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14章 建安二年的雪(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14章 建安二年的雪(一)字體大小: A+
     

    唔,前面犯了一個錯誤。

    小文姬在生下來以前,就已經被定下隨蔡邕的姓。後來寫的頭昏腦脹,把這茬子事情給忘記了,從這一章開始,糾正過來。董節應該為蔡節……對於之前所犯下的錯誤,俺認罪,俺低頭,俺要有一個好態度。

    ————————————————————————

    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跟隨郭嘉的盤蛇衛才發現了郭嘉的死!

    這裡是許昌,按道理說守衛森嚴。而盤蛇又是刺殺的行家,警惕性也非常的高。

    可問題就出在,郭嘉是紅袖館的常客,而且是魚娘的入幕之賓。

    而且還不是一兩天的事情,盤蛇衛就算是警惕性很高,依舊是無法防止這突如其來的刺殺。若非天光大亮,郭嘉還沒有從裡面出來,盤蛇衛恐怕也無法覺察。

    其實,曹操身邊的人,幾乎都有盤蛇衛。

    如荀彧郭嘉魯肅這些人,平日里接觸的人也都有過調查。魚娘是荊襄人士,能說一口道地的荊襄話。並且在過去的三年中,她的行為都能夠查出來,沒什麼破綻。

    只是誰也沒想到……

    曹操聽聞郭嘉的死訊之後,當時就昏了過去。

    乃至於在看到郭嘉的屍體時,仍無法相信這是一個事實。而在整個曹營之中,郭嘉的人緣可說是非常好,不管是文臣還是武將,都能說上話,攀上一些交情。

    荀彧、魯肅、陳群等幾個與郭嘉有過命交情的人,更是悲慟莫名。

    「奉孝,奉孝怎麼就這麼死了?奉孝啊,奉孝,你答應過我,要助我興復漢室,為何這麼早就離去……失奉孝,如斷我一臂,此後誰能在關鍵時,提醒與我?」

    曹操伏屍痛哭,讓所有人都不禁掉下了眼淚。

    荀彧問:「兇手可曾抓到?」

    荀攸的面色非常難看,輕聲道:「兇手就是紅袖館的魚娘,發現時已經自盡身亡。」

    「魚娘?」

    作為郭嘉的好友,自然清楚他的風流韻事。

    不過任誰也沒有想到,刺殺郭嘉的人,竟然會是那個被郭嘉稱之為知己的魚娘。

    「公達,為什麼沒有早些發現這魚娘的身份?」

    曹操怒斥道:「若你的盤蛇,能早一步發現一些端倪,奉孝豈不是……還有,你的盤蛇衛是做擺設的嗎?為什麼就沒能阻止住那女人刺殺奉孝,為什麼,為什麼?」

    郭嘉的死,的確是刺激到了曹操。

    一方面是悲慟郭嘉英年早逝,另一方面也暗自心驚,這些刺客真的是神出鬼沒。年前我就已經清掃了一次,可沒想到,居然還有漏網之魚。看樣子,這些人至少已經在我身邊蟄伏了多年。若是同樣的刺殺是針對我,我是否能夠躲得過去?

    越想越覺得害怕,曹操看這屋中人的眼神,都有些不正常了!

    要知道,曹操本來就是一個有很重疑心的人。現在,他這疑心因郭嘉的死,也變得越發厲害。雖然明知道,能進入這房間的人都是自己人,可這內心深處……

    荀攸又能說什麼呢?

