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01章 長安之亂(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01章 長安之亂(四)字體大小: A+
     

    董俷何時抵達中山?

    這不僅僅是顧雍想要知道的答案,還有許多人,甚至包括毌丘儉也很想知道答案。

    毌丘儉是聞喜大族,是高陽鄉侯毌丘興的次子。

    按照古人的規矩,世家皆由長子繼承,當然這個長子,還必須是正妻所出。毌丘儉很不幸是次子,而且還是庶出的次子。也就是說,從生下來的那一天開始,他註定了無緣去繼承家族的事業。或是依附家族,或是在家族的支持下另起爐灶。

    毌丘興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在風起雲湧,暗流激蕩的桓帝、靈帝兩代帝王中,保全了家族不衰。也許聽上去,這並沒有什麼了不得。但仔細想想,在這兩代帝王中,曾發生了多少事情?

    黨錮之禁,黃巾之亂……

    無數北方世族在這動蕩中灰飛煙滅。而毌丘一族,至今仍屹立在河東,也算了不得。

    其時,早在李儒接手闇部的時候,就已經和毌丘興扯上了關係。

    隨著董俷在西域風生水起,非但沒有因為董卓的死而衰落,相反是越來越興旺。毌丘興就隱約的感覺出來,遲早有一日,董俷定然會殺出西域,坐鎮於關中。

    世家子,不像普通人。

    他們先是忠於家族,而後才會忠於朝廷。

    什麼事情於家族而言最有利,那麼他們就會做出相應的決斷。毌丘興雖然知道,董俷為關東士族千夫所指,可同樣是武人出身的毌丘興,又怎麼會在意這些?

    既然次子毌丘儉無法繼承祖業,那麼就讓他去開創一番事業吧!

    世族,也並非都是昏庸無能之輩,在大多數時候,他們看得遠比普通人更透徹。

    當時的毌丘儉,還沒有弱冠。

    於是借著求學的名義,毌丘興秘密將毌丘儉送至漢安城,就學於太學士劉洪門下。

    劉洪是什麼人?

    論輩分,是西漢王劉辨的叔公;論學識,也是博古通今,更是董俷名義上的老師。

    只從這一點來說,毌丘儉身上就打下了董系的烙印。

    此後,毌丘儉回家,一直負責與中山蘇雙張世平二人的聯繫。這兩個人是怎麼和董俷拉扯上關係的?說起來,卻又要感謝羅老先生的那一部《三國演義》了。

    在李儒開始向冀州撒網的時候,首先考慮的是中山甄氏。

    不過董俷,對那中山甄氏的印象並不是非常的深刻,而且甄家的背景,著實複雜。

    演義中開篇,曾提到過兩個商人。

    當時劉備在涿郡召集鄉勇,曾得到過兩個商人的資助。一個叫蘇雙,一個叫張世平。

    張世平本名張宥(you),字世平。

    這也是李儒後來打聽到的情況。這兩個人,背景都不算複雜,雖然張宥屬於中山張氏的分支,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自從張宥祖上從商以後,張家人就已經把張宥這一系刨除出去。名義是雖是同族,可是彼此間早就沒有來往。

    相比之下,蘇雙和張宥,更符合董俷的要求。

    當李儒派人和蘇張二人秘密接洽的時候,蘇雙張宥當時就有點懵了。這是一塊天上掉下來的餡餅,雖然存在風險,可一旦成功,那麼所獲得的利益,將無法想像。

    若說商人們最佩服誰?

    不是商人的老祖宗陶朱公,也不是那聖人門下的學生子貢。誰的生意做的最好,非『奇貨可居』的呂不韋莫屬。蘇雙和張宥在商議之下,立刻答應了李儒的邀請。

    七月末時,董俷在集寧出事之後,長安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並且在不久之後,他們就得到了董俷的消息。前往長安送信的人,正是烏延。

    烏延不是漢人,又精通鮮卑語。

    所以很容易就穿過了塞外,抵達朔方。並且通過秘密的方式,把董俷的情況告之長安。

    事實上,董俷的情況並不好。

    塞外的一戰,郭援戰死,董俷受箭傷,元戎士死傷慘重,最後清點時只餘八十餘人。

    董俷這輩子,哪怕是在最狼狽的時候,都沒有吃過這樣的虧!

