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80章 建安初年那些事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80章 建安初年那些事兒字體大小: A+
     

    魯肅魯子敬!

    徐州臨淮東城人,年二十五,曾師從六經博士鄭玄,為人方正,善於言談。

    此人思度宏遠,有過人之明……

    家境富庶,頗有錢糧,在徐揚兩地,很有名氣。陶謙曾數次想要請他,卻被婉言拒絕。去年時,劉備強取徐州,魯肅因不滿此人的名聲,所以舉家遷至長社。

    曹操知道,郭嘉是個心氣兒很高的人。

    整個許昌的謀臣之中,能被他看上眼兒的也就是那麼一兩個人,其他皆是差強人意。

    倒也不是說郭嘉的本領能有多麼多麼的厲害。

    他的長處在於謀划,能從各個方面進行完善,但是並不適合作為一個主帥存在。

    如果用後世的話,郭嘉是個參謀,而且是個極為老辣的參謀。

    這魯肅能被郭嘉如此讚譽,想必是不會差了。

    曹操當下問道:「奉孝,我當如何辟他出山呢?」

    所謂的辟,就是徵辟的意思。這也是在當時,選拔謀臣的一個重要的途徑手段。

    郭嘉卻搖頭道:「凡有才能者,多性情古怪。魯肅此人,嘉觀察良久,寡於玩飾,不喜俗物。而且性情高遠,當不易辟之……然此人極重情義,主公唯有親自登門,與之結交后,當開誠布公,令其感動肺腑,再合以喜好,必可請之出山。」

    曹操不禁一蹙眉。

    這魯肅,真的值得自己花這麼大的功夫嗎?

    要知道他自起家以來,只親自請過兩個人,一是已經故去的戲志才,還有就是郭嘉。

    而且聽郭嘉的意思,想要請魯肅出山,所有花費的心思,恐怕更多吧。

    郭嘉沒有再開口勸說,只是微笑看著曹操,輕輕的搖曳著手中的摺扇,等待回答。

    「這魯肅,喜何物?」

    「此人酷愛讀書,即便是騎在馬上,也是手不釋卷。主公不是剛備註了那《孫武十三篇》,何不以此為誘餌,請他觀之。」

    曹操的確是備註了一部《孫武十三篇》,而且在原有的孫武十三篇基礎上,還做了許多發展。這部書,在後世被稱作《孟德新書》,是曹操極為得意的一部作品。

    想了想,曹操說:「我正欲請人評價,奉孝所言,卻是一舉兩得。」

    這話語間的意思,也就是認可了郭嘉所說,決定好生謀劃一番后,再請魯肅出山。

    ******

    曹操如何請魯肅出山,暫且放到一旁。

    卻說西域漢安城中,蔡邕端坐於自家的花園裡,看著滿園盎然的春色,飲一觴酒,撫一下琴。琴音悠揚,猶如天籟般回蕩在蒼穹之中,一派自得其樂的樣子。

    在他身旁,端坐一四旬宮裝美婦人。

    雲鬢高聳,鳳頭釵,一顆夜明珠鑲嵌釵頭上,圓潤的光澤映襯粉靨,平添嫵媚。

    「伯喈,你為何不願隨昭姬他們一同前往長安呢?」

    美婦人,正是西漢王劉辨的母親,何太后。自漢靈帝劉宏死後,何太后寡居宮中,歷經了許多的磨難。不過,那許多磨難卻未曾令她容顏憔悴,卻變得更加端莊秀麗。

    別看何太后出身屠家,但本身的素養並不差,甚至比許多徒有虛名的名士更家的出眾。也難怪,能由一個屠家女,進入漢家宮廷,成為母儀天下的太后,可不僅僅是靠著她的臉蛋兒和身段兒。這裡面所要求的東西,端的是一言無法道盡。

    自到了西域之後,太后倒是很愜意這西域的生活。

    雖然朔風猛烈,卻沒有那當年宮廷中的你爭我奪,還有整日介的去提心弔膽。

    論輩分,蔡邕是劉宏的老師。

    但這並不能妨礙太后對蔡邕的好感。

    老兒在到了西域之後,生活也過的極為滋潤。女兒有了個好歸宿,女婿又很能幹,唯一有所缺憾的,就是這西域之中,能和他談天說地的人,著實是太少了。

    太后就是一個極好的聽眾。

    論學問的話,何太后和蔡邕那是一個天一個地。可是太后久在深宮,那察言觀色,體貼說話的本領,豈能是普通人所能比擬?往往一句話,就能說到蔡邕的心坎上。別看蔡邕年紀大,好歹當年也是個美男子,如今依舊是面色紅潤,別有風度。

    這二人一個是有心,一個是無意……

    反正那層紙只要不捅破,別人就說不得什麼。

    西漢王馬上就要擺駕往長安去了,蔡琰等人也都將隨同劉辨,一同前往長安。

    但是蔡邕卻不想回去了!

