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37章 群虎出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37章 群虎出閘字體大小: A+
     

    昨天犯了個小錯誤,朱桓並非是朱治的兒子,一個是丹陽人,一個是吳郡人……

    不過朱然,本來姓施,應該是朱治的義子吧。至少在一些資料當中,說朱治是朱然的父親。

    ——————————————————————————

    「董賊援軍?」

    周瑜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瞪大了眼睛看著夏侯淵等人,「怎麼可能有五萬之眾?」

    夏侯淵苦笑道:「我又怎麼知道?河面上全是董賊的船隻,足有三四千艘,大大小小的,根本看不清楚對方究竟有多少兵馬?五萬之數,恐怕還有些少了呢。」

    周瑜忍不住向孫權看去。

    而孫權根本就沒有理睬周瑜,而是輕聲的和其他人交談。

    劉備這時候開口道:「夏侯將軍所言不差,當時那董賊援軍出現的時候,備亦深感吃驚。雖說董賊已被困死在山上,可困獸猶鬥,其兵馬之悍猛,卻令人吃驚。如果再堅持下去的話,一俟董賊援軍靠岸,則我部將受到內外夾擊,實危險之至。」

    周瑜不是不相信夏侯淵的話,可劉備這一番話,表面上似乎是在為夏侯淵證明什麼,但實際上卻暗藏著殺機。他這一解釋,反倒像是周瑜對夏侯淵不太信任。

    夏侯淵看了劉備一眼,卻沒有說話。

    而周瑜也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再開口。

    兩個人用一種別樣的方式,還擊了劉備的毒招。你不是有如簧巧舌嗎?沒關係,你只管說,我們當沒有聽見。有時候,越是沉默,卻越是會讓人感到不自在。

    劉備也是聰明人,當下沉默無語。

    這時候,一直沒有顯山露水的司馬懿卻站了出來,沉聲道:「夏侯將軍怕是上當了!」

    夏侯淵一怔,「上當?」

    司馬懿說:「以小將算來,河內兵馬並不算多,黃忠在延津用了一半人馬,淳于導在平皋蠢蠢欲動。加上河內方定,也需要人馬駐守,所以董賊援軍,定然不會有五萬之數。想來是虛張聲勢,用疑兵之計迷惑夏侯將軍,也就在一兩萬人而已。

    這司馬懿,出身弘農司馬世家,是司馬防的次子。

    十年前左右,司馬防得鄭泰之命,和楊震在曹陽亭試圖襲擊董俷,不想被董俷看穿了陰謀,反戈一擊,不但殺了楊震和楊修祖孫,更一舉攻下弘農,斬司馬防於弘農城外。之後在弘農城裡,董俷更大開殺戒,幾乎屠掉了司馬家全族。

    當時司馬懿和哥哥司馬朗,正好在汝南,得以逃脫。

    而他的幾個兄弟,也只有最小的幼弟活命。只是從司馬家出事以後,就再無聯繫。

    不過,司馬家族雖被滅掉,可是司馬朗已經名聲在外。

    憑藉著一些父輩和妻子娘家的關係,司馬朗將司馬懿送進了水鏡山莊中求學,而他自己則在下邳城外結廬而居,默默的觀察著事態發展,尋找能為他報仇的主公。

    最終,司馬朗選中了劉備。

    雖然劉備當時還一文不名,甚至背著一個反賊的名頭,可誰又會真的去在意?

