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99章 長安之亂(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99章 長安之亂(二)字體大小: A+
     

    蘇飛的本家叔公名叫蘇雙,在中山國也算是頗有名氣的商人。

    在中山城外,有一個好大的田莊,大多數時間,蘇雙就是住在城外的田莊里。

    城裡面倒是有一個店鋪,不過從表面上看去,生意並不是非常的興隆。

    也難怪,這蘇雙所經營的生意,並不是在店鋪中可以進行交易的物品。正如蘇飛所說,蘇雙的祖上本是荊襄人士,后離開了本家,只用了三代時間,就創下了如此大的家業,那絕不是什麼正經生意能做到的事情,裡面自然有許多內幕。

    準確的說,蘇雙所經營的生意,以馬匹為主。

    他另一個生意夥伴,同樣是中山一大商賈的張世平,則是以經營兵器器械為主。

    這兩樣物品,都是被朝廷所限制。

    蘇雙和張世平就是通過販賣走私這兩樣商品,很快的在冀州中山站穩腳跟。

    顧雍找蘇雙,並不是想要撈取什麼好處。而是想在中山做短暫的停留,一方面打聽一下關中的消息,另一方面則仔細的考慮一下未來的出路,做上一個規劃。

    就如同陳宮所說的一樣,關中的亂與不亂,關鍵就在於,董俷是否活著。

    可現在董俷杳無音信,未來會是什麼樣子,還真的不好說。蘇雙既然是行商天下的大賈,消息自然非常的靈通。說不定,他們的手中還真的有董俷的消息。

    「不過,叔公如今並不在家中,據說前些時日前往塞外販馬,至今還沒有回來。」

    顧雍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那蘇雙並不願意接待蘇飛。

    扭頭向陳宮看去,卻見陳宮點了點頭。

    「這個我倒是聽說過。據說蘇公六月出門,至今還沒有回來。每年秋季,都是塞外馬匹販賣的好時節。蘇公每年這個時候,都會和張世平一同出塞。如果順利的話,大約三四個月;如果不順利,則要多些時候……只是這一次恐怕不會太過順利。」

    顧雍馬上就明白了陳宮的意思。

    往年風調雨順,自然會進行的很順利。但是今年,那塞外從七月開始,就戰亂不止。這販馬的行當,說起來也要看運氣。運氣不好的話,說不定還有性命之虞。

    「大公子,我那叔父非常好客,說既然來了中山,當住在他那裡,才不失待客之道。」

    要不,就住下來?

    顧雍不僅猶豫。

    陳宮說:「顧兄,中山如今雖然平穩,但也只是就這亂世中相對而言。就算沒什麼事,也會有諸多的麻煩。再說您這一家子,幾百個護衛,定然會讓中山令感到不安。倒不如在蘇公家中住下。距離我那東家也不遠,宮也好時時上門拜會。」

    先前,陳宮也說過了。

    他是在中山大賈甄逸家中擔任西席,平日里也不甚喜歡來這中山城中。

    甄家也住在中山城外,有一座極其廣袤的田莊,和蘇雙的田莊,可說距離並不遠。

    顧雍見陳宮這麼說,當下就答應了下來。

    上樓喚醒了妻子,讓她帶著兒子隨護隊先行出發,他和陳宮二人,則隨後動身。

    ******

    蘇雙的兒子,名叫蘇由,年四十餘歲。

    面色黝黑,體型壯碩,身高八尺有餘,一雙虎目,卻是炯炯有神。

    那大手,好似蒲扇一般,手背上青筋畢露,手心手指,更是老繭疊摞著老繭。

    顧雍一下子就能感覺出來,這蘇由絕非是一個商人。

    他曾隨秦頡一同親臨過戰場,更兼和黃忠、文聘這等武藝高強的人時常接觸,眼力課非同一般。正是那一句老話:沒吃過羊肉,也見過滿山的羊兒跑。顧雍能清楚的感受到蘇由身上所帶有的那股子殺氣,肯定是個上過戰場,身經百戰的人。

