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00章 長安之亂(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00章 長安之亂(三)字體大小: A+
     

    中山甄氏,說起來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商賈世家,而是一個正經的官宦世族。

    祖上甄邯(han)曾經擔任為過太保一職,后家道沒落,至甄逸的時候,也做過上蔡(今河南上蔡)令。官兒不大,也許是甄逸並無心於此的緣故,很快就辭官不做了。

    甄逸辭官之後,娶了中山大族張氏女為妻,而後繼承了祖業。

    這中山張氏,並不是說的張世平,而是堂堂正正的中山望族張氏。在漢靈帝時期,這張氏族人也算是出了一個大人物。就是那個被漢靈帝罷官的諫議大夫,張鈞。

    張世平,說穿了不過是中山張氏一族的偏遠分支罷了。

    甄逸有三子五女,長子甄豫,次子甄儼,幼子甄堯。五個女兒分別是甄姜、甄脫、甄道、甄榮和甄宓。而甄宓的大名,本來是叫做甄洛。只因其生的貌美,且性情端莊穩重,不喜歡嬉鬧玩耍,故而又名宓(fu或者mi)。

    宓,在《玉篇》文中,有這樣的解釋:止也、靜也、默也……

    意思就是說,甄洛這個女孩子,性情很安靜,很穩重,比較內向,不喜歡說話。

    這是當年張鈞賜給甄洛的別名。

    從一定程度上,卻反映出了甄洛這個人的性情。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甄宓之名,甚至比甄洛這個大名還有叫的響亮。

    ******

    甄儼年二十七歲,性格沉穩。

    按照規矩,世族所傳,皆由長子。不過甄豫屬於書獃子類型的人物,對於商賈之道,並不是非常的喜歡。反倒是甄儼對此頗為喜愛,故而就成為了甄家的接班人。

    對此,甄豫也沒什麼意見,正好在家裡做學問。

    陳宮陪著甄儼進了客廳,朝著顧雍微微一笑,算是和顧雍打了一個招呼。

    可不知為什麼,顧雍總覺得陳宮的笑容裡面,隱含著其他的意思,看上去很詭異。

    蘇由和張遵起身,向甄儼行禮。

    「不知二公子前來,我等未能遠迎,實在是失敬!」

    甄儼倒是很開朗,也沒有什麼架子。和蘇由張遵二人寒暄了幾句,然後看看顧雍,又看了看毌丘儉。

    「這位可就是吳郡顧先生?」

    「啊,正是在下!」

    甄儼又轉向了毌丘儉,剛要開口,毌丘儉卻已經起身,向甄儼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果然如此!

    甄儼看了一眼身旁的陳宮,眼中流露出果然如此的神采。

    而那神采,也讓顧雍越發的感到好奇。這兩位今日前來,怕不是簡單的拜會吧。

    果然說談了幾句話之後,甄儼突然說:「蘇兄,小弟今日前來,卻是向蘇兄求救。」

    蘇由張遵一怔,疑惑的看著甄儼。

    「仲琨賢弟這話從何說起?」

    說著,蘇由起身,打了一個手勢之後,無關的下人紛紛退出,但門口卻有二十人,站立不動。

    那二十名庄丁,在人群中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可是這麼單獨的一站,就連顧雍都看出了一絲端倪:這二十個人,似乎不簡單!

    只看他們,全都是普通家丁的打扮,人手一把寶劍。

    劍長四尺九寸,比之普通的寶劍要長。而且氣度沉穩,看上去非常的機警。

    陳宮卻笑了起來……

    「二公子今日前來,是知道二位都是有本事的人,只要出手,就一定能解救甄家。」

    「公台先生,您說這話……呵呵,我實在是不明白。」

    「唉,蘇公何必再掩飾?若無把握,宮怎敢請二公子前來相求?蘇、張兩家,皆為關中細作。只怕當大都督尚在西域的時候,蘇翁和張翁,就已投在漢王門下。」

    陳宮的言語,不異於一個霹靂。

    顧雍雖然已經隱隱約約的猜到了一些端倪,仍舊是被陳宮這句話,給嚇了一跳。

    蘇由張遵,臉色頓時大變。

    門口的護衛猛然轉身,而這時候毌丘儉卻抬起手,手心朝下輕輕一按,護衛又退出了客廳。

    這毌丘儉,果然是……

    甄儼可能也沒有猜測到,這陳宮會說的如此直白,臉色有點難看。

    而陳宮卻如若不見,淡淡一笑道:「這些年,蘇翁總是能弄到純種良馬,張翁也可以搞到那產自西域的精亮武器。所有人都以為,二翁是通過塞外異族購到,可是以大都督對待異族的態度,卻是不太可能。所以,宮在很早前,就有了懷疑。」

    蘇由和張遵,都沒有說話。

    只是額頭上滲出的細密汗珠,卻出賣了兩人心中的緊張。

    「二公子曾說過,當年大都督入西域后,斷絕了西域的馬源。甄家曾奉命試圖與西域進行練習,以獲得馬匹和兵器的購買權。當時,甄家開出的條件可謂是非常的優厚。但不成想,卻沒有成功。宮當時就在想:甄家這麼大的勢力,大都督為何會看不上眼?莫非,在這冀州之中,大都督已經找到了其他的合作夥伴?

