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05章 長安之亂(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05章 長安之亂(八)字體大小: A+
     

    誠信二字,自古便有之,可不是後世人所發明創造。

    別看三國時人才輩出,爾虞我詐的爭鬥不休,但是對於誠信二字,還是很講究。

    官場上的事且不去說了。

    這商人雖常被人奸商奸商的呼來喚去,可但凡是有些身家,特別是如甄家這樣有二百年歷史的老字號而言,誠信卻是更加的講究,甚至比之名士文人更甚之。

    講究的千金一諾,也無需什麼字據。

    董俷也不擔心這甄儼將來會有什麼反覆,這話出了口,就不再對此糾纏下去。

    省下的也只是一些細節上的問題,到時候自有人會和甄家商議。

    ******

    入十二月後,天氣開始好轉了!

    一連幾天的紅日當空,氣溫雖然還是很低,很冷,可比之那滿天飛雪的陰霾(mai),心情卻好轉許多。

    一行車隊從中山國緩緩駛出,大纛迎風招展,彩旗飄揚。

    這行車隊,大約有一千五百人左右。那大纛上書寫斗大的『袁』字,已經表明的身份。大纛下,一個青年興高采烈,身旁還有一名文士,低聲的和他交談著。

    青年身高八尺,相貌端莊。

    文士也是儀錶堂堂,頜下黑須飄揚,頗具儒雅氣質。

    兩人的身後,還跟著兩名武將。胯下馬,掌中刀,端的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在這四人不遠,是一輛輛車仗。

    居中車輛旁,跟著一個二十二三歲的青年,相貌很文弱,卻是武將的打扮。

    車簾挑開了一條縫,從車廂內傳來低低的柔弱聲音:「三哥,這麼做真的能成嗎?」

    「妹子放心,父親已經有了妥善安排!」

    「不是,我的意思是,父親既然已經答應下來,為什麼要反悔呢?」

    「唉,你難道還看不開嘛?那袁家子根本就是為了謀取咱家的財產。你沒見那逢紀對父親說話時,何等囂張,好像咱們不是他袁家的親家,更像是奴僕一樣。」

    車裡沉默了……

    片刻后,那低柔好聽的聲音再次傳來,「既然父親已經有了決斷,小妹我就不再說了。只是此事可有把握?你看袁熙帶了這麼多兵馬,會不會過於冒險呢?」

    青年說:「妹子,這個你不用操心,三哥向你保證,怎麼也不會讓你進那袁家受氣。」

    「那就拜託三哥!」

    低柔好聽的聲音,發出了一聲幽幽的嘆息。

    青年心裡一酸,雖隔著車簾,依舊能看到小妹那纖弱的身影。本應該是受萬般寵愛,如今卻……忠誠?甄家從來沒有向袁紹表示過,我們只忠誠於我們自己。

    希望那虎狼之將,名不虛傳吧。

    這青年,名叫甄堯,是甄家的幼子,極受甄逸的寵愛。而車中的女子,正是甄家的幼女,甄洛。遠處大纛之下的青年男子,卻是袁紹的次子袁熙。這袁熙,字顯奕。性情倒是很穩重,不過也非常的柔懦,袁紹對於這個兒子,不甚喜愛。

    袁紹一共有四個兒子。

    長子袁譚,字顯思,性情剛猛,不識曲直之道,袁紹也不甚喜愛。只是袁譚卻是嫡出長子,作為袁紹的繼承人也是名正言順。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罷了,可偏偏……

    三子袁尚,為人機敏,頗為勇武,甚得袁紹喜愛。

    加上袁尚的母親,是袁紹非常寵愛的小妾,故而對袁尚也就更多了幾分親近。

    別看冀州現在一派祥和,可是袁譚和袁尚的爭鬥,已經非常激烈。

    至於幼子袁買,年紀還太小,不可能參與這場爭鬥。而次子袁熙,和袁尚走的比較近。

    和甄洛第一次相見,還是四年前。

    當時袁熙一見之下,驚為天人,就懇求袁紹為他求親。

    在這一點上,袁紹倒是沒有什麼推辭。本來也想著法子要吞併那甄家,結親倒是一個可以兵不刃血的好辦法。所以,也不管那甄逸是否答應,親事就這麼定下。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頭。

    甄家雖然有勢力,可終究比不得袁紹,只能答應下來。

    如今,甄洛也已長大,正是帶回家中採摘的好年華。四年夙願,終於得到了回報,於袁熙而言,自然是心情大好。至於逢紀和甄逸說了什麼,卻是另當別論。

    世家子只重利益,難有真正的婚配。

    似袁熙這般,即娶來了心愛的女子,又能為家族出力,兩全齊美,何樂而不為?