    劉備和董俷的仇恨,難以調和。

    也唯有他,能夠拚死和董俷交鋒,不死不休。

    司馬朗出謀讓劉備在小沛站穩腳跟,後來又設法讓劉備成了劉宣的女婿,名義上也有了不小的改觀。可以說,劉備能奪取徐州,和司馬朗有著極為不小的關聯。

    而司馬懿,絲毫不遜色於司馬朗。

    他這話出口,不但調和了大廳中有些怪異的氣氛,更把矛頭直指向了夏侯淵。

    那意思就是說:你是主帥,你判斷失誤,當然罪名由你來承擔。

    周瑜擺了擺手道:「如今並非是爭論對錯的時候……董賊想必已經奪了平縣,和平陰成犄角之勢,虎視雒陽。不管他們的兵馬有多少,董西平在,勝似十萬兵馬……夏侯將軍,我擬以雒陽為戰場,與董賊對峙,還請將軍駐守於北邙山。」

    夏侯淵點頭,「淵當聽從將軍調遣。」

    要說,夏侯淵很服氣周瑜嘛?

    那當然不可能……夏侯淵比周瑜大了不少,在他眼中,周瑜不過是個黃口小兒。

    可問題是,曹操命周瑜督戰雒陽戰事,並贈與青虹劍,可先斬後奏。

    這也是會盟之初就定下來的基調。曹操在征戰之前,就對夏侯淵說過,讓他配合周瑜。

    夏侯淵可以不爽周瑜,但對曹操的交代,卻沒有二話。

    所以,當周瑜指派他的時候,夏侯淵當下答應,沒有流露出任何的不快。

    周瑜看了一眼劉備,卻突然笑道:「此戰有兩個關鍵,其中之一就是要保證我糧道無憂。如今的京兆,四周兵力集中,可中部空虛,當謹防那董西平斷取糧道。董西平用兵,多以奇襲游擊為主,所以不得不防,瑜請玄德公駐守新城,不知玄德公意下如何?」

