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27章 十年(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27章 十年(八)字體大小: A+
     

    濡水,在後世的名稱,應該叫做灤河,位於承德以北。

    十二月末時,也許是今冬最後的一場雪飄落,白皚皚一片,道不盡的蒼涼寂寥。

    八萬乞活軍屯兵在濡水河畔,虎視白檀城。

    自賀齊重掌乞活軍之後,對遼東鮮卑草原的征伐,就一直沒有停止過。恢復了元氣的乞活軍,也許沒有當初鮮卑大戰時的戰鬥力,但是人數卻增加了數倍。

    三十萬乞活軍層層推進,將公孫度在塞外的勢力一點點的擠壓,吞噬。

    在費沃的主持下,乞活軍的物資沒有出現過半點的短缺,而望北郡在經過了一年多的調整后,也變得比從前繁榮起來。草原上牛馬成群,人口也在不斷增加。

    秉承了董俷在西域時立下的政策,費沃有做了不少調整。

    比如,解除殺胡令,推進胡漢通婚,並且消除胡人的說法,統一稱之為漢人。

    在草原上,你信仰長生天也罷,信仰佛教也行。

    反正不管你信奉什麼,原本是什麼血統,如今你們的名字只有一個,叫做漢民。

    凡是願意成為漢民的人,就必須登記在冊,遵循律法。

    而那些不願意成為漢民的胡人,或者說不願意臣服於望北郡統治的胡人,費沃的回答更加簡單明了,一個字:殺!在這一點上,費沃的手段絲毫不比賀齊仁慈。

    以至於當黃承彥抵達望北郡的時候,竟認不出自家的弟子。

    費沃當年去西域的時候,有二百多斤重,人長的胖乎乎,好像一個圓球兒似地。

    當時馬鈞和蒲元都稱他為肉球,連董俷也覺得,費沃胖的有點過了。

    可如今,費沃的體重只剩下一百三十斤左右,看上去精幹而瘦削,和早年全然不同。滿臉的風霜,手上還帶著一層層疊摞的老繭,咬緊牙關的時候,那臉頰上的線條如刀削斧劈一般的分明,帶著一股殺氣,帶著一股狠辣,令人心生敬畏。

    賀齊對費沃也非常滿意!

    說實在話,能在這麼短時間,依靠著這麼點的人力物力,支持三十萬大軍的行動,那絕非是普通人可以做到。九月時,在每個月都必須要上交長安的報告中,心高氣傲的賀齊甚至用這樣一段話來描述:望北可以無賀齊,但不可無載成。

    這一句話,足以說明費沃於望北郡的重要性。

    清晨,草原上還瀰漫著濃霧。乞活軍聯營之中號角聲響起,已列陣與白檀城外。

    一排排巨型弩車從營中推至陣前,隨著號令聲響起,只聽吱呀呀的聲音不斷傳來,一排排的巨弩成三十度角傾斜抬起,兒臂粗細的弩箭,對準了那白檀城。

    這些弩車,與普通的弓弩不一樣。

    首先,弩車上面沒有普通弩車所用的拉繩,足有拇指粗細的弓弦張開,完全是依靠弩車下方的齒輪和軸承拉動。而弩機之上,還有一個扳鈕,是發射的關鍵。

    這齒輪,是董俷在去年中與蒲元一次偶然的交談中所提及的物品。

    原本是無意中的一句話,可是在蒲元聽來,卻是前所未有的奇思妙想。而後在視察將做營,觀看弩車的時候,董俷總覺得那弩機彈射出去時的力量有些不夠。

    事實上,在三國時代,所有的拋石機所依靠的,只是最簡單的離心力原理。

    董俷當時就說:「若是有個彈簧該有多好?」

    馬鈞奇道:「什麼是彈簧?」

    「這個彈簧,彈簧就是……」董俷還真的說不清楚。於是就用手畫出了一個圖樣,交給馬鈞。別小看這麼一個簡單的小玩意兒,裡面的學問,可是大的很呢。

    不僅僅包括了後世的物理學,還有數學的成分包涵在其中。

    董俷也就是那麼一說,可是於馬鈞和蒲元而言,這小小的彈簧中所蘊含的能量,卻是不容小覷。董俷甩手走了,馬鈞蒲元卻是廢寢忘食,還命人把圖紙送到了西域太學府中的劉洪手裡。於數學方面,劉洪算是在東漢時期最傑出的專家。

    當然,費沃也得到了一張圖紙。

    正好黃承彥抵達望北郡,在偶然之中看到了這張彈簧圖紙,一下子有點懵了。

    若論機造之術,黃承彥那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哪兒也不去了,整天待在望北郡府衙里計算,研究……同時望北郡至漢安城太學府兩地之間的驛站,幾乎沒有休息過。每一天都會有新的數據在兩地間傳遞。

    經過大半年的時間,這彈簧雛形完備。

    不過要想製造出來成品,所耗費的材料和時間,簡直無法想象,而且和後世的彈簧比較,也不甚合格。可即便是如此,新型弩車在裝備了齒輪軸承和彈簧三種零件之後,其射程可以達到七百步的距離,射出的弩箭能夠把堅硬的石頭擊碎。

    乞活軍,是第一批擁有新型弩車的部隊。

    靠著這種新型弩車,公孫度在草原上的要塞,幾乎是不堪一擊。

    當然,這種弩車的使用,對於費沃而言,也無疑增加了更大的負擔,快承受不住了。

    辰時,濃霧散去!

