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26章 十年(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26章 十年(七)字體大小: A+
     

    山道上的積雪已經被清掃乾淨。

    風吹來,那覆蓋在古松上的積雪撲簌簌飛揚,化作一片蒙蒙的晶霧,隨風散去。

    董俷緩步在王屋山的山道之中,晶瑩的雪花飄落在他發梢,在陽光下閃亮。

    在他身後,龐統和箕關守將武安國無聲的隨著董俷的腳步,似是沉浸在這王屋山的雪景之中。二人之後,還有越兮和淳于瓊緊緊跟隨,數十名技擊士走在最後。

    這裡是王屋山!

    因山中有洞,深不可入,洞中如王者之宮而命名,又說山有三重,其狀如屋。

    王屋山的歷史很久遠,說起來可以追溯到上古時軒轅黃帝。

    據說當年軒轅黃帝曾在此祭告天地,感動了九天玄女,西王母遂降授《九鼎神丹經》和《陰符策》,軒轅黃帝這才降伏了蚩尤的九黎部眾,從此有祭祀天地的說法。

    故而,王屋山又稱天壇山。

    董俷在山樑上的一座古亭中坐了下來,眺望著山巒迭起的壯觀風景。

    有技擊士抬火爐走進亭中,在上面放上了一個瓦盆,裡面乘著水,不一會兒,那水就開了,咕嘟咕嘟的泛著水泡,蒸騰的熱氣衝起,旋即消失在清冷的空氣中。

    越兮把幾個酒壺放在陶盆中,在石桌上擺上了酒菜。

    武安國恭敬的為董俷斟了一杯酒,「主公,長安一別兩年,安國真想煞主公了。」

    董俷卻笑了,「別文縐縐的,當了幾天的主將,居然開始咬文嚼字了。」

    武安國一聽這話,黑臉頓時通紅。不過卻帶著一點自得的語氣說:「史大郎聽說主公要游王屋山,還和我爭了許久。我說主公肯定會讓我做嚮導,嘿嘿,果然……」

    「怎地,你不願意?」

    「願意,願意……不願意的是孫子。史大郎當時羨慕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

    這史大郎,就是史渙。

    當年和武安國同時追隨了董俷,不過後來他去了徐晃的麾下,直到一年前才調至箕關和武安國做搭檔。史渙如今官拜鹽池校尉,論品級要比武安國高一些。

    這鹽池就在安邑旁邊,是河東的一個重地。

    不過若論親近,史渙怎麼也不可能比武安國這等追隨了董俷幾年的護衛要來得親近。所以武安國很開心,雖然離開長安兩年,可是主公依舊是很看重他。

    龐統也坐下來,和董俷一起喝酒看風景。

    武安國也不說話,專心的燙起酒來。當了這麼多年護衛,他很清楚什麼時候,做什麼事。別看武藝他不如越兮,智謀也比不得淳于導,可是眼力卻是很高明。

    龐統道:「董大哥,張任在無難軍多年,如今無難軍能起來,有一半的功勞要歸功於他。這次把他從主帥的位子上拿下來,會不會讓張任的心裡感覺到不快呢?」

    董俷深吸一口氣,「這也是沒有辦法。難不成讓他夾在裡面為難嗎……張任這個人你不了解,很重情義,也很忠心。如果他太搶眼,就好像當初子龍那般的狀況,童淵定然會找他。一邊是我,一邊是老師,以張任的性子,十有八九會自盡。

    如今雖然免去了他主帥的位子,可賈龍也是他的老師,並且張任也很尊重賈龍。

    他是個聰明人,應該能明白我的苦心。有賈龍在,童淵就休想從無難軍下手,而張任官位不顯,童淵也不會讓他為難。在這一點上,張任和子龍的情況不同。」

    的確是不一樣啊!

    趙雲是個將兵的人,而且因為和呂布交鋒,在還沒有投靠董俷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名氣。加上田豫當時掌無難軍,使得趙雲在裡面也很為難,只能黯然北上。

    但張任卻不一樣,他上面還有一個賈龍,而且無難軍一直在康居,並沒有太大的名氣。童淵雖然傳受過張任武藝,可是有賈龍的存在,就註定他對張任的影響力不會太大。所以,董俷把張任將為行軍長史,從很大的程度上是為了保護他。

    攻打漢中,有賈龍的老辣,有甘賁的勇武,再加上張任的謀略,當不成問題。

    不過即便是董俷自己,也沒有想到漢中會這麼快的敗亡。

    「董大哥,那張魯……您打算怎麼處置?」

    董俷卻沒有回答,而是笑眯眯的看著龐統,「阿丑,若是你,又該怎樣處置此人?」

    龐統想了想,「張魯這個人,也算不上有多大的野心。要我看,他對弘揚他祖父所創立的教義,比對打天下還要來勁兒。只看他在漢中所行的政法,無一不和宗教有關。董大哥你既然反感佛教,何不以彼之道,還彼之身,讓他來對付佛教?」

    董俷點頭,「我確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在攻打漢中之前,就已經通過閻家把那《太平清領道》交給了張魯。那玩意兒放在我手裡,沒甚用途。但放在張魯的手中……呵呵,只是我沒有想到,張魯這麼不經打……還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