    事實上他也盤查過魚娘的來歷,卻一無所獲。

    後來郭嘉知道了,一力為魚娘擔保。荀攸就算是想查,也因此變得非常困難。

    但沒想到,郭嘉還是死在了這女人的手中。

    ******

    隨著郭嘉的死亡,彷彿是被傳染了一樣,關東到處都刮起來刺殺的風潮。

    先是夏侯淵在雒陽巡視屯田難民時,突然被人襲擊。好在夏侯淵是個武將,而且身邊也有盤蛇衛的保護,雖然躲過了一劫,可是也受了重傷;青州別駕滿寵在睡覺的時候,發現床褥上居然盤著一條毒蛇,險險送掉了性命;而盤蛇的首腦人物荀攸,更是在三天內連續遭受了四五次的襲擊,嚇得躲在府邸中不敢出門。

    不僅僅是在曹操的治下,袁紹、公孫度、劉表、劉璋等諸侯的治下,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刺殺。

    其中有袁紹的寵妾劉氏,中毒致死;幼子袁買也被人所殺。

    至於他的部曲,有荀氏八龍之一,先登營祭酒荀諶在巡視營地時,被暗箭射中,當場斃命;部將張南在回家的途中,遭十餘名刺客圍攻,身首異處。雖然韓莒子及時趕到,把刺客圍困起來。可是十餘名刺客在血戰之後,竟無一人偷生。

    公孫度別駕閻柔,在吃飯的時候,若非愛犬發現食物中有毒,險些就喪了性命。

    此外,劉備部將嚴興,關羽義子關平的親生父親關定;劉表部下張允;孫策的表兄孫晈,都意外的亡故。刺殺的手段五花八門,層出不窮,令人根本無法防備。

    死一個兩個,也就罷了!

    但這種大規模的刺殺活動,自古以來,卻是從未有過。

    關東各地人心惶惶,各諸侯的部下,更是終日不安。天曉得什麼時候,那刺殺就降臨到了他們的頭上?而且,除了少數幾次刺殺的刺客被抓,其他皆逃之夭夭。

    這充分的說明了對手已經把各家諸侯的老底兒都摸清楚了!

    而且從行動來看,刺殺的對象並不一定是定在高層,甚至囊括了各諸侯的方方面面。

    這叫做什麼?

    如果用後世的言語,這叫做恐怖活動!

    指揮者的果決和縝密,令人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即便是強橫如呂布一般的人物,在聽說了這一連串的刺殺消息之後,也下意識的增強了自身的戒備。

    夏日炎炎,但是所有人的心卻是冷的。

    這個夏天對於關東諸侯而言,可說是非常的難熬。

    雖然沒有證據,但所有人都知道,這恐怖活動的策劃者,就是在關中的董俷。

    ******

    「刺殺,我根本就不知道!」

    董俷很無辜的看著在他面前站立的黃承彥,搖著頭說:「如果不是有人告訴我,我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事情。黃先生,您這可就誤會我了,我最近一直在忙三學的事情。」

    他的確是不知道這些事情!

    但他也知道,這些事情是出自誰的策劃……

    董俷從沒有想過去刺殺郭嘉。不管郭嘉怎麼敵視他,在董俷的心裡,那始終都是他的師兄。至於其他人,就更不清楚了。有的人名字,他甚至是第一次聽說。

    比如那個孫晈,比如那個關定。

    為此,董俷還專門去找了一次賈詡。

    而賈詡給他的回答是:能用一兩個人解決的事情,何必要呈英雄?當日曹操如果不是靠著刺殺,牛輔將軍又豈能死去?講面子,逞英雄,那從來不是我的主張。

    是,的確不是賈詡的風格。

    當時賈詡還笑道:「主公,關中只能有一個英雄,那就是主公您。所以,詡決定做一個小人,一個無惡不作的小人。再說了,您可是答應過我,不干預我的事。」

    這話說的非常冠冕堂皇。

    而且賈詡那張嘴,也是能把死人說活,三五下就把董俷搞的清潔溜溜。

    不過等昏頭轉向的出了杜郵堡,董俷這才反應過來一件事:賈詡的確是小人,他做的是小人的事情,可這名聲,全都是董俷背著。有心回去再找賈詡說道一下,可又一想,那傢伙太能忽悠了……指不定回去后,又要被忽悠成什麼樣子。

    反正,當小人就當小人吧!

    那曹操在屠殺兗州士族的時候,敢大模大樣的喊出: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

    我當一回小人,又是多大的事兒?