    蘇由極為熱情,命人在田莊里單獨安排出了一個院子,請顧雍等人住下。

    當晚,更是在田莊內擺下宴席,連帶著把陳宮也給硬是挽留下來,好一頓開懷暢飲。

    不管怎麼說,這裡遠離了江東,顧雍的心思也算是安穩下來。

    這一頓覺,喝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仍有一些宿醉的頭痛。

    初冬時節,天亮的也比較晚。已經是辰時,太陽還沒有露頭,田莊籠罩在薄霧中。

    顧雍披衣而出,拒絕了護衛的陪伴,一個人走出院落,漫步在田莊里。

    很安靜……

    也許是天冷的緣故,這田莊里的住客,起的也不甚太早。呼吸著那清冷的空氣,顧雍的心思,卻在九霄之外。袁紹派大將高覽,在雲中五原屯兵,拖住了朔方兵馬……同時又派出了外甥高幹,在上黨督兵,做出了向河東進擊的架勢。

    袁紹的用意,非常明顯。

    就是要拖住朔方和河東的兵馬。據說曹操已經屯集兵馬予洛陽郊外,虎視函谷關。

    張魯調動了漢中大半兵力,於武都一線,蠢蠢欲動。

    所有的跡象都已經表明,只要關中一旦出現動蕩,袁紹曹操等人的兵馬,定然會進入關中。到時候,就算是董俷還活著,一俟那長安出事,恐怕也無力回天。

    小師弟啊小師弟,你現在究竟是在何處?

    顧雍的心裡,不免生出了幾分煩惱。一方面他擔心董俷出事,另一方面,卻為自己的前途而擔憂。袁本初非成就大事之人,難不成真的要去投靠兗州的曹操?

    一陣激烈的兵器碰撞聲,傳入了顧雍的耳中。

    從神遊中醒過來,顧雍抬頭看去,就見在前方,有一個面積不算太大的演武場。

    蘇由正在和一個青年在場中比武。

    周圍有數十個庄丁,全都是披帶盔甲,在旁邊觀摩。

    那蘇由,掌中一桿大槍,使得是上下翻飛,武藝的確是不俗。而他的對手,卻是一個看上去尚未弱冠的青年。生的面如冠玉,齒白唇紅,使得兵器,卻是一對亮銀錘。

    青年的錘法,顯然是經過高人指點,施展起來,極為兇悍。

    看上去文文弱弱,體型也很單薄。可是錘掛風聲,力道極為剛猛,和蘇由打得不分勝負。

    顧雍認得此人,昨夜曾在酒宴中出現過,不甚喜歡說話,總是在旁邊傾聽。

    隱約記得,當世蘇由曾介紹他,叫做毌丘儉。據說是河東聞喜人,也是個大族出身。

    見兩人打得熱鬧,顧雍索性戰在旁邊觀瞧。

    二十多個回合過去,那毌丘儉突然間使出一招黑虎掏心,大鎚震飛了蘇由的槍。

    蘇由勒馬叫道:「仲恭賢弟,我輸了!」

    毌丘儉也勒住戰馬,把錘交給了上前的兩個庄丁,而後跳下馬來,拱手道:「卻是哥哥謙讓了!」

    「謙讓個甚?你這傢伙,看上去如此單薄,怎會有這般力氣?」

    蘇由也下馬,不想正看見了遠處旁觀的顧雍,忙拉著毌丘儉上前道:「顧先生,怎麼起來的這麼早?」

    顧雍笑道:「卻不如二位起的早呢。」

    說著話,看著毌丘儉說:「沒想到,仲恭還有如此武藝,端的是讓雍吃驚不小。」

    「哈,莫說先生吃驚,想當初我第一次和仲恭交手,也沒有想到他會有如此驚人的本事。那對亮銀錘,足有一百二十斤重……若不是我還有些手段,當真就吃了他的虧……不過這兩年仲恭的武藝是越來越出眾,某家已經不再是他的對手。」

    三人寒暄了一陣,蘇由和毌丘儉,陪著顧雍來到了大廳中。

    客套一番之後,分賓主落座。顧雍這才問道:「雍昨日記得,仲恭是出自聞喜毌丘世家?但不知高陽鄉侯與仲恭是何關係?」

    「正是家父!」

    顧雍聞聽,不僅大吃一驚。

    在河東之地,衛氏家族自然是最為有名。

    然則,衛氏的威名固然大,其勢力也只能覆蓋安邑方圓。而聞喜,若說最大的世族,則是毌丘一脈。毌丘世族沒有衛氏那樣出名,但也是河東百年的望族。

    其祖上據說曾在大將軍竇憲麾下效力,在掃蕩北匈奴一戰中,立下汗馬功勞。

    不過,竇憲死後,毌丘一族也就隨之變得悄無聲息。

    漢靈帝劉宏登基的時候,念在毌丘一族當年曾立下的功勞上,封毌丘興為高陽鄉侯。之後毌丘家就沒有再出現過什麼了不起的人物,甚至很多人都忘記了這個家族。

    顧雍同樣是世家出身,自然知道毌丘一族的名號。

    只是他不明白,毌丘儉既然是望族出身,而且是在河東,為什麼會出現在蘇家?