    這新城,就位於現在的河南嵩縣境內。

    由此向東,有直抵潁川的三關要地,西面有陸渾關,看顧著京兆的補給線,很重要。

    周瑜向劉備看去,眼中帶著笑意。

    劉備面不改色,插手應道:「備定守得新城無虞。」

    「既然如此,瑜就有勞諸公多多費心,此戰若能功成,可為我等換來喘息之機。」

    這時候,有小校從外面進來。

    與周瑜耳邊輕聲說了兩句,周瑜不禁笑了起來。

    「果然,那董西平手中並沒有多少兵馬,自河內渡河而來的兵馬,只八千人。」

    「什麼?」

    夏侯淵不由得眼睛瞪得溜圓,心裏面懊悔不已。

    若只有八千人,他怎麼也能阻擋住對方上岸,同時猛攻山嶺,說不定已經拿下董俷。

    周瑜笑道:「夏侯將軍莫要懊惱,這戰陣之中,變化莫測。匆忙之中難以分辨真偽,即便是瑜當時在,怕也是無法看穿董賊詭計。只是接下來,卻不可再有疏忽。」

    一句話,讓夏侯淵對周瑜,生出無限好感。

    ******

    長安,細雨蒙蒙。

    一大早,那霸城門剛剛開啟,就見一隊鐵騎風馳電掣般而來,衝進了長安城中。

    「剛才那人,好像是典韋將軍?」

    「好像是……」

    「這兩天還真的是熱鬧,前天涼州的陳刺史突然抵達,今天典韋將軍也趕了過來。」

    「許是,要發生什麼大事了吧!」

    「住嘴,有些話該說就說,不敢說的千萬別說。我等的職責就是守好城門,其他的事情和我等無關。再說了,天塌下來有大都督頂著,你們這些傢伙操甚心思?」

    一名門伯低聲喝道,周圍門卒立刻噤若寒蟬。

    位於章台大街上的大都督府內,此刻正是人滿為患。

    蔡琰苦惱的看著一屋子的人,有點哭笑不得。而陳宮在一旁,卻是訕訕然。

    陳到正在和龐德進行激烈的爭論,兩個人都想要領兵出征,去加入雒陽的戰事。

    夏侯蘭兵敗偃師的消息,已經傳入了長安城內。

    劉辨聞聽此消息,不由得臉色蒼白,呆坐在大殿之上,久久說不出話。

    早在偃師之敗以前,董俷就派人送信給劉辨,讓他最好提醒夏侯蘭莫要輕舉妄動。

    可惜當時的劉辨,也被夏侯蘭所取得的勝利沖昏了頭腦,竟然沒有理睬。

    如今噩耗傳來,劉辨一下子慌了神,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幸好董俷救下了夏侯蘭,並且在平陰平縣和谷城三地之間,拉開了一道防線。這時候,劉辨有兩個選擇,一是退兵,二是和曹軍在雒陽來一場大戰。可這種事,卻非他能決斷。

    陳宮理解董俷的意思!

    雖然說董俷對夏侯蘭這一次兵敗非常惱怒,但還是想要幫他挽回敗局。

    因為劉辨剛登基,這皇室氣運所在,若是就這麼退回關中,於顏面上極不好看。

    更何況,還有袁紹在河北虎視眈眈。

    若是露出半點的軟弱,都有可能刺激的袁紹改變主意,和曹操聯手,奪回剛佔領的河內。所以,董俷雖然什麼話也沒有說,可是從他陳兵在京兆的舉動來看,足以說明一切。

    這一戰,必須要打!

    但有一個問題,乞活軍在并州,解煩軍剛抵達西河。

    陳到為涼州刺史,而無難軍卻在漢中。游奕軍獨自支撐河內戰局,已經力不從心。

    選鋒營還需要穩定住河內,也不好輕易調動。

    從何出兵?誰可為將?

    董俷是沒有交代,但是陳宮卻不得不慎重考慮。可誰知道,董俷在雒陽剛紮下了攤子,整個關中就知道了。熟知董俷性情的陳到張郃,龐德麴義等人,一個個摩拳擦掌。

    這不,先是在承明殿中爭吵,現在又吵到了大都督府。

    張郃道:「我選鋒軍可自箕關出兵,增兵河內。六萬選鋒士,已經做好了出兵準備。」

    別看龐德和張郃搭檔了多年,可這個時候,卻是絕不退讓。

    「只你選鋒軍利害嘛?我蘭池大營十二萬兵馬也已經集結完畢,隨時可以出征。」

    陳到一蹙眉,「令明,蘭池大營拱衛長安,怎可輕易出動?這件事怕是不妥……」

    「不錯,不錯,非常不妥!」

    張郃一見陳到開口,立刻來了精神。

    哪知陳到又道:「選鋒軍隨可由河內出兵,但冀州袁紹也不可不防。你若是出兵了,河東誰來鎮守?以我看,此事還是由我踏白軍出戰為好,涼州如今安定,踏白軍也難有作為……再說了,主公此前把踏白軍調至長安,怕也有這個意思。」

    「你住嘴!」

    張郃龐德,勃然大怒!

    麴義這時候陰沉沉的說:「要我說,踏白軍也好,選鋒軍也罷,遠水解不了近渴。我新安大營尚有甲士八萬,加上三千背嵬軍,足以解決那雒陽二十萬曹軍。」

    陳到三人,立刻圍攻麴義。

    蔡琰被吵得頭昏腦脹……她就不明白,為什麼男人們總是想要出兵打仗呢?

    阿丑是這樣,自家的兩個丑小子也天天的喊著要去幫他們的老子。

    現在又蹦出來一群人,喊打喊殺……

    你們喊打喊殺也就罷了,為何又要我一婦道人家做主?這種事情,我如何能做的了主啊。

    就在這時,就聽門外傳來一聲吼叫。

    「老子不管你們誰領兵,反正這一次,定要算上我典韋一個……誰敢阻我試試看?」

    話音未落,典韋大步流星走進了屋內。

    在他的身後,牛剛懷抱一桿鎏金竹節鞭緊跟典韋。

    那竹節鞭是董俷送給典韋的兵器,據說是方便他主持重泉行營而打造出來。可看這架勢,分明是誰敢攔我,我就打誰。典韋這一進來,所有人都立刻閉上嘴巴。

    這是誰?

