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17章 建安二年的雪(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17章 建安二年的雪(完)字體大小: A+
     

    黃月英的事情,看上去似乎是有了結果!

    不管在外人看來,董俷是敬重黃月英的才學也好,或者是基於黃月英對他的那份心意也罷,兩個人最終走到了一起,雖然並沒有名分,但終歸是早晚的事情。

    可是董俷卻知道,事情還沒有結束……

    他惹上了一個大麻煩,一個也許會讓他結局很凄涼的大麻煩。那就是在接納了黃月英的同時,也不可避免的,把那個後世傳為妖人一般的孔明先生,推到了對立面。

    換一個人,董俷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命令賈詡,不計任何代價的殺死諸葛亮。

    可問題在於,這個人是諸葛亮,是諸葛瑾的兄弟。董俷不得不認真的考慮後果。

    諸葛瑾如今已經回到了長安,被委派為扶風太守,配關內侯。

    董俷也不清楚,諸葛瑾和諸葛亮之間的兄弟感情究竟有多麼的深厚?不過諸葛瑾很少在董俷面前提起諸葛亮,至少從來沒有主動的和董俷提起過諸葛亮的名字。更多時候,諸葛瑾會談論他的三弟諸葛均,似乎和諸葛均的關係更加親密。

    但董俷絕不會因為這樣,就認為諸葛瑾和諸葛亮的關係很差。

    如果兄弟二人真的像表面上看去那樣冷漠的話,當年歸降諸葛家的諸葛倉,也就是那位演義中給關公扛刀的周倉,應該是跟隨諸葛瑾,一起投靠到董俷的麾下。

    可周倉沒有來!

    也就是說,周倉被留在了南陽。

    據龐統所回憶,諸葛亮的身邊有時候會跟著一個黑壯的漢子,應該就是諸葛倉。

    所以說,許多真相,絕非用眼睛就能夠看到。

    董俷也知道,對於世族而言,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分散撒網,重點捕撈。他們絕對不會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就比如潁川的荀家,不也有荀諶效力於袁紹?

    家國天下!

    這是世族們的一個基本觀念。

    先有家,而後有國,最後才會是天下。想必世家出身的諸葛瑾,也是這個想法。

    不知不覺中,董俷也在改變。

    當年於諸葛瑾那般毫無保留的信任,到現在開始出現一絲絲的防範……相比之下,董俷更願意去相信徐庶石韜這種毫無背景的寒門士子。因為他非常清楚,離開了自己,徐庶石韜他們,就是無根的飄萍。所以,他們也只有跟隨自己的腳步。

    也許,這樣的改變,也是一種於時代的融入吧。

    在躊躇了許久后,董俷終於還是放棄了絕殺諸葛亮的念頭。

    手裡的事情還有很多,雖然有時候想起諸葛亮時,還是會感到一絲恐懼,可比起當年而言,這種恐懼和敬畏已經變得很淡薄了。想想看,連郭嘉不也死了嗎?

    ******

    入冬以後,董俷變得格外繁忙。

    由於去年的雪災,使得今年也必須有所防範。再原有的基礎上,董俷又從甄家手中購入了三百萬石的糧食,以防止今冬再有災患出現,到時候也能有所準備。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繁瑣的事情……

    黃月英如今心想事成,也不再煩惱,就呆在家中不斷的完善著她的雕版印刷機。

    而龐統則被董俷任命為大都督府長史,負責處理各種事務,慢慢的融入董俷的核心階層之中。黃敘也擔當了董俷的別駕司馬,開始獨立去面對一些日常雜物……年青的一代人,正在不斷的成長,董俷也漸漸的把手中的權利分散到了個人。

    十月末,長安下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

    雪非常大,看上去頗有去年那場雪患的架勢。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的飄落。

    在一夜之間,將八百里秦川覆蓋在銀裝素裹之中。

    從下雪的那一刻開始,整個長安都處於戒備中。眼見著雪越來越大,城門軍率先行動起來,沿街巡邏,視察房屋的狀況。特別是在長安西城,巡查的次數非常頻繁。無他,這西城一向是長安的貧民窟,房舍大都不甚安全,去年死了不少人。

    雖然在開春后,長安西城的房屋大都經過重新的修繕。

    但畢竟是有前車之鑒,董俷可不敢掉以輕心。甚至,在雪最大的時候,他帶著兩個小兒子,率領巨魔士出動,親自至西城巡查,以防止意外事件的再次發生。

    對於此,長安百姓感激涕零!

