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15章 建安二年的雪(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415章 建安二年的雪(二)字體大小: A+
     

    「我不要回去!」

    黃月英的回答非常堅決,「我才不想要去嫁給那個諸葛家的人,我要留在長安。」

    有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過在這個時期,這種世俗的禮法,還不算非常強大。只是黃承彥卻有的無法接受,畢竟在他看來,諸葛亮不論身家還是相貌,在諸多人選中是相當不錯。再說了,黃月英的相貌……人家要你,就算不錯了。

    但越是這樣,黃月英反抗的就越是利害。

    論道理的時候,黃月英說的頭頭是道,旁邊還有一個小屁孩兒煽風點火,每每把黃承彥說的是啞口無言。

    那個小屁孩兒就是董冀。

    由於黃承彥在之前無端指責了他的老子,所以董冀對黃承彥怎麼看都是不順眼。

    反正,能讓老爺子吃癟的事情,董冀一定會不落人後。

    再加上黃月英的性子又剛硬,認準了的事情,那可不是一兩句話就讓她改變主意。任憑老爺子怎麼說,黃月英就是不想回去……氣得老頭子每天都暴跳如雷。

    反倒是董俷一大家子,在旁邊看熱鬧看的很開心。

    唇槍舌劍的,爭論的那個叫激烈。蔡琰等人,甚至後來聞訊趕來在一旁觀戰的麋貞和鄒氏,都看出這裡面的問題所在。那小丫頭,怕是真的喜歡上了董俷。

    其實,蔡琰從去年董俷在塞外出事的時候,就看出了端倪。

    當時董俷音訊全無,全家人都很慌亂。不過由於對董俷充滿了信心,所以還能把持的住。畢竟不管是蔡琰,還是董綠或者任紅昌,都陪著董俷經歷過無數風雨。

    大風大浪都闖過去了!

    她們堅信,董俷絕對不會出事。

    可黃月英卻沒有她們的那一份經歷,每天好像失了魂似的,動輒就來打聽消息。

    董俷整整兩個月沒有音訊,那黃月英也因此而消瘦了許多,到後來董俷傳來消息的時候,黃月英心神一松,就一下子病倒在榻上。若非濟慈在,還真的是大麻煩。

    蔡琰對黃月英的印象挺好!

    一來這黃碩雖長的有點怪異,可不管怎麼說,也是大家出身。父親也是沔南的名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不說,興趣廣泛,家裡沒有人的時候,能和蔡琰聊天。

    就這一點而言,不管是董綠還是任紅昌,就差了一些。

    至於濟慈,那是個醫學狂人。華佗送給她了一部苦心撰寫的醫書,還有張機留下來的那部傷寒論,已經占居了濟慈的全部時間。更何況,濟慈如今也有了孩子,和蔡琰說話的時候就越發的稀少。除非是出了什麼大事,濟慈都不會露頭。

    而且,黃月英很有眼色。

    並且和幾個孩子的關係非常好。董冀天生喜歡安靜,讀書練字,不需要怎麼操心。可是董朔和董宥這兩頭小老虎,卻是另一個性格,活潑好動,根本坐不住。

    再加上這兩個小子天生的神力,又隨著華佗修鍊五禽引導術,力氣更是嚇人。

    董朔今年八歲,董宥比董朔小半年,但若是論力氣,十四五歲的孩子也比不上他們。請來了幾個先生,不是被他們給打走,就是被他們氣走。送到學堂里,更是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斷斷二十天,整個學堂里的孩子給他們打了個遍。

    雖說看著董俷的面子,那些孩子的家人不會太計較。

    可長此以往下去,非變成兩個混混不可。還是黃月英自告奮勇,願意做他們的老師。

    論學問,黃月英當他們的老師沒一點問題。

    但是蔡琰可真的擔心,這兩個小霸王的脾氣暴烈的很,黃月英能受得了他們?

    沒想到的是,董朔董宥到了黃月英那裡,還真的變老實了!

    不但學問上去了,而且還知道體貼母親,讓蔡琰和任紅昌都感到是非常的吃驚。

    問其原因,黃月英不說,董朔董宥似乎也不想提起。

    可不管怎麼樣,這兩個小霸王算是給降伏了,讓蔡琰對黃月英的好感,又加深了幾分。

    「阿丑,我看月英真的不錯。她既然不願意回去,要不你出面和黃先生說一下?」

    晚上休息的時候,蔡琰摟著董俷的脖子,輕聲的商量。

    「說什麼?我算哪門子人物?你沒看出來,那老爺子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的,頭一天見面先給我來了一個下馬威,我說有什麼用處?再說了,那是人家的家裡事,我跑過去湊什麼熱鬧?姐姐,你可別摻和,我也不想斷了和龐先生的那點香火情。」

    蔡琰沒有吱聲,好像小貓一樣的蜷縮在董俷的懷中。

    「阿丑,奉孝的事情……」

    「真的和我無關,我真不知道這件事啊!」

    提起了郭嘉,董俷心裏面總歸是有些不太舒服。歷史上郭嘉是怎麼死的,董俷不清楚。可是他知道,郭嘉在演義里是病死的。如今被自己的人刺殺,又該算作什麼?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沾襟……這是那一首詩中的名句?想不起來了。

    郭嘉一生中最為輝煌的,恐怕就是在官渡之戰的時候。

    如今也不知道官渡之戰還會不會發生,而郭嘉最為輝煌的一面,還未來得及對人展露。

    這樣的死,算不算是一種罪過呢?

