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30章 關中橋頭堡(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30章 關中橋頭堡(一)字體大小: A+
     

    袁尚有點絕望了!

    對於一個從小錦衣玉食,上面有老子寵著,下面有成群的家僕捧著的少爺而言,袁尚不能論是從心智還是從性情上,都遠遠比不上在逆境中長大的同齡孩子。

    他很聰明,但是在處理事情上,他甚至比不上他的長兄袁譚袁熙,更別說和袁紹相提並論。這也是袁紹為什麼會在這一次出兵的時候,甚至讓沮授出馬輔佐。

    可惜的是,袁尚並不認為自己需要輔佐。

    而現在,他覺得自己需要輔佐了,不過看上去又好像有些來不及了!

    呵呵,有時候名氣這玩意兒,真的是很有震懾力。但也不一定對所有人都如此。

    蔣義渠等人心生恐懼,可不代表所有人都會害怕。

    至少有一人就不這麼認為。相反,聽說對方的主將是董俷,此人心中是無比開心。

    這邊袁尚等人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一袁將已經催馬殺出,朝著董俷衝過去。

    「董賊休要猖狂,上將蔣奇取你性命!」

    馬上那將大吼一聲,眨眼間就已經衝到了董俷的跟前。

    蔣奇?

    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個人!袁紹麾下有什麼人物,董俷自認還是比較清楚的。

    韓莒子也好,眭元進也罷,加上牽招高覽等人,掰著手指頭也能算過來。

    卻偏偏沒有聽說過這蔣奇是什麼來歷。

    蔣義渠等人不由得詫異:這傢伙可真帶種,居然一個人就想要去挑戰那董家獅虎?

    蔣奇手中大槍撲稜稜亂顫,槍影重重,端的是有些火候。

    但是在董俷看來,卻不禁眉頭一蹙。這廝何人?這種水平,也敢跑出來送死?

    的確,在尋常人眼中,蔣奇的武藝不差。

    但是在董俷這等行家看來,這蔣奇論武藝也就是和當年的裴元紹接近,距離上將二字,似乎差的遠。就算是現在的裴元紹,估計五六十招以內,都可以解決。

    冷笑一聲,既然你要送死,那就別快我心狠手辣!

    董俷一磕馬腹,獅鬃獸悶聲不響,突然間沖了起來。獅鬃獸這種百年難見的戰馬,與尋常的馬匹不同。它不但是速度驚人,耐力驚人。在瞬間的爆發力,更是萬中無一。即便是呂布的赤兔嘶風獸和獅鬃獸相比,這爆發力也差了不止一籌。

    蔣奇似乎也沒有想到,獅鬃獸居然會有如此爆發力。

    大槍撲棱一下落空,而獅鬃獸就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董俷雙錘並舉,一招霸王舉鼎。細目中閃過一抹冷芒,口中發出一聲巨雷般的咆哮:「震山錘,死來!」

    董俷的雷音錘,在塞外和呂布一場惡戰之後,就不見了蹤影。

    原本想要重新打造,可是由於這雷音錘上的洞孔牽扯到定音的問題。而在這方面,採用毫無疑問是個中的行家。相比起來,蔡琰和顧雍,對此還差了些火候。

    無法定音,那麼雷音錘就無法按照原來的模式打造出來。

    董俷乾脆也省了那些麻煩,讓蒲元親自動手,按照早先擂鼓瓮金錘的模樣打造了一對。重量和當初的擂鼓瓮金錘差不多,不過整個錘面,全都被塗抹上黑漆。

    其實,董俷心裡很清楚。

    走到今天的位子上,已經不可能像當年一樣的為所欲為。這錘,打造的時候,只求力的視覺感官,至於其他方面,他也不再要求,當然那小機關還是保留下來。

    黑錘掛著風風,呼的落下。

    這震山錘本是求的一個兇狠,速度和力道要在一剎那間達到完美的融合,才能夠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可是到了董俷這種境界之後,對力量的使用,已經朝出了尋常人的認知。雙錘落下,掛著風雷,可是在中間卻有三次極為短暫的停頓。

    當然,這種停頓普通人是看不出來的。

    每一次停頓,代表著一次發力……三次停頓,三次發力,力加力疊摞在一起。

    那可不是一加一可以計算!

