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09章 魯肅獻策合縱(懇請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09章 魯肅獻策合縱(懇請月票)字體大小: A+
     

    鍾繇馬不停蹄,一路狼狽逃竄。

    身邊的士卒越來越少,從西崤山衝出來的時候,還有一兩千人,可是現在……

    百餘名親衛,保護著鍾繇直奔函谷關。

    身後的漢安軍若即若離,似乎並不急於追趕。越是這樣,鍾繇的心裡也就越是惶恐。雖然也知道函谷關如今是凶多吉少,可除了函谷關,他似乎已經沒有退路。

    只希望李典能堅守住函谷關。

    函谷關不失,就還有一條生路。鍾繇很清楚李典的才能,那是一個極為沉穩,也非常謹慎的人。當初突進函谷關的時候,李典就曾經阻止過鍾繇。只是當時的鐘繇,怎可能聽得進去?只要拿下了長安,他就有足夠的資本成為曹操的謀主。

    但是……

    鍾繇已經不再去想回到許昌之後,他將會面臨怎樣的窘境。

    打馬揚鞭,一路疾馳。於第二天日間,看見了那巍峨的函谷關輔城。城頭上,曹軍大旗依舊在飄揚,鍾繇一下子平靜了下來:還好,看樣子函谷關還在我手!

    所謂的輔城,就是在關隘后增添的一道輔助城牆,作為關隘的縱深防禦。

    普通關隘,一般都會建造有三到四道高低不同的輔城,用以延緩敵人的攻勢。

    不過,似函谷關這樣的雄關,並不需要建造如此眾多的輔城。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稱號也不是浪得虛名,所以只在關隘后建立了一座輔城。

    城高三丈,城門緊閉。

    鍾繇催馬到關隘下,大聲喊道:「速速通報李典將軍,立刻打開城門!」

    城牆上沒有動靜,鴉雀無聲。

    鍾繇一蹙眉,再次喊道:「我乃長史鍾繇,速速通報李典將軍,打開城門……」

    話音未落,只聽城頭上一陣鑼鼓聲。一排排士兵出現在城牆之上,彎弓搭箭,對準了城下的鐘繇等人。門樓之上,一名身穿軟甲的文士,映入鍾繇的眼帘。雖然不認識那是什麼人,可是從士卒的穿著上,鍾繇已經知道這函谷關情況不妙。

    當年高祖曾有斬蛇起義的說法,自稱為赤帝之子。

    故而漢興火德,士卒配以紅色號衣,以昭示赤帝火德之像。曹操奉天子於許昌,不管他是『奉』也好,『挾』也罷,至少在目前,他還是漢室朝廷的一個臣子。

    故而曹軍的號衣,全部是以紅色為主。

    但是漢安軍的號衣顏色卻不同。漢安軍當年開府西北,按照劉洪的說法,叫做北方癸水,漢安以墨。所以漢安軍的號衣以黑色為主,董俷對此也是非常喜歡。

    城頭上的士卒,全部是黑色號衣,外罩黑甲。

    鍾繇大驚失色,撥馬想走,卻聽一陣梆子響,從兩邊殺出兩支人馬,將鍾繇困在中央。

    左邊大纛上是踏白勇武,中間書寫斗大的韓字。

    右邊大纛上卻是漢安第一軍五個大字,旁邊有一個董字。

    正是韓德與董召兩人,士卒靜謐,也無聲息,只是那冷冽的刀光,格外的森冷。

    城頭上的文士一笑,「元常先生,一向可好?」

    聽這人話語中的意思,好像和鍾繇還有一些交情。但是鍾繇卻似乎想不起來了。

    畢竟是大家出身,生路已絕,鍾繇的心情反倒平靜下來。

    「某正是鍾繇,爾乃何人?」

    「呵呵,先生貴人多忘事,學生徐庶,說起來也是穎陰人,和先生正是同鄉。」

    徐庶?

    鍾繇的瞳孔猛然一縮,凝視著城頭上的青年,緩聲道:「閣下就是徐庶?」

    「區區賤名,不足掛齒,倒是讓先生見笑了!當年先生在書院講學,庶曾遠遠觀之。不想一晃經年,學生與先生在這樣的情況下相遇,的確是有些令人感嘆。」

    遠遠觀之……

    這句話說的很值得玩味。你若是在書院求學,如何可能只是遠遠觀之?再說了,只要是書院學子,鍾繇也知道個大概,卻當真不記得,這徐庶何時曾出現過。

    徐庶笑道:「中平四年,先生與酒樓中指點江山。庶與同窗,正在隔壁,不但聆聽了先生的高論,甚至還和先生起了些許衝突。先生當時卻是身居高位,喝令家丁將庶緝拿。庶至今猶記得,先生那時何等意氣風發,十年了,卻是未敢忘懷。」

    「你……」

    鍾繇似乎有點印象了!