    他進入雲中之後,立刻就遁入山嶺之中,不敢輕易出現。一方面派烏延報信,另一方面則暗中觀察局勢,等待長安的救援。畢竟,雲中不是關中,這是袁紹的地盤,董俷不得不小心謹慎。好在,高覽雖屯兵五原雲中,卻只封鎖了各關卡。

    而長安方面,在得到了董俷的消息之後,就立刻派出毌丘儉,抵達中山。

    他們需要借用蘇雙和張世平的關係,把董俷從雲中接到河東。不走雲中五原,而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有并州縱穿,進入冀州之後,由中山國出發,走常山國,經上黨而抵達河東聞喜。只要抵達聞喜,董俷等人的安全也就得到保障。

    至於常山國和中山國,乃至上黨……

    自有蘇雙張宥負責打通環節。

    毌丘儉抵達中山時,蘇雙和張宥已經出塞了。所以,毌丘儉留在了中山,而另一波人馬,則是由董鐵帶隊的三百技擊士,在蘇家人的帶領下,前去聯繫蘇雙。

    「顧先生不必擔心,有媛容大哥出馬,主公定能無憂。」

    苦笑著安慰了一下顧雍,毌丘儉又對蘇由和張遵說:「二位兄長,雖說那甄家所說的是事實,但是我等還需謹慎小心。當派人監視甄家的一舉一動,我們也要做好準備……若我估算的不錯,一切都順利的話,主公也就是在這一兩日抵達。」

    蘇由張遵領命而去。

    既然已經揭開了秘密,那麼就無需再做什麼掩飾。從地位上而言,蘇由張遵,都隸屬於毌丘儉的麾下。而這個時候,顧雍一直忐忑的心,也一下子放回肚中。

    圉城一別,轉眼間,已經十四年了啊!

    從小師弟的作為來看,在他心裡,還是有我這麼一個師兄的!

    不過……

    顧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輕聲詢問道:「毌丘公子,不知長安,先在如何了呢?」

    長安?

    毌丘儉先是一怔,旋即笑道:「顧先生放心,長安雖亂,卻依舊在掌控中!」

    ******

    建安元年十一月,糾纏了三個月的塞外戰事,隨著賀齊不斷調動乞活軍,終於結束了!

    這一戰,可以說是乞活軍獨立完成。

    賀齊賈訪二人聯手,將闕居鮮卑等部打得大敗,殺敵三萬有餘,更俘虜十餘萬鮮卑人。按照乞活軍的規矩,這些俘虜應該是充入乞活軍中,但是這一次……

    賀齊再次祭起了屠刀,盡斬十三萬鮮卑俘虜。

    十三萬顆血淋淋的人頭,在塞外疊摞起了十三座京觀,鮮血染紅了大半個草原。

    賀閻王!

    這是賀齊如今的綽號,與當年的董殺神一樣,成為鮮卑人的夢魘。

    只不過,乞活軍雖然大獲全勝,同樣也是損失慘重,屯兵於塞外,再無力攻取彈汗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場戰爭還沒有結束。或者說,只是一個開始……

    但即便是如此,乞活軍在塞外屯兵,依舊對并州和幽州,造成了巨大的威脅。

    鵝毛大雪,紛紛揚揚。

    長安霸上,已經是皚皚一片,銀裝素裹。

    今年的雪非常大,在個別地區已經造成了不小的災害。特別是關中戰事不斷,加之流民湧入,昔日八百里秦川,竟然出現了糧食的短缺,並且還出現了騷亂。

    十一月十一日,陽城、番須口、回城以及隴縣,發生了暴動!

    而這些地方,正是漢安軍兵力最為薄弱之處,陳到不得已領踏白軍出征平亂。

    位於長安城東南方的覆盎(ang)門,已經修繕完畢。

    盎,按照《說文》解釋,是一種承載糧食的容器。覆盎,意思是不被重視和理解。

    而事實上,覆盎門在長安十二門中,的確算不得什麼。

    如果做一個比喻,長安城是一個大宅院,那麼就有四個大儀門。其餘城門,結束角門,覆盎門更是如此,比之南城正門的安門而言,它還真是個微不足道的存在。

    不過如今,這覆盎門內,卻住了一位大人物。

    長安令臧洪,若只是論較官職的話,這算不上什麼顯赫的官位。如今長安,是西漢王所定下的王都,更是董俷開府所在。長安城內的大小官員,可謂多如牛毛。

    但臧洪卻不一樣。

    他是當年關東諸侯第一次聯盟討董時的司儀,也是聞名天下的名士。

    董俷曾給以他『氣節壯士』之讚譽,雖將其捉拿,卻沒有殺掉,而是流放到了西域。

    同時,他給了臧洪一道題目:如何讓士子和武人和平共處?