    雪從晌午一直下到了午後,漸漸的變小。到了傍晚的時候,大雪終於止息。

    董俷如釋重負般的長出了一口氣,帶著隨從迴轉府中。可是剛拐過了飲馬河邊,卻見羊衜迎面急匆匆的走來。

    「羊大人,您這是……」

    羊衜連忙上前行禮,然後輕聲道:「大都督,衜此次……是專門來找大都督的。」

    「找我?我什麼事嘛?」

    說實話,董俷對羊衜的父親印象不好。當然羊續對董俷,同樣少有好臉色。畢竟是屬於兩個戰線的人,彼此間的分歧很大。但拋開這些的話,董俷和羊續也沒有太大的矛盾。甚至於還有一些敬佩,而羊續於蔡琰,也素來是非常的親切。

    至於羊衜,董俷對他的印象很不錯。

    聽羊衜是專程來找他,董俷不禁有些奇怪。

    羊衜似乎有些赦然,輕聲道:「其實,其實是父親想要找大都督,命衜前來相請。」

    自入冬以來,羊續就病倒了!

    說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反正病情很嚴重,很久沒有上朝。

    這件事,董俷倒也清楚。只是他想不出來羊續這次主動來找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過,不管怎麼說,那是前輩。

    雖然二者的分歧很大,可是羊續對蔡琰,對董俷的孩子,還是非常照顧。就沖著這一點,董俷也無法拒絕。更何況,羊續是和蔡邕同一輩的人,也需要給予尊敬。

    「哦,既然太傅邀請,俷怎敢推辭?正好,我這邊的事情也了結了,就隨羊大人一同前往探望老太傅吧。」

    說著,董俷和羊衜並肩而行。

    淳于導烏延兩人跟在董俷的身後,董朔和董宥也都下了馬,隨著董俷往太傅府行去。

    這一路上,也沒甚言語。

    羊衜看上去有心事,而董俷卻在猜測,羊續找他究竟是什麼事情?

    「羊大人,老太傅身體好些了嗎?」

    羊衜的面色不是很好,輕輕搖頭,「不是很好……其實,父親的病不在身體,而是在這兒!」

    指了指胸口,董俷也就明白了羊衜的意思。

    不再詢問,一行人沿著寬敞的大街,很快就來到了羊家的門外。

    淳于導和烏延,帶著巨魔士在府門外等候。而董俷則帶著董朔和董宥兩人,隨羊衜一同走進了太傅府內。大門沒有關,一直到董俷的身影消失在角門后,那大門始終是敞開著。似乎是在向董俷表明情況:我請你來我家,並沒有什麼惡意。

    而董俷也沒有在意這件事。

    在長安城,大小官員的一舉一動,都在賈詡的掌控之中,絕不會出什麼岔子。

    走進了後院,羊衜帶著董俷徑自來到了卧房門口。

    羊續的老妻走出來,朝著董俷道了個福,輕聲說:「老爺吩咐過,大都督來了,請自管進去。我兒,你且在門口等著,你爹爹有話,要對大都督單獨談一談。」

    「大都督,請!」

    董俷也不懷疑,笑著點點頭。

    「你們兩個在院子里玩耍,不許大聲喧嘩,聽明白了嗎?」

    「明白!」

    董朔和董宥沒有進去,不過老夫人卻讓人在檐下抬過來了一個火盆,讓兩人坐在門口。

    房間里,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藥味兒。

    一名太醫正在旁邊護理,羊續躺在床上,面色蠟黃,看上去沒有半點精神。

    「大都督來了,請恕老朽身體有恙,未能……咳咳咳……」

    一陣劇烈的咳嗽,讓羊續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董俷連忙過去,扶著羊續躺下。

    「老太傅,快快躺下,有什麼話這樣說就好!」

    說著,他抬頭向那太醫看去。太醫是馬真的手下,也認得董俷。他明白董俷的意思,輕輕的搖了搖頭,那意思是說:大都督,老太傅的病,只怕是沒甚希望了!