    中平四年,沒錯……雍丘叛亂,靈帝返還雒陽之後,對雒陽世家大開殺戒,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當時南陽名士何顒也因為此事而死,傳揚開來之後,各地士子多有不滿,以潁川尤甚。時常聚集酒樓,高談闊論,點評靈帝以來的種種作為。

    潁川書院,的確是聚集了眾多學子。

    但是如果說穿了的話,書院還是屬於世族私設,從中走出的學子,也多依附世家。

    當時被抨擊最厲害的人,就是董俷。

    好像還有一次和人生了衝突,書院的學子被對方殺了兩個,那一次鍾繇卻是在場。

    那個殺人的人……後來好像被董俷救走,之後就再無半點消息。

    難道說,這徐庶就是……

    抬頭看去,徐庶一如當年的鐘繇,看上去是意氣風發,而自己卻成了他的手下敗將。

    「殺人狂徒,也敢囂張!」

    鍾繇從牙縫裡擠出了八個字,而後突然問道:「李典將軍何在?」

    「李典?」

    徐庶一笑,身後自有親衛,送上來了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徐庶拿在手中一晃。

    「可說的是他?」

    「李將軍……」

    雖然距離甚遠,但鍾繇卻看得格外清楚。那人頭雖然是滿面的血污,卻怒目圓睜,正是李典的首級。李典還是死了!而且看上去,頗有些死不瞑目的味道。

    鍾繇緊咬牙關,片刻后長出了一口氣。

    「徐庶,我來問你,輔城雖不甚堅實,但以李將軍之才,斷不會輕易被你奪取。你,你,你又是用了什麼詭計,在一日之中,攻破了輔城,而且沒有任何痕迹?」

    徐庶呵呵的笑了,卻沒有回答。

    那笑容,有一絲嘲諷,似乎是在說:你不是天下名士嘛?何不好好的猜測一下?

    鍾繇先是一怔,腦海中刷的浮現出一件事物。

    當初入關的時候,曾發現關隘內有很多夯土,有些水井也乾涸了。當時急於進軍,鍾繇也沒有在意。如今想來……他脫口而出道:「可是預先在關隘中挖好了地道?」

    雖然面上沒有什麼表示,但心裡卻格外的震驚。

    這鐘繇,也確實有本事。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猜到了我攻破輔城的方法。

    而鍾繇卻在苦笑:這地道,只怕是人家早就設好的一個局,只等我前來送死。只可惜,卻白白的壞掉了李典樂進兩位將軍的性命……主公,鍾繇實在是該死。

    城頭上,徐庶道:「元常先生,如今你前無去路,後有追兵。也不妨把話說明,你所設計的群蛇亂舞計劃,從開始執行的那一天,就已經被我家軍師覺察。如今,長安的蛇兒還有那些反賊,只怕都已經落網。在你出兵攻打函谷關的時候,龐德將軍自箕關出兵,南渡河水,奇襲谷城。呵呵,太史慈如今怕是自身難保。」

    「啊!」

    鍾繇一剎那間,是心如死灰。

    自己苦心經營的群蛇亂舞計劃,竟然被人一下子看穿。

    只怕盤龍的秘密,也難以再保住。正如郭嘉所說:以後再想放蛇,怕是難了!

    如今正是寒冬,大河冰封。

    若漢安軍自箕關出,只要渡過了大河,整個京兆都會受到威脅,關中,有能人!

    徐庶森然道:「先生如今已無退路,何不投降我家主公?以先生之才幹,定能……」

    話未說完,鍾繇厲聲喝道:「匹夫休要胡言,某豈能向鄙夫稱臣。今日鍾某本領不足,落入爾等算計。但他日,自有車騎將軍為我等復仇。徐庶,如今群雄逐鹿,這鹿死誰手,尚未可知。鍾某將在九泉之下,恭候你的到來。主公,繇先行一步!」

    鍾繇下馬,整衣冠,而後抽出寶劍,橫頸自刎。

    一代名士就這樣慘死於函谷關內,百餘名親衛在鍾繇死後,也發動了死亡攻擊。

    徐庶冷笑道:「鹿死誰手?確未有分曉,只是最終的勝利,舍主公有誰!」

    ******

    建安二年正月初七,曹操十萬大軍,盡沒於函谷關內。

    太史慈得知鍾繇遇險的消息,立刻起兵救援。於途中遭龐德所轄選鋒軍的襲擊,死傷慘重。太史慈敗退洛陽,急報許昌。而龐德也未再行攻擊,迅速的撤入關內,與陳到黃忠等人合兵一處,擁雄兵而虎視京兆,令得天下諸侯為之震動。

    曹操在許昌得到消息,當場昏了過去。

    樂進李典,那是當年他自陳留起兵討伐董卓就跟隨他的老部下。而鍾繇更頗受曹操的喜愛。如今三人皆死,對曹操的打擊,更甚於那十萬大軍的全軍覆沒。

    「我欲盡起兵馬,討伐長安,為元常文謙和曼成報仇!」

    醒來之後,曹操怒聲咆哮。不管他這番話語是做戲還是出自於真心,讓麾下眾將是即感動,也擔憂。失去了理智的曹操,又如何能夠抗衡那日益強大的關中?