    轉眼間,已經快十年了……

    臧洪從沒有想到過,有朝一日他能從西域出來。雖然不是回家,可依舊感覺親切。

    董俷看重他,盧植看重他,蔡邕看重他,羊續也看重他!

    不僅僅是如此,包括西漢王在內,很多人都看重臧洪。以至於當初董俷推薦費沃擔任長安令的時候,居然沒有通過,而是由臧洪出任。只此,可見臧洪之聲名。

    但是臧洪很清楚,這該死的長安令,並不是一個容易擔當的角色。

    長安城內,派系很多。有忠於董俷的一系,也有忠誠於西漢王的一系。雖然董俷和西漢王劉辨之間並沒有什麼矛盾,可是屬臣之間的爭鬥,從劉辨進入長安的那一天起……或者更長遠一些,還早在西域的時候,雙方的爭鬥就沒有停止過。

    只不過,西域時,西漢王劉辨的勢力並不大。

    可是在長安……

    房間里,火塘炭火熊熊。

    屋外雖然是天寒地凍,但屋子裡面,卻是溫暖如春。

    臧洪斜倚榻上,卻是愁眉不展,看上去心事重重。門帘挑起,從外面走進來了一個身材高挑,氣質端莊,帶著明顯異族特徵的女子。手捧托盤,走到了榻旁,把托盤中的飯菜擺上,然後又給臧洪斟了一觴葡萄酒,奉到了臧洪的面前。

    「啊,有勞夫人!」

    臧洪這才驚醒過來,連忙端過了酒杯,輕聲說道。

    這女子,是臧洪在西域娶回的妻子,是精絕人,而且還有王室血統,來頭不小。

    當初,精絕女王舉國投奔董俷。

    何太后感其對漢室的歸屬,所以就賜精絕王室以漢姓:席。

    臧洪的家小,早已不知所蹤。一個人在西域孤苦,何太后就指定了女王的妹妹,嫁給了臧洪,名曰席氏。

    這席氏也頗為體貼,而且知書達理。

    由於是何太后所賜的婚事,臧洪對席氏,也非常的敬重。

    席氏道:「夫君,這些日子來,你總是愁眉不展,莫非是有什麼心煩的事情嘛?」

    臧洪嘆了口氣,把酒水一飲而盡。

    「當初在西域的時候,我一心想要離開。可是現在想想,西域的數年生活,卻是我生平最為悠閑舒心的日子……夫人有所不知,我現在真的是想辭官不做,回西域逍遙去。」

    席氏奇道:「夫君為何有此感慨?」

    「夫人難道沒有發現,近來這長安城內的氣氛,不太正常嗎?」

    「你是說哪些謠言?」

    席氏嗤之以鼻,「大都督勇武過人,武藝高強。天下間能殺大都督的人,怕是還沒有出生呢。」

    席氏生於西域,而董俷在過往年月中,對西域的治理還算是相當不錯。

    故而,西域人對董俷,除了哪些懷有敵意的人之外,大都是相當的感激。席氏也不例外。

    臧洪苦笑道:「我也知道是謠言,可大都督一日不出現,這謠言就不會斷絕。我所擔心的,並不是謠言的本身,而是在這謠言背後,所隱藏的陰謀。」

    「陰謀?」

    「是啊,大都督在,則可震懾宵小。可如今大都督不在,長安城內群龍無首。今年雪患,隴縣那邊又出現了叛亂。陳將軍領軍平亂,這長安城內,未免會出現空虛。若是有人趁此機會作亂的話,我擔心大都督和大王苦心經營的基業,將會……你也知道,乞活軍元氣大傷,解煩軍和選鋒軍被纏住,一時難以脫身。」

    席氏啊的一聲驚叫,捂住了嘴巴。

    「夫君的意思是說,有人會造反?」

    「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造反,但我卻知道,有一些人,並不希望居於大都督之下。」

    席氏剛要開口,門外有家人前來稟報:「大人,脂大夫和金大人求見。」

    臧洪聞聽,一蹙眉頭。

    他猶豫了一下,猛地站起身來,「快快有請,我隨後就到。」

    ————————

    十一點前,還有一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
    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