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76章 破長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376章 破長安字體大小: A+
     

    在那部後世被稱之為四大名著之首的《三國演義》里,若說給人印象最為深刻,最受人喜愛的人物,不是曹操,不是劉備,不是孫權,而是那位長坂英雄趙子龍。

    能與趙雲相提並論的,也許只有那位孔明先生,諸葛亮了!

    董俷上一世,最崇拜的就是長坂英雄,曾無數次的嚮往著,能成為白馬銀槍的趙子龍,馳騁沙場,縱橫天下……長坂坡前,殺的個七進七出,血染征袍,若論英雄,誰有能比得上這位孤膽英雄?不管趙雲是否如歷史上所說的那樣,都不會妨礙到董俷對趙雲的崇拜。只可惜,來到這世上二十七年,才實現了當年的夢想。

    趙雲不似小說演義里那般的俊俏!

    這是董俷見到趙雲之後的第一個感覺……

    一個正經的關西大漢,八尺身高,若按照後世的計量,大約是在184公分左右。

    一個標準的身高。

    體型也不似小說里說的那樣單薄,很魁梧,不過和董俷這種膀闊腰圓的主兒相比,又顯得很瘦弱。總體而言,身材非常的勻稱,細腰乍背,有一種陽剛之美。

    相貌嘛,也算不得奶油小生,英俊少年。

    生的是濃眉大眼,鼻直口方,兩耳垂輪,面頰似刀削斧劈一般,稜角極為分明。

    身上帶有一種極為沉穩的氣度,是那種讓人很放心的感覺。

    董俷上上下下的打量著眼前的三人,目光大都落在了趙雲的身上,心中暗自感嘆。

    說心裡話,趙雲給他的印象,讓他很失望,但是又好像在情理之中。

    失望的原因是,那位在小說里被渲染成一派俊秀無比,頗有奶油小生氣質的趙雲,和眼前的趙雲差別似乎很大。在情理之中的是,正是這樣一個人,也許才能擔得上那長坂英雄四個字的稱呼。那氣度,那舉止,儼然有一種大家的風範。

    張遼和董俷,卻不是第一次見面了!

    彼此間應該說是很熟悉,只是當年礙於呂布的臉面,董俷也不好出言拉攏張遼。

    沒想到,繞了一個大圈子之後,這位後來被曹阿瞞稱作五子良將的張文遠,還是投到了自己的麾下。董俷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感覺,只是覺得這世事端的是無常。

    趙雲和張遼二人之間,站著一員儒將。

    不似趙、張那般的武將打扮,而是一系月白色文士裝,披白色大氅,發系英雄巾。

    儒雅之中,透著一股武人的剛性。

    想必這個人,就是那位膽大心細,為自己奪取了河東一地,拖住郭汜十萬大軍的田國讓。

    董俷上前一步,把臂攙扶三人。

    事實上,趙雲三人也沒有想到,董俷竟然會出城十里相迎。這對於他們三人而言,無疑是一種極大的尊敬。特別是張遼,在見到董俷之前,還擔心董俷會因為他曾在呂布麾下效力的緣故而輕視他,可現在看起來,這一路的擔心,卻是多餘。

