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83章 拉虎皮,扯大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83章 拉虎皮,扯大旗字體大小: A+
     

    今漢室存亡之秋,宵小四起,諸侯無行……政令不得行,百姓無安寧……亂臣挾天子以令諸侯,以梟雄之姿,置大義不顧……此乃漢室四百年未有之奸賊。

    孤本小王,本可安居域外。

    然高祖之社稷未敢忘懷,今以漢室之名,求取有行之士。

    夫有行之士,未必能進取;進取之士,未必能有行。陳平豈篤行,蘇秦豈守信邪?而陳平定漢業,蘇秦濟弱燕。有此言之,士有偏短,庸可廢乎!有司明思此義,則士無遺滯,官無廢業奕……

    建安元年四月初,入主長安的西漢王劉辨,對天下士人,發出一紙求賢令。

    大意就是:如今漢室江山已經到了快要完蛋的時候了,可是那些所謂的諸侯,卻都是沒有德行的人,置漢室江山不顧,視百姓疾苦無物,實在是讓人痛心疾首。

    我原本不是一個什麼了不起的人,大可以在西域安身立業,樂享逍遙。

    但是高祖創立下的基業,我不能不聞不問。既然那些原本應該來理睬這些事情的人不出面處理,那麼我也只能勉為其難,出面來整治一番,還請有本事的人,都來幫我。

    一如當年董卓的招賢令,不問你的德行,只問你的才能。

    所不同的是,劉辨的這一紙求賢令裡面,把求賢的範圍縮小了一些,針對於『士』。

    而另一方面,在這一紙求賢令里,把曹操的『奉天子以令諸侯』,改為了『挾天子以令諸侯』。這文人的狠辣,就在於此。只是一個字的改變,卻令意義完全不同。

    奉,是迎奉的意思,尊敬!

    挾,卻是挾持,強迫。也就是說,所謂的天子政令,並非天子本意,而是被脅迫發出。這矛頭直指許昌的曹操,更引用了當年許劭的評定,亂世梟雄四字。

    等於把曹操打上了亂臣賊子的烙印。

    郭嘉拿著細作傳遞過來的求賢令榜文,竟然獃獃的說不出話來。

    小師弟很高明啊,這麼一手,卻等於是讓曹操,一下子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

    除非曹操還政給劉協,否則就坐實了這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罪名。

    可問題就是,曹操可能把手中的大權交還給劉協嗎?就算他願意,別人能答應?

    跟隨曹操的人,哪一個不是為了求取一個好出身。

    如果曹操真的還政給劉協,第一個不答應的,恐怕就是曹氏和夏侯氏兩族宗親。

    「可知道這求賢令出自誰之手嗎?」

    郭嘉向荀攸問道。

    「據說是出自軍師賈詡之手。」

    「我就知道……董西平這一手玩兒的很高明嘛。居然敢以西漢王的名義發出。他難道不怕尾大甩不掉?到時候那些沖著西漢王過去的士子,會聽從他的命令?」

    說話的人,是程昱。

    一個身高八尺,體貌奇魁的青年沉聲道:「他當然不怕。仲德先生沒發現,這一片求賢令的內容,實際上和上一次董卓的招賢令並沒有什麼區別。而且還著重的點出了蘇秦之流……那蘇秦是什麼人?先求官於秦,后仕於燕,實乃無行小人。」

    蘇秦張儀,那是戰國時期最為著名的縱橫家。

    青年說:「這篇榜文裡面透露出了一個意思,就是一切以利益出發,只問前程,不管什麼道德。如此一來,這天下宵小,必然群聚於董俷身邊。你要他們將什麼道德忠貞?只怕是可能性不大,誰能給他們帶來最大的利益,他們就跟隨誰。」

    郭嘉點頭,「連消帶打,我那小師弟這一次玩兒的的確是漂亮。」

    「那我們怎麼辦?」程昱不禁蹙眉,輕聲的問道:「是否應該給董西平來個反擊?」

    「反擊?為什麼要反擊?」

    郭嘉笑道:「我們只要一站出來,肯定會著了他們的套兒,弄的我們好像多心虛似的。如今之計,我們不必理睬,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刀把子攥在我們的手裡……呵呵,我們現在要關心的是,如何平定汝南的張燕,那傢伙確是一個麻煩。」

    幾人聞聽,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是啊,那張燕的確已經成了心腹之患,是油鹽不浸,誰也拿他沒有辦法。

    這傢伙用兵極為老辣,手下也都是身經百戰的匪賊,端的是有點讓人感到頭疼。

    早先曹仁在汝南平定張燕的時候,雖然吃了虧,可說實話,沒有人在意他們。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飛燕軍是愈演愈烈,大有重現當年黃巾之亂的架勢。

