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02章 長安之亂(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02章 長安之亂(五)字體大小: A+
     

    脂大夫,本名脂習,表字元升,長安人氏。

    而金大人則是一員武將,姓金名旋,表字元機,也是長安人氏。其父金日磾,曾經是武陵太守。當年區星在長沙造反,金日磾奉命討伐,卻遭了區星的埋伏,戰死疆場。此後金家再無人出仕,直至西漢王劉辨入長安,金旋這才重登仕途。

    如今官拜南宮校尉,性情剛烈。

    脂家也好,金家也罷,都是在長安城中生活了百年的大族。

    金家雖然是武將出身,但祖上也是文採風流,是那個時代頗有名氣的一位賢士。

    而脂家和金家,更是有聯姻之好……

    脂習與北海名士孔融交好,在關中一代,很有名聲。他天生豪爽,慷慨大方,有長安小孟嘗之稱。只不過因脂家的家財豐厚,李傕統治長安時,將脂習扣押。

    至董俷攻陷長安,脂習這才重獲自由。

    經羊續推薦,被劉辨封為散大夫,享一千三百石俸祿。

    臧洪換好了衣裝,走進客廳時,脂習和金旋顯然等的是有些不耐煩了。一見臧洪進來,二人齊刷刷的站起來,拱手與臧洪行禮道:「子原兄,深夜造訪,多有不便,還請恕罪。」

    要論官職,脂習和金旋都比臧洪的官職大。

    不過在臧洪面前,還是表現的非常恭敬。也難怪,臧洪同是世家出身,其父臧旻曾為匈奴中郎將,歷任中山、太原太守,聲名卓絕。而臧洪自己,同樣是聲名顯赫。不說別的,只當年那個關東諸侯聯盟時的主持者身份,就足以讓人敬佩。

    臧洪微微一笑,「二位大人客氣,深夜前來,不知有何指教?」

    脂習和金旋相視一眼。

    「子原兄,敢問如今這天下,是誰的天下?」

    臧洪沒想到,這脂習開門見山,說話沒有半點拖泥帶水,脫口道:「自然是漢室天下。」

    「既是漢室江山,那麼當由誰來做主?」

    「這個,自然是當今聖上……」

    「子原兄所說的聖上,又是哪一個?」

    脂習說話很不客氣,步步緊逼,令臧洪有點措手不及。

    是哪一個?

    若說是許昌的那一位,無疑就扣上了反賊的名目;可若說是西漢王,又名不正言不順。

    如今的臧洪,可不是十年前的那個臧洪。

    十年的時間,對於任何人而言,都不是一個短時間,也足以讓一個人改變很多。

    臧洪蹙眉,看著脂習。

    「元升,有話不妨直說,莫要這樣拐彎抹角。」

    脂習道:「既然如此,習就不妨直言。西漢王本為漢室正統,卻為董卓奪取帝位。也因此,使得漢室朝綱不振,日漸衰落,實乃國賊,國賊也!」

    臧洪不吭聲了!

    對董卓,他沒什麼好感。可是對脂習的這番話,也頗不以為然。

    國賊?究竟誰是國賊,怕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事情吧。董卓雖然廢帝,卻也算是一心為漢室。至少在當年,漢室頗有中興氣象,若不是為人所害,未必會成今日的局面。

    若說國賊,我倒是覺得,那個鄭泰,更似國賊!

    只是這些話,臧洪沒法子說出口。當下閉口不言,看著脂習金旋二人,等他們說下去。

    脂習說:「如今西漢王還都長安,正是我漢室中興之機。然則,天下只知董西平,而不知西漢王。開口言談,必然是董西平如何如何,如此下去,置大王於何地?」

    「元升兄,你究竟想說什麼?」

    脂習平息了一下情緒,沉聲道:「子原兄,習索性把話說開吧。如今董西平生死不明,其麾下人馬,也是群龍無首。此乃天賜與我等興復漢室的大好良機,正當西漢王執掌大權,揮兵去關東,平息諸侯爭紛,振興我漢室江山的好機會。我等幾番商議,擬輔佐西漢王重登大寶,但請子原兄你出面相助,不知兄意下如何?」

    臧洪開口道:「你們打算怎麼輔佐西漢王登基?」

    「如今長安兵力空虛,而董西平的親信,都不在長安。只需控制長安,請大將軍進駐。到時候,董賊餘孽,定望風而逃。話盡與此,但不知子原兄你如何說?」

    臧洪看到,金旋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扶住了肋下的佩劍。

    心中不免暗自叫苦:看起來我若是不答應,只怕這些蠢貨,就會動手殺人了!