    董俷說不清楚,也很難說清楚。不過久居上位,他也不再是當年懵懂的少年。

    有些事情該怎麼做,不再是靠著個人的主觀想法。

    雖然心裏面有一種罪惡感,但是董俷也清楚,能除掉郭嘉,的確是一件大好事。如果能除掉曹操的話,他甚至願意用這樣的方法幹掉曹操……可惜,不可能。

    英雄,有時候真的不好做。

    就比如這一次他為了尋找呂擷,可是沒想到,卻遭到了呂布的攻擊。

    這種事情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想必都會給他帶了很大的震動,思想也會產生改變。

    蔡琰睡著了!

    可是董俷卻睡不著……

    小心翼翼的起身,披衣走出了卧室。

    門外,負責警戒的技擊士忙上前行禮,但是被董俷制止,手指在唇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而後擺了擺手,讓他們散開。沿著林蔭小路,董俷漫無目的的走著。

    刺殺刺殺,現在倒好,為了防止別人的報復,自己也要小心謹慎。

    不僅是大都督府增強了守衛的力量,甚至所有人的身邊,如今都安排有技擊士保護。

    文和先生,這一次好像玩兒有點大了!

    董俷滿懷心事,不知不覺的走進了後進的花園中。

    池塘月色甚美,蟬蟲鳴叫著,給這靜謐的夜色,憑舔了無數神秘的氣息……

    本來想進涼亭坐一下,可沒想到,涼亭中已經有了人。

    從背影看,卻是龐統和黃月英。董俷不由得啞然失笑,心道:還說黃姑娘喜歡我,這明明是喜歡龐統嘛……連月下相會的戲碼都上演了,聽聽他們在說什麼?

    也是一時間的童趣發作,董俷弓著身子,悄然的接近。

    為什麼要弓著身子?當然了,他過丈的身高,放在後世那就是兩米二三的樣子,不弓著身子,就特別的醒目。其實就算是弓著身子,還是要很辛苦,否則就會暴露蹤跡。

    「醜丫頭,你真的決定這麼做了?」

    是龐統的聲音。

    黃月英幽幽的嘆了口氣,「不然怎麼辦?來長安已經有一年的時間了,董家哥哥好像一直在躲著我。我也知道,我是痴心妄想……我的這個樣子,誰又會喜歡?」

    「丫頭,你可別這麼說,董大哥不是那種以貌取人的人。」

    「我也知道……可你也看到了,爹爹每天在我耳邊嘮叨……今天還說,如果我不和他回去的話,就要如何如何。我也知道,董家哥哥很為難,我來,並不是想要給他添麻煩的……其實,能在這裡生活一年,我這個醜丫頭,已經很開心了。」

    聽上去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董俷這心裡一咯噔:怎麼把我也扯進去了?莫不是,姐姐說的事情,是真的?

    想要繼續聽下去,可是龐統卻轉換了話題。

    「丫頭,你這要是走了,你鼓搗的那個東西,豈不是要半途而廢了嗎?要不,就用那個東西當借口,我相信伯父也不會不體諒,說不定還會答應留下來呢。」

    「算了吧,那東西拖得了一時,卻拖不得一世。再說了,董家哥哥又不喜歡我,我留在這裡,每天看著他和三位姐姐在一起,豈不是更難過?阿丑,你莫再勸我了。」

    龐統站了起來,撓著頭不知道該怎麼說。

    片刻后,他輕聲道:「月英,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幫你……其實你和董大哥都很好,只是董大哥這一年裡,遇到了太多的事情,所以才會……要不然,我幫你去探探口風?先看看董大哥的意思,如果有希望,我再幫你想辦法。」

    說到這裡,龐統又長嘆了一聲。

    「唉,說來說起,其實我自己還有一腦門子的官司沒有解決,還大言不慚的要幫你。」

    「怎麼,你……還沒有和她說?」

    龐統看上去很頹廢,靠著涼亭的柱子,凝視著池塘里穿梭於荷葉下面的魚兒。

    「我怎麼說?她那麼漂亮,我……而且,我現在什麼都不是,有甚資格和她說?」

    她?