    不過,當時我只是懷疑,卻無法確定……」

    蘇由沉聲道:「莫非公台先生,先在已經能夠確定了嘛?」

    「三天前,宮才確定了下來。元嘆賢弟,還請勿要生氣,若非賢弟你出現,我也難以做出判斷。蘇公,你當時表現的太過熱情,熱情的讓我不得不產生懷疑。

    顧賢弟雖是江東望族,卻不足以令你如此殷勤。

    而顧家遭遇大難,已經不如當年。能令你如此殷勤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顧賢弟的另外一個身份:他是大都督的師兄,曾求學於伯喈先生門下,不知對否?」

    蘇由和張遵,還是沒有開口。

    反倒是毌丘儉突然笑了,「公台先生果然高明,想必也已經知道了在下的來歷?」

    「仲恭的來歷,其實不難推論。不過宮只能確定仲恭你是大都督的麾下,卻猜測不到,你的地位。想必迎接顧賢弟入庄,也是毌丘大人的主意。因為大都督那邊已經知道,顧賢弟家中遭逢慘事,所以下令密切關注,以尋找顧賢弟下落。」

    毌丘儉說:「不錯,顧先生家中出事的消息一入主公耳內,主公就立刻命林鄉亭侯派人打探顧先生的消息。沒想到,我還是疏忽了,竟然被公台先生看出破綻。

    公台先生果然利害,不愧主公所贊的節烈之士。」、

    陳宮一怔,「大都督竟知宮之賤名?」

    毌丘儉笑道:「大都督自然知道……當年先生在長安,雖僅是光祿勛下屬五官小吏,然則挑動李郭反目成仇,送偽帝逃出長安,造成關中大亂,也不簡單吶。」

    我的個天,這都是什麼人?

    不僅僅是顧雍蘇由張遵三人目瞪口呆,就連甄儼,也不得不仔細的打量起陳宮。

    陳宮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的光彩。

    這兩方把話都挑的非常明白,彼此的底細也都說的清清楚楚。

    毌丘毅說:「既然先生已經知道了我們的根底,那就不妨把你的請求,說個明白。」

    陳宮一笑:「這件事,還是請二公子說比較好。」

    甄儼這會兒的腦袋,暈乎乎的,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

    說實話,來之前陳宮說,蘇張二人定然可以解決這件事情。當時甄儼還不相信。

    想想也是,蘇張兩人不過商賈,還比不過甄家的勢力,如何能解決自家的麻煩?他更想不到,一直在家中擔當西席,教授小妹的陳先生,居然還有如此故事。

    甄儼用力做了好幾個深呼吸,總算是把自家的情緒穩定下來。

    他看著毌丘儉,正色道:「但不知毌丘公子,能否做主呢?」

    「冀州一地所發生的事情,儉皆可做主。此乃儉前來中山前,所得到的命令。」

    甄儼說:「既然如此,在下不妨直言。請公子代我,解除了甄家和袁家的婚事。其中的緣由,想必毌丘公子已經心知肚明。一句話,我甄家世代積累的家業,卻不希望被袁家所吞併。只要能解除了這樁婚事,甄家於大都督,必有重謝。」

    居然是這件事……

    毌丘儉感到有點頭疼起來。

    他前來中山,卻是另有任務。而他所肩負的任務,其重要性,關係到關中的存亡。

    甄儼殷切的看著毌丘儉,等待他的回答。

    陳宮突然道:「毌丘大人,宮有一問,不知當問否?」

    「請先生明言!」

    「宮想知道,大都督如今……是否健在?」

    毌丘儉心裡一咯噔,駭然的看著陳宮,心道:這傢伙莫非……和軍師一樣利害?

    陳宮笑了,站起身來。

    「大人無需回答,宮已知答案。二公子,我們現在可以回去了,過些日子再來?」

    「為什麼?」

    甄儼還沒有反應過來,弄不清楚陳宮這句話的意思。

    也難怪,那毌丘儉還沒有回答,究竟能不能幫助他啊。這麼回去,算是什麼?

    不過,既然知曉了陳宮的來歷,甄儼也就不再多說。

    似陳宮這等人物的想法,絕不是他能夠測度。既然陳宮這麼說,那就聽他的吧。

    毌丘儉也不阻攔,擺手示意門口的衛士放行。

    「賢弟,就這麼放他們走了?難道就不怕他們……」

    「二位哥哥放心,甄家想要拜託被吞併的命運,就只有依靠我們。孰重孰輕,他自然分得清楚。再說了,那位陳先生,也不是普通人。他既然把話都說開了,卻已經是在向我們表明了態度……放心吧,甄家不會無禮,顧先生覺得可是?」

    而顧雍,此時此刻,心潮澎湃至極。

    聽毌丘儉詢問,他笑了……而且笑得非常開心,月余來心中的陰翳,一掃而空。

    「毌丘公子,我只想知道,大都督何時會抵達中山?」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
    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