    這是大爺!

    董俷的結拜大哥……

    陳宮一見典韋,腦袋嗡的一下,就懵了!

    這位爺怎麼也來湊熱鬧了?還嫌這長安城裡不夠亂,是不是?怎麼都跑來了!

    「弟媳婦,你給我評評理,我兄弟在外面浴血拚殺,我五個兒子也都建立奇功。偏我要呆在重泉那鳥地方……你看看,你看看,我肚子上都快要出來贅肉了。」

    典韋說著話,砰砰的拍著肚子。

    蔡琰一見,卻是啞口無言……

    「各位將軍,先別著急。這出兵一事,宮已經派人往雒陽,請教大都督的意思,想必這一兩日,大都督就會有所回應。諸位將軍,還是莫要在這裡擾了夫人。」

    陳宮心裡這個憋屈!

    你們吵就吵唄,在我承明殿里吵也就罷了,怎麼還把主母也給扯進來?

    可這埋怨也不能說出來,屋子裡的人,一個個都是董俷的心腹老人,比他資歷要高的多。如今,也只好等主公的裁決,想必到時候,就可以做妥善的安排了。

    「聖旨到!」

    從門外傳來了一聲呼喊,所有人不禁一怔。

    就見一黃門手捧聖旨,走進了屋內,見所有人都在,不由得笑了起來。

    「皇上早知道各位將軍會在這裡,所以命奴婢前來傳旨,有大都督的軍令宣布。」

    「啊?」

    陳到等人,忙起身行禮。

    聖旨一共有兩份,第一份是劉辨委任董俷為光祿勛,三軍大都督,總督所有兵馬,有先斬後奏之權利,各方兵馬皆歸於董俷調遣,無需再向劉辨專門請示。

    雖然董俷早有了這種權利,但是劉辨這一次,卻是給董俷正了名。

    而後又是一系列的人事調動,主要包括幾個方面:免去陳到涼州刺史一職,由漠北郡太守臧霸接任。漠北郡太守一職,則由閻溫擔任,但歸屬於朔方太守龐淯治。

    漠北郡,主要包括了漠北高原一塊土地。

    人口不算太多,竟臧霸數年治理,也算是有了不小的起色。閻溫是牛輔當年看重的人物,從董卓死後,就一直跟隨董俷,也算是一個董俷可以信任的人。

    但是,閻溫的才氣不足,治理一郡未免有些困難。

    所以由龐淯所轄,二人雖然都是太守,但漠北郡的地位,就類似於後世的縣級市。

    而臧霸的才學,為刺史當沒有問題。

    調武都將軍文聘為蘭池將軍,鎮長安。命賈龍為武都太守,閻圃任漢中太守。

    於建安元年,雖龐統一起抵達長安的霍峻,在這四年中功勛卓著,已升為都尉。此次被董俷調至河東,領重泉行營兵馬,與袁紹軍對峙,張郃所屬選鋒營,出兵河內。

    命踏白軍主帥陳到、背嵬軍主帥麴義,出函谷關,屯兵谷城。

    命典韋為元戎軍主帥,於龐德所治。命龐德提點新安大營、渭南大營共計十萬大軍,兵出陸渾關。

    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兵馬調動,令所有人欣喜若狂。

    小黃門剛宣讀完了聖旨,就見典韋呼的站起來,興奮的大聲吼叫:「我就知道,我兄弟不會忘記我。令明,此次你為主帥,我為先鋒,那小小新安,唾手可得。」

    但是,其他人卻皺起了眉頭。

    陳宮心中一聲長嘆:主公啊主公,您這麼不惜耗關中六成兵馬,也要佔領雒陽,究竟是為了哪一般?真的是想要建立功業,奪回東都,亦或者是為那兄弟之情呢?(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