    聽太后詢問,他低聲道:「回去作甚?我在這裡過的何等逍遙,何必回去受那些人的白眼兒。盧老兒走了,元卓也病了……昔日的老友,死的死,散的散,剩下的不是敵人,就是形同陌路,回去又有什麼意思?呵呵,反而不如留在這裡快活。」

    「那哀家……」

    太后是想說:那哀家怎麼辦?

    可這話卻顯得有些太曖昧,到了嘴邊就變成了,「那哀家的王兒,誰來指點呢?」

    「不是有興祖在嗎?」

    蔡邕喝了一口葡萄酒,沉吟了片刻,輕聲道:「太后可是擔心西平會對漢王不利?」

    何太后還真的是有這麼一點想法。

    這年頭,滿天下的梟雄倍出。董俷如今雖然沒什麼,可是萬一將來……

    有蔡邕在,至少可以讓董俷有些約束。盧植走了,蔡邕又不在,誰能壓制董俷?

    蔡邕嘆了口氣,「太后,西平的性子,老臣還是了解的。他重情義,也知道輕重……只是西漢王近來一段時間,似乎和那些僧人走的很近,只怕將來會有麻煩。」

    蔡邕所說的僧人,是指那些龜茲,還有來自貴霜國的僧人。

    其實,佛法早在明帝時期就已經傳入了中原。甚至在更早以前的周朝,佛教就通過非正式的渠道,陸陸續續的進入了中原,只是當時佛教的影響並不是很大。

    明帝時,有天竺僧人竺法蘭和攝摩騰在雒陽翻譯了《四十二章經》。

    漢室並專門為佛教設立了鴻臚寺,也就是在後世名揚天下的雒陽白馬寺。

    雖然說不上是非常的流行,但在一定程度上卻開始了推廣。

    蔡邕自認為了解董俷!

    而且他也聽女兒說過,董俷對那些宗教的看法。

    不可否認,那佛教的經典頗能蠱惑人心。雖是勸人為善,可終歸有些飄渺虛無。

    他可是知道,當年龜茲的僧人,靠著那些信徒的供奉,斂了不少的錢糧。

    而這一點,恰恰是董俷最為反感的一點。他討厭不勞而獲的人,討厭那種把希望放在來世的空虛。如果將來董俷和劉辨有衝突,那麼最有可能的,就在這上面。

    太后聞聽,也是一蹙眉。

    她並沒有覺察到那佛教有什麼不好,相反勸人為善,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

    「伯喈,這件事真的很嚴重嗎?」

    蔡邕苦笑一聲,「這個嘛,說嚴重也許會嚴重,說不嚴重……呵呵,我說不好。但是我相信,西平會有分寸。太后不用為此而擔心,俗話說的好,車到山前必有路。」

    是啊,為兒子操了一輩子的心!

    何太后也覺得很疲憊……

    「明日你們啟程后,我將西行康居。聽說子瑜他們在那邊做的很不錯,快要打到康居王都了……呵呵,西平說過,過了康居是安息,再往西行,還有遼闊天地。我想去看看,看看那裡的風土人情,在中原待了一輩子,老了才知道,天地竟是如此的寬廣。趁著自己還能走的動,我要走遍天下,方不負我這一生啊!」

    「你,要離開西域?」

    何太后心裡一動,輕輕咬著紅唇,露出深思之色。

    蔡邕微微一笑,把玉杯中的葡萄美酒一飲而盡,撫琴唱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卧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古來征戰,幾人回?」

    歌聲沙啞,卻有一種飽經滄桑,洞徹人世間情慾的睿智。

    太后在蔡邕身旁,靜靜的聆聽著,竟不由得……有些痴了!

    ******

    回到漢安王宮,天已經黑了。

    王宮中燈火通明,宮娥彩女們一個個忙碌異常。

    明天就要啟程往長安了,卻發現這行禮啊,是怎麼準備,都準備不完。

    在長安待過的人,自然是興高采烈;沒有去過長安的人,同樣也是異常的開心。

    長安,那可是大漢朝的中心啊!

    聽說那座城很大,聽說那裡非常的繁華,聽說……

    看著那些興高采烈的人們,何太后的心裏面,卻是一點高興的意思,都沒有。

    這一走,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見到蔡翁呢?

    「漢王殿下呢?」

    「啟稟太后,殿下正在慶安宮中,聽摩蘭大師講法,還有羊太傅等人一起陪同。」

    何太后秀長的蛾眉微微一蹙,不由得想起了下午時蔡邕說過的話語。

    辨需要董俷來興復漢室,董俷也需要辨,來建立功勛。這二人原本是極好的一對搭檔,可是……

    「摩蘭大師又是什麼人?」

    「啟稟太后,那摩蘭大師是龜茲僧人,佛法精深。殿下每天除了正常的習文練武之外,大部分時間會和摩蘭大師一起交談。恩,奴婢聽說,這摩蘭大師神通廣大……」

    「閉嘴!」

    何太后突然怒了!