    都說甄家女有福氣,有貴人相。

    袁熙現在相信了……至少從他和甄洛定親以後,父親對自己顯然親近了不少,許多事情都由他出面,算是委以重任。而袁熙在此之前,也一直做的非常出色。

    「元圖先生,前面就是普陽亭,這積雪厚重,道路難行,不如今晚就在普陽亭落腳?」

    這普陽亭,是靠近下曲陽的一個地方。

    走了大半天,軍士和馬匹都顯得有些疲乏,袁熙忍不住詢問逢紀,想要休整一下。

    袁家的四個兒子當中,拋開袁買太小不說,這袁熙的確是有些柔懦。

    說的再直白一點,就是個爛好人。

    逢紀對此很看不上眼,如果不是袁紹的命令,他絕不會跟隨袁熙一起上路。

    眉頭一蹙,逢紀道:「二公子,主公在家中望眼欲穿,咱們怕是不好在路上耽擱太久。過普陽亭八十里,就是下曲陽。依我看,咱們不如趕一程,在下曲陽落腳。」

    「唔,這樣子啊……也行!」

    袁熙是個沒主意的人,逢紀這麼一說,他就答應下來。

    若是換成了袁譚或者袁尚,鐵定不會理睬逢紀的這番話語,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逢紀心裡嘆了口氣,這位二公子啊,可真的是……

    你哪怕和我爭辯一下也行啊。可你這個樣子,就算是主公想委以重任,怕也困難。

    想到這裡,逢紀搖了搖頭。

    車馬繼續行進,不知不覺,已經過了普陽亭。此時,正是黃昏,斜陽夕照,在大地上留下一片殘紅。過普陽亭后,有一片丘陵,卻是數十里不見人煙的荒地。

    車馬緩緩行進,碾著積雪,發出咯吱咯吱的聲息。

    袁熙想要去車仗邊上安慰一下車中的嬌妻,可是卻被逢紀所阻攔,最終打消了念頭。

    天漸漸的黑了!

    逢紀的心裡,突然間生出了一種不寧的感受。

    他突然想起來日間甄逸那出乎尋常的熱情,一再挽留他們,直至辰時中才放行。

    按道理說,那甄逸也不是個廢物。

    自家主公打得是什麼主意,他難道看不出來?如果看出來了,為何還會如此熱情?如果不是日間甄逸的拖延,只怕這個時候,這一行車隊,已經到了下曲陽。

    難道說……

    逢紀突然打了一個寒蟬。

    不過他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甄逸不想活命了嗎?除非是瘋了,怎會做這種事?

    「崔廣陶升!」

    「末將在!」

    一直跟隨在後面,腆胸疊肚擺了一路威風的兩名武將催馬上前,「祭酒大人有何吩咐?」

    「你二人立刻派人前往下曲陽,命下曲陽令點備兵馬,前來迎接。」

    「喏!」

    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逢紀的心思也是屬於那種千迴百轉,既然之前算計了甄家,那麼現在就更要防範。不管那甄家是什麼念頭,總之多一份小心最好,莫要因大意而折了威名。

    袁熙卻是不解,「元圖先生,您這是……」

    「二公子……」

    逢紀開口想要解釋。可就在這時,原野中突然響起了一聲奇異的刺耳銳嘯。

    鳴鏑,不好!