    就在這時,從大廳外走進兩人。

    「主公,萬萬不可!」

    眾人看去,卻是郭嘉和魯肅。兩人行色匆匆,顯然是經過了一路奔波方抵達許昌。

    曹操奇道:「奉孝子敬,你二人怎麼會一起……」

    「主公,萬萬不可輕舉妄動。傳言董西平在河東督戰,再打長安,只怕難有結果。再說,十萬大軍盡沒於函谷關內,正需時間來恢復元氣。如今出擊,定難有奏效。」

    「郭嘉,你怎地總是幫著董西平說話?莫非是暗中勾結?」

    夏侯惇聞聽大怒。他和李典也算是老搭檔,那是從曹操起家時就結下的交情。

    算算時間,也將近十年。

    夏侯惇在陳留屯兵時,李典就是他的副手,二人的友誼可以說是非常的深厚。

    李典被殺,夏侯惇這心裡就窩了一股邪火。

    郭嘉這一出面阻止,令夏侯惇的火氣,騰地一下就竄了起來,指著郭嘉厲聲喝罵。

    「元讓,不得無禮,還不向奉孝道歉?」

    曹操怒聲喝止,冷靜了一下情緒之後,也知道自己剛才是有點衝動了。

    「董西平真的在河東出現了?」

    荀攸點點頭,「細作報告,董俷於年末時於安邑出現,張郃徐晃兩下夾擊,大敗高覽。而長安……如今也是損失慘重。盤蛇之密,怕已經被董西平掌握手中。」

    曹操倒吸一口涼氣,向郭嘉看去。

    當初,郭嘉就提醒過曹操。一俟行動失敗,則盤蛇多年的心血,都將付之東流。

    當初曹操也是鬼迷心竅,聽了鍾繇的言語,否決了郭嘉的主意。

    如今看來,還是郭嘉更有遠見。曹操起身,向郭嘉深施一禮:「悔不當初,不聽奉孝的勸告。」

    「主公,萬萬不可如此!」

    郭嘉連忙閃開,聲音有些激動,「食君俸祿,為君解憂,乃是嘉之本份。當初未能勸阻主公,也是嘉之過。如今之計,我們唯有長遠計劃,先求休養生息,待恢復元氣,再做打算。」

    眾人也上前勸說,曹操這才回了座位。

    「那以奉孝之見,如今該如何做?」

    「主公,董西平隨在函谷關大敗我軍,然其實力,並不足以立刻出兵攻打京兆。當務之急,當派一心腹大將,鎮守京兆,防止那董西平的人馬,出兵襲擾。」

    「理當如此,但派誰為好?」

    郭嘉的目光向眾武將掃去,所有人不自覺的挺起了胸膛。

    那意思是說:選我,選我就對了!

    特別是夏侯惇,摩拳擦掌的,恨不得過去毛遂自薦。但郭嘉的目光,根本沒有朝他看。

    「夏侯淵將軍,武藝高強,兵法出眾。為人沉穩,當足以鎮守雒陽。太史慈將軍,隨遭逢大敗,然則非戰之過,實乃元常過於急躁,方有此敗績。況且子義與漢安軍交手多次,對漢安軍當最為了解,可為夏侯淵將軍副將,一同鎮守京兆。」

    曹操聞聽,也非常贊同。

    的確,若論信得過,而且文韜武略出眾的武將,這屋子裡還真的是要屬夏侯淵。

    「妙才,你可願往?」

    「淵但有一息,定不讓董家軍馬踏京兆。」

    「如此甚好,我明日就請奏皇上,封你為安南將軍。京兆以南之安危,就靠你了!」

    「淵定不辱命!」

    這安南將軍,是一個雜號將軍。

    曹操如今官拜司空,行車騎將軍事,掌控著兵事。但名義上,還是要走一個過場。

    安排下去之後,曹操卻不由得愁眉緊鎖。

    這一次董俷鬧了一場失蹤,曹操卻是有得有失。失的是鍾繇三人,但也得到了呂布高順等將。只是對於呂布的使用,曹操還有些把握不住,一時間難以決斷。

    同時,董俷如今坐穩了關中,難不成眼睜睜的看著他做大嗎?

    「諸公,董俷勢力日益膨脹,我等當如何是好?」

    眾人緘默,低頭沉思。而這時候,一直沒有開口的魯肅卻上前一步,「主公,肅有一計,可為主公分憂。」

    ——————————

    下午有點瑣事,故而更新有點晚了。

    十二點左右還會有一更,從明天開始,盡量恢復正常時間更新。(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
    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