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13章 郭嘉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13章 郭嘉之死字體大小: A+
     

    許昌的歷史,考校起來可以追溯到三皇五帝的帝堯時期。

    有大賢許由在此牧耕而得名。后夏王朝建立后,許昌更是夏王朝活動的中心區域。

    夏開國帝王啟建都於夏邑,有『大饗(xiang)諸侯於鈞台』的說法。

    所謂『饗』,有祭祀,宴請之意。而鈞台,也正是位於許昌之地,可說歷史久遠。

    自曹操引漢帝遷都許昌之後,許昌就變得日益繁華。

    兩年之間,曹操採用了當年董俷所獻的以工代賑之法,招納流民,擴建許昌。

    隨著人口的日益增多,許昌已變得格外繁華。

    雖然還比不上最興盛時的東都雒陽,可比之黃巾之亂以前的雒陽,卻不遑多讓。

    不得不說,曹操手下確實有能人。

    典農中郎將棗(zao)祗,在負責屯田之後,糧草未曾有過斷絕;而擔任將作大匠的鄭渾,不僅僅擁有精湛的冶鍊技術,更是一名治理地方的好手。同時兼任河南尹的職務,在修繕改造許昌的時候,借鑒了西域的經驗,特別是城牆的改造。

    許昌的城牆,完全是按照費沃所設計的馬面牆進行改造。

    高五丈,寬兩丈,青黑色的馬面牆遠遠看去,透露出了無與倫比的莊嚴和厚重。

    此外,城內改造,也是借鑒了當年漢安城的風格。

    全都是井字形狀,主幹道縱十二,橫十,恰符合了天干地支之數,正中央是為漢帝劉協修建起來的巍峨皇城,金碧輝煌,雕樑畫棟,顯示出一種難言的大氣。

    不過,這輝煌屬於誰?

    是漢帝,亦或者是曹操?

    恐怕很難說的清楚。早在修建許昌的時候,有人曾在地基中發現了一塊笏(hu)板。笏板上有石鼓文,寫著『漢亡於許,魏基昌於許』的讖語。當然,這笏板的來歷,也難以說清楚。曹操得知以後,立刻把所有的知情人,全都秘密處死。

    但這讖語,還是在悄然間流傳了出去……

    位於許昌穎水門內的一座酒樓中,身穿月白色單衣,輕搖摺扇的郭嘉,正和魯肅對酌。菜肴並不是很豐盛,可難得的是這種飲酒的情調,二人卻是非常自在。

    這是一個雅間。

    酒樓的主人據說是來自蜀中大族,後台也非常的硬朗。

    郭嘉生性風流,是許昌出了名的浪蕩子。按道理說,他的俸祿很豐厚了,可往往到了月末,口袋裡總是乾乾淨淨。每逢這個時候,他總會拉著人出來喝酒。

    魯肅就是郭嘉的一個酒友。

    說起來,魯肅和郭嘉是兩種人。一個是生性兔脫,肆無忌憚;一個沉冷穩重,做起事來有板有眼,一絲不苟。可這麼兩個人,偏偏卻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魯肅家底豐厚,仗義疏財。

    家中有嬌妻,也是徐州大族陳氏之女,有一子,名魯淑,剛過了滿月。夫妻很恩愛,而魯肅自己也是非常的自律。每每和郭嘉出來,也只是在酒樓中飲酒做賦。

    若郭嘉再有想法,魯肅肯定會拒絕。

    如今有了孩子,這借口更加的充分,讓郭嘉每一次都會覺得好生無趣。但偏偏就喜歡拉著魯肅出來。也難怪,曹操麾下的謀主中,能和他說上話的人不算多。

    早年好友荀彧,如今為尚書令,負責的事情太多,根本抽不出空來。

    而另一位好友陳群,也被擢升為黃門侍郎,公務繁忙的很,無法天天陪著郭嘉。

    也就是魯肅悠閑一些,所以也就成了冤大頭。

    「奉孝,那董西平究竟是個怎樣的人?說實話,我總是覺得有些看不透此人。」

    酒過三巡,魯肅突然問道。

    郭嘉沉吟了片刻,輕聲道:「說起來,我和董俷雖是出自同門,卻也不甚了解。不怕你見笑,也許主公對他的了解,都會高於我。當年在潁川時,我那小師弟曾邀請過我,但是被我拒絕。那怕他後來官階顯赫,我卻選擇了主公,你知為何?」