    逢紀下意識的催馬想要行進,從道路兩邊,蓬蓬蓬,無數道人影從雪地之中竄出。這些人,清一色的黑色勁裝,外罩軟甲。臉上帶著漆黑如墨的金屬面具,一手持鋒利的寶劍,一手拿著小巧的弩機。戰馬受驚,希聿聿長嘶,把逢紀掀下了馬。

    而另一邊,崔廣陶升二人正準備派人前往下曲陽,沒想到卻發生了這樣的驚變。

    二人領著人催馬上前,卻聽到一陣人喊馬嘶。

    黑夜中,在道路上突然出現了十餘根絆馬索,當頭衝過去的騎軍被一下子掀翻。

    弩機張開,鋼弩咻咻射出。

    猝不及防的軍士被當場射殺了近百人。

    逢紀凄聲喊叫:「抓住甄家子,抓住甄家子……」

    袁熙這時候,還沒有弄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但下意識的發出命令,崔廣催馬向後面的車隊撲去。甄堯這時候,秀氣文弱的面容,卻露出了猙獰的笑意。

    「甄家兒郎,阻住他們!」

    聲音響起,在車隊四周的二百餘名甄家家丁呼啦啦圍成了一個圈。

    崔廣視若不見,揮刀將兩名家丁砍翻在地。正要繼續衝鋒,只聽身後馬車車廂轟的一聲巨響,車廂四分五裂,一個身高過丈的巨漢,手持刀盾從車上跳下來。

    這巨漢,生的端的猙獰可怖。

    手中的盾牌,用生鐵鑄造而成,有七八十斤的份量。

    一手持式樣奇特的長刀。崔廣認得,那是漢安軍配備的制式漢安刀,刀口閃爍寒光。

    巨漢一聲咆哮,朝著崔廣就沖了過來。

    四五個士卒上前想要阻攔,卻被那巨漢揮起手中的巨盾,一下子砸飛了出去。

    崔廣撥轉馬頭,朝巨漢衝去。

    哪知那巨漢根本不去躲閃,呲牙一笑,大吼一聲,若同巨雷於天空中炸響。

    迎著崔廣的馬就撞了過去。只聽蓬的一聲,近千斤重的戰馬撞在了巨盾之上,發出凄厲的長嘶。人馬相撞,那戰馬竟然被撞得骨斷筋折,這傢伙還是個人嗎?

    崔廣念頭剛起,眼前寒光一閃。

    鋒利的漢安刀把崔廣劈成了兩半,鮮血合著那內臟,灑了一地。

    「賊子,竟敢殺我兄弟!」

    陶升一見崔廣被殺,眼睛都紅了。他和崔廣一同加入了袁紹軍,只不過崔廣的出身比他好,但是卻從沒有看不起他。相反,兩人在一起時,崔廣還很照顧陶升。

    陶升催馬撲向了那巨漢。

    巨漢長刀唰的一式秋風掃落葉,身體滴溜溜在原地一轉,七八個士卒被劈翻在地。大盾呼的揚起,巨漢掃清了身邊的士卒,猛然踏步騰空,招出烏雲蓋頂。

    陶升嚇了一跳,舉刀相應。

    咔嚓,鐺……

    巨響聲傳來,也不知那巨漢的刀盾怎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道,不但砸斷了陶升的大刀,更連人帶馬,一起砸翻在雪地中。陶升的腦袋,幾乎被這一擊砸進了腔子裡面。

    四周儘是敵人,劍光吞吐,鋼弩飛射。

    袁紹軍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殺得無比凄慘。

    逢紀也沒有想到,那往日里有萬夫不擋之勇的崔廣陶升,竟然被人一個回合解決。

    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人名!

    「二公子,快走……」

    話音未落,一個勁裝青年殺開了一條血路,向逢紀撲去。雖有士卒阻攔,但那青年劍法卓絕,而且極為詭異。他的劍,不同於普通人的劍,奇長無比,足有五尺七寸。劍身呈現出弧形,不但能施展出劍招,還能做長刀之用,劈砍兇悍。

    那些軍士手中的武器,根本擋不住弧月劍一擊。

    厚重的鎧甲,被弧月劍上的鋸齒鎖住,一下子就被撕裂開來。逢紀轉身想跑,但被那青年盯住,又豈能輕易逃走。沒跑出兩步,一支弩箭就貫穿了逢紀的腿。

    慘叫一聲,跌倒在血泊之中。

    而在另一邊,袁熙帶著百餘名親衛向前狂奔。

    也難怪,后軍有一個好像妖怪似地巨漢瘋狂殺戮,至少有百餘名士卒死在他的手上。

    莫說袁熙膽小,任誰看見這狀況,怕也只有逃跑的心思。

    跑出數百步,前方斜里殺出一支人馬。人數也不算太多,不過七八十人,卻人手一支弩機,半蹲在雪地之中。為首一員大將,手持月牙戟,攔住了袁熙的去路。

    「擋我者死!」

    這時候,就算袁熙是個傻子,也知道這件事和甄家有關,那裡還顧得上車中美人?