    「文遠,雒陽一別,轉眼近七載光陰,將軍越發的厲害了!」

    張遼躬身道:「武功侯過譽了……七年來若非武功侯命公明協助,遼早已經喪命與受降城。七年來,遼亦思念武功侯,昔日虎狼將之雄風,遼至今猶記在心中。」

    提起了往事,董俷不由得心生感慨。

    和張遼說了兩句話,目光落在了趙雲和田豫的身上。

    說起來,田豫給董俷留下的印象不深刻,似乎在演義當中,並沒有真正的出場。

    反倒是盧植在臨終前寫信,贊田豫有國士之風,大將之才。

    只這一句評語,董俷就不得不認真的去對待田豫。要知道,盧植這一輩子,又讚譽過幾人?能得到如此高的評價,想必這田豫,應當不會是一個無能之輩吧。

    「子龍將軍,辛苦了!」

    到了趙雲的時候,董俷發現早前曾想過無數次的話語,一下子都忘記了。

    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辛苦,可就這麼一句話,卻勝似千言萬語,令趙雲無比感動。

    「雲亦久聞主公大名,今日能在此相遇,實乃三生之幸。」

    董俷看著趙雲,突然間放聲大笑。張遼趙雲田豫三人,先是一怔,也不由得笑了。

    其實,很多時候是不需要用言語來拉攏情感的。

    哪怕是一舉一動,一個笑容,都足以讓人感到暢懷,感到無比的親切。

    「來來來,我已命人在帥府中設宴,三位隨我一同上馬,咱們回帥府後再暢談。」

    董俷說著,請三人上馬。

    張遼趙雲三人,更是受寵若驚,再三謙讓,四個人一起上馬,朝著武功縣行去。

    依著董俷的心思,四人當並馬而行。

    可一來是張遼三人不敢,二來呢,董俷那匹獅鬃獸生性高傲,天下又有幾匹馬,能與獅鬃獸阿丑并行?所以,董俷略靠前半個馬身子,三人則緊隨在他身後。

    武功縣帥府之中,並沒有興師動眾。

    趙雲三人坐在大廳裡面,卻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這裡面的人,張遼也就認識極個別的幾個。典韋、武安國、王戎,除此之外,卻沒有一個眼熟的。而趙雲和田豫,更是兩眼一抹黑,可以說是一個也不認識。

    但提起名字來,卻還是暗自心驚。

    黃忠文聘,那是早在許多年前,就已經成名的人物,曾跟隨秦頡立下汗馬功勞。

    沒想到,也在董俷的帳下。

    特別是那黃忠,雖然話語不多,可是流露出的威嚴氣度,令趙雲張遼感到驚訝。

    大家都是習武之人,三人之中,以趙雲武藝最高,張遼次之,田豫最弱。

    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黃忠的武藝,只怕是已經到了化境。這大廳里,有兩個人是無法看出深淺的。一個是黃忠,另一個是董俷……小小的廳堂,卻是藏龍卧虎。

    趙雲暗自感嘆董俷麾下的奇人異士之多。

    而典韋等人都是天生的豪爽,除了法正不是太喜歡說話之外,顯得非常熱情。

    幾輪酒水下去,趙雲等人的拘束也就沒了。

    推杯換盞,端的是熱鬧無比。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田豫突然問道:「主公如今方定關中,不知有何舉措?」

    董俷命人撤下了酒菜,王戎和郭援二人帶著親衛從外面抬進來了一張巨型沙盤。

    這沙盤,出自法正之手。

    當年他隨同父親法衍走遍關中,暢遊塞外,可以說八百里秦川地形,了如指掌。

    田豫等人,都起身走到了沙盤邊上。

    董俷看了一眼徐庶和賈穆,兩個人站起來,在沙盤前停下。

    「關中之名,始自春秋戰國,西起散關,東至函谷,南有武關,北面蕭關……四方關隘,加之漠北高原和秦嶺兩道屏障,有八百里秦川之名。當年始皇起於關中,橫掃六國;沛公王於關中,而得天下,足以見這關中之富庶,乃興復之根本。」

    徐庶說:「今主公佔據關中,當立以大義。漢室自太師后,竟李郭二賊之亂,已經威嚴掃地。然自古有不破不立之說,漢室雖為亂臣賊子所壞,但皇統仍在。主公若想據關中以抗擊諸侯,當立新帝,重振漢統,昭告天下,以佔據大義之名。」

    「立新帝?」

    田豫等人吃了一驚,看著董俷,不由得心中躊躇起來。

    徐庶一笑,「西漢王乃先帝嫡長子,不論在皇統上,還是在名分上都無人可比。當年太師受人蠱惑,廢立了西漢王……然歷經這八年,偽帝已不足以震懾天下,正是迎奉新帝,重立西漢王的好時候。長安乃高祖所確立的皇都,乃我漢室之根本……自高祖之王莽二百年十一帝,自光武皇帝至偽帝協,二百年十一帝,正是一個輪迴。以長安為王都,迎奉西漢王,豈不正是合了那天道輪迴四字?」