    魯肅搖搖頭,「莫非是害怕不得重用?」

    「那倒不是!」郭嘉飲了一口酒,手搭窗台上,看著外面車水馬龍的景色,如同夢囈般的說:「我當時若投靠於他,定會受他重用,這一點我可以非常的肯定。」

    「呵呵,我可就猜不出了!」

    「小師弟這個人,重情義,非常的重情義……就如之前在塞外遇險,說穿了也正是這情義二字作祟。呂布何等桀驁之人,談起此事的時候,不也是帶著愧疚?」

    魯肅點點頭,「這倒是……不過,重情義難道不好?」

    「若為友,西平自然可交。可若是逐鹿天下,他這性情也定然會給他帶來滅頂之災。為君者,當自重,自強……西平雖自強,卻不夠自重。或者說,他對自己太不珍惜。這一點,從他過往的經歷中,就能夠看出端倪……這只是其一。」

    「那未請教這其二……」

    郭嘉靠著窗檯,看著魯肅,正色道:「子敬,我且問你,這天下是誰的天下?」

    「這……,當是天子之天下?」

    魯肅這句話回答的很妙,他只說是天子,卻沒有說誰是天子。若是忠於漢室,那麼最為標準的答案應該是『漢室之天下』。可是魯肅並沒有說出這標準的答案。

    郭嘉說:「錯,這天下,是『士』的天下!」

    「願聞其詳!」

    郭嘉笑道:「其實,自高祖時,『士』已經成了天下主導。陸賈那一句『馬上得乎,寧可以馬上治乎』一言,令士的地位得到前所未有之提高。想想,得天下不過斷斷數十年,可治天下……呵呵,卻是千秋萬代的大事,孰重孰輕,也見分曉。始皇何等威風,馬上得天下,馬上治天下,暴秦之名誰人不怕,卻二世而亡。」

    魯肅點頭,「奉孝此言,也有道理。」

    「呵呵,這治天下的本事在誰手中?不在天子,不在百姓,而在於士。董俷以良家子出身,較之曹公官宦出身本就差了許多。但他仍不知剛柔之道,一味以剛,而不知進退。天下之士,哪個又不對他恨之入骨?就算得了天下,又能如何?」

    「恩,那倒是!」

    魯肅飲了一口酒,「自我求學開始,就聞董西平暴虐之名,民間雖有讚譽,可是在士子之中,卻是貶多於褒。」

    「得『士』者,得天下。以曹公之雄才大略,也因邊讓之事,不得不退讓許昌,士之威能,可見一斑。而董俷視『士』如糞土,又怎麼可能成就天下大業?」

    「故而奉孝選擇了曹公!」

    郭嘉沒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雅間里,一下子變得很寂靜……

    ******

    不知不覺,這天已經暗了下來。

    郭嘉本想拉著魯肅去紅袖館中繼續飲酒,但是被魯肅以牽挂妻兒拒絕,各自回家。

    那紅袖館是什麼地方?

    其實無需解釋。郭嘉的年紀和董俷差不太多,而且也已經娶妻生子,但不知為何,他並不喜歡回家,終日只在勾欄中買醉。原因?怕是只有郭嘉自己明白。

    要說郭嘉的妻子,也是大家出身。

    正經的潁川大族所出,論輩分是荀彧的堂妹。相貌端莊,性情溫良,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妻子。但郭嘉就是不喜歡,連曹操都勸說過他,最終還是沒有結果。