    不過,董俷發現,他的麻煩才剛開始,因為黃碩的父親黃承彥,風塵僕僕的來到了長安。

    黃承彥一見面,沒有詢問女兒的事情,反而提起了各地的恐怖刺殺。

    「大都督乃世間英雄,怎可效仿小人之法?大丈夫決勝沙場,偷偷摸摸的刺殺,算什麼英雄?」

    董俷心道:我可從來沒想過做英雄!

    不過,他不願意得罪黃承彥,可並不代表別人不能得罪黃承彥。

    書房裡除了董俷之外,還有賴在屋子裡不肯出去的兩個小傢伙。一個是蔡節,也就是小文姬,另一個是董冀,今年正好十一歲,生的依舊單薄,看上去身體很差。

    不過別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自幼就隨著華佗學習五禽引導術內篇,後來又跟著董鐵學劍,身體可好的很。

    武藝說實話,還比不上他兩個弟弟,可是論心眼兒,一家人加起來,未必能比得過。

    見這老頭大模大樣的訓斥自家老子,董冀可不高興了!

    「老先生,您說這話可就有點不公了……爹爹當世英雄,為人重情義,可以為朋友之子而孤身涉險,更開疆擴土,我大漢疆域之廣袤,可說是自古未曾有之。

    然則,自祖父始,小人當道,無數次算計我董家老小。

    爹爹為全情義,深入塞外,卻被人拿來算計。老先生,祖父因小人而死,我父親因小人險些喪命,大母也遭受過磨難,小娘更九死一生……可那時候,為什麼沒有人站出來,為我爹爹說一句公道話?沒有出來說一句,大丈夫當決戰沙場?」

    「這個嘛……」

    黃承彥不禁無話可說。

    總不成說:你一粗鄙之人,又有何資格與天下人為敵?

    那如果敢說出來,就算是董俷不和他計較,可傳揚出去,就別想活著走出長安。

    董冀繼續說:「爹爹是蓋世英豪,他說沒有做,那就一定是沒有做。再說了,兩國交兵,本就是各出手段。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莫說殺一兩個人,就算殺他個十萬二十萬,又算得了什麼?小子才淺,倒是知道若殺一人能全萬人,此人當殺!」

    郭嘉那是什麼人?

    那是曹黑子的首席智囊。

    殺了他一個人,能全關中萬人,十萬人……至於曹黑子的人,和關中沒有關係。

    話說的同樣是冠冕堂皇,黃承彥是面紅耳赤,卻說不出話來。

    你反駁吧?這小子說的也是事實。你生氣發火吧,一十歲出頭的孩子,也恁掉面子了。

    索性哼了一聲,裝出高深莫測的模樣,一副『我不和你這乳臭未乾的小屁孩計較』的表情。而董冀也頗識進退之道,深施一禮,退到了董俷的身後,掩去身形。

    蔡節裝模作樣的在看書,卻偷偷的朝董冀伸出了大拇指。

    董冀一笑,垂手不再言語。

    「小兒年幼無知,先生勿怪!勿怪!」

    董俷連忙站起來打圓場,不過這心裏面也覺得,兒子說的不錯,有條有理,很好。

    黃承彥卻笑了,「看起來用不了多久,大都督門下,怕是又要出一了不得的人物……好吧,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和我無關。我此次來長安,只是想帶月英回家。」

    「哦,這個嘛……」

    「大都督是明白人,和諸葛家又有交情。子瑜如今就在大都督麾下效力,想必不會讓老夫為難吧。」

    董俷連連擺手,「自然不會,自然不會……說實話,月英小妹在我這裡卻是委屈了。我早先忙於徵戰,回到長安之後事務繁多,沒有好好照顧小妹,還請先生見諒……文姬,六斤,你們兩個去找一下你月英姐姐,就說黃伯父已經來了!」

    蔡節和董冀答應了一聲,跑出了書房。

    黃承彥見董俷是這樣一個態度,也不由得鬆了口氣。

    不管怎麼說,先了結一樁事情再說。至於這暴虎用什麼手段,與我有什麼干係?(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