    郭嘉等人,這才算把注意力放在了這個人的身上,可關於他的情報,卻極為缺少。

    也難怪,張燕原本是應該成名於北方的黃巾之亂,而後佔據黑山,給袁紹造成極大的麻煩。可是,由於董俷的出現,張燕並沒有在原本應該出彩的時間段里成名,此後退守於穰山之中,雖有襲擾,可是卻非常的節制,使得曹操對他很不了解。

    面對一個不了解的對手,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而張燕雖居於穰山,卻時刻關注著中原的局勢,對於曹操部下將領,瞭若指掌。

    敵暗我明,形式並不容樂觀。

    以前陶謙是個老朽的廢物,還可以慢慢謀划。

    可現在劉備佔據了徐州,如果不能儘快平定汝南的話,那汝南遲早會落入劉備之手。

    郭嘉沉吟片刻,「子敬,此次命你督軍汝南,可心有成算?」

    青年一笑,「這世上哪有什麼成算?只能說有了一些計較,但能否成功,還要視情況而定。」

    程昱一蹙眉,「那就幾成的把握?」

    「呵呵,勝負各半吧。」

    青年說完,起身道:「諸公,肅明日出發,還有些事情要去準備,就先行告退了。」

    也不管郭嘉幾人是否回答,青年轉身就走。

    看著他的背影,程昱略有些不滿,輕聲說道:「奉孝,這個魯子敬真的能成嗎?」

    「想必是沒問題的!」郭嘉笑道:「程公莫要因為他先前的話語是膽怯之言。據嘉觀察,此人做事穩重,凡事都會留有后招……他若是說五成,想必就是把九成了。」

    說著話,他也站起身來。

    「走吧,文若晚上請客,我們還是早些過去,免得讓那傢伙又嘮叨我們不守時間。」

    荀攸搖了搖頭,「我還有事,就不去了。」

    郭嘉和程昱兩人看著荀攸走出了房間,都不禁苦笑一聲。

    這個荀公達啊……

    荀攸和荀彧雖然是叔侄,可說起來兩個人並不怎麼對付,甚至還有點水火不容的架勢。

    至於這裡面有什麼原因?

    就不得而知。不過郭嘉程昱等人,甚至連曹操都出面,試圖緩和兩人,可是都沒有用處。天曉得,明明是一家人,怎麼弄的好像仇人一樣,真的是讓人費解。

    不過,荀彧的書獃子氣,有時候真的很氣人啊!

    ******

    天氣是越來越熱了,讓人心煩意亂。

    位於吳縣城外西三十里處,有一座已經存在了二百年之久的莊園,當地人稱之為顧家堡。

    吳縣(今江蘇蘇州)是揚州吳郡的治所。

    春秋時曾經是吳國的國都,更流傳著各種關於西施、伍子胥的傳說。

    相傳,那西施本是錢塘的浣紗女,被范蠡送往了吳國,去迷惑吳國的國主夫差。

    後來越國人打敗了吳國,卻認為西施是不詳之女,更兼其美艷動人,令越國的國王勾踐也蠢蠢欲動。西施的下場究竟是怎麼樣?沒有人能夠真正的說出究竟。

    不過根據這樣的說法,想必西施的下場不會太好。

    反倒是慘遭越國人蹂躪的吳國人,非但沒有記恨西施,相反還編製了許多美妙動人的傳說。那西施與范蠡一起泛舟西子湖的故事,流傳了千古,令人遐想。

    吳家堡,毗鄰太湖東北岸,是當地極為有名的世族,顧家的產業。

    烈日炎炎,一身風塵的顧雍,在官道上縱馬疾馳,身上的衣衫已經被汗水濕透。

    在吳家堡門口勒住了戰馬,自有家丁迎上前來。

    「大公子……」

    不等那家丁說完,顧雍就急匆匆的問道:「父親是否在書房中?」

    「啊,老爺正在書房裡作畫!」

    顧雍也不多言,步履匆匆的朝著書房跑去。只留下身後一頭霧水的家丁,茫然的牽著馬。

    心道:這大公子平日里最穩重,怎麼今日看上去如此的慌張,莫非出事了?