    若說早先,田豫等人還有些猶豫的話,聽了徐庶這番解釋,也不禁覺得有道理。

    董俷沒有說話,只是抱著臂膀,看著沙盤,沉思不語。

    「請西漢王登基,我自無甚異議。只是關中連年征戰,需休養生息才是……如今我們四面受敵,若如此張揚行事,會不會太過高調了一些呢?」

    賈穆說:「主公以為我們不這樣做,關東諸侯就會放過我們不成?」

    一蹙眉,董俷沒有回答。

    又沉吟了片刻,輕聲道:「此事關係重大,我當去信,與西漢王商議……如今之計,是要儘快奪取長安。這一場大戰已經持續了太久,我們需要一個平靜的關中。」

    「奪取長安,又有何難?」

    典韋道:「只給某一彪人馬,典韋定能十日之內,奪取長安。」

    「虢亭侯此言差矣,您千里奔襲,已經立下諾大的功勞,此戰還是由我來代勞!」

    說話是黃忠,揮舞著拳頭,大聲說道。

    文聘幾人連連點頭,卻急壞了典韋,怒聲道:「漢升老哥卻錯了,你不一樣是奔襲千里,奪取武都,擊退曹軍,更加疲憊。此戰當由我來,漢升老哥一旁觀之……」

    這兩方人立刻就爭論了起來。

    張遼趙雲也忍不住了!

    「兩位將軍莫要再爭執了,我等新進,寸功未立,還請二位將軍將此功勞讓與我等?」

    典韋環眼一瞪,「文遠莫要亂說,你們剛奪取了河東,是大功一件,此戰合該歸我。」

    「應該歸我!」

    這大廳里,一下子變得亂七八糟。

    徐庶等人不由得微微一笑,退到了一旁。

    董俷先前,一直在神遊物外。他在思考其他的事情,被眾人一吵,卻亂了心思。

    「都別吵了!」

    董俷沉聲道:「郭汜,乃我殺父仇人……殺父之仇,豈能容他人插手?攻打長安之事,我當親自上陣。諸公不妨觀之,看某如何手刃那國賊郭多,無需再爭吵。」

    這一番話出口,武將們都閉上了嘴巴。

    的確,殺父之仇豈能容他人插手?董俷這個理由充沛的,令所有人都無法拒絕。

    ******

    第二天清晨,長安籠罩薄霧。

    恢宏厚重的城牆,在薄薄的霧氣之中,猶如一個衰老的婦人,透著一股子暮氣。

    董俷親自出戰,一排排霹靂車架好,鎖定了長安城門。

    隨著令旗招展,如雨點般的巨石朝著長安飛襲而去,轟隆隆的聲響,整整持續了一個時辰。

    正如董俷所說的那樣,長安不過是囊中之物。

    想要奪取,也不過是朝夕之間。那稜角分明的局勢,把長安城牆打得千瘡百孔。早已經無甚戰力的長安守軍,在一個時辰的光景中,損失慘重,死傷不計其數。

    趙雲忍不住說:「傳聞當年秦軍每攻打一座城池,必以箭弩襲之……今觀主公攻城,頗具秦風。只怕這一輪巨石過後,長安守軍是難以再繼續堅守下去了。」

    「霹靂車又算什麼?」

    典滿說:「二叔手裡還有一支箭隊,約兩千人,皆為步卒,亦稱之為巨魔士。全部用巨弩,可在三百步之外,貫穿兩層硬甲。年初攻陷赤金城的時候,只一輪巨弩連射,就把那赤金城的城牆轟塌。若非此次是以奔襲為主,那批人也會跟來。」

    三百步外,貫穿硬甲?

    那是什麼弩箭……

    田豫張遼等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要知道漢軍制式的強弩,也不過是覆蓋一百五十步的範圍,而三百步的距離……

    那需要多少性命去填充呢?