    蘇家,不過是中山的良家,大商賈出身,如何能和毌丘一族扯上關係?

    難道說……

    毌丘儉似乎看出了顧雍的心事,笑了笑說:「毌丘一族,隨是聞喜望族,可早已沒落。我父與蘇翁乃莫逆之交,此次命我前來,卻是因為蘇翁在年初時曾說要送儉一匹好馬。您也知道,天下好馬出西域,然則我們和長安,卻沒有任何關係,想要一匹好馬的話,只能通過其他的途徑。而蘇翁,恰好就有這樣的途徑。」

    蘇由也說:「不錯,家父倒是有些手段,能從西域弄些好馬。仲恭家的戰馬,大都是由家父所供應。要說起來,我們和仲恭的家族,也算是有差不到三代的交情。」

    聽上去是在解釋什麼。

    可顧雍更覺得,蘇由這話裡面,似乎還隱藏著什麼玄機。

    河東毌丘……中山蘇式……

    這裡面,莫非還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為什麼蘇由一聽說我是顧家的人,就熱情的把我請來莊園。就算他想要結交世族,可是這未免也太過於熱情了吧。

    昨日是太辛苦,加之有陳宮相伴,顧雍倒是沒有考慮太多。

    但是仔細的一想,卻發現這裡面似乎有著一根看不清楚的線,在無聲的牽連著。

    莫非……

    顧雍心裡不禁一咯噔,看蘇由的目光,卻已經變得不在一樣。

    吃罷了早飯,蘇家的田莊,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

    中山另一良家商賈張世平的兒子前來。說是詢問蘇雙和他父親的消息,但顧雍卻覺得,這張家子更多的,是來拜會他。而毌丘儉在席間,一直笑著也不說話。

    陳宮沒有來,而且自從頭一天喝了酒之後,一連三天都沒有出現。

    顧雍覺得好生奇怪,忍不住向蘇由打聽。

    這才知道,原來這甄家,似乎有了什麼麻煩。

    蘇由說:「甄逸有一女,名叫甄宓,年方十六,生的是花容月貌,美不勝收。幼年時,曾有大師給她看過面相,說此女一生,富貴不可言……呵呵,這甄宓從小喜歡讀書,頗具才情。性情純良靜謐,非常的賢惠。不過,也許是太出眾的緣故,此女在十二歲的時候,就被袁紹的次子所看中,並且二人在四年前定下親事。」

    顧雍忍不住道:「這算是好事吧……」

    「好事?」

    蘇由笑道:「顧公可知,甄家世代經營糧食,大半個北方的糧食,都是由甄家控制。袁紹是看重甄家的這份勢力,想藉由聯姻,而把甄家吞併。當然,那袁熙據說也是非常喜歡甄宓,只不過甄逸卻不願意,把諾大的家產交給那個袁本初。

    四年前定下親事的時候,甄逸就以女兒年紀小推託了!

    如今袁紹掌控河北,自然不希望自家的命脈為他人所控制,所以肯定會加快吞併甄家的速度。幽州的事情,已經平息下來。大公子袁譚奉命前往,替代袁熙鎮守代郡。而那個袁熙回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和甄宓成親,從而……」

    從而什麼,蘇由沒說,但所有人的心裡都清楚。

    怪不得那天陳宮看上去滿腹心事,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這件事,怕誰也幫不上忙。甄家勢力雖然大,可是和袁紹相比,卻太渺小了!

    張世平的兒子,名叫張遵,看上去非常的精明。

    他面帶愁容,輕聲道:「今日袁家吞了甄氏,怕明日你我兩家,也難以保全了。」

    蘇由看了張遵一樣,似乎有話要說,但嘴巴張了張,卻沒有開口。

    這時候,有庄丁前來稟報:「大少爺,庄外有甄家二公子甄儼與陳宮先生求見。」

    顧雍聞聽,心道一聲:怎地今天,如此熱鬧?

    ——————

    十二點前,還有一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