    顧家堡佔地六百頃,經過近十代人的打理,城堡圍牆高大堅厚,能容納一千多人。

    顧家的核心成員,大都居住在這裡。

    顧雍也顧不得和親族打招呼,一路小跑,穿過了兩重院門之後,抵達內院之中。

    「是元嘆嗎?」

    書房門敞開著,屋中一位相貌清癯的老者,正在作畫。

    顧雍還沒有進去,老者已經開口,「快來看看,我這畫功是不是又進步了一些?」

    老者說的是吳縣方言,夾雜了濃濃的鄉音。

    顧雍走進書房,輕聲道:「父親,出事了!」

    「哦?」

    「孫伯符由會稽出兵,由大將陳武為先鋒,已經攻佔了由拳,我等該如何是好?」

    由拳(今浙江嘉興)是秦置古縣,距離吳縣騎軍兩天可至。

    老者聞聽,微微一蹙眉頭。

    放下了畫筆,轉身示意顧雍坐下來,然後慢吞吞的問:「我們在由拳的產業如何?」

    「倒是沒有什麼影響。」

    「呵呵,我料想他也不敢怎麼樣。他孫伯符本就是吳郡人,鄉里鄉親的,下不得狠手。再說了,這揚州可不比交趾,沒有我們出面,他休想在這裡坐的安穩。」

    老者是顧雍的父親顧皓,是吳郡名士。

    精於繪畫,特別是山水畫更是一絕,故而世人稱:書有飛白,繪以世元。這世元,就是顧皓的表字。生性敦厚,是個頗有善心的人,而且對於名利也不甚追求。

    但生於世族,顧皓也難免會有一些世俗氣。

    畢竟要為一個家族去考慮,特別是在揚州地方,先有家後有國的觀念非常濃重。

    顧皓說:「元嘆,自秦大人去后,你已經賦閑多年,如今可休息好了?」

    顧雍濃眉一蹙,聽出了父親話中的含義。

    「父親的意思是……」

    「孫伯符性情剛烈,不似秦大人那般好說話。根據他早先的舉措,佔領吳郡之後,定然會徵辟當地的士人為之效力。那是個殺戈果決的主兒,斷不可忤逆了他。我的意思是,如果那孫伯符徵辟你出山的話,你最好還是不要拒絕的為好。」

    「可是……」

    「元嘆,我知你自秦大人過世后,有些心灰意冷。可讓你去做官,不是為了什麼前程,而是為了咱們顧氏一族二百年的基業,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而是關係全族的事情。你看著吧,孫伯符野心不小,丹陽朱氏,廬江陸氏,都跑不掉。」

    顧雍點點頭,可是這心裏面,還是有些疙瘩。

    當年秦頡在揚州的時候,是何等的政令清明,百姓安居樂業,可說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

    可再看現在,流寇四起,盜匪眾多。

    而孫策對江東世族的政策,也顯得是極為強硬,會稽等地的世族,可是被殺戮了不少。這樣的手段,怎比得了秦大人那時候的剛柔並濟。一句話,就令世族臣服?

    若論殺戮,我何必在你孫家門下效力?

    不知道為什麼,顧雍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張細目橫眉,獅鼻闊口的面孔來。

    不自覺的,笑了!

    那小師弟啊,如今做的還真是不錯呢……

    「元嘆!」

    顧皓的聲音,把顧雍從沉思中喚醒過來。微微的嘆了口氣,「既然父親已經有了決斷,孩兒定然從命。那孫伯符若是發來徵辟,我出仕就是了,還請父親放心。」

    這家族的使命,令顧雍無法隨心所欲的行事,也算是一個遺憾吧。

    和顧皓又談論了一會兒,顧雍告辭離去。

    顧皓看著他的背影,也忍不住嘆了口氣。

    元嘆,為父又何嘗不知道你的心思?只怕你如今人在江東,可心思卻已在關中。

    只是你身為顧氏一族未來的族長,又豈能隨心所欲呢?

    唉,算了算了,還是作畫吧……

    顧皓轉過身,拿起了畫筆,揮毫潑墨,把心中諸多的不如意,都融入了畫卷中。

    這一晚,卻是極為安寧。

    顧氏家族的人並沒有因為孫策的兵馬逼近吳縣而緊張,畢竟作為吳郡大族,顧家的聲威,卻是不容小覷。所以,該飲酒作樂,就飲酒作樂,該詩畫人生,繼續詩畫人生吧。

    可是顧雍卻無法入睡!

    在床上翻來覆去的輾轉反覆,沒有半點睡意。

    已過了二更天,顧家堡被寂靜所籠罩。顧雍點燃了燭火,在燈下拿起一本書翻閱。

    就在這時候,堡外突然喊殺聲震天,一陣喧嘩吵鬧。

    顧雍一怔,下意識的想:莫非是孫伯符殺來了?不應該啊,就算是他來了,哪兒來的喊殺聲。

    披衣起身,走出了卧房。

    此時,整個顧家堡都沸騰了起來。

    顧雍上前一把拉住了一個驚慌失措的家丁,厲聲喝道:「外面出了什麼事情,怎地如此喧嘩?」

    「大公子,不好了……」

    那家丁惶恐不安,凄聲喊道:「好多的兵馬,好多的兵馬……有兵馬襲擊我們。」

    顧雍心裡咯噔一下,脫口而出道:「可有看清楚,是何方兵馬襲擊?」

    ——————————

    情節不甚理想,且兩更,仔細梳理後面的情節。(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
    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