    竟然這麼嚴重?

    董俷知道羊續的病很重,但沒有想到,羊續的病會如此嚴重。

    這看羊續的眼神,也變得柔和了許多。和一個病危的人,似乎沒有必要再計較。

    慢著……

    董俷心裡突然一咯噔!

    病危?演義里,那司馬懿好像也玩兒過這一手?羊續會不會是……他看了看太醫,心中不免感到困惑。靜靜的看著羊續,想弄清楚這老先生的喉嚨里,究竟是賣的什麼葯?

    羊續擺手,示意太醫出去。

    抓著董俷的胳膊,老先生也不說話,只是凝視著董俷的眼睛。

    突然一笑,「大都督可是怕老朽有什麼陰謀詭計嗎?」

    有道是,人老姦猾!

    那幾十年的經驗,可不是董俷能夠比擬。即便是董俷竭力的隱藏,也瞞不過羊續的眼睛。

    董俷沉默了一下,「老太傅,有什麼話,請直說就是!」

    「呵呵,這人啊,一直在變……當年你我敵對時,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你我會在一起共事。說實話,在長安時雖然答應了西漢王,可是老朽一直是冷眼旁觀……一晃,已經快十年了,當年的事情,至今想來,依舊是歷歷在目啊!」

    羊續一陣感慨,讓董俷也忍不住好一番的唏噓。

    這老頭,究竟是什麼意思?

    「今日老朽請大都督前來,是有事相托!」

    「老太傅但說無妨!」

    「老朽也不知道,該不該說這些話。其實老朽也看明白了,大都督早已安排了后著……」

    董俷覺得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當下也不言語,安靜的看著羊續,等他把話說下去。

    「於我而言,說這些話,其實是違背了我的原則。但我也知道,未來的天下,怕是大都督的天下……西漢王雖說經歷過許多的磨練,終究是太過於年輕了些……大都督,老朽臨行之前,只想懇求大都督一件事。若有一日……我是說,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還請大都督看在當年共患難的情分上,給漢室留一血脈。」

    董俷一蹙眉,看著老頭的目光,有點不一樣了!

    這算是什麼?託孤嗎?

    不過好像沒這麼託孤的吧……我和辨……他難道是說,我和辨終有一日,會反目成仇?

    「老太傅,此話從何說起?俷有時候雖然莽撞,但卻從沒有……」

    羊續伸手打斷了董俷的話:「大都督,有些事情,誰也說不清楚。話說的太早,未必是一件好事。西漢王在長大,大都督你,也在不斷的發生變化,何必要為未來的事情,而妄自下結論呢?老朽只是說個可能,還望大都督您……能答應。」

    這話,說的很有趣。

    董俷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輕輕的搓著面頰。

    「老太傅,俷雖然不知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但俷保證,絕不會傷害西漢王!」

    彷彿是卸下了心頭的包袱一樣,羊續的眼中,流露出喜悅之色。

    「我信大都督的話!」

    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董俷扶起羊續,在他的後背上摩挲順氣。

    片刻后,羊續緩了過來,輕聲道:「這第二件事,老朽想請大都督外放小兒去西域。」

    「啊?」

    「小兒的心思,我怎會不知?若非有我這個老子,怕大都督一定會重用他,對嗎?」

    董俷猶豫了一下,用力的點了點頭。

    沒錯,如果不是羊續的關係,董俷肯定會重用羊衜。

    因為羊衜的才能擺在那裡,當初在朔方時,徐晃和龐淯對羊衜的能力,非常賞識。

    羊續笑了,枯瘦的面頰,顯出柔和的色彩。

    「多謝大都督能直言相告……呵呵,其實,我也不是讓小兒去做什麼大官。那西域雖是大都督打下來的天下,可老朽也曾參與其中,只是從沒有真正的出過力……我希望小兒能在那裡,從一個小吏做起,造福西域,也算是了卻我一壯心事。」

    董俷聞聽這話,卻不由得猶豫起來。

    西域,是董俷的根基所在。羊續這番話,難道是想要讓羊氏一族,向董家臣服?