    催馬擰槍,向那武將衝去。

    武將卻冷笑一聲,高舉起月牙戟,猛然向前方一指。七八十具弩機中,連珠噴射鋼弩。沖在最前面的袁熙,被瞬間打成了篩子一樣,連人帶馬,至少中了七八十支。

    原以為,對方會和自己來一場勢均力敵的斗將,卻沒有想到……

    「元戎士,出擊!」

    那武將揮起月牙戟,催馬沖入了敵軍之中。

    元戎士並沒有騎馬,在雪地之中,騎馬反而非常的麻煩,倒不如步下作戰更爽利。

    靴子上綁著麻繩,據說可以防滑。

    一把把漢安刀切割撕裂開袁紹軍士的盔甲,血肉……毫不留情的奪走一條條性命。

    三百技擊士,加上八十名元戎士!

    此等戰力,絕不是普通的士兵能夠抵擋,更何況連兵器都比不上人家的精良。

    戰鬥僅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就結束了!

    逢紀在兩名技擊士的挾持下,被帶到了車隊跟前。

    那巨漢,正是董俷。當日和甄儼談妥之後,他就隨著甄儼秘密抵達了中山國。

    此前,他躲藏在車中。

    對外宣稱,那車子里是甄洛的嫁妝。

    倒真的是嫁妝,不過卻是要人性命啊!逢紀凝視著董俷,「我知道你是誰!」

    「那又如何?」

    「關中如今四面楚歌,若閣下聰明,當知道識時務為俊傑這句話,難道你想和大將軍為敵嘛?」

    大將軍,是指的袁紹。

    李郭控制漢帝的時候,袁紹就已經自領大將軍,在冀州建立起一個小朝廷出來。

    不過隨著曹操奉天子於許昌,正式奉袁紹為大將軍。

    這看上去是示弱,可實際上呢,卻等於把袁紹納入了漢室麾下,取消了袁紹的小朝廷。雖然田豐等人不願意接受,卻也不得不承認,曹操這一手非常高明。

    不管怎麼說,袁紹如今官拜大將軍,倒也頗為得意。

    董俷卻笑了起來,「你那大將軍,我不承認。我和袁家,早已成仇人,難道是現在才開始作對嘛?你袁家趁火打劫,我還沒有找他的麻煩。現在正好收回利息。」

    逢紀還想再說話,但董俷卻無心和他糾纏下去。

    朝著董鐵做了一個手勢,就見董鐵上前一步,弧月劍帶著一道寒光,逢紀人頭落地。

    「三公子,立刻收攏人馬,我們連夜動身……天亮之前,我們必需進入井陘山!」

    「大都督放心,堯立刻安排!」

    「記得把場面做的細緻一些,莫要露出了馬腳。」

    「喏!」

    甄堯插手行禮,領命而去。

    那甄洛乘坐的車輛,從戰鬥開始,就一直沒有發出聲息。直到此時,才傳來一聲嘆息。

    董俷看了一眼那厚厚的車簾,也搖了搖頭,輕嘆一聲。

    「小鐵,去幫他一下,把戰場收拾的乾淨一些,我們一炷香之後,就啟程動身。」

    董鐵點了點頭,帶著技擊士走了。

    董俷抬起頭,仰望星空許久,突然間笑了起來:不知道那袁紹,會是什麼反應?

    ——————

    晚上還有一更,月初懇求一下月票支持,多謝!

    ps:1:崔廣,字巨業。袁紹部將。紹令巨業候視星日,財貨賂遺,與共飲食,剋期會合,攻鈔郡縣。初平三年,紹遣巨業將兵數萬攻圍故安,不下,退軍南還。公孫瓚將步騎三萬人追擊於巨馬水,大破其眾,死者七八千人。未在演義中出現。

    2:陶升,表字不詳。黑山軍將領。原為黑山賊之一,自稱「平漢將軍」。后投考袁紹,封為建義中郎將。未在演義中出現。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