    臧洪忠於漢室否?

    那絕對是忠心耿耿,沒二話說。

    可臧洪也清楚的知道,這些傢伙也就是嘴巴上說的漂亮,可未必能成就大事。

    至少有一件事,臧洪看得非常清楚。

    董俷和劉辨是一體的,至少在目前,絕不能產生矛盾。可這些傢伙,卻是吧西漢王往死路上推啊。如果董俷不死,那麼西漢王劉辨和董俷,將產生不可彌補的裂痕。到時候,什麼復興漢室,什麼平息爭紛,說穿了也都是一個笑話而已。

    那袁本初,真有那個本事?

    臧洪沉聲道:「此事西漢王可知否?」

    「大王仁慈,並未表態。」

    「那太傅羊大人那裡,是否知道?」

    「羊大人近來身體有恙,閉門不見客……但想必是沒有問題的。」

    真是一群自以為是的傢伙啊!

    臧洪深吸一口氣,道:「不知二位要我如何配合呢?」

    脂習和金旋,面露喜色,「我就知道,子原兄一定會同意。放心吧,我已經聯絡了許多人馬,一定可以成功。我也不為難子原兄,只請子原兄到時候,打開安門即可。」

    很明顯,這夥人還召集了一些幫手。

    臧洪一蹙眉,輕聲道:「我只是長安令,四正門,八偏門雖是我來掌管,但實際上,卻是有閔貢大人所控制。若沒有閔貢大人的手令,這件事怕不是太容易吧。」

    這句話,說的半真半假。

    長安執金吾閔貢,的確是負責十二門的事務。

    可實際上呢,閔貢和臧洪兩人的手令,都可以起到作用。

    那閔貢,也是一位老臣了。曾經是河南尹,更和董俷一起,曾與北邙山救駕。

    脂習和金旋相視而笑。

    「仲叔果不欺我……只是子原兄未免有些……呵呵,仲叔兄已經同意加入我們,只是這長安十二門,必須要有仲叔兄和子原兄你二人聯合簽發的手令才能開啟。」

    臧洪瞳孔不由得放大……

    這些蠢貨,居然跑去找閔貢閔仲叔了嗎?

    聯合簽發……仲叔兄,莫非你已經投靠了董西平?你就這麼有把握,那董西平還活著?

    臧洪是個聰明人,當下微微一笑。

    「既然閔大人已經同意,洪自然無法拒絕。」

    「如此,多謝子原兄。」

    脂習和金旋,興高采烈的走了。

    但是臧洪的心情,卻是變得格外沉重。這一系列的發生,讓他感覺到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推動一樣。不知為何,他想到了一個人,一個很多人都忽視的人。

    對於那個人,說實話臧洪並不是很了解。

    在西域的時候,那個人雖然地位很高,可平日里卻是從不顯山露水,甚至話也不多。

    可是臧洪知道,那個人很利害。

    特別是那個人的眼睛,看上去很淡漠,但臧洪卻能感受到,那淡漠之後,所隱藏的陰鷙。

    你想要做什麼?

    臧洪忍不住輕聲的自言自語:「我想我已經知道了你的目的,只是你這樣做,又讓大都督將來如何與西漢王面對?難道說,你就不怕面對大都督的憤怒,或者,你另有打算?」

    忍不住,激靈靈打了一個寒蟬。

    臧洪在客廳里呆坐了很久,慢慢的回到了卧室。

    席氏已經睡下了,燭光映照著席氏美麗的面龐,看上去是那樣的嫵媚……

    臧洪心裡突然一個哆嗦。

    閔貢已經做出了選擇,那麼我呢?我又該如何選擇?

    不行,我不能在這裡等待。為了她,我也不能……可是,難道要我出賣別人嗎?

    臧洪扭頭,走了幾步之後又停了下來。

    扭頭看了一眼席氏,臧洪一咬牙,邁步走出了卧房,「來人啊,立刻給我備車!」

    只是,臧洪卻沒有看到,當他走出卧房的一剎那,席氏突然掙開了眼睛。

    那嫵媚的粉靨,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