    三次發力之後,這震山錘何止是震山,簡直能夠開山了……

    只聽鐺……噗,然後是一聲慘叫,一聲戰馬的悲嘶。這一錘下去,槍斷臂折,蔣奇的腦袋幾乎被砸進了腔子裡面去,連人帶馬在一個回合之中,成了堆爛肉。

    早就聽說,獅虎無敵!

    早就聽說,那董西平殘暴兇狠……

    可聽說的和親眼看見的,完全是兩碼事。上一刻還是活生生的人,下一刻就……

    蔣義渠等人目瞪口呆,有點發懵了!

    沒錯,蔣奇是不自量力,是有點狂妄。可是他的武藝,似乎也不是那麼差吧!

    董俷仰天大笑,「袁本初只會養些酒囊飯袋,此等人物,也敢稱上將?」

    「巨魔王,巨魔王!」

    山崗上,巨魔士軍心振奮,高舉長槍,抽出橫刀,刀槍交擊,節奏極為整齊。

    蔣義渠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再拖下去的話,自己這邊的人數雖然是對方的十倍有餘,怕是也擋不住一次衝鋒。

    和周昂相視一眼,彼此都看出了對方的心思。

    二人一咬牙,厲聲吼道:「主公對我等恩重如山,今日正是以死相報之時。大丈夫當馬革裹屍,眾將官,隨我出擊……公子,速速撤離此地,我等當死戰阻攔。」

    蔣義渠揮刀,周昂一手鐵牌,一手短槍,縱馬就衝殺出去。

    隨後又有十幾員大將隨著二人殺出去,一乾親衛擁著袁尚,掉頭朝雍城方向走。

    董俷也不畏懼,催馬迎上前。

    雙錘上下翻飛,夾帶雷霆萬鈞之力,鐺鐺鐺的聲響接連不斷,那袁將的兵器是沾著就飛,擦著就斷。只兩三個回合下來,就有四五個袁將被董俷砸的腦漿迸裂。

    這時候,袁軍發起了攻擊!

    而山崗上的巨魔士,隨著一聲呼號響起,朝著袁軍就沖了過來。

    袁軍近萬人,巨魔士僅有八百。可就是這八百巨魔士,卻如同千軍萬馬奔騰。

    那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大戰中,錘鍊出來的勇氣。

    那是追隨董俷,經過一場又一場殺戮,磨練出來的信心。

    一匹匹安息大馬,在高速賓士中,鐵甲摩擦,發出一聲聲刺耳的聲響。眼見著兩股洪流就要撞擊在一起的剎那,巨魔士突然散開,馬匹與馬匹相聚大約五步距離,一根根帶著倒鉤鐵刺的鎖鏈,出現在戰馬之間,橫著拉開,就衝擊起來。

    戰馬與戰馬相撞,神駿高大的安息馬,顯然具有先天的優勢。

    那鎖鏈更是嚇人,在馬匹縫隙間的袁軍只要被鉤住,連人帶馬一起拖到在地。

    橫刀劈斬,長槍突刺……

    只一個回合下來,袁軍悲哀的發現,他們和巨魔士的戰鬥力,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巨魔士殺入袁軍之後,一路血肉橫飛,勢如破竹一般的就殺了一個對穿。

    而另一邊,董俷突然一招丘里錘,狠狠的砸在了周昂的鐵牌上。

    只聽蓬的一聲向,生鐵打造出來的鐵牌被砸的鐵屑紛飛,周昂的一支胳膊更是連骨頭帶筋的折斷。慘叫一聲,身體被砸的翻下馬去。可一隻腳掛在馬鐙里,任是他如何掙扎,都掙脫不出。受驚的馬,托著周昂的身子一路狂奔,眼見著是活不成了。

    蔣義渠的刀早就被磕飛了!

    從一袁將手中搶過一桿大槍,想要和董俷決死一戰。

    沒錯,他的確是做好了被砸死的準備。可問題在於,有時候不是你做好準備,就能真的不怕死。十幾員大將被董俷砸死的砸死,被巨魔連環馬拖死的拖死……

    連周昂也是下場凄慘,蔣義渠那裡還敢再戰,大叫一聲,撥馬就走。

    打到這個份上,董俷可不會有半點的憐憫。見蔣義渠要跑,抬手帶出一支投槍,手指夾住,猛然長身而起。投槍破空,嘶聲歷嘯。蔣義渠一聲慘叫,被投槍貫穿了胸口。

    袁軍已經潰散了!