    人吶,有時候就是這樣。

    只好那鏡中花,水中月,而忽視了身旁的人。

    也因為這個原因,荀彧對郭嘉頗有微詞,只是別人家中事,不好過多的參與。

    乘著馬車,來到了紅袖館中。

    也是這裡的常客,老鴇自曉得郭嘉是什麼來歷,熱情的迎了出來,好一番調笑。

    「我那小魚兒可空閑?」

    「呦,郭祭酒既然來了,魚兒又怎能沒有空閑?」

    別看郭嘉如今的官職不算大,只是曹操司空軍祭酒。但誰都知道,他是曹操的心腹,也是曹操最信賴的人之一。而那郭嘉口中的魚兒,名叫魚娘,是江南女子,生的花容月貌,身材小巧玲瓏。能歌善舞,更擅詩賦,在許昌頗有艷名。

    更生的一雙小腳,雖比不得那趙飛燕,卻也能在盤中舞。

    蝕骨銷魂,令郭嘉極為迷戀。每次來這紅袖館,郭嘉定然會找那魚娘一起銷魂。

    自有人帶著郭嘉,走進了魚娘的閨房。

    屋內陳設並不算奢華,清雅之中,有一種淡淡的蘭花香瀰漫。

    垂著幾幔輕紗,正中央榻上有一張小方桌。在正對著窗戶的方向,一幔輕紗之後,隱隱約約可見佳人之倩影,婀娜嫵媚,端的是無比誘人。風吹過,紗幔飄飄……

    郭嘉登上榻,倚桌而卧。

    紗幔后,陡然錚的一聲傳來清音,緊跟著響起悠揚琴聲。

    郭嘉也未曾開口,只是痴痴的看著紗幔后的倩影,目光漸漸迷離,泛起淚光。

    那琴聲,竟是如此熟悉……

    曾幾何時,自己也常聽聞此曲。想當年,正是少年多情時,終究只成了一場夢。

    「蔡姐姐!」

    郭嘉夢囈般的一聲呻吟,琴音卻戛然而止。

    這是郭嘉埋藏在心裡的一個秘密,誰也不知道的秘密。幼年時,家道破落,因父親和蔡邕有過交往,故而把郭嘉送到了蔡邕府上學習。那一年,郭嘉只八歲。

    很靦腆的性格,在繁華的雒陽中,沒有一個親人。

    然則,在他走進蔡府的時候,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兒,拉著他的手,帶著他游遍了雒陽。那是老師的獨生女,就當時而言,讓郭嘉生出了從未有過的依戀。

    隨著時間的流逝,姐姐也變得越發動人。

    郭嘉當時曾發過誓,定要護得姐姐的一生平安。可是姐姐只是把他當作一個小弟弟……直到有一天,蔡府上突然多了一個訪客,那個人姓衛,來自河東衛氏。

    論文才,郭嘉比不上那人。

    論家世,堂堂的河東衛氏,又豈是他郭嘉一個破落的官宦家族所能比擬。

    何況,那一年姐姐已經十六,而郭嘉年止十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姐姐隨那人去了河東,而郭嘉的心,也隨著姐姐一起飛走了,飛到了不知是何處的地方。

    也就是在第二年,蔡邕因得罪十常侍,被迫離開了雒陽。

    而郭嘉也隨著蔡邕一起離開雒陽,並且開始了他那一段並不長久的書院生涯。

    緊跟著……黃巾之亂爆發了!

    其實在一開始,郭嘉還是蠻看好董俷。

    同樣是少年心性,對於更富有闖勁兒,膽子更大的董俷,還是有些崇拜的心理。

    不過,董俷那良家子的身份,讓郭嘉望而卻步。

    只能立下了約定,默默的觀察著董俷的一舉一動,也悄悄的打聽姐姐的情況。

    那姓衛的死了!

    郭嘉開心的不得了。

    甚至有一段時間,他準備前往雒陽。可是沒想到,不久之後董俷也去了雒陽。更讓郭嘉感到意外的是,那董俷竟然娶了姐姐,而老師也竟然同意了這門親事。

    一個良家子,有什麼資格娶姐姐呢?