    要知道,那西域有李儒、徐榮華雄在,想要在那裡搞風搞雨,可不太容易。

    沉吟了片刻后,董俷點頭道:「老太傅既然有此要求,俷又怎麼拒絕老太傅美意?」

    羊續臉上的笑容,似乎更燦爛了。

    「如此,老朽的心事,總算是解決了!」

    「老太傅……」

    羊續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那笑容的背後,似乎隱藏著一種苦澀和無奈。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做出這樣的決定?董俷不明白……可董俷猜測,他的病,怕是和他的決定,有著密切的關係。老人家的心思啊,有時候真的是讓人看不明白。

    又坐了一會兒,董俷起身告辭。

    羊續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朝他點了點頭。

    羊衜把董俷父子送出了羊府的大門,然後深施一禮,轉身走進了府內。

    這對父子啊,還真是有趣呢!董俷上馬,看著緩緩關閉的羊府大門,微微曬然。

    一陣風掠過,那懸挂在府門前的氣死風燈忽閃了一下,熄滅了!

    ******

    帶著兩個兒子,在巨魔士的簇擁下,董俷一行人回到了大都督府。

    遠遠的,就看到府門外的栓馬樁上系著一匹黑色的西極馬,在雪地中格外神駿。

    董俷下馬,有家人迎上前來。

    「這馬是誰的?」

    「啟稟老爺,傍晚的時候,西域來人了……好像有什麼急事,正在大廳中等候!」

    西域來人?

    董俷覺得好生奇怪,這時候西域派人過來,有什麼事情嘛?

    要說最近西域是風平浪靜。隨著康居被滅,安息被佔領之後,西域再無大事發生。

    賈穆表面上是被流放西域。

    但實際上,卻是作為新設的西陵郡太守,前往康居赴任。

    當然,這西陵郡的設立,並沒有太多人知道。在派遣賈穆的同時,董俷接受了陳宮的建議,密令甘賁和張任兩人,率已經訓練出來的無難山地軍,開赴武都。

    除此之外,似乎沒什麼事情了吧……

    董俷大步走進了府門,很快就來到了議事大廳。

    廳內端坐一個青年,一身的風塵,看上去非常的疲憊。董俷認得此人,是徐榮的兒子,徐柘(zhe),字方正,已二十四歲,於兩年前從縣學之中畢業,現在李儒的手下擔當別駕,是個頗有能力的傢伙……至少李儒在信中是這麼說的。

    「方正,你怎麼來了?西域出了什麼事?」

    徐柘見到董俷,忙上前行禮,但是卻被董俷阻攔住,「都是自家人,莫要多禮。」

    「大都督,小將封林鄉亭侯之命,前來送信!」

    「講!」

    「林鄉亭侯請大都督速回漢安城……老夫人,老夫人病危了!」

    董俷一開始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說:「誰?你說誰病危了?」

    「是老夫人,老夫人病危了!」

    張大了嘴巴,董俷呆在了原地。整個人好像都變得木了一樣,傻傻的看著徐柘。

    「大都督,大都督……」

    「我奶奶,我奶奶怎麼會病危了?年中的時候不是還來信說,她老人家身體安康?」

    董俷的腦袋裡全亂了套。

    他手足無措,嘶聲的叫喊著。若非是蔡琰等人聞訊趕來,那徐柘險些被他掐死。

    「老夫人年中的時候,身體還好得很。可是入秋之後,身體就變得……一個月前,西域大雪。老夫人一下子病倒了。雖有神醫救治,可是……老夫人想見大都督!」

    「來人,來人……」

    董俷好像是失了魂似地大聲叫喊,「立刻備馬,立刻給我備馬,我要去西域,我要立刻回西域看奶奶!」

    ——————

    馬上動身,今天就只有一更了!

    由於不帶電腦出發,所以明天不再更新,請假一天,還請原諒。(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