    在巨魔士摧枯拉朽一般的攻擊下,袁軍又怎能不潰散。

    騎馬的是扭頭就跑,步卒們丟掉兵器,跪地哭喊求饒,好一派凄涼的慘象。

    「主公,袁尚跑了!」

    一名巨魔士催馬來到了董俷的身邊,輕聲的報告。

    董俷笑了起來,「跑了?在這種情況下,他若是還能逃走,那才算是他好本事!」

    從遠處,兩支人馬殺將過來。

    一支是黃忠的游奕軍,一支是孟坦帶隊。

    董俷撥轉馬頭,「孟坦留下來收拾這些降兵,漢升大哥,你我再追殺一程如何?」

    黃忠橫刀大笑:「主公相邀,忠又怎敢不從?」

    ******

    「三公子完了!」

    沁水河畔,許攸勒馬手搭涼棚,觀望那蔓延百里地的衝天烈焰,「主公也完了!」

    在許攸的身邊,文丑提槍立馬,「先生可是不舍?」

    「不舍?」

    許攸忍不住笑道:「想那袁本初薄情寡義,只因小事而殺我家僕,削我顏面的時候,許某和他袁家就已經恩斷義絕。公業莫要再試探我,我們等了許久,不就是為了今天?袁三死得好,不但死了,還給我們留下來一個好大的功勞做覲見之禮!」

    文丑忍不住扭頭,向山坡下的那輛大車看了一眼。

    「只不知,公嗣先生會不會願意?」

    「他願意不願意都不重要,袁三死了,他回去也好過不了。再說,他兒子早就為玄德公效力,若說一開始是不得已,可到後來他保持沉默,只怕這心早就動了。」

    「呵呵,不錯,不錯!」

    許攸笑道:「好了,好戲我們已經看完了,如今正好出發,尋玄德公去!」

    「先生所言,正合我意!」

    兩人帶著心腹人馬,趕著十幾輛大車,浩浩蕩蕩的朝著平皋方向前進。遠處,大火把天燒得也成了紅色。

    雍城,於河內而言,不過是一座小城。

    人口不足萬,城不過千頃。不過,由於它位於河內中部,早年袁紹與酸棗會盟的時候,曾經把雍城作為一個屯糧重地。即便是到了現在,它一樣是極為重要。

    由此,進可往滎陽、平皋、孟津、箕關。

    退可在三日之內,抵達冀州境內。這裡是河內重地,有袁紹大將呂翔呂曠兄弟鎮守,又有陳琳做軍師祭酒。袁尚如今,也只能寄希望於抵達雍城,向二呂求救。

    這一路狂奔,直到傍晚時,才甩掉了追兵。

    不過身邊的人馬,已經不足千人。七八百殘兵敗將,看上去那叫一個凄慘,難以用言語形容。遠遠的,雍城在望。甚至可以看見,那飄揚在城頭的袁字帥旗。

    袁尚總算是長出了一口氣,扭頭看著身邊的人,欲哭無淚。

    想他當初自鄴城出發的時候,是何等的氣派,何等的壯觀?真的可以說是旌旗遮天蔽日,刀劍寒光直衝鬥牛。可是現在?都死了,只怕是蔣義渠他們,都死了!

    「三公子,還是先叫開城門吧!」

    有袁兵輕聲的提醒,袁尚這才算是收攏心神,催馬來到了雍城下。

    「城上軍卒聽清,我乃三公子袁尚。快快通報二位呂將軍,請他出兵救援!」

    城頭上,一片寂靜!

    突然間只聽一陣銅鑼聲響,緊跟著一排排軍卒拈弓搭箭,出現雍城的城垛口處。

    袁尚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只見那帥字大旗轟隆倒下,一面修有金獅圖案的黑色大旗在風中飄揚。

    旗上綉著斗大的『董』字。一個面貌奇醜的青年,在軍士的簇擁下出現在城門樓。

    「三公子,龐統奉大都督之名,已奪取雍城,恭候三公子多時!」

    袁尚先是一怔,仍不住啊的一聲驚叫。

    扭頭想跑,卻聽城頭上傳來悠長的號角聲。

    緊跟著從四面八方,殺出幾員將官。左邊是成蠡,右邊是韓德。數千兵馬呼啦一下子把袁尚等人圍困起來。

    只見韓德催馬上前,手持鎏金雙刃大斧,在空中呼的劃過一道冷芒。

    「三公子,我等恭候多時,還不下馬投降?」

    ——————————

    注1、蔣奇,三國志中未出現,於演義當中,曾領兵救烏巢時,為張遼所斬(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
    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