,水淹谷城!」

    夏侯淵就苦笑道:「掘開雒水,固然能水淹谷城,只怕我軍也難以逃脫。」

    「我兵退三十里!」

    「只要我們有動作,董西平也定然會做出反應!」

    「……」

    周瑜無計可施,同樣的董俷也只能甘瞪著眼睛。

    數十萬大軍,就這樣在雒陽城外耗著,誰也不敢輕舉妄動,誰也不敢搶先出手。

    這時候,也許真的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其他方面,不管是虎牢關還是延津,都打得熱火朝天。就連龐德那邊,也和劉備有過十幾次的交鋒。雙方不分伯仲,最終打了一個平手。反倒是雒陽,此刻靜悄悄。

    谷城大營里,董俷召集眾將,一個個愁眉苦臉。

    陳到很無奈的坐在一旁,原以為會有一場血拚,可誰知道會是這樣的一個情況?

    董俷說:「如今這情況,打不得,退不得,該如何是好?」

    是啊,該如何是好?

    陳到等將領,都閉著嘴巴,耷拉著腦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董俷這個看似很簡單的問題。

    大軍一動,所花費的錢糧物資,非常的巨大。

    雖然說關中的底子很厚,可畢竟才安定了兩年,而且用兵頻繁,也有些承受不住。

    想必曹操現在的情況,也是如此吧。

    徐庶和龐統兩人,也沒有開口。兩人從一進來,就盯著那大帳中央的沙盤看,表情木然。

    「主公,前些日子您給我看的那些公文,能否再讓我看一遍?」

    董俷讓裴元紹捧著公文,交給了龐統,「士元,計將安出?」

    語氣中,帶著濃濃的期盼,可誰曉得龐統一搖頭,「沒辦法,想不出什麼辦法。」

    「散會!」

    董俷氣得站起來大手一揮,眾人頓時作鳥獸散。

    這該死的雒陽會戰,可真是他媽的我這一輩子,打得最憋屈的一戰,憋屈,憋屈!

    普通的招數,對於周瑜那等人物根本就沒有用。

    想用奇計,有找不到下手的地方。董俷孤零零的坐在大帳中,看著沙盤苦思冥想。

    不知不覺,已過三更。

    睡意上來了,董俷起身準備休息。

    就在這時,龐統徐庶,還有陳到突然走進了大帳。

    董俷奇怪的問道:「這麼晚了,你們怎麼都還不休息?跑我這裡來,有什麼事情?」

    龐統一笑,「主公,有辦法了!」

    「什麼有辦法了?」

    「統有一計,若能成功的話,可令主公不費一刀一槍,兵不刃血的奪取雒陽。」

    董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之前的疲憊,也隨之被趕到了九霄雲外。

    他一把拉住了龐統,急切的問道:「是何計策?士元快快講來!」

    龐統笑道:「剛才我和元直叔至二人在聊天,想出了一條計策。不過此計還需要主公配合才行。」

    「我配合?」

    「不錯!」

    龐統說:「如今雒陽糧草,全部是從潁川經由軒轅關,大谷關和伊闕關三關而入京兆。只要能奪取了三關,雒陽不攻自破。」

    董俷一撇嘴,「你是要斷糧道?」

    「正是!」

    「哈,那曹操用兵,最喜斷人糧道,而且我曾在滎陽做過這截糧之事,他怎會沒有防範?」

    龐統笑道:「當年大哥你襲擊酸棗,火燒糧倉的事情,小弟是聽說過的。不過小弟卻未曾見過大哥當年的風範,常以為憾事。如今,不如讓小弟彌補一下遺憾?」

    董俷瞪著龐統,「小阿丑,有話直說,莫要拐彎抹角,我還要睡覺!」

    徐庶說:「主公,士元這計策,有些兇險,只是如果能成功,的確是可以大敗周瑜。」

    說著話,他伏在董俷的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兩句。

    「這件事還是叔至無意中提及,只是主公若想實施的話,還需要一番仔細籌謀。」

    董俷斜著眼睛,看了看陳到,又看了看龐統。

    徐庶剛才說的那件事情,如果計劃的好了,倒也的確是有幾分把握。不過也正如徐庶先前說過的那樣,這件事風險很大,稍有差錯,就可能會有性命之虞。

    沉吟片刻,董俷抬起頭問道:「叔至,你說的那個人叫什麼?為何我沒有一點印象?」

    陳到說:「那人和我是同鄉,當年黃巾之亂時,與我全家一同避難於山中,主公肯定是見過的。只是他當時年紀還小,也就是六七歲的樣子……後來潁川大捷,我隨主公去了涼州,但是他父子因家中還有牽挂,故而就沒有同行,回汝南去了。」

    「我還真的沒什麼印象了!」

    已經是十六年前的事情了,董俷的確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他叫什麼?」

    「此人姓呂,名蒙……汝南富陂人(今安徽阜南),如今在曹操麾下,任大谷令。」(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