    郭嘉心中之憤怒,卻無法和別人訴說。哪怕是後來在雒陽見到了董俷的時候,郭嘉盡量的表現出冷靜,在內心深處,卻已經對董俷生出排斥,甚至於到了最後,不管董俷做什麼事情,郭嘉都會認為是董俷的錯誤,這鴻溝也越來越大。

    一晃這麼多年了!

    姐姐如今也已經為他人之母,而自己呢……

    其實郭嘉在和魯肅交談的時候,還是沒有說出心裡話。

    不錯,他投靠曹操固然有那個『士』的緣故,但未嘗沒有那一份嫉妒心在作怪。

    紗幔后的女子,輕飄飄走了出來。

    一系月白色長裙,雲鬢高聳,環佩相碰,發出悅耳的聲響。

    年紀大約在十八九歲模樣,鵝蛋臉,粉腮嬌嫩,彎彎眉兒,笑起來時雙眸如新月一般,還會有兩個梨渦,非常的美妙。高高的鼻樑,小小的嘴兒,皓齒紅唇,似訴說無盡的風情。

    乍看之下,這女子頗有幾分蔡琰的神韻。

    但若仔細看,就能看出,她和蔡琰的氣質全不一樣,但是那風情,卻格外動人。

    郭嘉匍匐在榻上,睡著了!

    當魚兒的手在他那清秀的面頰撫過時,卻嶄露出了一絲甜美的微笑。也許,是在做一個旖旎的夢吧。魚兒幽幽嘆息一聲,伏下身子,在郭嘉的面頰上輕輕一吻。

    當直起身子的時候,臉上的嫵媚已然不見。

    眸光透著冷戾,纖纖玉手抬起,從雲鬢中抽出了一支七八寸(漢制,應在十厘米左右)長短的簪子。那簪子的形狀,和普通的簪子不一樣,更像鋒利的匕首。

    寒光一閃,簪子直透郭嘉的頸子。

    鮮血一下子噴湧出來,郭嘉的雙眼瞪大,駭然看著那魚兒。

    魚兒把郭嘉的頭捧在懷中,一隻手捂住了郭嘉的嘴巴,令他發不出半點的聲息。

    「對不起,奉孝!」

    魚兒那柔弱的手臂,卻格外有力。

    鮮血把她的衣衫染紅,而她卻渾不在意,只是輕聲道:「主公有命,奉孝必死!」

    郭嘉的身子,不停抽搐,瞪大了的雙眸,猶自不可思議的看著魚兒。

    「其實,魚兒也知奉孝的心思……你喜歡魚兒的主母,只是把魚兒當作了主母的替身……可是,魚兒卻是真的喜歡奉孝,更害怕有朝一日,奉孝不再喜歡魚兒的時候,魚兒該怎麼辦?如今主公來了命令,魚兒雖不舍,卻也如釋重負。」

    而郭嘉的彈動,慢慢的止息。

    掙扎也不再是那麼激烈,撕爛了魚兒長裙的手,慢慢環在了她的腰間。

    「小時候,曾聽家中的老人們說,喜歡一個人,當你的血和他的血融合在一起的時候,下一輩子就再也不會分開。魚兒會遵守那一天的諾言,永遠不和你分開。雖然魚兒也知道,你說的並不是我……但是魚兒答應了,也就一定會做到。」

    說完,她輕吻在郭嘉的額頭上。

    猛然拔出了那把小劍,反手狠狠的刺在自己的咽喉處……

    這一下,她的血,和郭嘉的血真的就融在了一起,永遠不會分開。

    眼中顯出迷離之色,區星之亂時,她和父母,還有兄弟舉家北上,於朔方住下。

    是主公給了我一家的活路!

    今日我以性命報答,還能和我最心愛的人在一起……

    至於家人,也許他們早已經忘記了我,但是我知道,主公一定會好好照顧他們。

    真想再看一眼……那朔方的雪!

    郭嘉的眼中,此時此刻,也流露著無盡的溫柔……

    注1.鈞台:位於今河南禹州市三峰山東麓,而禹州市,亦為今河南許昌市所轄。(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