    武安國這時候插嘴道:「主公,那張魯得了漢中,根本就沒有安生過。先是和蘇固他們斗,而後又和仲業他們斗。王戎說,這兩年文聘將軍把張魯折騰的不輕。」

    董俷不由得大笑起來。

    關於文聘坐鎮武都,對付張魯的事情,他也有所知。

    歷史上,漢中之所以難打,是因為他一來地形複雜,二來呢,有下辨天險為屏。

    可是現在,張魯從未佔領過下辨,漢中就等同於門戶大開。

    地形雖說複雜,可是對於在康居打出來的無難軍而言,漢中的地形算不得什麼。

    再加上一個勇武絲毫不弱於董俷的甘賁,用兵略遜色於盧植的賈龍,謀略出眾的張任……以閻家在漢中的威信,還有文聘等人打下的基礎,漢中還真不難破。

    龐統輕聲道:「不過董大哥你把玉璽交出去……」

    「這件事不要再說了!玉璽在皇上的手中,作用遠遠比在我的手中要來得大。再說了,我拿著這玉璽,又有什麼用?呵呵……有些時候,退一步的話,也不錯。」

    退一步,也不錯?

    龐統不愧是鳳雛先生,雖然如今才二十一,和演義中歷史上的鳳雛先生相比,還有些稚嫩。可是這腦筋轉的,卻比誰都要快。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來。

    不錯,董大哥拿著玉璽還真沒有用處!

    如今漢室的顏面雖然沒有了,可是還有那麼一絲絲的氣運存在。董大哥拿在手中,難不成去當皇帝?現在當皇帝顯然還不是時候,至少目前的時機並不成熟。

    而劉辨掌握玉璽,對於關東的打擊……

    董大哥這一步退的很不錯!其實這並不是一個很難看出的問題,只是要看你,能不能退這一步。

    龐統不知道,在三國原本的歷史上,可不止一個人退不得這一步。

    孫堅,袁術……

    只不過由於董俷的出現,他們並沒有走原有的路,早早的就死在了滎陽城下。

    遠處,淳于導急匆匆的趕來。

    「主公,有消息了!」

    「什麼消息?」

    「劉表在會盟之前撤走了,當天曹操的會盟本來並不順利,可因為無難軍的緣故,嚇得他們還是結盟成功……嘿嘿,不過他們前腳結盟,後腳就傳來了灞橋異象。」

    龐統得意的說:「還是我出的那個注意好,那些硝石還真的起作用了!」

    淳于導連連點頭,「不錯,如今整個關中都流傳說主公就是重振漢室的伊尹在世。」

    董俷聞聽這話,不由得微微一怔。

    扭頭向龐統看了過去,細目眯成了一條線。

    「阿丑,你搞的鬼?」

    「嘿嘿嘿,我就知道,是瞞不住董大哥的!」

    「你搞這種讖語做什麼?」

    董俷很無奈的搖搖頭,而後很好奇的問:「不過,為什麼是伊尹,而不是姜子牙?」

    「姜尚有甚好?最後也只落得個分封諸侯的下場,我不喜歡。伊尹才是真正的大賢,太甲做的不好時,伊尹就把他廢了。我覺得,伊尹比姜尚相比更有魄力。」

    這太甲的故事,已經是一千七百年的故事了。

    按照史書上記載,太甲是商朝開國皇帝商湯的長孫,太丁的兒子。姓子,名曰至,是商朝的第四個國王。

    太甲在位初年,有輔佐商湯的賢相伊尹主持朝政,商朝很強盛。可是在太甲三年時,這個太甲開始按照自己的性子辦事,以殘暴的手段對付百姓。於是,伊尹就把他放逐到了桐宮,廢了他的王位。

    龐統說這件事的時候,還少說了一件事。

    那就是太甲後來變好了,伊尹就把王位還給了太甲。

    他可不是忘記了,而是用另一種方式來告訴董俷:董大哥,其實你還可以這麼做,不過別再把王位還給人家就行。

    董俷好像沒聽明白,只是拿起卓玉,在龐統的腦袋上敲了一下。當然,只是用刀鞘,否則以卓玉的鋒利程度,怕是一下子就能把龐統的小腦瓜子劈成兩半。

    可是在龐統的眼中,這種親切的舉動卻是董俷在警告他。

    小子,少說話,多做事……有些事看明白了就行,話若是說的太多,會出人命。

    當下,龐統閉上了嘴巴。

    「曹操他們現在怎麼樣?」董俷問道。

    「亂了,據說是全都亂了……」

    董俷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

    不無留戀的看了一眼山中的風景,淡定笑道:「偷得浮生半日閑,如今風景看完了,我們也該做正事了……淳于導,你立刻下山命史渙放出斥候,監視雒陽的動靜!」

    「喏!」

    「諸位,我們看過了雪景,也該下山了。聽說這王屋山春季的景色更迷人,希望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再登王屋山,欣賞一下這仙山之中的春色。走,幹活去!」

    ——————————

    天冷了,容易感冒,請書友們多多注意保暖。

    我已經中招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
    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