    摩蘭,只怕又是個妖言惑眾的傢伙!

    辨為何與他走在一起?難道他忘記了嗎?那該死的張角,是如何成就了太平道之亂?

    「擺駕慶安宮!」

    何太后大步向外走,可走了兩步,又突然停了下來。

    辨,已經長大了……

    我這樣闖過去,是不是太不給他面子了呢?不行,此事還要仔細的考慮一下再說。

    「慢著,你去請林鄉亭侯前來見哀家,就說哀家有要事和他商議。」

    「喏!」

    何太后坐了下來,靜靜的思考著。許久之後,她眼珠子突然一轉,卻有了主意。

    辨已經十八了,卻只有兩個美人,其中一個還是大月氏的王女。

    如果在中原的話,已經應該有王妃了吧。是時候為他考慮一下,找個合適的王妃了。

    正思忖間,門下侍婢稟報,李儒求見。

    何太后立刻讓人把李儒請了進來,「林鄉亭侯,哀家今日前來,是要請你殺一個人。」

    李儒沒有想到,何太后找他居然是為了這麼一件事。

    不由得一怔,下意識的問道:「敢問太后要殺什麼人?」

    「摩蘭!」

    「您是說……」

    李儒愣了一下之後,立刻反應過來太后說的是什麼人。身為闇部的執掌者,李儒自然知道有一個摩蘭的存在。只是他並沒有太在意,一個僧人,又能有什麼危險?

    何太后說:「就是那個龜茲妖僧!哀家希望王上能做中興之主,而不是整天吃齋念佛的無用昏王。再說了,董卿對這種妖僧是極為反感,哀家不希望將來,因為這件事讓王上和董卿反目。所以,哀家要你殺了那妖僧,不管用什麼方法,殺了他。」

    有些時候,女人的心思,遠比男人更加的縝密。

    說實在話,何太后能想這麼久遠的事情,卻是連李儒都沒有考慮到的。

    心裡不由得一咯噔,暗道一聲:著啊,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記了呢?這妖僧該死!

    「太後放心,臣定不會讓那妖僧活過今晚。」

    「此事天知地知,你知,哀家知……總之,你需妥善處理,莫要留下什麼尾巴。」

    「喏!」

    李儒領命而去,何太後走到了宮門前,抬頭仰望星空。

    有一個星星,非常亮,在夜幕中一閃一閃……

    劉元卓說那是我王兒的本命星,帝星閃爍,當預示著王兒他日,定能登上皇位。

    帝星旁邊,有一顆同樣閃亮的星星。

    劉元卓說那是董卿的本命星,是輔佐帝王之星的將星。帝星和將星,交相輝映,則我漢室的氣運將會延綿不絕。若一日帝星和將星……哀家不允許有這種事。

    骨子裡,何太后還是會偏向兒子一些。

    轉過身來,看著空蕩蕩的王宮,心裏面卻生出了從未有過的空虛和寂寥……

    哀家已經照顧了王兒十八年,他已經長大了,可是哀家呢?難道要孤老這一輩子嗎?

    「來人,速去請昭陽夫人前來!」

    昭陽夫人,是蔡琰的封號。早在董俷平定龜茲的時候,劉辨親口將她封為昭陽夫人,以示對董家的厚愛。

    何太后嘆了口氣……

    王兒,哀家能為你做的,都已經做了!以後該如何去走,還要看你自己的選擇。

    ******

    第二天,王駕啟程。

    蔡邕披著一件大氅,立於山丘之上,看著一行車駕愈行愈遠,心中不免有悵然若失之感受。

    太后心意,我又怎能不知。

    可是……

    罷了,從此以後,天高地遠,再無相見之時……保重吧,我的太后!

    蔡邕翻身上馬,跑下了山丘。

    「我們走!」

    他此次西行,只帶了五十名技擊士,還有老管家蔡福。

    除此之外,十幾輛車駕上,是蔡琰為他準備的衣衫,還有蔡邕所鍾愛的書籍。

    車駕緩緩行進,朝著西邊而去。

    走了大約十餘里路,一個岔道口上,卻停著一輛馬車。

    趕車的,是一個太監。蔡邕認得此人,是何太後身邊最為親近的心腹內侍。

    不由得一愣,蔡邕勒住了戰馬,剛要開口詢問,卻聽見馬車中傳來一個嬌媚聲音。

    「蔡翁,西行路遠,一個人未免無趣,不知道哀家有沒有這個福分,做蔡翁的同伴呢?」

    車簾掀開,蔡邕……呆了!

    ********

    下一更,十點左右。(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