    就在眾人驚訝的時候,一聲巨響傳來。

    霸城門受到連番的巨石襲擊,轟然坍塌了一個口子。

    董俷身披筩袖鎧,一手持巨盾,一手拿著金瓜,身後背著卓玉寶刀,高呼一聲:「三軍兒郎,隨我殺入長安城……」

    說話間,他健步如飛,率先向霸城門衝去。

    如林般的雲梯,朝著長安城牆移動過去,漢安軍一見大都督都赤膊上陣了,也顧不得什麼,嗷嗷的吼叫著,蜂擁而上。清一色的巨盾鋼鞭,一個個賽似出閘的猛虎。

    長安城頭的守軍,在巨石過後,驚魂未定。

    眼見著漢安軍衝過來,立刻有人吼叫著,命令守軍開弓放箭……

    可是,軍心已經亂了,七零八落的箭矢根本就是毫無目的的亂射。董俷揮舞巨盾,擋去了大部分的箭矢,第一個攀上了雲梯,飛快的朝著長安城頭上攀沿去。

    這時候,苦練了近二十年的五禽引導術顯示出了作用。

    諾大的身軀,卻如同巨猿一般的輕靈。如雨點落下的礌石,被董俷一隻手用巨盾就擋開。主將身先士卒,漢安軍也變得兇悍如猛虎,呼喊著,悍不畏死的向城頭髮起了衝鋒。

    董俷第一個衝上了城頭,一隻腳還在城外,手中的巨盾就是一個橫掃。

    巨大的力量,將三四個守軍砸的骨斷筋折,飛出去老遠。董俷隨著跳上了城頭,金瓜手起錘落,把一人砸的腦漿迸裂。那粘稠且帶著黃白之色的液體,隨著鮮血流淌了一地。董俷怒吼,聲如巨雷,「我乃漢安大都督董俷,誰敢阻攔我?」

    董俷之名,那是聞名天下。

    圍繞著他有諸多的綽號,什麼虎狼之將,西域暴虎,董家殺神……等等。

    這城頭上的士兵,那個不知道董俷的名字。聞聽之下,不由得驚慌失措,狼狽逃竄。

    有軍官厲聲喊道:「攔住他,不過是一個人,有什麼……」

    後面那『好怕』兩個字還沒有說出來,就看見董俷將巨盾搭在肩頭,向前一個衝撞。熊勁爆發,勢無可擋。董俷的身體本來就重,過丈的身高,按照後世的計算方法,少說也有二米一二的樣子,體重更是在二百斤以上,加上盾錘,近三百斤。

    以熊勁發力,足有千斤。

    如同一輛推土機似的,向前一個衝鋒,十幾個士卒被他撞得東倒西歪。

    運氣好的,是骨斷筋折,運氣差的,直接就從城頭上飛出去,摔個血肉模糊。

    金瓜呼嘯,帶著隱隱的風雷之聲,眨眼間就到了那軍官身前。

    軍官下意識的舉刀就砍,就聽鐺的一聲,那巨盾揚起,狠狠的磕在了軍官的大刀上,巨大的力量,震得那軍官手臂發麻。啊的一聲驚叫,轉身就想逃走。卻被董俷探出金錘,一下子砸在了頂門之上,頭盔粉碎,鮮血順著面頰,汩汩流淌。

    此時,已經有數百名漢安軍衝上了城頭,和守軍鏖戰一處。

    一個是軍心散亂,士氣低落,一邊是戰意高漲,兇猛狠辣……隨著越來越多的漢安軍登上了城頭,那守軍終於抵擋不住。

    「我等投降,我等投降……不要再殺了!」

    董俷已經衝到了城門樓上,把金瓜扔到了一邊,抬手抓住城頭上的絞盤,氣沉丹田,一聲巨吼。那需要十幾個人才能推動的絞盤,被他一個人生生的拉了起來。

    千斤閘緩緩的升起,緊跟著城門被撞木撞的粉碎。

    典韋等人再也忍耐不住,催馬衝鋒,厲聲喊喝道:「主公尚在死戰,我等豈能旁觀?」

    是啊,主公尚在死戰!

    趙雲等人帶著兵馬,衝進了長安城內。

    不過腦海中卻浮現著董俷在城頭上撕殺的一幕,不禁暗自心驚:暴虎之名,名不虛傳!