    龐統似乎陷入了情網,只是不曉得他口中的那個『她』,究竟是什麼人呢?

    能讓這小子如此痴迷而頹廢,想必也是個不錯的人家。董俷自家的問題還沒有來得及解決,這八卦的熱血卻沸騰了起來。不過想來想去,最終沒有想出答案。

    這麼一愣神的功夫,龐統和黃月英說了什麼,可就沒能聽清楚。

    片刻之後,龐統伸了一個懶腰。

    「醜丫頭,天已經不早了,你也早點去休息吧……恩,那件事情,我明天會幫你打聽一下。要我說,既然你當初做出了決定,就別再改變主意。否則,回去之後更不會被那小鼻涕蟲看得起……實在不行,就想辦法先離開長安一段時間。」

    黃月英點點頭……

    月光照在她白皙的面頰,流轉著玉一般的光華。

    緊蹙的眉頭,似訴說著許多的哀愁。她輕聲道:「阿丑,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再待會兒。」

    「好吧,那我先走了……不過啊,你也別太發愁了,總有解決的辦法。」

    龐統又勸慰了一會兒,起身走了。

    黃月英卻坐在涼亭中,從一旁摘下了一朵花,似乎失神的走到了池塘邊,看著那一泓池水。

    捻起一枚花瓣,飄飄洒洒落入了池水中。

    「喜歡……不喜歡……喜歡……不喜歡……」

    纖纖玉指,在那嬌艷的花瓣襯托下,卻顯出了一種難以言述,寂寥的蒼白顏色。

    高挑瘦削的背影,在月光的照映下,更流露著無盡的落寞。

    董俷痴痴的看著那丫頭的背影,竟有一絲絲的心痛……

    一隻地鼠從董俷的腳邊飛奔而過,卻把失神的董俷嚇了一跳,呼的閃了一下。

    花叢唰唰搖曳,發出了聲響。

    黃月英驀地回過神來,驚恐的看著董俷的藏身之所,從單薄的袖中滑出一把小巧玲瓏的短弩。

    「誰,出來!」

    董俷可知道,黃月英的手非常巧,而且對於機造之術的造詣非常深厚。

    比不得馬鈞的創造性,也沒有蒲元的手藝。可每每會有奇思妙想,任何東西到了她的手中,都會該偷換米。就比如她手中現在的這把短弩,從將做營出來的時候,威力也算不得太大。最多只能覆蓋十五步的射程,早已經被將做營淘汰。

    可同樣的短弩,在黃月英的改造之下,能覆蓋四十步的距離。

    雖然是一張單發弩,可是經過改造之後,簡化了裝弩的程序,發射的速度很快。

    董俷可不希望成為這短弩的目標。

    呼的起身,連聲道:「月英,是我……莫動手!」

    黃月英先是被猛然從花叢中竄出來的彪形大漢嚇了一跳,但聽到那熟悉的聲音,緊張一下子消失了。

    奇怪的問道:「董大哥,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在這兒?」

    「啊,這個嘛……月英,你先把弩箭收起來!」

    黃月英這才注意到,那弩箭還對著董俷。臉不由得一紅,擼起袖子,卻見白皙的手臂上,纏著一個奇怪的東西。弩機扣在上面,只聽喀吧一聲輕響,就固定住了。

    這是什麼來頭?

    董俷不禁有些好奇,走上前去問道:「這個,是怎麼裝起來的?」

    「嘻嘻,沒什麼,只是利用你製造司南的磁鐵,吸附上去就好了。我做了一些改動,所以很方便取下來。董大哥,這麼晚你還不去睡覺,在這裡嚇人……萬一我剛才一緊張,把弩箭發出去射傷了你,豈不是罪過?」

    那粉靨盈盈笑意,卻掩蓋不住內心中的哀愁。

    董俷嘆了口氣,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不是傻子,從剛才黃月英與龐統的對話中,也聽明白了事情的緣由。說實話,在董俷看來,黃月英長的並不難看。

    只是他已經有了三個老婆,個個國色天香,還真的沒有往這方面想。

    一是對那位妖人般孔明先生的顧忌,另一方面他總覺得,龐統和黃碩在一起也不錯。

    可沒想到……

    直勾勾的看著黃月英,把黃月英卻是看得面紅耳赤,心跳加快。

    螓首低垂,黃月英的心砰砰直跳,身子止不住的有些顫抖,也不知該如何開口。

    「董大哥……」

    「月英,如果真的不想回家,那麼……就留下來吧!」

    「啊!」

    黃月英身子一顫,抬起頭看著董俷,久久的說不出話。

    ——————

    唔,還有一更。

    俺家兄弟寫了一部《這狗日的修真》,其實也是個老作者了,成績很不理想。

    兄弟們有功夫的話,去踩踩啊。

    書號是:1079777(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
    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