    賀齊扭頭看了一眼在他身後,一臉鬱悶之色的典滿五兄弟,不由得莞爾一笑。

    五兄弟?

    沒錯,就是五兄弟,而且是不包括牛剛的五兄弟!

    典弗典佑兩兄弟都已經過了二十五歲,昔日的小猴子典滿,如今也二十一歲了。

    除此之外,典滿的兩個雙胞胎兄弟典存典見,也已經長大成人。

    十五歲的年紀,也許在後世而言還很小,可是在這個時代,已經可以娶妻生子。

    秉承了典韋的血統,典存典見生的虎背熊腰,面色淡金。

    這兩兄弟和典滿一樣,使得是錘。而且是師從董俷,練就了一身的好武藝。

    有時候,這偶像的力量真的是難以說清楚。以至於典韋私下裡和董俷抱怨:「再這樣下去,我典家的絕學就只能有牛剛傳承下去,實在是典某人此生的大悲哀。」

    兩兄弟在年初時,被典韋揮手趕到了乞活軍。

    連帶著典滿,也一起在乞活軍中效力。用典韋的話說就是:「看著心煩,小崽子們都大了,該出去拼殺一下,否則成不了男人。要知道,你二叔十三歲就殺人如麻了……」

    董俷甚至想提醒典韋一下:你錯了,我第一次殺人是在七歲!

    典家兄弟,原以為能在這草原之上建功立業。可哪知道新型弩車的出現,讓他們根本沒有展示的機會。從九月開始到現在,這三個小子,也的確是給憋壞了。

    沒辦法,能避免傷亡,就盡量避免吧!

    賀齊只能說道歉,在濃霧散去的一剎那,抬起手來一聲沉喝:「放箭!」

    嘎吱吱……蓬!

    那兒臂粗細的弩箭在離弦的一剎那,發出了刺耳的聲響。利矢呼嘯著飛向了白檀城,只聽一連串蓬蓬蓬的聲音,堅厚的城牆在一瞬間被打得是火星四射,密布裂痕。

    巨弩插在了牆內,周圍是蜿蜒密布的裂痕。

    一輪巨弩發射完畢之後,緊跟著第二排弩車,第三排弩車,第四排弩車……

    弓弦拉開,發射,再拉開,再發射……

    城頭上的幽州軍被嚇得惶恐不安,手足無措。他們已經做好了迎擊乞活軍的準備,可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一種結果。乞活軍根本就不和他們正面接觸,只靠幾輪巨弩發射之後,白檀城的城牆已經是搖搖欲墜,快要支撐不住接下來的攻擊。

    兩柱香的時間,那城牆被射的好像刺蝟一樣。

    隨著轟隆的巨響聲傳來,高厚堅實的白檀城轟然倒塌。賀齊舉起令旗,向前方一指。

    早已經憋壞了的典家五兄弟一聲怒吼,催馬就沖向了白檀城。

    身後,數以萬計的乞活軍蜂擁而上,如同一股黑色巨浪,沖入了白檀城之中。

    白檀城破,漁陽、右北平那豐軟的腹部,就裸露在乞活軍的嘴邊。

    ******

    郝昭輕輕的敲擊著桌案,看著地圖,眉頭緊鎖。

    典滿奇怪的問:「伯道,你為何不高興呢?」

    「此前我們依靠西平車可以勢如破竹的攻擊,一方面是因為袁紹兵馬不敢妄動,另一方面則是由於幽州方面戰力低下。草原上的這些幽州軍,並不是公孫度主力。」

    「哦?」

    「公孫度的主力,應該是攻擊樂浪的烏丸兵馬。如今樂浪已已經被攻破,公孫度肯定會把烏丸軍調至長城邊塞。而主公和袁紹撕破了麵皮,袁紹怕也是……」

    「怕他個鳥!」

    典滿說:「他烏丸軍來一個,我殺一個,來一對,我殺一雙,伯道你未免過於謹慎了。」

    典佑一蹙眉,「小滿,閉上你的鳥嘴。叔父說過,讓你少說話多做事,再胡說八道的話,我就稟報叔父,讓你回長安呆著。烏丸軍如果真的如你所說那樣,伯道又何必提起?」

    郝昭忍不住笑了起來,「伯胄也別這麼說,叔胄勇武過人,自然是藝高人膽大。我之所以提起烏丸軍,並不單純是說他們的戰力有多麼利害。蹋頓樓班,包括那蘇仆延,都不過是一群跳樑小丑,成不得氣候。我所擔心的,是另外兩個人。」