    霸城門,緊連著未央宮。

    失去了戰意的長安守軍,被殺得七零八落,四散奔逃。

    董俷從城頭上殺開了一跳血路,就見董鐵牽著獅鬃獸,在城樓馬道旁靜靜站立。

    不由得笑了!

    這世上若說最能理會自家心事的人,除了妻子家人之外,只怕就是這小鐵了。

    也不搭話,董俷翻身上馬。

    獅鬃獸仰蹄一聲暴嘶,撒開腿朝著未央宮就沖了過去。

    沿途,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擋。董俷帶著眾將殺到了未央宮宮門之外,卻見大門洞開。

    守軍早就跑的無影無蹤,諾大的宮城,空蕩蕩,不見人影。

    催馬直奔金鑾大殿,董俷甩蹬下馬,衝進了大殿里。可是眼前的一幕,卻讓他呆住了!

    一個中年男子,坐在大殿正中的龍椅之上,呵呵的笑個不停。

    身穿龍袍,頭戴冕冠,赫然是天子的打扮。只是那樣子看上去,卻已經是傻了。

    此人,正是郭汜!

    郭汜身後,站立一個女人,年紀大約在四旬上下。

    雖年華已逝,但風韻猶存。手持一把寶劍,看著衝上金鑾大殿的董俷,卻笑了。

    「可是武功侯當面?」

    女人微笑著,面對著明晃晃的刀劍,沒有絲毫懼色,「妾身乃郭汜之妻,恭候武功侯多時……」

    不知為什麼,董俷心裏面突然有一種古怪的感覺。

    「郭汜怎麼了?」

    「瘋了……我早就說過,他不是做大事的人,可是偏偏受不得人的蠱惑……如今瘋了也好,至少穿上了這身衣裝,也算是圓了他一個夢想。武功侯,妾身要恭喜您,如今大仇得報……妾身不求你饒了我們,只希望您能答應妾身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我和阿多死後,請將我二人葬在一處,妾身感激不盡……」

    女人的神情,看上去格外的坦然,沒有絲毫的懼怕之色,言談之間,更流露雍容氣質。不知為何,董俷覺得這個女人,好像他熟悉的一個人。花鬘,那個名義上他的母親,雖然並沒有什麼血緣的關聯,可卻是他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人之一。

    脫口而出道:「夫人,我可以繞您不死!」

    「什麼饒不饒的,做了的事情,總是要有報應。只是這世上的事情,又怎能說的清楚?武功侯,捫心自問,我家阿多對太師還算忠誠……若非太師先生出殺心,阿多又豈能謀殺太師?你辱了我女兒,剝了阿多的麵皮,這仇恨又豈能化解?你今天不殺我,來日我定會想辦法殺你……武功侯,聽完這話,你可敢饒我?」

    這女人侃侃而談,令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

    的確,這殺來殺去的,誰對誰錯,又有誰能說的清楚呢?

    董俷說:「我自然可以饒你!」

    女人笑了,「武功侯雖然願意饒我,可我卻不願意獨活。阿多走了,女兒沒了……我活著又有什麼意思?報仇……呵呵,卻是太累了,我不願意再去費那心思。不過我有一言,送與武功侯:殺人者被人殺之,今日你殺人,遲早會被人殺!」

    說著話,舉起短劍,一劍刺死了郭汜,回手又一劍,自己倒在了郭汜的懷中。

    殺人者,被人殺之!

    董俷緩緩的登上了丹陛,看著那死後仍擁抱在一起的郭汜夫婦,久久沒有言語。

    金鑾大殿外,喊殺聲漸漸的稀落下來。

    董俷蹲下了身子,用手輕輕撫過了女人的眼帘。

    「夫人,你說的不錯,這世上哪有什麼對錯之分?殺來殺去,豈能用對錯二字來解釋?不過,就算我爹不殺你家郭汜,他就不會殺我爹嗎?怕您也說不清楚。」

    「殺人者,被人殺之……我早已明白。只是我命由我不由天,誰有能殺我?」

    董俷說完,站起身來。

    「來人,將這二人屍首,葬於長安城外……按照夫人的遺囑,將他二人合葬吧。」

    ——————————

    看書看入神了,結果晚了……

    下一更,十點左右,爭取繼續一萬五。(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