    「誰?」

    郝昭輕聲道:「衛仇、閻柔!」

    「甚鳥人,都沒聽說過!」

    「閻柔你們或許沒有聽說過,可衛仇這個人……當初主公在塞外遇險,就是這人設下的圈套。衛仇此人破能隱藏身份,至今還沒有查出他的真實來歷。此人用兵奇詭,喜歡用奇兵致勝;而那閻柔,雖是漢人,卻久居鮮卑烏丸之地,當年曾領鮮卑人攻打公孫瓚。雖然最終未能成功,可是讓公孫瓚也遭受了不小的損失。」

    「漢奸!」

    一直沒有吭聲的典存典見突然開口。

    這雙胞胎兄弟話語中帶著不屑,冷聲的說道:「二叔說過,此等人當千刀萬剮。」

    「正是!」郝昭說:「不過也要小心,此人也不簡單。」

    賀齊一直閉著眼睛,似乎是在考慮什麼事情。

    郝昭說完,他沉聲問道:「伯道,想必你已經有所計劃,但說無妨,末賣關子。」

    「師兄果然知我!」

    郝昭展開了地圖,「如今我們自仇水至濡水,戰線拉開,有些過於長了。如果袁紹自代郡出長城,襲擾我糧道物資,費大人就算是算無遺策,也難顧得周全。所以,當務之急,幽州並非我之大敵,真正的大敵,卻是那冀州的袁本初父子。」

    「你代如何?」

    「師兄可領一軍,屯兵於濡水,虎視幽州,令其不敢妄動。我有一策,可令幽州無暇出兵,說不定整個遼東草原,可以不費一兵一卒,盡歸於師兄之掌握中。」

    賀齊微微一笑,「伯道,你要我屯兵濡水,那你作甚?」

    郝昭的臉刷的一下子紅了,撓著頭說:「這個……師兄你立下了那麼多功勞,區區代郡,自然無需親自出馬。袁譚鼠輩,小弟就足以對付,不如把這功勞讓給小弟?」

    對於郝昭的無恥,賀齊無話可說。

    「你先說,如何拿下遼東草原。」

    「其實並不難!」郝昭為了能領軍攻打代郡,自然不會有所保留,「其實,若取幽州,先破烏丸。烏丸軍是公孫度的精銳,更是他的依持……表面上看去,烏丸軍似乎是鐵板一塊,可實際上呢?丘力居死後,原本這烏丸大王應該是他兒子繼承。

    可當時樓班年紀太小,丘力居擔心樓班掌控不得局勢,於是讓他的從子蹋頓繼承。」

    賀齊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郝昭的意思,「你是說,挑動樓班和丘力居火拚?」

    「不錯!」

    郝昭沉聲道:「樓班已經長大成人,而且頗有野心;蹋頓本應該在樓班成年後移交王位,可是現在卻一言不發。其所依持的,就是公孫度對他的信任。想必樓班對此定然有許多的怒氣,而蘇仆延又是丘力居的親信,和樓班走的非常近……」

    賀齊連連點頭:「如此一來,二人必將火拚。不過是誰得勝,終是我漁翁得利。」

    「師兄高見!」

    賀齊臉一紅,抬腳就踹向了郝昭。

    「也罷,主公想必也非常希望看到你能建功立業……典佑典弗!」

    「末將在!」

    「你二人隨我一同屯兵濡水!」

    「啊?」

    典佑典弗還以為是讓他們隨郝昭出兵代郡,哪曉得竟然是讓他們呆在濡水河畔?

    賀齊微微一笑,目光掃向了典滿三兄弟。

    典滿三人連忙挺起了胸膛,那模樣生怕是賀齊漏過了他三人。

    「典滿,典存,典見!」

    「喏!」

    「你三人輔佐伯道,出兵代郡……郝昭聽令,我給你五萬乞活軍,代郡之戰事,務必要與一月內完成。韋康何在!」

    大帳中,一員小將挺身而出,「小將在!」

    「你速速趕往彈汗山,通知費大人,請他於彈汗山出兵,務必要拖住牽招一個月。你去之後,無需再回濡水,自在費大人帳下聽令。記住,一個月的時間。」

    「喏!」

    這韋康,字元將,是長安人。

    父親韋端有仁厚之名,在司隸之地極有聲望。

    而韋康在十五歲的時候,就被闢為扶風郡的主簿,曾經在李傕郭汜麾下效力。不過韋康對李傕郭汜顯然不甚滿意,在董俷攻入關中以後,勸說扶風郡太守投降。

    董俷對韋康,也非常看重。

    韋端如今被任命為安定郡太守,是長安本地人之中,極少數能得到重用的士子。

    賀齊在長安養病的時候看中了韋康,於是再重掌乞活軍之後,帶著韋康一同前來,任命為軍司馬。

    一切安排妥當之後,郝昭等人紛紛離去。

    賀齊長出一口氣,走出大帳,仰望夜幕中的星辰,許久之後,轉身回了大帳。(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
    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